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場報告

2012台北GP戰報 – 第10名(下)

(承上集)

第二天的賽制為輪抽,相信這也是大家平常最常接觸的賽制,有鑒於此,近期網路上不乏各種介紹這系列輪抽拿法的文章,從基礎的牌張強度,到進階各公會型的拿法,許多玩家都不吝於分享自己的想法,除了將所有文章看過之外,藉由實戰與討論來佐證所聽所看是否正確也是有所必要。

第一次的輪抽我是在第五桌,同桌我叫得出名字的只有去年打狼棲獲得世界冠軍的彌永淳也。首包打開R卡是公義權威,這張算有強度的R卡,放過了半人馬的傳令使卓塔妮的判決鑽法無歇黏濘塑型,第二pick拿了卓塔妮的判決,第三pick拿了禁伐林守護者,之後拿了瑟雷尼亞哨兵雄立巨犀獸、和鳴鳥商販。第一包拿完是希望朝向白綠混藍的方向,除了第一pick的白綠料我幾乎都拿了,但還是怕第一包傳出去的白綠料讓下家也打白綠。

第二包第一pick拿了R卡戒嚴令,第二pick拿蒼穹之眼,並在中間的pick左右拿了根生衛護駿馬相隨,讓我的白綠逐漸成型,並且也判斷整桌不太有人拿白綠。

第三包開到瀆聖惡魔,掙扎了很久決定還是放過拿卓塔妮的判決,前兩包完全沒拿黑色牌在加上兩點指定色讓我很難混色,此時扣牌也不是個明智的選擇,在加上卓塔妮的判決也算是有強度的牌,這包白綠拿得很順,甚至還有第八pick的半人馬治療師,最後deck組成如下:

 

2012台北GP第一次輪抽:瑟雷尼亞 by dolermin

1 葛加理誘餌 /Golgari Decoy
1 苦力甲蟲 /Drudge Beetle
2 半人馬的傳令使 /Centaur’s Herald
2 禁伐林守護者 /Axebane Guardian
1 鳴鳥商販 /Seller of Songbirds
1 瑟雷尼亞哨兵 /Selesnya Sentry
2 雄立巨犀獸 /Towering Indrik
1 擊劍高手 /Fencing Ace
1 半人馬治療師 /Centaur Healer
1 蒼穹之眼 /Eyes in the Skies
1 駿馬相隨 /Coursers’ Accord
1 喚角師吟誦 /Horncaller’s Chant
1 共同聯繫 /Common Bond
1 逮捕 /Arrest
1 戒嚴令 /Martial Law
1 根生衛護 /Rootborn Defense
2 卓塔妮的判決 /Trostani’s Judgment
1 變巨術 /Giant Growth
1 瀚力韻集 /Chorus of Might
8 樹林 /Forest
8 平原 /Plain
1 瑟雷尼亞公會門 /Senesnya Guildgate

 

一開始拿的公義權威,考慮到有卡色的風險,最後還是沒放。

 

Round 10 vs Teo, Jack

對手是唯一一位進第二天的馬來西亞人,我三回半人馬治療師,而對手則是齊心飛馬家臣靈魂,但我叫出雄立巨犀獸輕鬆擋住對手攻勢,之後再利用半人馬的傳令使生出3/3半人馬並定下戒嚴令,整個場面優勢在我這,之後再利用卓塔妮的判決殺掉對手的伊佩利空巡衛並殖民出半人馬後獲勝。

第二盤對手前期分別叫出好鬥樹靈徠夫空騎士,而我則是4回才叫出雄立巨犀獸,到對手的回合兩張生物都打,我怕對手有Swift Justice所以選擇阻擋好鬥樹靈,結果對手是用俄佐立護符將我的雄立巨犀獸蓋回牌庫頂,下回合再使用戲劇性拯救打到我剩6,不過之後對手沒其他招式,而我則是慢慢建立防守部隊,包含第二隻的雄立巨犀獸蒼穹之眼以及戒嚴令,等到六點法力和八點法力我分別施放駿馬相隨喚角師吟誦,順利將對手擊倒。

 

