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規則釋疑

翻譯文章: 顱內植入 – 數字11獻上此文

原文網址: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article/1098

作者:Carsten Haese

譯者:DCI二級裁判Hans

 

NewImage

退伍軍人節快樂!

 

歡迎大家來到新一期的顱內植入,今天是 2013 年十一月的第十一天,除了是光棍節以外(譯按:原文為「除了數字押韻以外」),也是歷史上重要的一天。1918 年的今天,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聯軍跟德國簽訂了停戰協定,所以這一天在很多地方也被制定為「休戰紀念日」、「陣亡將士紀念日」或「退伍軍人節」,而我們也同樣的用回答問題來慶祝這一天!

如同往常,你們可以將問題寄到[email protected]來取得答案(嗯,至少在工人清理之後),或者是在@CranialTweet上推特我們來獲得簡短的答案。不管如何,你的問題都有可能出現在以後的專欄之中。

 

Q: 當我操控死神厄睿柏斯的時候我還可以啟動Armistice的異能嗎?

A: 當然可以!當你啟動異能的時候,你唯一要注意的只有你的對手是否有被辟邪、帷幕或其他的類似異能保護使他無法成為你的目標。你的對手無法獲得生命並不會讓它成為一個 Armtistice 的異能不合法的目標,而當異能結算的時候,他會儘量完成它可以完成的部分 — 所以你還是可以抽一張牌但你的對手卻無法得到任何補償。

 

Q: 我一定要操控基本地的山脈才能施放鏈鎖岩上嗎?我可以讓他結附在波洛斯公會門上嗎?

A: 施放鏈鎖岩上你不一定需要基本地的山脈,但你仍然需要一張山脈,而可以產生紅色魔法力並不代表他就是山脈 — 只有在他的副類別有寫山脈的時候他才是(不過我們建議在確認時可以對照勘誤表以避免牌張改版時的表示方式不同所造成的誤會。)山脈當然是山脈,Plateau是山脈,而聖潔鍛爐也是山脈,所以他們可以當鏈鎖岩上的目標。波洛斯公會門只是個門,所以對鏈鎖岩上來說它可能不夠硬。

 

Q: 承上週的第八個問題,如果我的黑色獻力是三,我可以用Animate Dead死神厄睿柏斯然後一直讓它留在戰場上嗎?

A: 可以。在這個例子中,一旦厄睿柏斯回到戰場上你的黑色獻力就會變成五,因此當Animate Dead要結附厄睿柏斯的時候,他確實是以生物形態存在的,且只要你的黑色獻力夠,他就一直都會是。

 

Q: 如果我操控伊弗斯島護衛,我需要支付多少魔法力來神授天界統領

A: 在你決定咒語的總費用的時候,天界統領並非一個具有飛行異能的生物咒語;既然他是一個具有飛行異能的「非生物咒語」,他也無法享受減免的優惠。

 

Q: 如果我操控一隻結附了倪勒婭的試煉的生物,那當我的對手消滅它的時候會觸發他「當你犧牲倪勒婭的試煉時」的異能嗎?

A: 很有趣的嘗試但可惜不會,當一個靈氣沒有結附任何東西的時候他就會被放到操控者的墳墓場,雖然它看起來跟犧牲很像但他其實不是,所以也不會觸發試煉的異能。

 

Q: 如果我在Jeleva, Nephalia’s Scourge進戰場時放逐了無形操絲,並在 Jeleva 攻擊的時候把操絲暗碼在她身上,那當我之後再攻擊的時後我可以再用 Jeleva 的異能施放無形操絲嗎?

A: 不行。「被她放逐的巫術或瞬間」指的是那些被她的進戰場效應所放逐的牌,一旦被 Jeleva 攻擊的異能施放後被放進堆疊,他將不再記得自己曾經被 Jeleva 施放過,即便他仍然因為暗碼的異能回到放逐區域,它依然是一個新的物件,所以 Jeleva 的攻擊時異能也無法再找到並施放他。

 

Q: 教團之刃塔疾克寫「教團之刃塔疾克不會毀壞」但太陽神赫利歐德寫「不滅」,這兩個間有什麼差別嗎?

