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規則釋疑

翻譯文章:顱內植入 – 來自近代賽賽季的祝福

原文網址: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article/1318
作者:Carsten Haese
譯者:DCI二級裁判Hans

 

歡迎來到新的一期的顱內植入,在我寫這篇的時候新的一季專業賽預選賽正剛開始,而我也有幸參與到了其中的一些比賽。這期我會提一些我在比賽時碰到的問題,跟其他玩家提出的問題一併在這裡解答。

NewImage

只有兩張牌的牌名裡面有「季節」,
丟銅板後我們選了這張

 

Q: 我用我 3/3 的Wild Nacatl攻擊對手然後用瑟雷尼亞護符給了他 +2/+2 及踐踏,我的對手用他具有反五色保護的蝕刻鬥士阻擋,我可以踏三點過去嗎?

A: 可以。你只要分配「致命傷害」給鬥士,所謂致命傷害簡單來說就是最少要是他的防禦力。即使這個傷害沒辦法殺掉鬥士,他已經足夠滿足規則的要求,然後你就可以把剩下的三點傷害分到你的對手身上。

NewImage

 

Q: 我的對手操控上面有兩個指示物的Engineered Explosives,如果我想要用我自己的密設爆裂物來解掉它,我需要在我的爆裂物上放幾個指示物?

A: 一個都不用!爆裂物的總魔法力費用永遠都是 X ,而當他在戰場上(或是在堆疊以外的所有其他區域)的時候, X 都會被視為零。

NewImage

 

Q: 我操控一個結附了兩個Spider UmbraKor Spiritdancer,我的對手想用最高裁決來解掉它,這樣會發生什麼事?

A: 你的蜘蛛舞者會因為失去了身上的靈氣而變小。當最高裁決試著要消滅它的時候,兩個本影的替代式效應都會說「殺我吧!」,然後操控者要選擇讓哪個替代式的效應生效。一旦你選擇了生效的替代式效應,你的蜘蛛舞者將不會被消滅,而另外一個本影的替代式效應也不會有任何作用地乖乖留在戰場上。

NewImage

 

Q: Suppression Field會讓啟動Chromatic Sphere的費用變貴嗎?

A: 不會。控制力場只會影響那些不是魔法力異能的啓動式異能,即使五彩球除了產生魔法力外還有別的功用,他還是一個魔法力費用 — 他不需要目標、它不是一個忠誠異能、它可以在結算的時候把魔法力放進玩家的魔法力池裡。

NewImage

 

Q: 那沈重靜寂會封住Chromatic Sphere的異能嗎?

A: 當然會!跟上面的控制力場不一樣,沈重靜寂並沒有說魔法力異能被排除在外,所以魔法力異能也不能倖免,他對所有神器的啟動式異能都是一視同仁的。

NewImage

 

Q: 那沈重靜寂會阻止戰嚎異能(信號害蟲)嗎?

A: 不會。戰嚎異能屬於觸發式異能,而沈重靜寂只會阻止啓動式異能。啟動式異能的表示方式是 — 費用:效應,而戰嚎並不是這樣表示的。

NewImage

 

Q: 如果我啟動Misty Rainforest的異能的時候我對手回應Shadow of Doubt,我還要洗我的牌庫嗎?

A: 當然要。當找地地的異能結算時,你會儘量完成牌上的指示。你會跳過搜尋牌庫的那個部分因為這無法發生,然後你照著指示洗你的牌庫。這個指示並非有條件的,並非在你搜尋完你的牌庫後才進行洗牌,所以你還是得照著指示做。

NewImage

有些令人討厭的熊其實是貓

 

Q: 我的對手操控一個Leonin Arbiter ,如果我把它Path to Exile,他還可以免費找一塊地嗎?

A: 可以。你的將照著流放之徑牌上的敘述結算,先放逐仲裁者,而當 PtE 讓你的對手可以搜尋牌庫的時候仲裁者已經不在戰場上了,所以他的效應將不再生效。

NewImage

 

Q: 我返照長年懷恨而我的對手Remand他,這樣我的懷恨會回到我的手上還是被放逐?

A: 他會被放逐。當你用返照施放長年懷恨的時候,遊戲會自動產生一個替代式效應使得當該牌離該堆疊被移到放逐區以外的區域時將他放逐。當奉還結算,他會試著把牌從堆疊裡移回你的手上,這時返照的替代式效應將會把它放逐。

NewImage

 

Q: 我可以在我對手的Dryad Arbor身上結附Spreading Seas嗎?

A: 樹靈喬木依然是一個地,海域蔓延是一個地結界,所以你可以把海域蔓延結附在樹林喬木上。不過如果你想知道的是這樣會不會讓他的樹靈喬木不能再打你,你可能就要失望了。海域蔓延只會替代掉樹林的副類別並把它變成海島,而喬木從可以產生綠色魔法力變成產生藍色魔法力,但這些都不會讓它停止變成生物,所以你的對手依然可以用它會走路的綠色海島攻擊你。

NewImage

 

Q: 我的對手操控Blood Moon,那我操控的崇聖噴泉進戰場時是不是還得要支付兩點生命才可以站著?

