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規則釋疑

顱內植入:變身生物說他們是一樣的

不管標題怎麼說,至少上一篇文章到這篇中間,變身的規則並沒有任何的改變。我們將在本週中提到更多跟變身有關的規則!

110
Sadly, not a boat. 可惜不是船

 


 

Q: 如果我操控<克羅芬斯的駿馬>然後施放<傳言具現>,那是否代表我可以在決定那八張裡面要選哪張的時候看到第九張牌?

A: 傳言具現讓你展示你牌庫頂的八張牌,但通常展示或檢視這些牌並不會移動他們,所以在你的第九張牌變成牌庫頂牌之前你並沒有辦法看到他,而這是在你已經從那八張牌中選了一張並把其他的牌放到墳墓場中之後的事情了。


 

Q: 如果我以我的<豐收神卡拉美特拉>為目標施放<Aura Mutation>,我可以獲得腐生物的衍生生物嗎?還是只有在目標真正被消滅時才會放衍生生物進戰場?

A: 你會獲得五隻腐生物,五是卡拉美特拉的總魔法力費用。靈氣異變放衍生生物那個部分的效應並不在乎結界是否被消滅;如果他希望結界成功被消滅才能放衍生生物的話,他會說「如果此結界以此方式被消滅……」之類的。


 

Q: 我用一個裝備了<Kusari-Gama>的生物進行攻擊,他被阻擋並造成了傷害,接著我回應鏈鎖的觸發效應啟動了<Sydri, Galvanic Genius>的異能來把鏈鎖變成生物並給他死觸跟繫命,這樣我的鏈鎖是不是就可以消滅我對手所有的生物了?

A: 一旦鏈鎖的異能被觸發,把它變成一個生物(這同時也會讓他從原本裝備的生物上卸裝)並不會反擊那個被觸發的異能,所以他依然會對你對手的其他生物造成傷害 — 由於鏈鎖這時有了死觸,所以它所造成的傷害將成為致命傷害。


 

Q: 如果我<焚燒殆盡>對手的<燼雲鳳凰>,鳳凰會回到戰場上嗎?

A: 這要視這是誰的回合而定。當多個異能同時觸發時,主動玩家(這個回合的操控者)先把他的觸發式效應放進堆疊,然後剩下的玩家依照順序把他們的觸發式異能放進堆疊;所以如果這是你的回合,鳳凰的效應會被放在最上面並最優先結算把它移回戰場上;但如果是你對手的回合,鳳凰的效應會被最先放進堆疊(最下面)並最後結算,但由於它已經被焚燒殆盡放逐,所以將不會被移回戰場上。


 

Q: 我的對手用<刃鋒族長>攻擊我而我用<寺院鳥群>進行阻擋,接著我的對手施放<踏平>瞄我的鳥群,而我則回應<驅離>他的族長。這樣一來一往之後,我的鳥群還會被消滅嗎?他是不是已經沒有阻擋任何東西了?

A: 他會。一旦一個生物進行阻擋或被阻擋,他就會在戰鬥階段中都是那個狀態,除非有其他的咒語或異能改變了他的狀態 — 即便他阻擋 / 阻擋他的東西已經消失,鳥群依然是一個阻擋生物所以也依然會被踏平。


 

Q: 如果是<踏平>一個<族樹護衛>而他重生呢?進行攻擊的<刃鋒族長>依然會獲得踐踏嗎?

A: 會。雖然重生用「移除所有此生物身上的傷害,把他從戰鬥中移除被橫置」替代掉了「消滅」,但這不會改變族長被護衛阻擋的事實(而他也必須要如此做,否則踏平將沒辦法給任何東西踐踏。)


 

46705
“Boat” isn’t a creature type. 「船」並不是一個生物類別。

 


 

Q: 如果我用<醒世師妮莎>來把我其中一塊地變成生物,那它會被<靈火劍>視為是無色生物嗎?

A: 在魔法風雲會的世界中,物件並不會被「視為」有某些特徵,他們要嘛有此特徵,要嘛沒有此特徵。顏色會從三個地方來:魔法力費用裡的有色魔法力符號(地沒有)、類別欄裡面特別提示(除了<Dryad Arbor>之外的地都沒有)、咒語或異能把它變成特定顏色(妮莎的異能並沒有給那塊地顏色)。所以除非被你變身的地是樹靈喬木,那塊地將不會有顏色所以是無色,靈火劍將可以少支付 來裝備。


 

Q: 我最快可以啟動<浴血鬥士>的時間點是什麼時候?如果我想要觸發<Pandemonium>來消滅一個阻擋者,我可以在宣告阻擋者步驟的時候啟動嗎?

A: 只要你本回合有用至少一隻生物進行攻擊.你可以在你宣告完攻擊者後的任何時候起動鬥士的異能 — 所以在宣告阻擋者步驟啟動(甚至在宣告攻擊者步驟啟動)來在某些生物可以阻擋之前殺掉他們都是合法的。


 

Q: 我的對手以<Iona, Shield of Emeria>為目標施放了<Animate Dead>,我有任何機會可以在我對手為艾歐娜選擇白色之前用<損耗 // 穿破>來消滅屍變嗎?

A: 有!屍變有一個在他自己進戰場時觸發的進戰場效應並把生物移回戰場,但如果你回應那個觸發效應施放損耗的話,屍變將會被放進墳場而艾歐娜將會待在墳墓場裡,不會有機會跳出來阻止白色咒語的施放。


 

Q: 如果我以我對手的<曲行塔殼龜>為目標施放<叛行>並進行攻擊的話,當他被移回戰場時誰會獲得他的操控權?

