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規則釋疑

顱內植入:變身!

blank

 

 

 

 

 

 

 

 

 

 

Is it… a werewolf?
是狼人嗎?


 

就算在標題有個小雙關語,但變身這個規則跟上次並沒有太大的改變;變身有著太多的不確定性,是<昂揚天使>、<曲願師>、<蔑笑惡魔>、<千風靈>?還是海島伴隨著一盤敗?

所以我的朋友們,記得一定要在把牌以面朝下施放的時候小心謹慎,然後在面朝下的牌離開戰場的時候確定讓你的對手知道那是什麼;如果你用了蓋在面朝下的牌上的提醒牌,你可能就不會忘了展示也說不定。所以在你記得這一切之前,我們會一直提醒你的!


 

Q: 我的<Iron-Heart Chimera>有一個 +2/+2 的指示物,然後因為<Contagion Engine>而得到了兩個 -1/-1 的指示物。這樣 -1/-1 的指示物還可以被增殖嗎?我以為他們會跟 +2/+2 的指示物互相抵消。

A: 他們會一直待在那邊。只有 +1/+1 跟 -1/-1 的指示物可以互相抵消,除此之外就連 +0/+1 跟 -0/-1 的指示物都不會。這個規則是為了在標準賽中限制指示物的數量而設的特別規則,而只有 +1/+1 跟 -1/-1 的指示物會在未來被用上。


 

Q: 我可以在戰鬥結束後再施放<峽谷迅擊兵>讓它可以進行阻擋嗎?還是一定要在戰鬥前施放他以滿足他的異能?

A: 你可以在戰鬥後再施放他。一個異能要求某件事情必須發生或不能發生只會改變那件事情而已 — 遊戲並沒有辦法要求你改變你的順序來要求你提早完成某個動作以符合條件。


 

Q: 如果<機敏冒名客>複製了一個衍生生物但他被彈跳,他也會消失嗎?

A: 他依然會活的好好的。衍生生物並不是一個可以被複製的特徵 — 冒名客只會複製該衍生生物的基本數值並依此變成一個非衍生生物的複製品。


 

Q: <機敏冒名客>是非生物咒語嗎?它可以觸發靈技的異能或被<悟道大師娜爾施>施放(如果他要複製一個鵬洛客)嗎?

A: 在你施放冒名客到他結算之前,他都只是一個冒名客而已,不是<

 

很少人體會到狂傲客不只是一個笑話;

它恰好的符合了劫運降臨的三個重點。


 

Q: 我可以用<[card]Magewright’s Stone">龍語者薩坎>也不是<[card]潔斯凱霸權>或是任何你要他變成的東西 — 他就是他自己。其他所有施放他的規則跟觸發的效應都是依據這個而生的;靈技不會觸發,娜爾施不會讓你施放他。


 

46509

 

很少人體會到狂傲客不只是一個笑話;

它恰好的符合了劫運降臨的三個重點。


 

Q: 我可以用<[card]Magewright’s Stone>來重置<阿布贊訓隼兵>嗎?

A: 延生這個關鍵字表示了一個包含了 的啟動式異能,即便他沒有被標在牌上(指在提示欄裡)。但牌上有沒有 並不是重點,重點只在於異能的費用裡有沒有,所以領法師之石跟隼兵的配合是沒有問題的。


 

Q: 我的對手施放<攻城犀牛>而我<倨傲擊>他,如果他回應施放<龍爪蘇拉克>,我的反擊咒語會被反擊嗎?

A: 不會被反擊,但是也不會有什麼實質的作用。蘇拉克會先結算,然後Q: 那我可以回應他的<[card]龍爪蘇拉克">倨傲擊結算 — 因為犀牛的魔法力費用依然是 4 ,所以倨傲擊的目標依然是合法的,於是進行反擊。只是這時蘇拉克會告訴他你不能反擊,於是在倨傲擊沒有其他的效應的情況下,他就將這樣被放進墳墓場。


 

Q: 那我可以回應他的<[card]龍爪蘇拉克>用第二張<倨傲擊>來反擊<攻城犀牛>嗎?

