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規則釋疑

顱內植入:藍色榨取

發佈於
冷知識:並沒有多色的搾取牌 我也是在找符合標題的圖的時候才發現這件事的...
冷知識:並沒有多色的搾取牌
我也是在找符合標題的圖的時候才發現這件事的…

 

歡迎來到本週的顱內植入!這週的問題主要是關於在韃契龍王裡的異能—搾取

 


Q: 兩個<血頰狂徒>可以互相吃掉對方嗎?

 

A: 不行。互噬已經不存在魔法風雲會的世界裡了,因為不管怎麼樣他們其中一個都必須要先死去。你一次只能啟動一個異能,而你也必須在完成啟動第一個狂徒的異能後才能啟動第二個—但當你可以啟動第二個異能的時候,你的狂徒已經被吃掉也不能再吃別人了。

 


 Q: 如果我用<谷爾瑪沉溺師>榨取<蘇勒台密使>的話哪個會先發生?我可以先看我的牌庫頂四張牌,還是我得要先顯化我的牌庫頂牌?

 

A: 你可以自己選擇順序。密使跟沉溺師的異能會在同時觸發,由於你同時操控這兩個異能,你可以選擇他們被放進堆疊的順序,而較晚被放進堆疊的異能會先結算。


Q: 如果我顯化一個具有威力變身異能的生物,我是不是支付顯化的翻面費用跟威力變身發翻面都可以獲得 +1/+1 的指示物?

 

A: 不,不過你想要獲得 +1/+1 的指示物的話你就必須要支付威力變身的費用而非顯化翻面的費用。獲得 +1/+1 指示物是支付威力變身翻面的特殊動作的一部分,這跟支付顯化翻面的費用是不一樣的,即使他們都同樣是把你的生物翻到正面。

 


Q: 如果我操控<謝迪西的信徒>然後在施放另一隻信徒並搾取一個生物的話,我可以把幾隻生物彈回手?

 

A: 只能彈一隻。當一個生物提到自己的名字的時候,他指的就只有「自己」,其他戰場上的信徒並不在乎其他的信徒是否榨取了別的東西—他在乎的只有自己是否榨取了什麼。

 

如果一張牌要指的是所有同名的牌,他會說「所有跟這個同名的牌」,例如<Cylian Sunsinger>。

 


這些或許是鏈子不過看起來還滿柔軟的...
這些或許是鏈子不過看起來還滿柔軟的…

Q: 我可以用<絲緞縛身>放逐我對手面朝下具有威力變身異能的生物嗎?

 

A: 當然。一個面朝下的生物沒有魔法力費用,也就是他的總魔法力費用是 0 。 0 比 3 小,所以他自然是絲緞縛身的合法目標。一旦異能結算並放逐了生物,沒有人會再去管它的總魔法力費用是多少。

 

Q: 我的對手說如果他消滅了我的<絲緞縛身>他的生物會被翻為正面,是這樣嗎?我沒看到牌上有這樣寫啊?

 

A: 牌上不需要特別寫,因為這是生物進到戰場時的規定:一旦有東西從其他地方移到戰場上,除非有特別標明不然他都會是以面朝上的方式進到戰場(進到戰場時為未橫置也是一樣)。絲緞縛身並沒有告訴你生物以面朝下進戰場,所以就不會,而只以正常面朝上的方式進戰場。

 


Q: 我施放<歪曲世相>並翻出了七隻龍跟<龍襲風暴>,我的龍襲風暴會對對手造成 7×7 的傷害嗎?所有的永久物都是同時進戰場的對嗎?

 

A: 恐怕不是。雖然所有的永久物都是在歪曲世相結算時進戰場的沒錯,他們依然是照著歪曲世相上所寫的順序進戰場的。歪曲世相說結界會在最後進場,所以當你的龍群進戰場的時候,龍襲風暴還沒有在戰場上,所以異能不會被觸發,即使他們都是在同一個咒語的結算中發生的也是一樣。

 


 Q: 我操控<逐虛妄利>結附對手的<漫行墓殼龜>,我的對手施放<擾亡師>後在擾亡師的榨取異能結算之前被我的逐虛妄利抓走;如果他犧牲了他剛拿回來的墓殼龜,他會把我所有的生物都回手嗎?

 

A: 不會,他會把他自己的全部回手。

 

你的對手操控原本榨取的異能,所以他可以選擇要不要犧牲東西,但在那個同時擾亡師的操控者是你。所以如果你的對手犧牲了生物,你的擾亡師便榨取了生物,所以你成為第二個異能的操控者。我想你的對手應該很開心知道榨取是選擇性的,在這裡選擇不要犧牲(榨取)生物對他來說可能是個比較明智的選擇。

 


Q: 我戰場上有<Krark-Clan Ironworks>跟<Masticore>但手上沒有牌,如果我想在異獅死前對我對手的生物盡量在成傷害,我可以犧牲異獅換兩點魔法力來造成傷害嗎?

