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領域翻譯文章

未知領域:連結點之旅

原文出處:http://magic.wizards.com/en/articles/archive/uncharted-realms/journey-nexus-2014-12-10
原文作者:Jennifer Clarke-Wilkes
翻譯作者:洛伊德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屬威世智公司及原作者所有,本文禁止轉載)


 

在我們上次見到他的時候,薩坎沃才剛回到他的故鄉世界韃契。

從古老的巨龍尼可波拉斯到瑪爾都可汗朱高,他懼怕瞧不起他的敵人們。他仍跟隨著靈龍烏金─一位逝去已久的巨龍鵬洛客─的聲音;他是尼可波拉斯的敵人;而且,他可能也是救贖薩坎的關鍵。

他不知道自己將前往何處,或是當他到達那裡時會發現什麼。他只知道一件事:這個世界已經崩壞,就像他一樣,但或許還有挽回一切的希望。


 

狂風在貧瘠的沙丘上呼嘯而過。從古老巨大的骷髏上剝落的骨屑隨著永無止盡的沙塵盤旋飛舞。地平線昏暗不明,消失在蝕人的砂礫中。

Scoured Barrens | Art by Eytan Zana
Scoured Barrens | Art by Eytan Zana

遠處有一個黑點正在移動著。

或許它只是一道幻影。它的影像飄忽不定,它的形體模糊不清。

但它正緩慢逐漸地變大。如波紋般的形體開始變得清晰。一個有翅膀的東西嗎?或許是個人類。正在行走。他的形體不停地變動,在狂風中朝外側流動。

他走近了。在他跋涉過崎嶇地表的同時,一件厚重的斗篷正在他的後方隨風飄盪,如同翅膀一般。他緊握著一根手杖。

更近了。這個行走的人影誇張地比劃著他的手。他朝向天空吶喊。他揮舞著手杖。一件掛在手杖頂端的物體就像是枯骨般地碰撞著桿子。

現在他在這裡。狂野,凌亂的頭髮,參差不齊的鬍鬚,閃爍著瘋狂的眼睛。他正在說話。這裡沒有其他任何人。

「鬼魂,滾出我的腦袋!」他大喊著。他貌似痛苦地抓著他的頭。「你想要我做什麼?」

Sarkhan, the Dragonspeaker | Art by Daarken
Sarkhan, the Dragonspeaker | Art by Daarken

他停了下來,轉身,然後探查著狂野的地貌。他突然變得安靜。然後他對自己緩慢地點了點頭。他看著天空。他挺起胸膛。他轉向一座遙遠的山峰然後開始繼續行走,現在他的腳步更堅定了。

很快地,只剩下了淺淺的足跡,隨著沙子的湧入而消逝。


 

娜爾施正在打坐,她總是在黎明時分進行。她專注於自己的呼吸,然後往內部深入,尋找超越了生命節奏的寧靜點。寂靜是如此地絕對,靈魂深處。

她在靜默凝思中飄移,思考著古老的神祕事物。當她憶起她那些研究時,靈龍那難解的符文便浮現在她眼前。文字不停飄移,總是參不透。

一個訓練不足的學生將會沮喪地埋怨,但娜爾施已經訓練自己的耐心好多年了。悟道需要時間與長期靜默來使隱含之義現身。她更加專注,一邊傾聽著。幾個月來她都是如此,距離精華這麼近卻從未觸及到它。

那一天很不一樣。在她平靜的內心出現一道閃光,一個字最細微的氣味。治療。她感覺到一股心靈上的衝動,就好像在兩塊肩胛骨之間被推了一把。然後她回過神來,注視著山頂的黎明微光。

Alabaster Kirin | Art by Igor Kieryluk
Alabaster Kirin | Art by Igor Kieryluk

從山頂的雲朵中噴發出一個令人敬畏的形體:一隻麒麟,命運的信使。牠的眼睛與犄角燃燒著耀眼的天界火焰。牠踏著火蹄穿越天際。這個魔法生物停了下來並歪著頭看她,雙眼直視。娜爾施點頭致意。接著麒麟轉身,蹦蹦跳跳地朝東北方跑去。

