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規則釋疑

顱內植入:Ave, Lector! 

 Nos Submergere Saluto! 讓我們向讀者致敬

Nos Submergere Saluto!
讓我們向讀者致敬

 歡迎來到新一期的顱內植入,而我們也在此準備好回答大家的問題。


Q: 如果我施放一隻生物的時候,我的對手回應用<Bazaar Trader>送我一隻<鋼鐵魔像>的話,我的生物咒語會被放進墳墓場嗎?

A: 不會,你的生物咒語會正常結算並進到戰場。送你一些會阻止你施放生物咒語的東西並不會對你已經施放的生物咒語造成影響,因為你已經完成施放了。


Q: 如果我施放<不義之財>的時候翻到一個有變身異能的生物牌,我可以把它面朝下的施放他嗎?

A: 如果你想要施放他,你必須要面朝上地施放他。

面朝下地施放具有變身異能的牌你必須要支付他的替代性費用 但不義之財強迫你如果你想施放那個咒語的話必須使用另一個替代性費用(什麼都不用付);如果你不支付不義之財的替代性費用,你將不被允許施放該咒語,但既然你只被允許一次使用一個替代性費用,你其實沒有太多選擇。


Q: 我戰場上有<Teferi, Mage of Zhalfir>而我的對手使用<Temporal Aperture>,這時我告訴他我的泰菲力會阻止所有他暫時性隙縫翻出來的東西,但他之後一直挑戰我,我是對的嗎?

A: 不是。你或許把暫時性隙縫跟其他例如<Memory Plunder>或<Isochron Scepter>這類讓你在異能結算中間施放咒語或啟動異能的牌搞混了,當泰菲力在戰場上的時候這些牌確實沒辦法作用,因為那個時間點 — 在咒語結算中間堆疊並不是空的。

但暫時性縫隙不一樣,他並沒有要求玩家要馬上施放那個咒語,相反的他提供玩家一個時間帶來施放咒語,而泰菲力的限制跟這個時間帶並不是衝突的:你的對手依然可以施放暫時性縫隙所翻到的牌,只是依然必須要遵守泰菲力的限制 — 在一般你可以施放巫術的時機(在你的主行動階段且你的堆疊是空的)。


Q: 如果我操控<Ghostly Prison>而我的對手被<每夜行獵詛咒>結附,我知道我的對手可以不要支付魂魅拘禁的費用來忽略詛咒的效應,但如果是我的鵬洛客呢?他可以選擇依然要攻擊我然後不付費用來逃過這一切嗎?

A: 不行,詛咒強迫你對手的生物如果可以必須要攻擊,而他們確實可以攻擊你的鵬洛客;由於攻擊你的鵬洛客不需要付費,所以他們依然必須要攻擊。


She's gonna blow! 她要爆炸了!
She’s gonna blow!
她要爆炸了!

Q: 如果我的對手操控<Deathless Angel>,我以天使為目標施放<變型術士惡戲>,接著我的對手用他的異能來讓自己獲得不滅異能,那在堆疊結算完之後他還會有不滅異能嗎?

A: 天使不會有不滅異能。不滅是一個異能,而變型術士惡戲結算時會移除天使上的所有異能,除非可以找到方法讓天使在惡戲結束之後才獲得不滅異能就可以,但天使本身的異能似乎是沒辦法做到這件事。

雖然現在已經不重要了,但在過去這題的答案是不一樣的。超過一年以上的老玩家或許還記得在以前不滅不是一個異能,他只是永久物的一個特徵,所以並不會被類似惡戲這種東西移除,所以你將會獲得一隻不滅的青蛙。但在 M14 上市後已經不一樣了,就是那個時候把不滅改成異能的。


Q: 那如果他回應施放<巨力成長>呢?

A: 他依然會獲得一隻青蛙,不過是一隻大青蛙。當決定生物的攻擊力和防禦力的時候,你首先先把攻擊力和防禦力設定為一個特定的數值,接著再讓所有會影響到攻擊和防禦的效應生效。1/1 + (+4/+4) = 5/5,所以你會獲得一隻 5/5 的大青蛙。


Q: 當<深入野境>在戰場上時,我的維持步驟結束後我還可以在我的抽牌步驟抽牌嗎?如果我展示的那張牌不是地牌,我就會把那張牌抽起來對吧?