 

A: 很意外嗎?可以。就像你可以犧牲<Mogg Fanatic>來啟動自己的異能一樣(雖然有一點點不同啦….)。一旦你開始啟動異能,異能就會被放進堆疊並跟來源獨立,所以來源不管有沒有在戰場上都不會對異能造成影響。在這個例子裡,你可以犧牲異獅來換兩點魔法力以支付他異能的費用—雖然跟犧牲自己當費用不一樣不過意思是一樣的。

 


 Q: 如果我在榨取犧牲生物之前消滅了那個具有榨取異能的生物會發生什麼事?如果該生物不在了在犧牲生物的時候,榨取的異能還是會生效嗎?

 

A: 如果具有榨取異能的生物在榨取異能結算前就不在的話,他就不會看到自己榨取了生物,他的異能也不會觸發,即使你的對手依然選擇要犧牲生物也是一樣—至於他為什麼要如此做,可能他就是想把<青年學者>犧牲掉?

 


Q: 如果我施放<開採知識>並用它來偷我對手的<咒語糾結>,我可以再施放一次我的開採知識嗎?

 

A: 不行。開採知識讓你在結算中間施放咒語糾結,也就是說這個時候開採知識依然還在堆疊上。你必須要再施放咒語糾結的時候選擇他的目標,但由於開採知識還在堆疊上而不在你的墳墓場裡,他就不是咒語糾結的合法目標。

 


Q: 我並沒有足夠的攻擊力來滿足強橫的條件,那我可以回應<狂奔麋鹿群>的異能用<戰爭信號>把我的生物變大來讓大家獲得踐踏並重置嗎?

 

A: 不行。麋鹿群的強橫異能屬於「如果」的條件,也就是說條件必須被滿足才會被觸發,條件也必須被滿足才會結算。如果你並沒有在宣告麋鹿群為攻擊者的時候滿足條件,他的異能就不會被觸發,而之後施放戰爭信號也不會回到之前。

 

不過如果你換個方式,在宣告攻擊前先用戰爭信號把大家變大,結著在用你的生物進行攻擊,他們就會獲得踐踏異能—不過他們還會是橫置的。

 


 

R&D 我看到你的企圖了!
R&D 我看到你的企圖了!

Q: 我想要施放<席穆嘉族屠夫>並用他的榨取異能來消滅我對手的<舞風書吏>,我什麼時候要選擇書吏為目標?是當屠夫進戰場榨取異能被放進堆疊的時候,還是我實際選擇消滅一個生物的時候?我對手可以啟動書吏異能的最後機會是什麼?

 

A: 你在你犧牲生物之後才要選擇目標。榨取異能並沒有以任何東西為目標—需要選取目標的是他的第二個異能,而第二個異能在你犧牲生物之前都不會觸發。你對手最後可以啟動書吏的異能的機會是回應你屠夫的第二個異能觸發的時候。

 

 

Q: 那如果是<擾亡師>這類具有榨取異能但不需選取目標的生物呢?我的對手可以在知道被犧牲的生物的防禦力後再決定要如何保護他的生物嗎?

 

A: 可以。由於第二個異能要等到犧牲生物後才會觸發,那個時候再回應也不遲。你的對手可以知道你犧牲的生物的攻擊力是多少之後再來決定要如何回應。

 


Q: 如果我操控<族樹之靈阿娜芬札>並施放<堅毅化身>,我可排列堆疊讓阿娜芬札因為振勵從聖者那裡獲得一個 +1/+1 的指示物,而讓聖者帶一個 +1/+1 的指示物進戰場嗎?還是已經太晚了

 

A: 太晚了。聖者身上帶的指示物是在他進戰場的時候就決定了,而阿娜芬札的異能只有在那之後—生物進到了戰場上—才會觸發。聖者就永遠不會有機會看到阿娜芬札身上帶著一個他不知道自己會獲得的 +1/+1 指示物。

 


Q: <Winter Orb> 跟 <Static Orb>這類跟那些不讓你在重置步驟把東西站起來的東西(例如 <霜息>或<Back to Basics>)是如何作用的?假設我操控冬之球跟返璞歸真,我可以用冬之球來站<Tropical Island>嗎?