A: 沒有。當塔疾克印製的時候,不滅還不是一個關鍵字,只是一個永久物的特性,而塔疾克具備那個特性;但之後不滅變為一個關鍵字,並從塞洛斯的印製開始適用,所以塔疾克也得到一個相應的勘誤把那段話更為「不滅」。

 

NewImage

黑暗幻夢達克索斯

 

Q: 我的指揮官邁勒提斯的達克索斯打到對手後從他的牌庫放逐了一張黑色牌,那即便我的指揮官不是黑色我也可以施放那張牌嗎?

A: 可以。指揮官的規則只有限制你把那張牌放進你的套牌,且在當你要產生黑色魔法力的時候會自動變成無色,但這兩者你都沒有做;因此你只要支付等數量任意顏色的魔法力,你就可以假裝你支付了黑色魔法力並施放那張被你放逐的牌。

 

Q: 所以如果邁勒提斯的達克索斯從我對手的牌庫放逐了Firespout ,我還是可以假裝我有支付了正確的魔法力並同時對飛行及非飛行生物造成三點傷害嗎?

A: 不,「視為」的效應只適用于一些非常特殊的案例,而在上一題的例子中的目的是讓你能夠「視為施放他」。在其他的時候還是要面對現實,當火龍卷在結算的時候,他會發現你實際上什麼都沒有付,然後便什麼事都不會做。

 

Q: 我以閃電煉擊對我對手操控的 4/4 不滅的生物造成三點傷害,如果我接著再施放葛加理護符讓他 -1/-1,這會讓他死嗎?

A: 不會。-X/-X 的異能會讓具有不滅異能的生物儘墳場,但那是因為他的防禦力變成零或更低;在這個例子中,該生物的防禦力依然大於零,因此它只是一隻受到三點傷害的 3/3 生物,但不滅會忽略他所有受到的致命傷害。

 

Q: 如果我用冥界救援把一隻黑色生物拉回來,那他進戰場的那回合可以攻擊嗎?

A: 只有在它具有敏捷異能的時候才可以,此外它依然需要點時間去適應從那暗黑深淵回來的落差。冥界救援把你的生物在你的維持步驟救回來,也因此你並沒有在你的回合開始前就操控他,而由於召喚失調的緣故,你必須要再等一個回合。

 

Q: 我操控一個上面有十二個 +1/+1 指示物的Mycoloth,那如果我用Kiki-Jiki, Mirror Breaker 複製他我會得到什麼?

A: 你會得到一隻原始 4/4 的洛西。複製效應只會複製印在牌張上的東西(當然還是有些例外只是都不適用在這裡),所以在這裡那十二個 +1/+1 的指示物並不會被複製;不過他依然具有吞噬的異能,所以如果你有祭品可以犧牲,你還是可以得到相應的指示物。

 

Q: 我可以用頓成雜種來消滅一隻神授在別人身上的蒙恩羊蹄人嗎?

A: 不行,當羊蹄人在神授狀態中時,他並不是一隻生物,所以也不能成為頓成雜種的目標。

 

Q: 棘齒炸彈可以消滅變身後的易形地窖嗎?

A: 不行,變身後的易形地窖同時是一塊地也是一隻生物,但炸彈只會消滅非地的永久物;所以炸彈會把是地的地窖留下來。

 

NewImage

月亮,輝煌的月亮

滿滿、胖胖、紅紅的月亮

 

Q:我用我變身後的易形地窖攻擊我的對手,由於我的對手操控Leyline of Anticipation所以他閃現了Blood Moon,那地窖會停止攻擊嗎?

A: 不會,你的對手將要面對的是一塊憤怒的山脈。當腥紅之月的效應移除了地窖的異能,他也不會移除地窖已經變身的效應;你的地窖將會持續是一張具有所有生物類別的 2/2 生物,而腥紅之月只是再給了他一個山脈的副類別,所以他自然也沒有停止攻擊的必要。

 

Q:我操控Furnace of Rath並用賈路的旅伴攻擊,如果我被三張 1/1 的生物阻擋,我還可以踏過去三點嗎?