娜爾施站起身,恍然大悟。韃契已經開口了,透過烏金隱蔽的文字與預兆的現身。這個世界的命運就在那裡,就在麒麟的火焰足跡某處。

她需要指派某人在她不在的時候監管部族的事務。但為了追尋智慧而雲遊四海也是每一位潔斯凱人天職的一部分。她便微笑著拿起了她的手杖。


 

薩坎已經走近了山區。他能夠看見在山頂上的龐大結構物,旗幟在冷風中不停拍打著。一道瀑布往下沖刷著一座安裝在山頂附近的水車,吊橋則如蛛網般地遍佈於它周圍的深谷裂隙上方。

「為什麼你要引領我來這裡?」他對著天空大喊。他的聲音又回來了:這裡,聽見,治療。

「另一種把戲嗎?另一個謊言嗎?是否我的骸骨也會加入這些巨龍的行列,既無成就又支離破碎?」薩坎撕扯著頭髮並且咬牙切齒。他把手杖的末端插入斜坡中。他跪在地上,口中喃喃自語著。

上方傳來一道聲音。「疲累的旅人,你在尋求平靜嗎?」

薩坎突然猛烈地前後甩著他的頭,就好像在甩去水滴一樣。然後他緩慢地抬頭往上看。那裡站著一位纖瘦的女子,身穿橘黃色的長袍,平衡站立在一顆跟他的頭一樣高的岩石上。她的眉毛之間閃耀著一個類似眼睛的印記。

Narset, Enlightened Master | Art by Magali Villeneuve
Narset, Enlightened Master | Art by Magali Villeneuve

「這是真的嗎?」薩坎咆哮著。「或是跟我的耳朵一樣,你也捉弄了我的眼睛嗎?」

這位女子跳下岩石並輕盈地以趾尖著地。她慢慢地接近,伸出了一隻手。「我在這裡。」薩坎往後退縮,但當她的手指掠過他的額頭時,他又變得全身僵硬。她把手掌紮實地貼在他灼熱的皮膚上。它變得既冷又乾燥。

她保持著手的位置,然後看著薩坎的眼睛。「我看見…另一位…跟著你。在你的周圍。像是陰魂的回音。」她往後退了幾步,結束這段接觸。

薩坎站起身,靠著他的手杖。「你也聽見了嗎?裡面的聲音。一道不屬於你自己的思緒。」驚奇紓緩了他的眉頭,而他的眼睛則專注於眼前這個安詳的臉孔上。「他們都說我瘋了。沒有人聽得見它。無止盡的低語聲。從來不得一刻安寧!你怎麼會知道這個聲音?」

「我只不過是在你的靈氣中感覺到它,乘著微風的回音。一種意念。一個影像。你的到來已經被預知了,旅人。

「我叫娜爾施。我住在這裡,身處其他靈道追尋者之間。我領導我的部族往更崇高的命運邁進。」

薩坎點了點頭。「潔斯凱人。我曾聽說過那些山頂的賢者們,儘管我從未在戰場上遇過任何一位。我們的可汗認為他們非常軟弱,無盡追尋只為了一些想像的真實。」

「真正強大的人只有在必要時刻才會展現出他們的力量。」娜爾施突然轉身,並用三根手指戳了一下岩石,一道短暫的戳刺動作。岩石整齊地裂開,像已孵化的蛋一般地分成兩半。「雖然很多人想要奪下我們的山間要塞,但它卻仍屹立不搖。」

她轉過身來。「告訴我你的名字吧,旅人。讓我聽聽你的故事。」


從烏金之眼的經歷之後,薩坎鮮少與其他人交談。而那竟是如此痛苦地短暫。他把文字串連成簡短的詞組,屢次停頓,並拆解成記不清楚的曲子和兒歌。有時候他就只是停下來,每次都會放空個幾分鐘。

