規則釋疑

Cranial Insertion 07.04 – WURBG, but More WUR Today

By Eli Shiffrin, Brian Paskoff, and Carsten Haese

http://mtgsalvation.com/1295-cranial-insertion-wubrg-but-more-wur-today.html

本專欄為翻譯文章,每週一刊出,原文請參考MTGS每週的Cranial Insertion專欄。希望可以藉由這個專欄讓大家對一些常見的規則問題有更多的了解。如果在比賽中或與朋友對戰中碰到了任何的問題,也歡迎直接寫信到CI信箱:[email protected],或是寫到譯者信箱:[email protected] ,我會在以後文末整理並回答臺灣玩家所提出的問題。


Q:只要我的統帥不是第一次出場,我就要為他支付額外的費用,那如果是用變身進場呢? 如果我的統帥是<怒火天使愛若瑪>,那如果他第二次進場的時候我是用變身的方式,那我應該要支付還是?

A:你還是得要支付。即使是面朝下進場,他還是你的統帥,所以該付的東西還是要付。


clip_image002Q:我用<Kaalia of the Vast>攻擊並把<巨龍法師>丟進場一起攻擊,但卻換了一手爛牌,於是我決定用<把握今朝>把我的龍法師站起來再打一次,但我的對手說我不能這樣做,為什麼?

A:記住一件事: 剛打過並不代表他可以打。在大多數時候這兩個是相同的,但是當你要把他站起來並又獲得一個戰鬥階段的時候,他就不一定一樣了。巨龍法師是Kaaila帶進來的,但給了他一切就是沒給他敏捷,所以他自然不能站起來再打一次。


Q:如果場上有<死鬥場>,那我用<Kaaila of the Vast>攻擊的時候,還可以烙人進來嗎?

A:當然!死鬥場只有在你宣告攻擊者的時候對你有所限制,但他並不會阻止任何人/東西以進行攻擊中的方式進場。


Q:如果我用<忠誠哨兵>阻擋了一個生物,那我可以在他死前用<白鬃獅>把他救回來嗎?

A:和戰鬥傷害不同,當哨兵阻擋的時候就會觸發異能並放進堆疊,而當異能結算了時候,他會試著同時消滅哨兵和被阻擋的生物,但這時候你的哨兵已經安全的躲在你的手裡了。


Q:如果我的對手操控<泰菲力的護城河>,我就不能用我的<屠夫歐格>給他來一發,但如果他今天耍蠢用他的生物攻擊我,我可以用歐格阻擋並把我歐格的傷害分到我自己操控的生物上,尤其是插在他身上的<填充娃娃>嗎?

A:雖然好像有點弔詭,不過你確實可以這樣做。屠夫歐格可以把傷害分配到阻擋玩家的生物上,而你就是阻擋玩家,所以你自然可以把歐格的傷害全部丟到你插的草人身上。


Q:如果我操控<墓約>而我場上跟墳場裡都有五隻生物(五張生物牌),那當我施放<走骨行屍>,在咒語結算完後,所有被放逐的生物都回到戰場上,那我的對手什麼時候要犧牲他所有的生物?

A:所有在咒語結算中間觸發的效應,都會等到咒語結算後再被放進堆疊,所以當走骨行屍結算後,會有五個墓約的效應等著你的對手,然後他必須要犧牲他其中五個生物。


Q:如果我的對手消滅了我的<業報>,那我可以消滅目標永久物嗎?

A:只要你的業報不是生物,他就是一個你所操控的非生物的永久物,他就會觸發他的異能。


Q:如果我先用我的<寇族遊牧人>並以我的<鱆人幻術師>為目標一萬次,再回應鱆人磨牌庫的效應用<Zedruu the Greathearted>把他捐給對手,那我對手需要把他的整個牌庫放進墳墓場嗎?

A:一次都不用!所有磨牌庫的異能都是由你所操控,所以當你的鱆人在對面看著你的時候,你還是要把你的整個牌庫都放進墳墓場裡。


Q:如果<非瑞克西亞攝食獸>以一個變成生物的<生鏽遺物>當作目標,他會得到+5/+5嗎?

A:當遺物被放逐的時候,他只是一個一般的神器而非生物,所以他也沒有攻擊力和防禦力可以讓攝食獸吸收。


Q:在新的禁牌名單出爐後,如果我把我的<War of Attrition>套牌的幾張備牌移到正編,然後把<鍛石密教徒>移到備牌,那我可以使用他嗎?

