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規則釋疑

顱內植入:我們將成為英雄;或者是,是的,銳鋒城塞勇士會得到頌威

原文出處: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

譯者:DCI一級裁判Klarc

NewImage

“不過我們還是要穿裝甲就是了。”

 

 

 

我們好久沒有直接在標題裡寫規則訊息了,不過實在是有太多人問我們銳鋒城塞勇士和頌威的問題啦!

 

 

除此之外,各種問題仍然接連不斷~雖然M13看起來相當平易近人,但是每天卻暗中將我們的收件匣塞的滿滿的。

 

 

你平時會遇到什麼問題嗎?把他們丟到[email protected]或者在@CranialTweet上面推特我們吧!

 

 

接下來,就來回答這一期題目裡的問題吧︰

 

 

[Q]銳鋒城塞勇士真的能得到頌威的加成嗎?

 

[A]沒錯,她當然可以。諸如「每當一個生物攻擊時」或其他類似於「每當一個生物單獨攻擊時」這類敘述的觸發式異能,是根據攻擊者宣佈的情況來觸發的。

 

沒了。就這樣。目前到底有多少生物攻擊並不重要;將於稍後時段被放進戰場且正進行攻擊的生物也不會造成影響。這類生物不會阻止這類觸發式異能的觸發,也不會阻止這類異能的結算。

 

 

 

[Q]我施放復歸天使,想要閃爍我目前正與銀心衛狼搭檔的鋒刃接合師。那我能讓銀心衛狼跟天使搭檔了嗎?

 

[A]不行。在你的天使進戰場的時候,銀心衛狼仍然是搭檔著的。由於魂繫異能中含有「以『若』開頭的字句」,所以在此情況下這個異能根本不會觸發,就算你稍後使觸發條件成立也是如此。「以『若』開頭的字句」很好判斷,在中文敘述中,這類敘述會寫成「觸發條件,若條件,動作」,這與另一種寫法「觸發條件,如果條件,動作」在規則含義上是大不相同的。

 

 

 

[Q]我的對手只剩8滴血並且施放了索霖的復仇,於是我用移轉回去讓他自食其果。他會死嗎?

 

[A]不會。有這麼一個神奇且轉瞬即逝的時間點,在這個時間點裡面,即使有玩家的生命值變成了0或以下他也不會死;咒語或異能結算的過程便屬於這種時間點。在這時間點裡面,遊戲不會檢查狀態動作,所以也看不見生命值變為0或更低的玩家;等到咒語結算完成,遊戲想起來要檢查狀態動作的時候,你對手的生命值已經回到8了。

 

 

 

[Q]我的對手對我的墨蛾連結點施放了猛毒傷,而我則是回應施放生體突長。墨蛾連接點會在回合結束的時候死掉嗎?

 

[A]它會活下來。它是在同一時間不再成為生物及失去+2/+2的加成,而那時候它就變成了一個上面有個-1/-1指示物的地。只要你不去做像是再次將它變成生物的傻事,它就會默默地躲在後面為你產生法力。

 

 

 

[Q]我的三個縛根遊魂同時升天了,然後我的對手有一個Mimic Vat擬態缸。他說他能夠阻止所有不息的遊魂返回戰場。他是對的嗎?

 

[A]如果這是你的回合,他的確可以。如果是在他的回合,你的不息異能觸發會先結算,讓你能夠在對手的擬態缸異能結算之前將你的遊魂們平安帶回戰場。

 

但如果是在你的回合,他可以結算一個擬態缸的觸發並放逐遊魂,然後結算第二個觸發,將第一個游魂放進你的墳場,然後對第三個觸發重複一樣的事。由於這些遊魂改變過區域,所以他們現在已是全新的物件,所以原來的不息觸發會找不到他們。

 

 

NewImage

“明滅的東西越多,引發的問題也越多。”

 

 

 

[Q]基定尤拉攻擊,然後我用復歸天使來閃爍他。我現在能起動基定的「打我啊」異能嗎?

 

[A]你當然可以!跟上面遊魂的問題類似,在基定離開戰場再回來之後,他就是一個全新的鵬洛客,對自己之前在戰場上的存在完全沒有任何記憶。由於你還沒起動過這個全新的基定上面的任何起動式異能,所以你現在可以起動一個。

 

 

 

[Q]心靈失足能反擊一個奇跡的厄亡者葬火嗎?