 

A: 這些牌會限制什麼可以在你的重置步驟被站起來,而這些限制都會生效;如果有東西說你的永久物不能站起來,他就不能站起來;如果有東西說你只能站一定數量的永久物,你就必須從那些被允許可以站起來的永久物裡面選擇。

 

所以如果以你舉的四張牌為例子,你就不能站被霜息影響的生物,你也不能站所有的非基本地。從剩下你所操控的永久物理,你可以選擇站兩個永久,而其中一個可以是地—如果你只有一個橫置的永久物是沒受到霜息或返璞歸真影響的,那就是你唯一可以站起來的東西。

 

把冬之球跟其他例如<Rising Waters>之類的東西做比較的話,如果你戰場上兩地都有,你將不能在你的重置步驟重置任何東西,不過你可以在之後的維持步驟用水位上漲站一塊熱帶島嶼—因為水位上漲的效應不在重置步驟裡。

 


Q: 我操控<Opalescence>跟<武裝外衣>和另外三個結界,我的結界會因為外衣而變大嗎?

 

A: 不會。武裝外衣只會把具有相同「生物類別」的生物變大,但「結界」不是一個生物類別—他只是一個牌的類別,就跟「生物」一樣。

 


Q: 如果我用<蔑死者阿列莎>的異能把<卡爾西凌虐狂>帶進場並榨取自己,他還會被視為在進行攻擊嗎?他會造成戰鬥傷害嗎?

 

A: 不會。凌虐狂會在宣告攻擊者的時候就死去,那時距離宣告阻擋者還有一段時間。他已經不在戰場上了,不在戰場上的生物不能被橫置也不能正在進行攻擊,自然也沒辦法造成戰鬥傷害。

 


Q: 我可以在套牌力放四張<Gemhide Sliver>跟四個<紡魔裂片妖>嗎?還是不行因為他們的基本是一樣的?

 

A: 「基本上是一樣的」跟「一樣的」還是有些差距。決定兩張牌是否相同依據的是牌的英文牌名,即便兩個的規則蘭是相同的,兩張裂片妖依然是不同的東西。極端一點的例子,如果你想在你的套牌裡放四張<灰棕熊>、四張<符爪熊>、四張<Bear Cub>跟四張<Forest Bear>也是可以的,這可比裂片妖像多了。

 


Q: 榨取跟以前的牌例如<庫度沙炎魔>跟<狂信盲者>有什麼不同?他們不是都是一樣的東西嗎?

 

A: 不太一樣。雖然榨取跟這些牌感覺是一樣的,但用法不太一樣—榨取分為兩個部分的異能,而你舉的這些例子多只有一個部分。

 

當一個觸發式異能有目標的時候,你必須要在異能被放進堆疊的時候選擇目標,但除此之外的決定—包括要不要支付費用—都是在異能結算的時候才要決定。所以當你對手的庫度沙炎魔進戰場的時候,不管他要不要犧牲神器,他都要為他的異能選擇目標並決定要如何分配傷害。

 

然後你才決定要不要回應,不過即便你知道他們會怎麼被瞄,你的對手並不保證他一定會犧牲神器。如果你有所動作,假設把目標拿去餵<連帶傷害>,你的對手可以選擇不要支付費用—他依然免費擺脫了你的生物;如果你決定要等等看你的對手要不要犧牲神器,那當他犧牲的時候對你來說已經太晚了—異能已經開始結算,當你有機會可以做別的事情的時候,你的生物已經死了。

 

但榨取不太一樣。榨取的第二個異能跟第一個異能是分開的,只有在你的對手選擇犧牲生物之後才會被放進堆疊,所以你的對手也不需要為他不想使用的異能選擇目標。除此之外,你不需要猜測你對手的意圖,因為如果他們要犧牲(榨取)生物的話,在他們犧牲生物後你還有足夠的時間可以回應。

 


Q: 我剛回到遊戲,而我的對手用了一個三張牌的榨取組合技來獲得無限血。我記得以前在三版的時候,無限迴圈只有在唯一可選擇的時候才成立以避免濫用,現在還是嗎?

 

A: 不,或著說這個規則其實從來沒有存在過,我想你提的應該是你跟朋友自己間所決定的規則。規則有提到無限迴圈要如何處理,但並沒有禁止使用。規則只有告訴你你如何可以使用捷徑來完成這件事,而不是在在這沒意義的動作上花太多的時間。

 


Q: 我的對手有一個 3/4 的<Tarmogoyf>,但他算錯了他的墳墓場所以認為他只有 2/3。如果它攻擊我跳<復歸天使>進來阻擋,他就把他的塔莫放進墳場了,我應該要糾正他嗎?

 

A: 要。如果有違反遊戲規則的事,你必須要糾正他。你並不允許在知道的情況下容許對手違反遊戲規則—這將是作弊。

 

這就是本週所有的問題,如果你還想榨取我們更多的知識的話,你得要等到下週了!

在〈顱內植入:藍色榨取〉中有 2 則留言

  1. 所有榨取生物都可以榨取自己,並正常觸發自己的榨取異能。
    在設計上,榨取生物有著「可以當一張比較貴但是你有時後還是願意使用的咒語」這種概念。

  2. 請問 謝迪西的信徒 可以榨取自己嗎??
    如果他榨取了自己,還會觸發第2個能力回手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