A: 你可以!任何在堆疊上的物件都可以被當作目標,不一定只有在最上面的那個,而玩家也可以一直施放新的東西直到你們沒有任何魔法力之後。蘇拉克的異能在進戰場之前都不會生效(跟第二個藝能會影響蘇拉克本身不一樣),所以犀牛在蘇拉克結算之前依然可以被反擊。


 

Q: 當<Simic-Gildenmagier>移動指示物的時候,<堅固鱗甲>的異能會生效嗎?

A: 移動一個指示物指的是先把一個指示物移掉,在把另一個指示物放到另外一個東西上,所以你會先移掉一個指示物 — 接著依照異能的敘述 — 把兩個指示物放在新的宿主上。若你是使用<生機轉移>,則或許指示物是從六個變成七個,不過不管怎麼樣總是會得到一個免費的指示物。


 

Q: 如果<悟道大師娜爾施>放逐了<阿耶尼的風采>,我可以免費積力嗎?

A: 不行。娜爾施只會讓你跳過印在牌右上角的魔法力費用,任何其他的額外費用,例如積力,依然要依照原本的方式支付。


 

Q: 我的一個朋友玩魔法風雲會很久了,而他說一個咒語被「成功施放」跟被「施放」是不一樣的,這是什麼意思?

A: 在很久以前,大概是六版以前的時候吧,玩家施放咒語並不像現在一樣簡;他們先施放咒語,在做完所有的動作之後會跳出一個名為「干涉」的窗,在這個時候玩家可以施放被印為「干涉」的咒語(例如那個時候的<反擊咒語>),你不能用反擊的方式回應一個咒語,你必須要在他被施放的時候就停止它;如果一個咒語並沒有被干涉咒語反擊,那他就是違背成功施放。

但這是過去的事了,現在已經沒有所謂「成功施放」這個東西 — 你要嘛就是施放咒語,要嘛就是沒有施放咒語。如果一個咒語要被反擊,他必須要先被成功施放,而那時那些只管智與被施放的異能將已經被觸發。


 

Q: 如果<機敏冒名客>複製了一個<燼雲鳳凰>,那當他死去時會發生什麼事?

A: 他的「每當他死去」的異能會在他死前觸發,所以這個異能會觸發並把冒名客以面朝下的方式移回戰場;由於它是面朝下的狀態,所以他的替代式效應並沒有辦法生效 — 他將不再是一個鳳凰,也不再是任何東西的複製品,所以沒有變身費用也沒有辦法被翻成正面。如果有像<Ixidor, Reality Sculptor>這種東西把它翻成正面的話,他就會是可憐的 0/0 並進到墳墓場。


 

Q: 在一場指揮官的比賽中,一個純藍的玩家用<賄賂>抓了我的<圖恩大天使>且用<Blatant Thievery>抓了我的<Kitchen Finks>,自然他成了眾矢之的被大家迅速地擊倒了,那那些我被抓走的東西呢?是不是接下來我就變成眾矢之的了?

A: 當一個玩家離開遊戲,他所擁有的東西會離開而所有給那個玩家其他人的東西的操控權的效應會消失 — Q: 另一個狀況是,另一個玩家即將被大軍擊倒,如果我不想他輸掉我可以用我的生物幫他阻擋嗎?

A: 不行。你只能在你是防禦玩家的時候用生物進行阻擋,也就是說那些生物必須是要攻擊你、你的鵬洛客或是在雙頭巨人賽中攻擊你的隊伍。當然你們可以是先改變這些遊戲規則來讓彼此可以用生物幫其他的玩家阻擋,不過別忘了這得要事先講好才行。


 

386628

 

 

 

 

 

 

 

 

 

 

My Little Ponyback Brigade
Coming soon to toy stores near you!
衝吧矮馬旅團!


 

Q: 如果我必須在一個面朝下的生物回手或回到牌庫的時候展示他,那如果我<[card]驅離">幫廚奧夫會直接加入你的陣營;接著所有該玩家操控但不是從別人那邊抓來的生物會被放逐 — 這也包括你的大天使。所以雖然你多了一隻奧夫,但你也不會變得多強(笑)


 

Q: 另一個狀況是,另一個玩家即將被大軍擊倒,如果我不想他輸掉我可以用我的生物幫他阻擋嗎?

