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規則釋疑

顱內植入:韃契的春天之群龍亂舞

 

暴風帶來了藤蔓

春天終於來到,天氣越來越暖和大地也冒出了新芽;在布魯塞爾專業賽也有了很多有趣的對局,也提供了我們本週的專欄更多的素材!


Q: 如果我用<厄睿柏斯的神鞭>來挖因為某個原因待在我墳墓場裡的<阿拉辛王龍>,那到回合結束我可以把我的王龍放在我的牌庫頂上嗎?

A: 王龍的異能會在他死去的時候觸發,也就是當他被從戰場上被放進墳墓場的時候。但神鞭會讓他直接跳過墳場被放逐 — 所以王龍的異能不會被觸發也不會被移回你的牌庫頂而是直接被放逐。


Q: 我的對手宣告他要用<暴風翼龍>跟<霆襲峭靈>,如果我操控<歐祝泰族模範>,我可以回應他宣告攻擊用<持久得勝>來殺掉他其中的一個攻擊生物後再用典範的異能來橫置另一個生物嗎?

A: 首先,你不能「回應」宣告攻擊者因為這個動作並沒有用到堆疊,你只能在「宣告前」或「宣告後」動作。由於持久得勝只能以進行攻擊或阻擋的生物為目標,你得在對手宣告攻擊者完成後才能施放 — 在這個時候你已經來不及橫置生物來不讓他進行攻擊了。


Q: 我施放<焚敵龍侯>並選擇互鬥我對手的<谷渡潛伏蜥>,我的對手回應以<珠光閃耀>瞄他的蜥蜴。我知道龍侯不會造成任何傷害,但他還會在回合結束步驟獲得兩個 +1/+1 指示物嗎?

A: 龍侯的進戰場異能只有一個目標,而這個目標會在潛伏蜥獲得避邪的時候變得不合法。由於唯一的目標變得不合法,這個異能會被反擊且什麼都不會發生;由於龍侯並沒有單挑到任何人,他的異能不會觸發他也不會獲得指示物。


Q: 我這回合用<堅毅狂戰士>進行攻擊,那現在我是不是可以用 就可以施放 X = 1 的<死亡之風>了?

A: 是的。當你在施放一個魔法力費用有 X 的咒語時,首先你要先選擇 X 的值,然後計算你的魔法力費用,接著修正所有費用的加加減減。所以你先選擇 X=1 使得魔法力費用變成 ,然後再減 ,所以你要支付 就好了。


Q: 我墳墓場裡面有<海神塔薩>而我的獻力是 2,如果我把<寺院識古家>翻回正面,我可以把我的塔薩移回手上嗎?

A: 賽洛斯環境的神只有在戰場上才會因為獻力而改變他們的類別,除此之外,塔薩和其他的神永遠都是生物,所以寺院識古家永遠沒辦法把他們移回手上。


生命之環!

Q: 我的對手跟我各剩五點生命,在我對手的抽牌步驟他抽牌並展示他抽到的<雷霆之怒>要殺掉我,我有任何機會可以施放<野蠻召喚>並閃現<拒降者魯瑞雜爾>來讓他因為施放非生物咒語而受到六點傷害輸掉嗎?

A: 由於雷霆之怒在奇蹟異能結算前都不能被施放,你可以施放野蠻召喚和魯瑞雜爾來回應奇蹟的觸發異能;但,奇蹟只是讓玩家可以選擇是否要施放該咒語,所以你的對手可以選擇在奇蹟異能結算的時候不要施放;又如果他有 的話,他也可以在你施放野蠻召喚的時候回應用他的魔法力費用施放雷霆之怒來對你造成五點傷害,因為不只雷霆之怒是瞬間,那個時間點這張牌也已經被抽到手上了。


Q: 假設我掩襲進戰場的生物有足夠的防禦力不會因為 -1/-1 而死去,那<無情召喚>可以讓我的掩襲費用減少 嗎?

A: 可以!掩襲是施放生物咒語的替代費用,也就是當你在施放時所有影響費用的改變都會生效。取利來說,你可以只要支付 來掩襲<霆威龍王寇安甘>進戰場。


Q: 我施放<不死宰相謝迪西>而我想要搾取餵他<謙卑皈宗者>,我可以宣告我要搾取皈宗者,接著啟動他的異能來抽兩張牌又不讓我對手獲得皈宗者的操控權嗎?

A: 沒那麼好。搾取不需要目標:你只是在搾取的異能結算的時候選擇是不是要犧牲一個你所操空的生物而以。如果你回應搾取啟動的皈宗者的異能,你可以抽兩張牌但是當搾取異能結算的時候你將不再有皈宗者的操控權,你也沒辦法犧牲他(你不能犧牲一個你不操控的東西);如果你想獲得搾取的獎勵,你必須要選擇並犧牲其他你所操控的生物才行。


Q: 我操控<圍攻哨站>並選擇可汗,在我的維持開始時我放逐了可以讓我獲勝的<山口龍爪>,但依然在我的維持步驟裡我的對手用<席穆嘉的指命>把我的哨站彈回我的手上了,是不是這樣我就不能施放被放逐的龍爪了?

A: 你依然可以用龍爪給你的對手一發大的。哨站的的觸發式異能會設定可以施放被放逐的牌的許可,且一旦被觸發就跟哨站本身沒有任何關係了。


Q: 我沒有操控任何綠色的永久物,但接著我施放了<徵召軍伍>並獲得<Leatherback Baloth>跟<虔誠的獵人>,那我的獵人會獲得幾個 +1/+1 的指示物?