Round 11 vs Ishida, Ryuuichirou

對手是我輪抽時的下家,想必我第三包開的惡魔就在他手上。第一盤對手二回競鬥場小惡魔,三回拉鐸司使刀狂人Rakdos Shred-Freak讓我備感壓力,而我三回叫出換掉對手的2/1,四回[card]雄立巨犀獸緩住對手的攻勢,不過對手下出葛加理長足蟲,我則是叫出葛加理誘餌,沒想到是個大敗筆。

NewImage

 

對手回合用背叛本能抓我的葛加理誘餌,逼我的雄立巨犀獸一定要擋,且為了讓雄立巨犀獸能夠存活只好忍痛施放變巨術雄立巨犀獸上,到我的回合立馬用卓塔妮的判決移除對手的長足蟲,此時我怕對手再使用背叛本能,所以選擇不食腐而是繼續叫生物來防守,結果雄立巨犀獸鑽法無歇解掉後,剩下的生物擋不住居所粉碎獸的猛攻,輸掉了第一盤。

這時趕緊把葛加理誘餌拿掉換軍械庫守衛上來加強防守。第二盤我則是2回苦力甲蟲,三回半人馬,四回軍械庫守衛,換我處於強攻的位置,對手只能叫出沒脫韁的猙獰雜工進行防守,不過對手6回叫出炸彈神駒遊行獄駒,但也只打了我一拳就被卓塔妮的判決,而我也藉此殖民了一隻半人馬,之後攻擊獲勝。

第三盤對手調度,分別叫出市民配刀嗜血屋鍊行人,不過半人馬治療師幫我換掉對手的生物並加了3點生命,此時對手叫出銳茲瑪第後裔,而我手上有卓塔妮的判決所以也不太怕,輪到自己回合一摸是半人馬的傳令使,於是叫出來先阻擋對手的銳茲瑪第後裔後犧牲生3/3半人馬出來,再用破散生長拆掉對手的市民配刀並殖民出一隻半人馬,之後再使用卓塔妮的判決,至此對手已沒生物,而我的半人馬大軍進攻後便獲勝了。

 

Round 12 vs Abe, Motoki

對手安倍元氣打的是很有節奏的伊捷,對手前期分別叫出霜燃怪奇鬼怪電流術士濺血刺客,而我則有雙雄立巨犀獸進行防守,不過此時被對手抓到了一個空檔,先是在我回合結束用街道震顫燒掉我一隻雄立巨犀獸,到他回合再用強制靜息拘留另一隻,讓我的生命值一下就從18被打到剩9,此後我再次使用了半人馬的傳令使配合卓塔妮的判決慢慢增加自己的優勢,然而就在我決定改轉守為攻的時候利用兩隻半人馬攻擊,只留下一隻雄立巨犀獸阻擋,沒想到對手下了灰滅狂信者生物全打我只剩5,就被爆裂衝擊直擊了。

第二盤我三回下半人馬治療師,但因對手叫出刺探客而不敢攻擊,沒想到對手直接在刺探客貼上Pursuit of Flight進行攻擊並補充手牌,而我則是定出戒嚴令開始拘留對手的刺探客,而對手也是持續叫出霜燃怪奇以及破城角獸,並在破城角獸上也貼一張追尋翱翔並進行攻擊,雖然我下回合可以使用卓塔妮的判決,但我還是將唯一的1/1鳥token拿去阻擋,因為這拳不擋我的生命會從15變成9,就在對手兩發爆裂衝擊的範圍內了,到我的回合殺掉破城角獸,之後也叫出軍械庫守衛瑟雷尼亞哨兵配合3/3半人馬開始攻擊,而對手也分別用兩張爆裂衝擊解掉,就在對手剩4我想要直接靠半人馬加上共同聯繫打完對手最後的血,但對手也是握著殲滅之火,但此時我手上還有根生衛護,不過對手技高一籌還有雲散,至此我場面清空,只剩一張戒嚴令,而對手也陸續叫出生物將我的生命降至零。

NewImage 

 