 

[A]只有當X等於0的時候才行。一張牌上所有出現X的地方,其數值都相同,而咒語的總法力費用僅根據咒語的法力費用來確定。由於葬火的法力費用為,所以它的CMC(總法力費用)會是X+X+1。這與你是否是透過支付替代性費用進行法力費用的支付毫無關係。

 

 

 

[Q]我的對手墳場裡有Bridge from Below陰間渡橋,戰場上有Leyline of the Void虛空地脈。如果我的衍生物生物死了,它能炸掉渡橋嗎?

 

[A]當然可以~一個由你操控的生物剛剛死了。這確實很詭異。地脈只會放逐牌,而衍生物並不是牌;大多數玩家只會試圖將所有東西移到放逐區,而衍生物雖然在進入墳場後會消失,但他們真的進過墳場,因此會觸發陰間渡橋!

 

 

 

[Q]如果我選擇發掘Golgari Grave-Troll,但我的對手有Leyline of the Void虛空地脈,我能不能夠把我的巨魔拿回來呢?發掘說的是,我可以選擇磨我自己牌,然後如果我這麼做,我就能把它拿回來,但我實際上並沒有「磨」。

 

[A]你實際做的是什麼動作其實不重要。你做出了磨自己牌拿回巨魔的選擇,而這就是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要做的動作其中某一部分被替代了,你也已經開始做這件事了。[/A]

 

 

 

[Q]全知全能能幫我順便把購回及增幅這類的費用付掉嗎?

 

[A]全知全能只幫你付法力費用。所有的額外費用你都得自己掏腰包。

 

 

 

[Q]同時只操控兩個惡魔工頭這件事是帥呆了還是蠢斃了?

 

[A蠢斃了。這兩個異能都會觸發,當其中一個工頭的異能結算時,你得犧牲掉另一個工頭。然後到另一個工頭的異能結算時,你還是得犧牲剩下的那一個工頭。牌的敘述中用名稱提及自己的時候,指的是「此物件」,而不是「與此同名的任一物件」;同時,移除觸發的來源並不會把該觸發一起移除。

 

 

 

[Q]Arcane Melee神祕搏戰會在我為厄亡者葬火選擇的X值加上2嗎?

 

[A]算是吧。你不是付了X的費用之後,再利用該值來確定要造成的傷害;而是先為X選一個值並支付相應的費用(加上一點紅色法力,假設你是利用奇蹟來施放它)。如果你為X選擇的是6,那你就只用支付-共計來造成6點傷害。

 

 

 

[Q]在Baron Sengir上放兩個-1/-1指示物能抵消上面的一個+2/+2指示物嗎,讓它不被增殖嗎?

 

[A]不行,因為男爵就是那麼帥。

 

噢,等等,規則並不會因為某張傳奇生物特別帥而網開一面。嘖。

 

不行,因為只有+1/+1指示物和-1/-1指示物會互相殲滅。所有其他永久物都不會因此被移除~即使功能上兩者相抵的指示物也是如此。

 

 

NewImage

“既然身為英雄,那就說明你還活著,能加血,對嗎?”

 

 

 

[Q]在一盤五人遊戲當中,我回應Vision Skeins起動了兩次Words of Waste廢退箴言。這該怎麼操作?

 

[A]當同一時間有多位玩家需要抽牌時,首先要由目前進行回合的玩家抽完該抽的牌,之後依照回合順序依次輪到剩下的玩家。當輪到你抽牌的時候,改為其他人棄牌。所有在你之前抽牌的人可以選擇(或必須!)將他們抽上來的牌棄掉,還沒輪到抽牌的玩家就只能夠棄掉自己手上原有的牌了,或是一張或是沒有──如果他們手上的牌數少於兩張的話。

 

 

 

[Q]我能雲移衍生物嗎?反正狀態動作也宰不掉它,它還是能回來的吧?

 

[A]沒錯,狀態動作是宰不掉它,但是這個衍生物會遭到規則110.5g的無情奚落。這條規則說的是,離開戰場的衍生物無法再度前往其他區域。所以這個衍生物就困在了放逐區回不來,且會在稍後檢查狀態動作時消失。

 

 

 

[Q]如果我給Bloodfire Colossus血焰巨人侵染並犧牲它,那麼它造成的所有傷害都是侵染傷害嗎?