A: 不行。熔爐的加倍效應只是用在傷害造成的時候,但在傷害造成前必須要先分配,而分配時她並不會知道(或在乎)你之後的傷害有加倍的效應。假設你想把三個阻擋者都殺掉,你必須要給他們三個各分配一點的傷害,而你也不會有更多的傷害可以分配給你的對手。

 

Q: 如果我操控顱擊槌並裝備在一個病菌衍生生物上,我的對手施放Reality Ripple使之躍離,並說我的顱擊搥將會永遠回不來,是真的嗎?

A: 是的。躍離有兩種,直接與間接的。直接的躍離指的是物件自行躍離或被其他人躍離,間接的指的是當一個物件被躍離時結附(或裝備)在上的物件。在這個例子中顱擊鎚被間接躍離,但衍生生物一旦被躍離就永遠消失,所以顱擊鎚也失去了他的寄主而將永遠漂流在外。

 

Q: 如果我用Merieke Ri Berit偷了我對手的指揮官並雲移他,我的對手可以把他的指揮官移回指揮官區來防止我永遠獲得他指揮官的操控權嗎?

A: 你的對手可以把它移回指揮官區,但它依然會在你的操控下重回戰場。雲移可以抓到在公開區域(指揮官區)亂跑的目標的去向,而他也不在意那個區域是什麼。

 

Q: 如果我在一場雙頭巨人賽的對局中因為Earthquake而和局,那這場比賽的結果是和局還是我們要重新再開始一場?

A: 你們會重新再開始一場,就像一般三戰兩勝的比賽一樣,和局並不會被算入兩勝的範疇中,雙頭巨人賽事一場定勝負,而和局也同樣不會被視為一勝;所以只要還有時間,你們就會再重新開始一場對局。

 

Q: 那重新再開始的第二場我們可以換備牌嗎?

A: 不行。在構築的雙頭巨人賽中,備牌是無法使用的,而在限制的雙頭巨人賽中,隊友間會共用那些他們的套牌中未使用的牌當備牌,但你依舊不能在比賽間換備牌,因為賽場規則並沒有允許你在比賽開始前更換備牌。雙頭巨人賽的備牌只有在一般級別中不使用套牌構築表的比賽時才會用到,你也可以在比賽中持續加強你的套牌。

 

以上就是我們今天帶來的內容,下次見!

– Carsten Haese

在《翻譯文章: 顱內植入 – 數字11獻上此文》中有 11 則留言

  1. 如果黑色獻力少於5,Animate Dead 從死神厄睿柏斯掉落, 那還需要犧牲死神嗎? 它已經不是生物了!?

    1. Animate Dead 的犧牲機制被觸發後,該永久物就是要被犧牲,不管他是生物,還是偽裝成非生物,最後都會被追出來犧牲掉!

    2. 「該生物」「該神器」等等字眼,都等同於是在指「該永久物」
      這些指著特定對象的敘述,都不會因為對象類別不符而失效或看不見對方

  2. Q: 如果我操控顱擊槌並裝備在一個病菌衍生生物上,我的對手施放Reality Ripple使之躍離,並說我的顱擊搥將會永遠回不來,是真的嗎?

    A: 是的。躍離有兩種,直接與間接的。直接的躍離指的是物件自行躍離或被其他人躍離,間接的指的是當一個物件被躍離時結附(或裝備)在上的物件。在這個例子中顱擊鎚被間接躍離,但衍生生物一旦被躍離就永遠消失,所以顱擊鎚也失去了他的寄主而將永遠漂流在外。

    這個有點怪.武具並不算是結附在生物上吧?雖然平時我們會把牌疊在上面

    1. 這剛好是最近一次規則修正有提到的事情:attach/結附,在定義上,可以通用於所有「貼」的關鍵字。

      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azine/Article.aspx?x=mtg/daily/feature/266b&page=3

      靈氣會說enchanted,武具會說equipped,構工(某個未來關鍵字)會說fortified。
      但是規則不管它,隨便你高興怎麼說,反正你用到其中一個字眼我就當你是在說attached。

      所以武具貼在生物上就等同於結附在生物上,對於間接躍離也一樣會採取相同的策略來處理。

    1. 算,
      因為林鼠群的 token 是原本牌的複製品,
      這也是為什麼黑獻力套牌會放的原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