A: 不行。你只能在你是防禦玩家的時候用生物進行阻擋,也就是說那些生物必須是要攻擊你、你的鵬洛客或是在雙頭巨人賽中攻擊你的隊伍。當然你們可以是先改變這些遊戲規則來讓彼此可以用生物幫其他的玩家阻擋,不過別忘了這得要事先講好才行。


 

386628

 

 

 

 

 

 

 

 

 

 

My Little Ponyback Brigade
Coming soon to toy stores near you!
衝吧矮馬旅團!


 

Q: 如果我必須在一個面朝下的生物回手或回到牌庫的時候展示他,那如果我<[card]驅離><矮馬旅團>會獲得鬼怪的衍生生物嗎?

A: 一個生物離開戰場將不再具有面朝上 / 面朝下的特徵,同樣的也不俱有橫置 / 未橫置的特徵。他並不是被重置或被翻回正面,他只是不屬於這兩個狀態而已。為了避免這被當作一個作弊的工作,規則要求展示俱有變身異能的生物並不是要你把它翻成正面,而是在移動的時候展示他,所以你也不會獲得免費的鬼怪。


 

Q: 當<靜默凝思>在戰場上時,我可以施放兩個咒語來瞄同一個生物讓他兩回合不能站起來嗎?

A: 每一個觸發都會讓生物在「下一個重置步驟」不能站起來,這並不是一個替代式的效應讓一個可以先生效另一個在等一輪,它只是一個改變遊戲規則的持續性效應,兩個效應都會在下一個重置步驟的時候生效,該生物也只會在被橫置的時候比較難過而已。


 

Q: <顱擊槌>會觸發<鐵木爾霸權>的效應嗎?

A: 不會。病菌衍生生物進戰場的時候是 0/0,霸權是否觸發也是在這個時間點檢查的 — 在這個時間點之後他會佩戴武具變成 4/4,他這已經過了觸發的時間點了。


 

Q: 我操控<潔斯凱學僧>且該回合已經觸發了一次他的靈技,那他會因為<阿布贊訓隼兵>而獲得飛行異能嗎?

A: 他還是會待在地上。一個效應給生物 +1/+1 並不等於給他一個 +1/+1 的指示物,只有在「指示物」這個字被用到的時候才是指示物。


 

Q: 我可以在占卜 1 的時候用<明晰透鏡>來看我的牌庫頂第二張牌嗎?

A: 你占卜的時候手上或許有一張牌,但那只是因為你是人類,當你在占卜的時候你看的依然是你牌庫頂的頂牌,只要這樣你就得想別的辦法才能看到第二張。


 

Q: <Reflecting Pool>跟<夜天神殿尼索斯>是怎麼互動的?

A: 「可以產生」會檢查所有可能可以結算的異能,不管他是否有被啟動,所以對映景明湖跟尼索斯來說,你檢查六個可能:第一個異能、第二個異能選白、第三個異能選藍……

所以明湖可以產生無色的魔法力(因為他寫的是「類別」而非「顏色」),接著我們依照顏色問下去,如果我選擇白色會得到什麼?沒有,因為我沒有白色的獻力,所以映景明湖將不能產生白色的魔法力,以此類推。


 

Q: 我用<叛行>抓了我對手的<粗茸象族>攻擊後還給我的對手,但它上面結附了我的<盪鐘擊>,我的對手可以在我的回合結束前橫置他的象族嗎?

A: 叛行的效應會在你的清除步驟消滅,在大部份的情況下玩家並不會在清除步驟獲得優先權,所以在大多數的情況下你的對手將沒辦法在他自己的重置步驟前做任何動作。

不過如果在清除步驟有任何的狀態動作被進行(例如你變身了一個<龍語者薩坎>而又施放了一個),或有異能被放進堆疊(例如當<Lilianas Umarmung>在戰場上時因為手牌過多而棄牌)。


 

Q: 我在一場輪抽的第二包開到了一張不閃的<聚污三角洲>跟一張閃的聚污三角洲,我可以棄權落跑嗎?

A: 玩家可以在輪抽中帶著自己現有的牌(包括已經輪抽的牌跟還沒輪抽的牌及包)離開,在威世智的規則下這是可以的,即便有些店家並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甚至可能會不讓你參加以後店裡的比賽,不過在官方的規則下是沒有問題的。


 

Eli Shiffrin

這是本週的問題,下週見!

在《顱內植入:變身!》中有 1 則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