A: 是的,深入野境並不會阻止或替代掉你原本可以抽的那張牌,他只會是在你原本會獲得的東西以外的額外好處。簡單來說牌只會做他所寫的東西,所以如果他沒有告訴你一般會發生的事會被替代掉,那就不會被替代掉。


Q: 由於蠻化的效應是異能,我與一個朋友在爭論當一個生物失去他的異能時蠻化是否還會存在。我們知道蠻化的狀態並不會改變,但如果是蠻化所給他的指示物跟效應呢?

A: 指示物會留在生物上,我們並沒有把它移除的理由,但生物可能會失去原本蠻化所給他的東西,因為不管那是什麼通常都是一個異能所以會被移除。

舉例來說<百臂巨人>將不再可以阻擋九十九個額外生物,因為它允許他可以阻擋多生物的異能會被移除,也當然不會具有延勢異能,因為那是一個異能。


Q: <蒼鷺天使席嘉妲>會阻止<Kataki, War’s Wage>嗎?

A: 不會。席嘉妲只會阻止由你的對手所操控的異能讓你犧牲永久物,但戰仇禍汰奇實際上並沒有強迫你犧牲任何神器。禍汰奇的工作是讓你所有的神器獲得異能,所以自爆的異能實際上是來自於你所操控的神器 — 強迫你支付費用來把他們留下來。席嘉妲並不會阻止你的神器們自爆。


Q: 我操控<Enduring Renewal>跟<Martyr of Sands>,如果我的手牌已經被展示了我還可以啟動殉道者的異能嗎?

A: 可以。展示一張牌只代表你的對手知道那張牌是什麼,而你當然可以在你的對手因為別的效應知道那張牌是什麼的時候再展示一次。


Q: 我操控一個 1/1 的結界生物而我的對手有一個 6/6 的多頭龍,他接著施放<復碧智者>來消滅我的生物,而我回應施放<厄睿柏斯的旨意>。我的對手一定要犧牲多頭龍嗎?還是他可以犧牲那個當異能結算時還不在戰場上的智者?

A: 你的對手不一定要犧牲多頭龍,如果他想要他可以犧牲智者,因為智者已經在戰場上了。智者的異能是觸發式異能,而觸發式異能只有在條件滿足時才會觸發並在之後做動作。智者必須已經在戰場上,因為如果他不在戰場上,他的異能將不會被觸發。


Q: 我的對手操控<Pili-Pala>跟兩塊地,兩塊地都不能產生白色的魔法力。他接著用霹哩啪拉進行攻擊,而我施放<Puncturing Light>。此時我的對手宣告他以霹哩啪拉為目標施放<瞬逝護盾>,橫置他的兩塊地來啟動霹哩啪拉的異能,接著在橫置霹哩啪拉來召集護盾,這樣是合法的嗎?

A: 是的,這是一個很聰明的動作。你的對手可以用魔法力來啟動霹哩啪拉的異能,這時霹哩啪拉站起來了所以他自然可以再橫置霹哩啪拉來召集。


Pictured: the Cranial Insertion offices, circa 2015/01/18 1/18 顱內植入的辦公室
Pictured: the Cranial Insertion offices,
circa 2015/01/18
1/18 顱內植入的辦公室

Q: 我可以在戰場上沒有生物的時候施放靈氣咒語嗎?這樣靈氣會直接進到墳墓場嗎?如果可以的話<Flight of Fancy>會觸發嗎?

A: 不行,靈氣咒語要求你必須要在有目標的時候才可以施放,就像其他需要目標的咒語一樣,如果你沒有合法的目標的話你將不能施放他們。

接著回答你可能接下來會有的問題,如果靈氣在施放的時候有合法的目標,但在結算的時候目標不合法了,那在結算的時候他會被反擊並直接進到墳墓場 — 他從未進到戰場,所以你也不會讓進戰場效應觸發。


Q: 我支付了十點魔法力施放了<創生浪潮>,翻到了<Overlaid Terrain>跟三張樹林,我知道我戰場上的地會被犧牲,但浪潮翻到的地也會被犧牲嗎?