但緩慢地,備感痛苦地,他聚集了在離開尼可波拉斯的冥想界域之後的遊歷過程並加以陳述。他提到了經常對著他說話的聲音,驅使他向前直到他逃回了韃契。一條治癒他的世界的道路。曾經是他的故鄉。現在則是他的任務。

娜爾施聆聽著。有時她會提問,但卻從未打斷他的話,反而會等到薩坎痛苦地停頓的時候。當他說到在不同時空之間漫遊時,有那麼一段時刻她張大了眼睛,但接著她對自己點了點頭,彷彿她發現了某種特別珍貴之物。她請求檢視一下那塊掛在他手杖上的粗糙的石頭。她研究著覆蓋了整片完整表面的奇特符號。

「我以前曾經見過類似這樣的符號,」她自言自語著。「它們非常古老。只有最隱密的知識提到它們。只有龍焰才能夠揭露的祕密。這塊遺跡是怎麼落入你手中的?」

「它來自眼睛。純粹之火打碎了它。壓制了我。但我救了這個。盡了一切可能。」

「眼睛是指什麼?」

「烏金之眼。他在對我說話。現在還是。」

她再度睜大了雙眼。「你知道烏金?你在他的聖殿裡面?」

「那是一座陷阱。然後是一個把戲。現在沒有了。但是靈龍已死。波拉斯是這麼說的。難道他在說謊嗎?」

「這並非謊言。烏金已死。而且他所有的後裔,龍族,也隨他而逝。你不知道這件事嗎?」

「但他在說話啊!他經常嘲弄我。他要我去尋找他。他把我送來這裡。他只說了一件事:『治療』。」

「靈龍的聲音引導你來到我這裡。我或許能終結正在困擾著你的事。但它也可能有更深的含意。沃,這個世界正在受苦。你也感覺到了,不是嗎?」

娜爾施安靜地說著,她的眼神透著疏離。「部族彼此交戰數百年。當群龍存在時,我們掙扎著在牠們的肆虐下生存。但當最後一條龍隕落的時候,我們卻開始互相針對。我們互助戰鬥中存在的平衡點在很久以前就失去了。

「現在甚至連我們寧靜的要塞也知曉了戰爭的嚎叫。阿布贊人離開他們堅固的堡壘,來到大草原上尋找敵人的蹤跡。蘇勒台人派出由蒙羞亡者組成的軍隊。甚至連強韌的鐵木爾人也跑下了山。而且在每一塊土地上都有瑪爾都人馳騁,掠奪,與破壞。

「我們已經失去了我們的方式。我害怕很快地各個部族也會變成荒野中的白骨,被野獸啃咬著。所有我們建構的一切都將崩壞,直到甚至連過去都已消逝。」

薩坎垂下了肩膀。「那麼我又失敗了。這個世界已經死去。過去已經消逝了。烏金只不過是一場夢。」

娜爾施搖了搖頭。「烏金不只是如此而已。他是這個世界的靈魂。當他消失的時候,韃契變得衰弱。但或許還殘留著某個東西。某種你能夠喚醒的東西。你帶著的那塊石頭或許就是鑰匙。」

「鑰匙…」薩坎直視著遠方。「是的,我就是這樣稱呼它的。我以為它能夠解開靈龍的祕密。」接著他再度集中視線並用力盯著那塊粗糙的石頭。他抬頭看著娜爾施。「只有龍焰能夠揭露的祕密。我怎麼能夠忘記?」

他把這塊碎片緊握在手中然後從喉嚨深處發出了野獸般的聲音。他的眼睛發出亮光並且冒出煙霧。然後他的手掌變成了龍爪。火焰翻騰於其中。那些符號開始閃耀,旋繞,看似正要形成文字。

儘管火焰熾熱,娜爾施還是把身體向前傾。她的臉上充滿著渴望,興奮,像是鍛爐上的寶劍一樣耀眼。「那是一段辭彙,以強大龍族的語言寫成。古老的捲軸上也使用這種文字。『回首過去並開啟通往烏金之門。』」