 

[A]它會掀起一場巨大無比的瘟疫侵染浪潮。侵染異能會利用傷害來源的最後已知訊息來判斷傷害作用的效果,而在血焰巨人爆炸之前,它是有侵染的。

 

 

 

[Q]我剛用Mindslaver馭靈械操控了我的對手,然後我想把他的聖沙弗的遊魂送進我生物群的虎口中。我能為他選擇忘記了那個放天使進場的隱性觸發嗎?

 

[A]將觸犯放進堆疊可不是什麼能選擇的東西。這件事必須發生。所謂隱性觸發的概念,只會等到有人違反了規則,裁判需要修正場上狀況的時候才會用到。主觀上選擇去違反規則的行為屬於詐欺。這麼做會把你自己請出比賽,同時可能會面臨禁賽的處罰。

 

 

 

[Q]我的朋友說在FNM上作弊,比如說偷偷一張牌或是排套牌,並不會受到處罰,因為這只是一場FNM而已。這樣真的不會受到懲罰嗎?

 

[A]不管是FNM,還是專業資格賽或是大獎賽,作弊就是作弊。只不過在FNM上作弊更卑劣,因為根本沒有什麼大獎讓你贏啊!誰會為了幾包補充包作弊?

 

在適用於競爭/專業執法嚴格度(REL)比賽的《違規處理指南》中,列於「作弊」或「舉止違背運動精神」章節之下的各事項,其實在適用於一般執法嚴格度(REL)的《一般級別執法指南》中也有說明,請看到該文件中的「嚴重問題」一節,罰則一律都是取消資格。在一般級別中也不要做這種事啊。

 

 

 

[Q]我能從指揮官區面朝下施放Akroma, Angel of Fury嗎?是不是每次都只用支付呢?

 

[A]你可以面朝下施放她,因為你還是在正常施放咒語,只是施放的區域比較奇怪罷了。但是指揮官稅對利用替代性費用施放的指揮官也適用,所以每當你再次施放的時候你都得多支付費用,但是你稍後將其翻回正面的費用並不會改變。我相信你的對手一定會大吃一驚的。

 

 

 

[Q]玩指揮官遊戲的兩個人可以用相同的指揮官嗎?

 

[A]當然可以,規則裡並沒有說不行。如果你是在打聯盟賽或者是多人遊戲,你可能得問問其他參賽玩家這樣是否OK。雖然規則沒有明令禁止,但指揮官只是玩休閒的,正式規則並沒有多大效力。

 

 

 

[Q]我曾聽到一位玩家清楚說出「幻象身影,拷貝掘密師」,而他場上同時有一個掘密師和一個昆蟲變體。他的對手用自己的昆蟲變體進攻,然後他用幻象掘密師阻擋,然後雙方都很開心地將生物放進了自己的墳場。這有問題嗎?

 

[A]如果雙方玩家都認可之前發生的事情,且最後的結果是符合遊戲規則的,那對於身為裁判的我們而言一般是不會去干預的。Magic並不是文字遊戲,而是關於選擇和行動的遊戲。如果雙方玩家都認為幻象實際上拷貝的是轉化過的掘密師,同時也是這麼打,而且也沒有呼叫裁判的打算,那就一點問題都沒有。

 

 

 

[Q]一張牌在「限制名單」裡是什麼意思?就跟被禁了一樣嗎?

 

[A]這份限制名單與實際遊戲及套牌構築並沒有任何關聯。這是一份威世智承諾永不重印的牌張名單。雖然這份名單曾經過變動~曾有一段時間,他們可以重印這份清單上牌張的贈品卡~不過它也存在很久一陣了。

 

 

現在我們的英雄和的盜賊就要消逝在本周夕陽下了。下週我們依然會再度回來,給各位帶來Carsten呈現的更多問題,可能又是一期把規則提示埋在題目裡的文張吧~這個葬火/心靈失足的問題最近問的人開始多起來了。

 

 

下次見,

 

 

– Eli Shiffrin

 

在《顱內植入:我們將成為英雄;或者是,是的,銳鋒城塞勇士會得到頌威》中有 3 則留言

  1. [Q]我與對手只剩8滴血,他施放了索霖的復仇,如果我用令其回響。他會先死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