A: 你會。塔殼龜的異能說「在你的操控下」移回,「你」指的就是當這個把它放逐的異能的操控者;既然你是該藝能的操控者,你就是他回來的時候的主人,並將可以持續操控他直到某些其他改變操控權的效應把他帶走為止


 

Q: 我的對手操控<首領阿娜芬札>,如果我用<神器緘靈>把<潔斯凱戰旗>變身並犧牲抽一張牌,那戰旗會被放逐嗎?

A: 會。雖然阿娜芬札的異能包含了「從任何區域」,這對一個觸發式異能來說指的是他會在牌在墳墓場時才檢查它的特徵,但阿娜芬札的效應屬於替代式效應,也就是他會在牌被放進墳墓場前(在這個例子中,他會在戰場上檢查,因為那是戰旗當時所在的地方)檢查 — 那時戰旗還是生物,所以阿娜芬札會把它放逐。


 

Q: 如果我用一個生物進行攻擊然後施放<部落怒嚎>並接著施放<折磨幽聲>,那我是在為第二個折磨幽聲棄牌前先抽兩張嘛?

A: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當有一個效應要求你複製一個咒語,你只是單純複製那個在堆疊上的咒語,而不用管施放時的所有步驟;也就是說你並不需要為複製品支付費用,你只需要為原始的折磨幽聲棄一張牌,然後你就可以抽六張(原始的兩張,兩個複製品各兩張)!


 

Q: 所以<靈道探求者>會因為原始的<折磨幽聲>跟兩個複製品而獲得 +3/+3 嘛?

A: 複製品並沒有被施放,所以<部落怒嚎>做出來的複製品並沒有辦法觸發額外的靈技 — 你的探求者將必須尋找其他的方法才行。


 

Q: 那如果不是用部落怒嚎來複製咒語,而是用<瑟特薩式戰法>並選擇多個目標呢?這樣可以讓我的靈道探求者觸發多次靈技嘛?

A: 雖然一個具有積力的咒語可以讓你選擇一次瞄多個目標(最多可以全瞄),他們依然只是單一咒語,所以戰法依然只會觸發探求者的靈技一次。


 

Q: 我的對手操控<Ethersworn Canonist>而我施放了<閃電擊>,我是不是可以在延緩一個<Rift Bolt>?延緩應該不屬於施放吧?

A: 很可惜並不行,你必須要多等一個回合才可以延緩;延緩並沒有施放牌(至少不是當下),但延緩的規則卻限制你只有在可以施放該咒語的時候才可以延緩他。由於在那個時間點你並不能施放Rift Bolt/時縫之雷,你也不能在那個時候延緩他。不過如果重來一次,你可以先延緩時縫之雷,接著在施放閃電擊,這樣就沒有問題了。


 

33627
Maybe it guards… a boat? 或許他是在守著一艘……船?

 


 

Q: 我有一堆非基本地但沒剩多少生命了,戰場上有一個<燃燒土地>,有任何方式可以讓我施放一發大發的<史芬斯的啟示>但不會被燃燒土地燒死嗎?

A: 可以。你可以橫置一個非基本地,回應燃燒土地的觸發式效應再橫置另一個非基本地,這樣下去你將會有足夠的魔法力在你的魔法力池中且堆疊裡有一大堆燃燒土地的觸發效應。接著你可以施放啟示(還好啟示是瞬間),這樣你就可以讓啟示在燃燒土地前先被結算並加血。


 

Q: 我聽說有人在專業賽中施放<枯膽惡疾>消滅了對手的<森林女像柱>,為什麼女像柱不是有避邪嗎?

A: 你不能合法施放枯膽惡疾來瞄森林女像柱,因為女像柱有辟邪,但如果你自己也有一個女像柱,瞄自己的女像柱是合法的。枯膽惡疾會消滅所有你對手的女像柱,因為他們跟你的女像柱同名!(別忘了只有提到「目標」兩個字的時候才是目標,所以枯膽惡疾在這裏並沒有瞄你對手的女像柱。)


 

Q: 我操控<族群暴君謝迪西>跟<薩谷虐殺獸>然後施放<傳言具現>,傳言具現翻到了兩張謝迪西於是我把兩張都放進戰場,同時我也因為傳言具現而把另外的兩張生物牌放到了墳場,那這樣是不是三個謝迪西都會把衍生生物放進戰場?

A: 會!即便兩個謝迪西馬上在傳言具現結算後就會死去,你把兩張生物牌放進墳墓場的時候他們還是在戰場上的。所以他們的異能會觸發並給你殭屍。


 

Q: 我的對手施放<Shardless Agent>然後第一張翻到<攫取思緒>,他說因為傾曳的規則是「你可以」所以他可以選擇不要施放然後繼續翻下去,是這樣嗎?

A: 確實他可以選擇不要施放攫取思緒(或許他不想失去兩點生命),但它也不能選擇繼續翻牌 — 一旦傾曳翻到了符合條件的牌,翻牌的動作就停止,剩下的只是要不要施放那張牌的問題。


 

Q: 我聽說有些玩家在比賽中假洗牌,試圖讓對手的起手變差,那我可以隨時都請裁判幫我洗牌嗎?

A: 你有權利可以要裁判幫你洗牌,但裁判並沒有義務要幫你洗牌,裁判也可以拒絕如此做。簡單來說,因為裁判數量有限,我們並不希望要幫所有人在比賽中的每個對局洗牌 — 但如果你對特定玩家有顧慮,我們建議你可以告訴裁判你顧慮的原因並讓他們進行調查為佳。


 

我要被蓋回背面了,下週再翻過來吧!

– James Bennet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