薩坎搖了搖頭。「但是波拉斯說他把烏金扔在他倒下之處。」

娜爾施回看著他。「你不知道烏金永眠之處嗎?」

「我的部族從來不會在一個地方待上太久。我們對捲軸或地圖或古老的故事沒有興趣。瑪爾都人永遠向前。就這樣。」

「那麼你只見識了這個世界很小的一部分呀。」

「那個聲音提過一道門。我正在尋找它,雖然我沒有嚮導可以帶路。」

「現在你有了,」娜爾施說道。她溫柔地把手放在薩坎肩上。「烏金倒下的地點並沒有很多人知道。但它被記載在慧眼年鑒上。身為年鑒的保管者,我已經讀過了裡面的知識。我可以帶你去靈龍之墓。」


 

夜空閃爍著微光並嘶嘶作響,正好與薩坎腦中的低語聲形成有趣的對比。詭異的光芒在雪地上投映出多色的影子,他與娜爾施緩緩攀上黑山山脊,跟隨著一條由泥土也是由回憶組成的道路。

薩坎的視線穿過營火灰燼看著娜爾施。她正低下頭喝著一小壺茶。隨著芬芳的香氣升起到他們四周,他感覺到一股親近感,記憶中他還未曾在另一個人類身上感受過。她抬起頭,坦然地笑了。「這很奢侈,但我總是隨身帶著一小撮茶葉。一起喝嗎?」

接過了冒著蒸汽的茶壺,薩坎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啜飲一小口,然後在他品味茶飲時仰頭望著天空。「我以前曾經來過這座山區,」他說道。「我聽著那些與過去對話的人們。」

娜爾施點了點頭。「鐵木爾的祭師與世界之魂有一種特殊的連結。他們能夠聽見亡者的靈魂,還有來自過去與未來的回音,他們現在稱之為傳言。可能他們與連結點的親近賜給了他們如此的天賦。」

「連結點?」

「它是一個定點,位於烏金屍骨長眠的深谷中。在那裡,現實總是不停地變換與扭曲,彷彿正在尋找一個最終的形式,卻又從未找到。探求者們接近那個地方,但卻沒有人能夠進入。少數幾個勉強前進的都被撕裂了。那些存活下來的漫遊者們告訴我他們所見之事,但我也只知道這麼多。」

「那就是我們要去的地方嗎?」

娜爾施點了點頭。「你身上帶著一個護符,」她說道,「刻有靈龍的文字。或許只有像你這樣的人,能夠在世界之間穿梭的人,能夠忍受連結點的狂暴。」

她吞下了最後一口茶。

之後他們安靜地走著。不需要再說些什麼了。

正是烏金的聲音在打擾著這份寧靜。

「他正在對我說話,」薩坎喃喃地說道。「現在他的聲音好像變強了。」

娜爾施指著前方。在崎嶇山峰之間升起了一座扭曲的岩石螺旋塔,沐浴在奇特的光芒中,蓋過了上方的冰冷光線。「那座扭曲的岩石標記了峽谷的入口,也就是烏金之墓的通道。」

Tomb of the Spirit Dragon | Art by Sam Burley
Tomb of the Spirit Dragon | Art by Sam Burley

詭異的光線照耀在娜爾施的臉上,看似把她轉變成一顆冰冷又透著藍綠色澤的翠玉。薩坎熾熱的眼神中閃爍著冷冽的光芒。他們下方有一道延伸數哩遠的裂隙,深深地穿過冰層,陷入了古老的岩石中。

巨龍的骸骨就躺在那裡,正如同它們也遍佈了整個韃契,但是這些骸骨卻相當不同。它們散發著神祕的藍色光芒,從看似無盡的長尾之處一路延伸到距離數百呎遠的肋骨拱型通道上。

薩坎的腦中突然變得一片寂靜。他在路上停了下來。

娜爾施走到他身邊。「要冷靜,旅人。你已經找到你的路。你看,靈龍正在替你指路。」

一道新的光芒在薩坎前方投映出了他的影子,往下投映在通往巨龍尾部的漫長斜坡上。他抬起頭看著吊在手杖上的碎片。它搏動著,一道溫暖的橘色光芒從爬滿了它表面的符號上散發出來。

