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規則釋疑

顱內植入:五之五

發表於
韃契的煙火
韃契的煙火

新年快樂,歡迎來到 2015 的第一期顱內植入,如果你一直有在看我們的專欄的話你就會知道 2015 對我們是很重要的一年!這不只是我自己(Carsten)的五週年紀念也是這個專欄的十週年紀念,之後我也希望我們可以一直這樣下去。


 

Q: 我的對手說他可以用<英雄殉身>來回應我的<蜂后>來不讓我放小昆蟲進來,是這樣嗎?

A: 不是,這往往是對手的期待,但期待並不會變成現實。現實是:回應蜂后是不合法的,因為英雄殉身不能回應堆疊上的咒語,而在蜂后結算進場後施放英雄隕落是沒有意義的。當你的對手可以消滅蜂后的時候,他放小昆蟲的觸發式異能已經獨立於他的來源被放進堆疊,而這個異能即便來源被消滅也會結算。


 

Q: 我操控<龍拳雙子>而我的對手試圖要<謀殺>他,如果我用<頑固拒斥>回應,頑固拒斥的威猛會生效嗎?

A: 會!頑固拒斥是一個非生物咒語,所以當你施放他的時候雙子的靈技會被觸發,這個異能會在堆疊裡頑固拒斥的上面所以會先結算;頑固拒斥只有在結算的時候才會檢查威猛,所以他會看到你操控一個攻擊力為 4 的生物。


 

Q: 當一個神授的生物不再結附在另一個生物上,他是會被視同重進場所以<莊嚴君王>會橫置他嗎?

A: 不會。神授的靈氣停止為靈氣的時候只是單純的改變的他自己的特徵 — 不再是一個結界生物。他並不會離開後再重新進到戰場,所以不會觸發進戰場的異能也不會被改變進場狀態的替代式效應所影響。


 

Q: 我可以用<送終刀鋒>瞄我的<命運密探>來觸發勇行嗎?

A: 不行,這是不合法的。如果你要施放送終刀鋒,你必須要選擇一個合法的目標,但密探並不是「消滅非黑色生物」的合法目標。


 

Q: 如果我用<蠻荒傳人>、<鬼怪鬧事頭>和兩個鬼怪進行攻擊,我可以調整堆疊的順序讓鬧事頭先變大再讓傳人的威猛效應觸發嗎?

A: 不行,這是不可能的。傳人的異能屬於會檢查兩次的「如果」的異能,這類的異能不止在結算的時候會檢查,在觸發的時候也會,如果在該當觸發的時候條件不符合,那就連觸發都不會觸發。當傳人進行攻擊的時候,你並沒有操控任何攻擊力大於 4 的生物,所以異能並不會被觸發也不會被放進堆疊。


 

Q: 我操控<鬼怪鬧事頭>並剛從他的異能獲得了一個衍生生物,我可以橫置鬧事頭跟衍生物來召集<鼓風煽焰>而不用他們進行攻擊嗎?

A: 當然可以。生鬼怪的異能觸發並結算在你的戰鬥步驟開始的時候,這個時候還在你宣告攻擊者的步驟之前。在這些異能結算後,你還有機會可以施放咒語或啟動異能,所以你可以在這個時候施放鼓風煽焰。


 

Q: 我可以施放未增幅的<Desolation Giant>然後回應他的觸發式異能把它用<Bazaar Trader>捐給對手來消滅所有他的生物嗎?

A: 你當然可以這樣做只是依然不會達到你想要的結果。荒蕪巨人裡的「你」指的就是操控這個觸發式異能的操控者,而觸發式異能的操控者就是當這個億能被觸發時來源的操控者。所以即使你回應異能把巨人送給你的對手,既然你是在異能觸發的時候操控巨人的,你就是該異能的操控者。


 

食物準備好了!
食物準備好了!

Q: 我操控<堅固鱗甲>跟<占屍威逼>,如果我要用<旅行準備>在我的其中一個生物上放 +1/+1 指示物會發生什麼事?

A: 你可以選擇你要在那個生物上放三個指示物或四個指示物。鱗甲跟威逼都會同樣產生替代式效應試圖改變旅行準備的效應,所以你可以選擇哪一個優先。如果你選擇讓威逼優先的話,一個指示物會被加倍後再加一個,1 x 2 + 1 = 3;如果你選擇讓鱗甲優先的會,一個指示物先加上一個再被加倍,(1 + 1) x 2 = 4。


 

Q: 我的對手在他的下回合就要因為牌庫沒有牌跟<實驗室狂人>贏了,但我已經沒有去除咒語了,我可以用<極端恐懼>操控他的回合來強迫他抽牌讓他輸掉嗎?

A: 不行。實驗室狂人的異能並沒有提供選項,它是一個強制性的替代式效應來讓沒牌抽的玩家獲勝,所以你的對手無法忽略此效應你也沒辦法讓他忽略此效應。


 

Q: 這回合前些時候我的對手施放了一個結界觸發了<喚終巨人>的異能,接著他攻擊我的時候我<揚起警報>放了兩個阻擋者。我的對手說這些小兵會因為巨人的異能同樣死去,是這樣嗎?