A: 不會。覆蓋地形只會強迫你犧牲當他進戰場時在戰場上的地;你翻到的三張樹林會跟覆蓋地形一起進戰場 — 你不能犧牲他們,因為當時他們還不在戰場上。


Q: 我的對手操控被標記了兩點傷害的<克羅芬斯的駿馬>並施放<陷入悲痛>,他決定把他的牌庫頂牌放到牌庫底;那狀態動作會讓我有機會可以看到他新的牌庫頂牌嗎?

A: 會的。你的對手的駿馬並不會在受到致命傷害的時候馬上死去 — 他只會在陷入悲痛結算後狀態動作檢查時才會死。你的對手必須要先完成他的占卜,所以這代表在那個時候他依然操控駿馬而會讓你們兩個都看到他的牌庫頂牌。


Q: 我操控<克羅芬斯的駿馬>而我的對手操控壓了我另外一隻駿馬的<驅逐明光>,我的綠色獻力是六,所以我的<獵神倪勒婭>是生物 — 我用綠神跟駿馬攻擊,而我的對手施放<歸返自然>。這時我的駿馬跟對手的明光都被消滅,但我也因此獲得我之前被壓的那隻駿馬,這樣我的綠神有曾經停止變成生物嗎,因為如果這樣他就會被移出戰鬥對嗎?

A: 是的。簡單來說你的綠神在你的駿馬被消滅(獻力變為四)跟另一隻駿馬回來(獻力變回六)之間停止變成生物,所以他會被移出戰鬥。


Q: 我戰場上有一張<潔斯凱霸權>跟一張橫置的生物,我施放一個非生物咒語並宣告把兩個霸權的異能放進堆疊,我拿出骰子表示生物獲得 +1/+1 並抽一棄一,接著我才把生物站起來,如果這時我對手叫裁判並認為我遺漏了站起來的部分該怎麼辦?

A: 你並沒有遺漏觸發,因為你確實有宣告他且完成了該觸發的一部分(表示讓生物 +1/+1),你只是順序錯了 — 你的生物應該要在 +1/+1 的同時站起來。但通常裁判會認為你只是順序錯誤 — 你確實錯的不對但基本上並不會影響遊戲的進行,你的結果是一樣的且你錯誤的順序並不會給你額外的資訊。

所以通常,如果你是在一場競爭級別的比賽中,你會獲得一個違反遊戲規則的警告,但只要你以後不再犯的話就不會有什麼影響。


Q: 我想知道被畫過的牌是否合法,但好像沒有一個標準是嗎?

A: 通常這個答案並沒有辦法用是非題的方式回答,因為有時候畫的沒問題,有時候卻是不行的。這個決定通常會交由該場比賽的主審決定他們是否允許畫過的牌。唯一的底線是:任何改變或覆蓋牌名及魔法力費用的畫都是不合法的,其餘的合法性都將交由主審決定。

如果你的畫讓牌變得難以辨識或改變了牌的厚度的話,通常是不會被允許的;如果你的畫有攻擊性的內容,或有任何潛在的戰術建議,那也不會被允許。不過最終解釋依然是由主審決定,所以比賽前先問主審並準備一些沒有被畫過的牌以備不時之需將是比較好的做法。


Q: 如果我有一些外語牌,我可以在牌上或牌套上寫下我用的語言的牌名嗎?如果不行的話我可以帶小抄表示這張牌的英文名叫什麼嗎?因為這樣可以讓我比較容易記住牌且在如果我要輸入的時候比較容易

A: 就跟上面被畫過的牌一樣,這個的決定權依然交由主審,所以先跟主審確認是比較好的做法。就我的角度而言,我不認為主審會不允許你在牌的上面寫英文名字,只要你寫的東西沒有蓋到牌名或魔法力費用的話。

至於小抄則是不被允許的,玩家不被允許在比賽中看其他的小抄,所以即便你的小抄只是告訴你那張牌的英文名稱是什麼,你也不能在比賽中參考他們。


Q: 我在一場競爭級別的比賽中使用控制套牌,在我獲得第一勝後還有大概一半的時間,但我覺得在這種比賽中我要再贏一盤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我的策略將改為讓時間結束以 1-0-1 贏的這盤比賽。但在我看過規則後我發現這可能會違反遊戲進行過慢的規則,但其他並沒有提到如果我在正常的遊戲進行速度下把比賽拖完是否合法。所以如果我的速度是正常的,我被允許使用把遊戲時間拖完的策略嗎?