至此9勝3敗,想要進入八強已不可能,接下來的第二次輪抽我坐在第四桌,同桌比較有名的就只有八十岡翔太。第一包首抽R卡又是戒嚴令,二話不說選了R卡放過終極代價打算再繼續朝白綠發展,第二pick則是幽魅將領希望之後開始拿生衍生物的牌,第三pick札尼凱蝗蟲,第四pick軍械庫守衛之後我就看不到白綠料了,第一包拿完大抵呈現黑白綠三色。

第二包R卡是洛特離巨魔,拿了打算從白綠轉成黑綠,沒想到第三pick竟然有維圖加基公會法師,不過之後仍是沒有白綠料,這包有拿了閘溝蠍子以及一張第七pick的變巨術,讓我有賺到的感覺,第二包拿完後就明顯的偏向黑綠了(事後發現這桌有兩人有集體祝福,難怪白綠料都看不太到)。

第三包開到暴動之王拉鐸司,兩點紅的指定色讓我很難混,我只好忍痛放過拿刺創傷,第二pick上家傳來柯羅札公會法師簡直是看到希望的曙光,第三pick有大審決者伊佩利,看來白藍上兩家都沒打,這包我拿了閘溝蠍子,原本想要拿瑟雷尼亞公會門混公會法師,不過只撿到2張跨公會步道,最後套牌列表如下:

 

2012台北GP第二次輪抽:葛加理 by dolermin

1 危險陰影 /Perilous Shadow
1 石展鱷魚 /Stonefare Crocodile
1 洛特離巨魔 /Lotleth Troll
1 柯羅札公會法師 /Korozda Guildmage
2 閘溝蠍子 /Sluiceway Scorpion
2 棧橋巨魔 /Trestle Troll
1 半人馬的傳令使 /Centaur’s Herald
1 蔓門野葛 /Gatecreeper Vine
1 礫脊犀牛 /Rubbleback Rhino
1 札尼凱蝗蟲 /Zanikev Locust
1 培土亞龍 /Terrus Wurm
1 殘渣破壞者 /Dreg Mangler
1 黑暗復靈 /Dark Revenant
1 競鬥場小惡魔 /Daggerdrome Imp
1 陋巷鐮刀手 /Slum Reaper
1 心之衰 /Mind Rot
1 刺客出擊 /Assassin’s Strike
1 變巨術 /Giant Growth
1 刺創傷 /Stab Wound
1 駭人回收 /Grisly Salvage
1 召開派對 /Launch Party

 

原本是怕卡色所以沒放維圖加基公會法師,不過後來跟朋友討論覺得還是應該放入一張平原以及跨公會步道並放入維圖加基公會法師,畢竟這張只要活著到後期就能帶來很大的優勢。

 

Round 13 vs Park, Jun Young

對手是韓國人,打的是拉鐸司。第一盤我二回蔓門野葛,三回洛特離巨魔,並留一點黑,而對手則是只有拉鐸司使刀狂人,在我5塊地的時候決定洛特離巨魔進攻,並叫出棧橋巨魔進行防守,結果對手將越軌之喜貼在拉鐸司使刀狂人進行攻擊,此時對手的法力還有2紅2黑,我有股不好的預感,於是儘管棧橋巨魔不能重生我還是拿去阻擋,然後對手下了脫韁的濺血刺客,這時我剛好摸到心之衰棄掉對手僅有的2張手牌,果然是有拉鐸司…….,之後我保護好洛特離巨魔並慢慢將其餵大,等到屁股超過5避開鑽法無歇的範圍後,紅黑就對洛特離巨魔無解了。

第二盤對手二回競鬥場小惡魔,三回貼越軌之喜,而我手上是有刺創傷但卻沒黑法力,對手下回攻擊並叫出暴動之王拉鐸司,還是摸不到黑地只能下一盤。第三盤我先手二回直接洛特離巨魔,手上有4張生物,二回對手沒生物,但我的第三回合還是很保守的只用Lotleth Troll打2,到了第四回因為抽到閘溝蠍子,直接棄掉並食腐,然後心一橫打手上的生物全棄了,只留一張陋巷鐮刀手,現在的洛特離巨魔已高達9/8,而對手也只能叫生物出來擋,但還是無法擋住有踐踏的巨魔,順利拿下這一盤。

NewImage 

 