A: 不是。巨人的效應改變目標的特徵,但這個效應只限定於他被創造的時間點。你的小兵衍生生物那時並不存在,所以他們不會被巨人的效應所影響。


 

Q: 我可以施放 X = 0 的<山口龍爪>嗎?我以為 X 不可為零。

A: 你認為的是不對的,除非有特別標示不然所有非負數的數字皆可以被選擇為零,這也就是為什麼<心靈絞裂>跟<Helm of Obedience>要特別標明的原因。龍爪不屬於這類牌,所以為龍爪選擇零是合法的。


 

Q: 我操控一個攻擊力為四以上的生物然後施放<山口龍爪>,我的對手回應龍爪消滅了我的大生物,那龍爪還會造成額外的兩點傷害嗎?

A: 不會。龍爪並不會在你施放的時後就鎖定於微唪,他會在結算時一併檢查你是否操控攻擊力為四以上的生物,如果你沒有那他就只會造成 X 點傷害。


 

Q: 如果我<偷襲><熔鍛神普羅烽斯>進戰場但我沒有足夠的紅獻力讓它變成生物,回合結束時我依然要犧牲他嗎?

A: 是的。「這個生物」指的是那個被放進戰場的永久物,所以他並非一定要是生物。由於普羅烽斯就是那個永久物,不管他是不是生物你都要犧牲他。


 

Q: 我操控一個有 +1/+1 指示物的<鋼鐵殘虐者>跟<Experiment Kraj>,如果我只用殘虐者進行攻擊並對的對手造成戰鬥傷害,我可以同時啟動殘虐者跟實驗體的異能來消滅對手的永久物嗎?兩個 X 所選擇的值可以不同嗎?

A: 你可以兩個異能都啟動,但實驗體的異能卻不會有任何效果。鋼鐵殘虐者異能裡寫到鋼鐵殘虐者,那指的只有具有這個異能的鋼鐵殘虐者而已。換言之,當實驗體獲得了這個異能,你就要假設殘虐者的名字被改成實驗體 — 既然沒有玩家本回合被實驗體造成戰鬥傷害,啟動他的異能並不會有任何的作用。


 

乾杯!
乾杯!

Q: 如果我棄掉了一張具有不息異能的生物(例:<基拉夫信差>),他會帶著 +1/+1 的指示物進到戰場嗎?

A: 不會。不息異能只有在生物死去的時候才會觸發,也就是他必須要是從戰場進到墳墓場;當你棄牌的時候,牌是從你的手牌移動到墳墓場,所以不息異能並不會觸發。


 

Q: 如果我攻擊的時候對手跳出<伏擊毒蛇>來阻擋我,我可以用<Azorius Guildmage>來橫置毒蛇不讓他阻擋嗎?

A: 當然可以。宣告阻擋者是宣告阻擋者步驟的第一件事,所以如果你的對手想要用毒蛇阻擋,他就必須要在宣告攻擊者步驟你宣告完攻擊者後施放毒蛇;但在毒蛇結算之後,在進到宣告阻擋者步驟之前,依然會有一次的優先權移轉,這時候你就可以啟動你公會法師的異能來橫置毒蛇。


 

Q: 我的對手施放一個面朝下的生物並支付了三點魔法力,如果我用<Counterbalance>翻出了一張魔法力費用為三的牌可以反擊他嗎?

A: 不行,即使變身的生物面朝下的費用是三,魔法力費用依然是那個印在牌的右上角的值而非你支付了多少費用來施放咒語。由於面朝下的牌並沒有魔法力費用,總魔法費用為零,所以你必須要翻到例如<蒙納獸>、地牌或<Evermind>這類沒有魔法力費用的牌才能反擊。


 

Q: 我的對手在他的主回合施放<Decree of Pain>,我可以要回應橫置我的<羅堰妖精>來施放<鮮肉>來獲得衍生生物嗎?

A: 如果你做的順序正確的話。我相信你不會想回應苦痛的宣判來施放鮮肉,因為這樣鮮肉會先結算而你放進來的東西也依然會被宣判;反之,你只要橫置你的妖精來回應宣判產生魔法力,接著在宣判結算完之後在施放鮮肉你就可以獲得一些衍生生物。


 

Q: 我可以用<悟道大師娜爾施>的異能來施放具有延緩異能的咒語例如<Ancestral Vision>嗎?

A: 可以。雖然先人的預視因為沒有魔法力費用而無法被正常施放,你依然可以使用替代費用施放他,延緩倒數計時時間到就是一種方式,但其他給預視替代性費用的方式也可以。娜爾施讓你用免費的替代性費用來施放預視,所以你自然可以用這個替代性費用來施放。


 

Q: 我在讀罰則的遺漏觸發的時候看到「一個改變規則的觸發性效應」這類的效應玩家必須要提醒對手不要做錯誤的動作,你可以給我一個例子嗎?

A: 最經典的例子就是類似<葬火心狼>這類麻煩的生物了。火狼的異能結算產生阻擋的限制,而這個限制就是屬於規則的改變,因為他改變了宣告阻擋者步驟的規則。效應的操控者不需要在異能觸發會結算的時候特別提醒,但如果他的對手試圖要違反這個阻擋限制來進行阻擋的話他就必須要指出來。如果對手做出了錯誤的阻擋但狼的操控者並沒有指出的話,這個觸發式效應就視為被遺漏。

Carsten Haese

本期內容結束,我們下週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