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文章未知領域翻譯文章

翻譯文章:未知領域 – 蛇髮妖與十會盟

NewImage

 

原文網址: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azine/article.aspx?x=mtg/daily/ur/290
作者:Doug Beyer
譯者:洛伊德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為威世智公司及作者所有)

傑斯很晚才出現在拉尼卡,判斷的依據是一位傳訊使在他一抵達的時候就立刻找到他了,以及這道訊息使用了「急件」的次數—總共是三次。拉溫妮,前任的俄佐立迷宮跑者,現任的傑斯助手以及十會盟會所的代行官,當傑斯的勤務進度落後時負責佈署副指令。

新蓋好的十會盟會所大廳裡迴盪著清楚的馬蹄聲。一直以來,這並非是讓傑斯能夠與實體十會盟[註一]的官方聖殿聯想在一起的聲音。他趕到主接待廳,寬廣的長廊盡頭出現了一群大聲喧鬧,全副武裝,並身穿波洛斯紋章戰袍的牛頭怪。拉溫妮站在這群抱怨者之間,也是唯一一位沒有大吵大鬧或用蹄子踐踏地面的人。她的俄佐立鎧甲閃耀著規矩的光芒。

「歐佐夫違反了我們的邊境合約!」領頭的牛頭怪叫吼著。「他們在軍團之地徵稅!」其他的牛頭怪正在表示同意地踏腳與叫囂。

「你們公會並沒有向我們辦事處填寫一份適當的申訴文件,」拉溫妮平緩地說道,又被吵鬧聲蓋過。她在空中揮舞著一張紙,彷彿它是一件武器。「一旦填寫好了,你們的案件到時將會被本會所受理。」

「我能幫什麼忙嗎?」傑斯問道,突然出現在房間裡。

牛頭怪們立刻就把炮火轉向他。

NewImage

 

「十會盟!」牛頭怪們大吼著。「關於我們合約裡的條文,歐佐夫集團對我們撒謊!」「不公平!他們正試著要破壞我們的高峰會!」

傑斯在拉溫妮的腦中傳送了話語。「很抱歉我遲到了。這就是你召喚我的原因嗎?

不,」拉溫妮用思想回覆。「只是個小爭論。我可以掌控住牠們。但我有其他事情需要你多留意。

傑斯試著對牛頭怪們擺出他希望是充滿了歡迎氛圍的笑容。「是謀殺案件嗎?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你擺出了那種表情。你那種『有一起謀殺案』的表情。

實際上,超過一起。我有擺出『有一起謀殺案』的表情?

他們說的這個高峰會是什麼?

波洛斯公會長歐瑞梨今晚將在陽園設宴款待其他三位公會長。軍團關心安全的問題,而歐佐夫很明顯地於事無補。

「十會盟,你的裁定是什麼?」牛頭怪們僵持著。

傑斯站在領頭的牛頭怪面前,不僅比他矮了一個頭而且還少了兩隻巨大的角。「你們要填寫一份適當的申訴書交給拉溫妮代行官,」他對著一群發出嘲弄聲音的群眾說道。「回去陽園,然後代行官將會根據會所的程序適時處理。」

傑斯屏住了呼吸。他是拉尼卡不同公會之間的和諧的體現,一種穩定的表現,但他也是個活生生的血肉之軀。每當他以十會盟的身分運作他的權力時,他同時感受到一種既偉大又神祕的權威,以及一種不那麼神祕的感覺,彷彿拉尼卡的每個人都會把他的消化道以及臉部踐踏個好幾回。

直到領頭的牛頭怪收起他的斧頭後,他才鬆了一口氣。

NewImage

 