A: 是的。噴泉會在進戰場的時候變成一個沒有異能的山脈,但他要站著還是倒著的異能會在他進戰場之前生效,在那個時間點他還沒有被腥紅之月影響。你可以選擇支付兩點生命獲得一個站著的山脈或不付血獲得一個倒著的山脈,不管怎麼我不希望這件事發生在我身上。

NewImage

 

Q: 我的對手操控得享安息,那我還可以用誕生莢犧牲我的生物來找生物嗎?

A: 可以。誕生莢在意的只有你支付的費用跟你是否照著指示進行。被犧牲的生物沒有待在墳墓場裡並不會改變它被你犧牲的事實,所以異能還是會照常結算。

NewImage

 

Q: 我的對手操控一個Dack Fayden的徽記並用一些咒語來瞄我的生物想要把他們抓走,如果我給我的生物辟邪異能,他還是可以獲得我的生物嗎?

A: 是的。回應給生物辟邪異能並不會改變他們被咒語瞄的事實,所以異能依然會照常結算並讓你的對手獲得那些他瞄的生物的操控權。

NewImage

 

Q: 我的對手擁有Dack Fayden的徽記並瞄我的Birds of Paradise想把他搶走。如果我Misdirection他的咒語到我的符爪熊身上,我的對手會獲得我的鳥還是熊?

A: 他會獲得你的鳥。「那些生物」並不管當咒語結算的時候瞄的是誰,他指的只是那些被觸發式效應瞄的生物,所以只看當咒語施放的時候是以誰為目標。

NewImage

我會讓你憤怒!

 

Q: 我的符爪熊Spider Umbra結附然後我的對手試圖用眾神之怒殺了他會發生什麼事?

A: 眾神之怒會對你的熊造成致命傷害,因此遊戲會試圖消滅你的熊寶貝。兩個替代式效應會同時生效:替生甲的效應會試圖替代掉熊寶貝被消滅的異能,而眾神之怒則會試著要把放進墳場的動作改為放逐。熊熊的操控者可以選擇要讓哪個效應先生效(不過結果不會有什麼差)。如果你讓替身甲的異能先生效,熊將不再被消滅也不會死去,所以眾神之怒的效應將不再生效;如果你讓眾神之怒的效應先生效,熊將還是會被消滅,則替身甲依然會跳出來代其主人一死。

NewImage

 

Q: 我操控心念盜賊達克拉秘教徒,如果我啟動秘教徒的異能並讓把我們雙方各把所展示的牌抽起來會發生什麼事?

A: 秘教徒的異能並沒有叫你把展示的牌抽起來,他只是讓你跟你的對手各抽一張牌。在大部分的情況裡,這會讓你們把你們所展示的牌抽起來,但是如果有替代式效應的情況下就不同了。在你舉的例子裡,你會先把你展示的那張牌抽起來,然後你對手要抽的牌將會被盜賊替代掉而讓你再抽一張,這使得你對手所展示的那張牌將會待在牌庫頂等著未來被抽起來。

NewImage

 

Q: 在詭局的規則介紹中說,如果我用仿生妖複製一個複製了符爪熊Dack’s Duplicate,我的仿生妖依然會獲得敏捷和義勇異能,是嗎?

A: 是的。複製效應所產生的附加異能會成為可複製異能的一部份:

706.9a 一些複製異能會讓目標獲得額外的異能,這個異能會和其他的可複製異能一樣成為可複製異能的一部份。

NewImage

 

Q: 如果我抽了觅识械,我可以加一包雞飛版進去嗎?

A: 如果你們一起打的人說可以當然就可以。唯一的要求只有你必須要選擇一包魔法風雲會的補充包,而雞飛版自然是!這個遊戲是要讓大家覺得有趣,所以只要你的朋友們說可以,那我為什麼要反對?

NewImage

 

Q: 我在一場 PTQ 比賽中從牌庫裡抽了一張牌,但接著我發現下一張牌因為可能在洗牌時的疏失讓它變的正面朝上,我應該怎麼辦?

A: 舉手叫裁判讓裁判決定要怎麼處理。如果我是處理這個狀況的裁判,我會給你一個看額外牌的判罰(因為你確實看了一張你不應該看到的牌),然後照著標準程序要求你把這張牌洗回去(並要你確認是否還有其他面向不同的牌張)。

NewImage

 

Q: 所有詭局裡面的牌都可以在近代賽中使用嗎?

A: 除非他們有在近代賽可用的系列中被發行,不然詭局的牌是不能在近代賽使用的。詭局不是一個核心系列或延伸系列,所以所有裡面的牌都將無法再依照發行時間決定是否可用的賽制(如標準賽和近代賽)中使用。

NewImage

 

這是本週的內容,下週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