A: 四個!首先你先結算徵召軍伍,把生物放進戰場並把其他的牌放在你的牌庫底;接著你把獵人的異能放進堆疊,在異能結算的時候會檢查你的綠色獻力,而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你的綠色獻力應該是四。


Q: 那如果我是用<徵召軍伍>把<鹽路軍需官>跟<堅毅化身>放進戰場的話呢?化身會因為軍需官而獲得指示物嗎?

A: 堅毅化身的異能是替代式效應;他會在他進戰場前的那一瞬間檢查你操控身上有 +1/+1 指示物的生物的數量。由於他是跟著軍需官一起進戰場的,他並不會看到他身上的指示物,也不會因為軍需官而獲得指示物。


Q: 如果我沒有操控任何身上有指示物的生物,但我有<堅固鱗甲>,那<堅毅化身>進戰場時會多帶一個指示物嗎?

A: 堅固鱗甲只會在要放置一個或以上的指示物時才會有效果,由於化身是帶著零個指示物進戰場,鱗甲並不會改變任何東西使得化身還是以 3/2 進戰場;不過如果化身會帶著指示物進戰場的話,鱗甲就會在他身上多放一個。

Q: 我用放逐了<擅闖時間>的<自行識庫>進行攻擊,如果我的對手用<烏庫眼鏡蛇>阻擋,我還可以施放擅闖時間嗎?

A: 除非你防止了眼鏡蛇的異能來讓你的識庫還可以留在戰場上。識庫只讓可以犧牲識庫給他觸發式異能的時候才能施放被放逐的牌,但在這個例子裡,識庫已經因為眼鏡蛇戰鬥傷害而死去,所以也不會留在戰場上讓你犧牲。


Q: 如果我有一個選了「龍王」的<圍攻寺院>,我的對手是不是要支付 才能<反駁>我的生物咒語?

A: 圍攻寺院只會增加以你或你所操控的永久物為目標的咒語,但永久物只存在戰場上,所以一個在堆疊裡的咒語並不是永久物,你的對手只需要 就可以反駁你。


Q: 我對手把<安塔卡紀念碑>變成生物並試著用它攻擊我,但被我用<那伽的意志>橫置了。那他在我對手的下一個回合會躺著嗎?還是他不是生物所以就可以站起來了?

A: 他會躺著。那伽的意志只在乎他被施放和結算時的目標是不是生無,在那之後他就再也不在乎。「那些生物」的字樣只是指的是那些為目標的東西,而它們通常是生物。


以陽光和春天佐茶(誤)

Q: 如果我以兩個不同生物為目標施放了兩張<挑戰之吼>,那如果我同時用他們兩個攻擊的話會發生什麼事?

A: 為了要滿足挑戰之吼所產師的需求,每個你對手所操控的生物只要可以阻擋你的其中一隻生物他就必須要阻擋,但你的對手可以選擇誰要來阻擋誰;不過如果他操控可以阻擋一個以上生物的生物,例如<無屬守護者>,那他就必須兩個生物都要擋。


Q: 如果我用<重獲新生的薩坎>的大絕招獲得了<驅群巨龍>跟<鳴鐘巨龍>,我可以把它們面朝下放進場並威力變身來獲得指示物嗎?

A: 除了特需情況下允許永久物以面朝下進戰場,永久物都是面朝上進戰場的。所以的龍會是面朝上進戰場,你也沒辦法威力變身他們。


Q: 上回我以我的生物為目標施放了<泰伽姆的揮擊>,但這回合那隻生物死了我也沒有操控其他的生物了,當彈回異能在我的維持觸發時,我可以啟動<歐祝泰紀念碑>來回應變身當作目標嗎?

A: 你可以!施放一個咒語(即便是具有彈回異能的咒語)需要你在施放的時候選擇所有合法的目標,但直到彈回異能結算,你都不算是施放這個咒語,所以你也有機會可以回應彈回的異能觸發來啟動紀念碑,讓你再接來的回合裡還是有一個不能被阻擋的勇士。


Q: 既然地牌的魔法力費用是零,那為什麼<靈龍烏金>的異能不會把地牌放逐?

A: 確實地牌的魔法力費用是零,但除了<Dryad Arbor>(因為他有標明是綠色)以外所有的地都是無色的,所以烏金並不會對他們造成任何影響。當然,如果有些效應把地變成有顏色的,例如<鎚族的寇斯>的第一個異能把地變成紅色生物,烏金也會同樣把他放逐。


Q: 我聽說在大比賽的最後一輪,兩個朋友對到而其中一個人投給另一個人進八強,這樣沒有違規嗎?

A: 在魔法風雲會的比賽中,玩家有權可以在任何時候因為任何理由認輸;唯一不合法的理由只有「因為他給我東西要我認輸」這點而已。所以我想讓我朋友進八強的這個理由是合法的,我想這也代表他們交情真的不錯吧!

James Bennett

這是本週的問題,下週見!

在《顱內植入:韃契的春天之群龍亂舞》中有 2 則留言

  1. 請問我場上有吞魔多頭龍,那再施放堅毅化身,這樣的情況下是多頭龍先觸發放置+1/+1指示物,然後堅毅化身進場確認到多頭龍身上有指示物,所以可以得到指示物這樣嗎?

  2. 「A: 由於雷霆之怒在奇蹟異能結算前都不能被施放,」這個描述不夠精確而使得和後半段直接以原有的魔法力費用施放雷霆之怒有些衝突,容易造成誤導。我推測應該是「A: 由於雷霆之怒在奇蹟異能結算前都不能以奇蹟異能標示的魔法力費用來施放,」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