接著,傳來一道野蠻的吶喊,一個兇狠的半獸人從他們後方的峭壁上跳了下來。「我找到你了,叛徒!」朱高嘶吼著,一邊用他的屠夫大刀劈砍。

娜爾施轉身,用著薩坎眼睛無法跟上的速度。她舉起了手杖,而這個殘忍的攻擊卻突然停在半途,彷彿它已擊中了石頭。朱高咆哮著用力揮出能夠擊倒一位象族的拳頭。娜爾施抬起一隻手掌就好像是在制止一個任性的小孩。半獸人的拳頭擊中了她的手掌,當他的指節破碎時,他再度大聲嚎叫。

Deflecting Palm | Art by Eric Deschamps
Deflecting Palm | Art by Eric Deschamps

「趁現在快走。」娜爾施的聲音是如此的迫切又急促。「甚至從這裡我就能感覺到連結點的能量。它看似變得比以前更為強大了。我會守著你的通道。」

「我不能讓你替我戰鬥。」

娜爾施的眼中出現一道閃光。「你一定要這麼做。這是一個對的時刻。無論烏金替你準備了怎樣的命運,這就是與它見面的時刻啊。」

痛苦與恥辱急馳過薩坎的眉頭。但他還是轉身,開始沿著路徑奔跑。被雪覆蓋的石頭相當濕滑,他得小心地踏出每一步以免滑倒。他正要趕上了那散發著螢光的尾巴末端。他能夠看見那塊彎曲的石頭,看見了形成發光通道的肋骨。一波波的壓力脈衝穿透了他,而且地表也以相同的節奏顫抖著。他感覺到命運的力量正在把他拉進去,無法阻擋地將他拖過去。

他回頭看著娜爾施與朱高正在互相搏鬥的山脊。當她優雅的手杖揮出一道殺戮弧線的時候,她看似吸引了他的目光,甚至是他的微笑。她凌駕於朱高之上。薩坎看得出來。

但這位強大的半獸人竟用意想不到地敏捷度移動,躲開了手杖的揮擊。他用劍猛攻。一道鮮血噴出。

娜爾施直挺挺地站著。她看起來幾乎像是再度進入了冥想狀態。但接著她卻開始倒下,一朵被砍斷的花。她把頭轉向薩坎。他聽見了她的呼喊。「快走!」

薩坎的世界變成一片深紅。憤怒與悲傷和復仇掙扎著想發聲,卻使他變得沉默。他蹣跚地走著,開始往回走上坡,而朱高正在那裡等著,因為他同伴的鮮血而感到榮耀。

「朱高!怪物!我一定會報仇!」薩坎嘶吼著。

但是烏金之眼的碎片發出了明亮的強光。他周圍的世界開始悲鳴。大地扭曲。他必需得回頭,在他的手燃起熊熊火焰之時絕望地嚎叫。龍焰噴發進他眼前的漩渦中,一道門打開了。

這就是他一直在等待的那扇門。

是的。

薩坎回頭看著朱高,以及娜爾施倒下的軀體,然後又轉過頭來看著這扇門。

沒錯。

帶著一道憤怒與宣洩參半的怒吼,薩坎衝進了閃耀著刺眼強光的拱門。

在〈未知領域:連結點之旅〉中有 5 則留言

  1. 對了可以求翻阿芬娜扎和一個依尼翠人發現艾維欣秘密的短篇嗎?

  2. 我這才發現他倆喝茶的時候用的是同一個茶壺…編劇好懂XDDDDD

    1. 可是編劇好像跟成熟穩重的女性角色有仇……
      艾紫培身負重任難以脫身就算了,現在又送一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