A: 你並沒有被要求一定要想辦法贏,所以你可以在正常的速度下只要想辦法不要輸。

但,你依然是走在鋼索上,因為如果你的策略是把比賽時間拖完,你將很有可能慢慢的把動作放慢,因為不然你就必需要做些什麼動作。即使不是有意識的,但放慢你的速度來獲得時間上的優勢將會被視為在拖時間 — 作弊,而你將會被取消資格。


Q: 我什麼時候必須要宣告我的靈技異能,或<靈道探求者>獲得繫命的異能?我認為只有在我造成戰鬥傷害的時候,但我的對手試圖與我爭論我在施放咒語的時候(戰鬥階段前的巫術)就必須要宣告,所以我實際上遺漏觸發而我的探求者依然是 2/2,誰是對的?

A: 你的對手是錯的。在比賽中觸發式異能只有在會造成影響 — 有人必需要做決定、改變遊戲可見狀態、或對遊戲造成改變的時候才要宣告。對於靈技跟探求者獲得繫命的異能來說,這只有在戰鬥傷害造成的時候才會發生。

  • Callum Milne
這是所有本次的內容,我們下次將迎來龍命殊途特別篇!

在《顱內植入:Ave, Lector! 》中有 6 則留言

  1. 至於小抄則是不被允許的,玩家不被允許在比賽中看其他的小抄,所以即便你的小抄只是告訴你那張牌的英文名稱是什麼,你也不能在比賽中參考他們。

    看過很多次,玩家帶著SB換牌的影印表比賽,但是我無法明顯的區分這兩者的差別是?

    1. 比賽中是指兩個人坐下來下地抽牌廝殺的時候,這時後你不能看任何事前準備的資料,即使內容只是「這張牌是什麼」或是「打完之後我要怎麼換備牌」。

      但是你需要換備牌時不屬於「比賽中」,這時候你要看什麼東西就隨你,只是你不能花費不合理的時間來換你的備牌。
      一場比賽完後下一局開始前的空閒時間中,你也可以看任何你準備的資料。

  2. 抱歉,上一則留言因為牌張名稱加了括弧才不會顯示。以下為修改內文。
    想請問關於”Q: 我操控[克羅芬斯的駿馬]而我的對手操控…(略)”以下有兩點疑問
    1.是指說戰鬥結算時,回場的[克羅芬斯的駿馬]的獻力不會計算在內,所以[獵神倪勒婭]會被移出戰鬥嗎?
    2.被移出戰鬥的[獵神倪勒婭]是橫置還是重置的?

    1. 原文並沒有特別註明,但是從時間上來看,應該是宣告完用綠神攻擊後,對手馬上施放歸返自然。接下來:
      1. 駿馬和驅逐明光被消滅,綠神的獻力變成4。
      2. 另一隻駿馬回來,綠神的獻力變回6。

      1和2中間有非常短暫的時間,短到甚至沒有玩家可以進行任何動作,但仍然有那麼一瞬間,綠神的獻力不足5,因此:
      (A)綠神變成不是生物,這是持續性效應,只要條件滿足就立刻生效。
      (B)不是生物的綠神被移出戰鬥,這是遊戲規則給予的限制,同樣立刻生效。
      當綠神被移出戰鬥後,另一隻駿馬回來,綠神會再度變成生物。但是他已經被移出戰鬥了,於事無補。

      另外,綠神必須橫置才能進行攻擊(除非他跟白神搞曖昧)
      而既然沒有任何效應說他會把綠神重置,那綠神被移出戰鬥後當然也保持橫置。

  3. 想請問關於”Q: 我操控而我的..(略)”以下有兩點疑問
    1.是指說戰鬥結算時,被壓柱回來的那張的獻力不會計算在內,所以會被移出戰鬥嗎?
    2.被移出戰鬥的是橫置還是重置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