Round 14 vs Yasooka, Shouta

對手八十岡翔太是有名的套牌設計者,往往在構築賽都是使用不易操作的自創套牌。

對手二回拂行獸,雖然我三回叫出殘渣破壞者但也是不敢攻擊,而下回合也只是換掉一張對手的變巨術,此時雙方都叫出半人馬的傳令使並生半人馬,原本希望能夠雙方半人馬互換,但對手使用共同聯繫並在兩隻生物上各放一顆+1/+1指示物,這時我叫出閘溝蠍子先換掉對手的4/4半人馬,之後在下另一隻閘溝蠍子以及競鬥場小惡魔,而對手則是在4/2的拂行獸貼上騎士驍勇,我則是毫不猶豫的用閘溝蠍子阻擋,死掉的閘溝蠍子繼續食腐至競鬥場小惡魔上,我的生命也從危險的9補至12,下回再食腐一次,5/5飛行繫命的競鬥場小惡魔在對手沒摸到殺的情況下,我的血慢慢的回到20,此時我用心之衰讓對手棄了一張地和破散生長,並且再叫出洛特離巨魔進行防守,而八十岡對競鬥場小惡魔沒解的情況下讓我贏了這一盤。

第二盤對手的攻勢並不快,先是三回半人馬治療師以及四回雄立巨犀獸,而我則是叫出棧橋巨魔打算將戰線拉長,隨後在分別叫出殘渣破壞者札尼凱蝗蟲但也不敢攻擊,由於我上一盤用過心之衰,我有感覺到對手有在留地牌,此時我摸到了換上來的維圖加基公會法師,在繼續龜下去的話優勢會慢慢回到我這邊,因此對手開始攻擊,我選擇先讓殘渣破壞者換掉對手的根生衛護,此時我有八點法力,下出半人馬的傳令使生3/3半人馬並馬上殖民,不過在擋了對手兩隻3/3後被對手使用共同聯繫換掉,不過之後我也下了閘溝蠍子並留好法力讓棧橋巨魔可以重生,等到確定防守OK後,將札尼凱蝗蟲食腐至6/6開始進行攻擊,而在閘溝蠍子換掉對手的生物後我下了洛特離巨魔,在對手剩5時,我先心之衰對手,果然只棄到兩張地,而對手剩下那的張手牌便是德魯伊的解救,不過也只是多拖延一回合而已,下回沒摸到任何解的八十岡便投降了。不過據說他的在下一張便是集體祝福,可說是非常刺激的一場對局。

NewImage 

 

Round 15 vs Nose, Kouji

第一盤我二回競鬥場小惡魔,三回石展鱷魚,四回殘渣破壞者全家上想說有著很好的開局,沒想到對手下了瑟雷尼亞哨兵並貼上空靈鎧,我的地面部隊因此受限,只能靠小惡魔從空中進攻,而這時對手先下狂野馴獸師,再下集體祝福,並用歸虛法師將我的棧橋巨魔回手,全軍向我壓境而來,而我施放變巨術石展鱷魚上打算先換掉對手的狂野馴獸師,不過對手使用縮小尺寸使得雙方生物都活下來,於是下一回合再次全打過來,而我也擋不住對手生物+7/+7的猛烈攻勢。

第二盤我二回洛特離巨魔,考量到對手有回手咒語,所以都只2點2點慢慢打,直到摸到了閘溝蠍子便一口氣讓洛特離巨魔放3個+1/+1指示物,之後再叫出柯羅札公會法師更是讓巨魔如入無人之境,順利拿下第二盤。

第三盤對手調度後二回齊心飛馬,三回貼上空靈鎧後就卡在兩塊地,而我則是再將刺創傷貼在對手飛馬上,而對手還是沒摸到地,我則是分別下了石展鱷魚礫脊犀牛後開始進攻,之後再補上札尼凱蝗蟲。而對手雖然也摸到地,但即使叫出生物也拉不回一開始的差距,於是便認輸了。

 

最後我的成績是12勝3敗排名第10,自己對這成績也感到滿意,不過美中不足的還是八強裡都沒台灣人,也期許跟大家繼續努力,下次在台灣辦的GP一定要把冠軍留住。

NewImage

在〈2012台北GP戰報 – 第10名(下)〉中有 5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