(編按: War of Attrition套牌見此: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azine/Article.aspx?x=mtg/daily/arcana/714)

A: <War of Attrition>的套牌只有在完全跟官方套牌列表相同的時候才視為合法,亦即正編的60張跟備牌的15張都要完全一樣!當然,你還是可以在第二跟第三盤的比賽更換備牌。


Q:如果我操控<Karador, Ghost Chieftain>跟<備忘夾>,那我可以先施放<Veteran Explorer>並佩帶武具,死了抽兩張找兩張樹林,然後一直重複這個步驟嗎?

A:Karador的異能讓你每回合從你的墳墓場中施放一隻生物,但這個異能每回合只能用一次。但當探險者離開墳墓場以後,他就不視為同一張牌,所以你每回合都可以用他來找兩張地並多抽兩張!


Q:當我使用<重獲自由的卡恩>的第三個異能後,有東西是會比地脈早或是跟地脈同時進場的嗎?

A:沒有。把地脈放進戰場是屬於遊戲開始前的一個步驟,而在遊戲開始後,卡恩的異能才會結算完成並在重置步驟前把所有被放逐的永久物在你的操控下放置進場。


Q:如果在我起手的時候有<尖塔督長>跟<虛空地脈>,那我所有對手的牌庫頂七張牌是會被放逐還是被放進墳墓場?

A:地脈在第一個維持步驟,也就是督長的異能觸發前就會在戰場上,所以這些牌會直接被放逐。


Q:我是不是可以在新遊戲第一回合,就用<重獲自由的卡恩>帶回來的生物進行攻擊或任何橫置的異能?

A:是的!由於在你的回合開始前你就操控這些生物了,所以他們可以進行攻擊或使用任何需要橫置的異能。


Q:如果我操控<誘魔法陣>,那我可以免費使用<尖吼怪>或<漂念精>的呼魂費用嗎?

A:即使你可以只用三點魔法力來施放這兩個生物,仍不會影響他們印在牌的右上角的總魔法力費用 — 5,同時,誘魔法陣是屬於替代式費用,而呼魂也是替代式費用,你不能同時使用兩個不同的替代式費用,所以你也同樣不能用誘魔法陣來閃現呼魂的<嗅雜靈>。


Q:<希沃克黜人梅梨萊>跟<非瑞化>和<敗壞揮擊>一起會發生什麼事?

A:他們會讓她得到侵染!不對,我想你要問的應該是你的對手想讓他的其他生物得到侵染吧!這樣就要考慮到時間印記的問題。如果你對手的生物是在梅梨萊進場後才得到侵染的,那他們就會有侵染,但好消息是只要梅梨萊在場上,就算他們有侵染也不能幹嘛。


Q:如果我施放<死冥權能>並支付生命,那如果在我下一個回合結束步驟前我的死冥就被消滅了,我還可以得到那些牌嗎?

A:別擔心,死冥權能給你一的遞延性的觸發式效應,即使結界被消滅,他仍然會在你的下一個結束步驟觸發,你不會白花錢的。


Q:如果我施放<泰坦復仇>並以我對手的<先驅魔像>為目標,那我要比點三次嗎?如果是的話,是不是只要贏一次我就可以把復仇移回手上?

A:每個複製都會讓你比一次點,但只有贏了真的那個才可以把復仇移回手上。「將泰坦復仇移回其擁有者手上」指的只是現在在結算的復仇,所以就算你贏了複製的復仇的比點,你也只會把複製品移回手上,然後消失。


Q:<靜寂靈氣>會對神器地造成影響嗎?

A:既然神器地不是咒語,靈氣就不會對他造成影響,除了你可以犧牲靈氣來消滅他以外!


Q:如果<重獲自由的卡恩>在遊戲中放逐了足夠數量的牌,使得對手在開始新遊戲後牌庫不到七張牌,那他是不是在遊戲開始的時候就會因為抽不滿七張牌而輸掉遊戲?

A:在經過了一定是非常長的一場比賽後,你的對手會重新開始這盤遊戲但馬上因為狀態動作而輸掉。在遊戲開始抽起手的時候,就像一次抽超過一張牌一樣,抽每張牌的動作是分開的,而當「若在上一次檢查狀態動作後,玩家要抽取的牌張數目比他牌庫中的牌還要多,他便輸掉這盤遊戲。」發生時,他就會因此輸掉遊戲。


在《Cranial Insertion 07.04 – WURBG, but More WUR Today》中有 4 則留言

  1. 的这条问答,其中“夏衣個”这个应该是错别字吧?还是故意这样为之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