太陽光自地平線上以某種角度照進了會所的窗戶裡。傑斯研讀著來自犯罪現場的一頁筆記。每起案件的死因是:石化。

他抬頭看著拉溫妮。「我們確定他們都是被害者嗎?某人可能剛好…刻好了栩栩如生的雕像?而且相當神速?」

拉溫妮搖了搖頭。「不太可能。這些市民都已經被確認為失蹤人口。而且所有被石化的屍體都在羅茲蘭廣場被發現。」

「葛加理的地盤。靠近石展區的隧道。」

「但不是在隧道裡面。這些石像都在空地上。被展示著。而且那裡還有更多。」

「別告訴我。兇手把他們的屍體排列成葛加理公會的符號。」傑斯彈了一下他的手指。「不對!他們被排列拼出了兇手的名字。用這些被嚇壞了的受害者的形體。」

「很接近了。」

「噢?」

「他們拼出了你的名字。」

「…噢。」

拉溫妮點了點頭。

「噢。」傑斯深吸了一口氣。有機會的話他真的需要找一張書桌,有著巨大的皮製椅可以讓他在這種時刻把自己深深地埋進去。「好吧。沒關係。」

NewImage

 

「我們不認為你與這件事的關連是公開的,尚未。我的一些職員們把受害者蓋好並將他們的屍體移動到其他地方。而且我們也不會告訴家屬有關他們所拼出的訊息。」

「我認為這相當明智。」

「另一方面來說,他們排出來的字非常明確。我們必需得破壞他們才能夠替他們的四肢變換姿勢。」

「現場還有什麼其他的東西嗎?任何其他的訊息?」

「像是?」

「時間。一段地址。」

「我們沒找到類似那樣的東西。」

「受害者彼此之間有什麼關連嗎?任何共通點?」

「他們來自各地。兇手一定把他們從不同地區運送過來。」

傑斯巡視著細節清單,甚至也不確定自己希望找到什麼。每樣東西看起來都沒有關連。隨著他的眼睛瞥過了整個頁面,一股冷顫滲入了他的胃。「這些名字是正確的嗎?」

「受害者嗎?據我們所知是如此。」

「莉娜史翠黛。珊德拉若。哈辛迪卡爾。」

「他們是誰?你知道他們嗎?」

「不盡然。拉溫妮,我需要立刻去案發現場。」

她點了點頭後朝大門走去。「我找一些律法師陪你去。」

傑斯阻止了她。「不。這次不要。從羅茲蘭廣場撤走所有你的職員與律法師。我要自己一個人去。」

拉溫妮壓低了眉頭。「進入兇手的圈套嗎?我不允許。一點邏輯也沒有。」

「不要跟我爭論。只要禁止任何人接近那塊區域直到我下指令。去陽園吧。讓波洛斯放心。」

她指著自己的臉。「你知道我現在擺的是什麼表情嗎?這是新的。就是『我正考慮要殺了你』的表情。」

「事實上,我知道那種臉。但信任我吧。不要讓任何人接近那裡,然後前往高峰會。拜託。」

受害者的名字對傑斯來說具有某種意義,但是對拉溫妮或是其他被束縛在這個世界的拉尼卡市民來說卻毫無意義。莉娜史翠黛。珊德拉若。哈辛迪卡爾。

依尼翠。山德拉。贊迪卡。

NewImage

 

羅茲蘭廣場既陰暗又安靜,牆上佈滿了真菌以及地衣。雖然沒有拉溫妮的職員在場,但它並未被遺棄。廣場中央站著一位披著翡翠綠斗篷的人影,她的臉被連身帽遮掩著。從輪廓判斷,或許是個人類。當然她是來那裡跟傑斯見面的。

只有鵬洛客才知道這些世界的名字。而且只有知道傑斯鵬洛客身分的鵬洛客才會藉由選擇這些姓名的受害者們,來特別以他為目標。石化這些屍體的人知道許多關於傑斯試著要深藏起來的事。

「很高興你收到了我的訊息,」那個女人說道。

「你引起了我的注意,」傑斯說道。「這裡只有我。所以我們不要把其他拉尼卡人扯進來。」

「噢,我已經把我的同胞送走了。」女人用一隻手把連身帽往後拉,另一隻手掏出了一把匕首。她是人類,身形削瘦,有著黑色眼睛,她的斗篷下有一環帶刺項圈。「所以只剩下我們兩個了。你可以更靠近一點。」

NewImage

 

傑斯皺了眉,但往前走近了幾步。「我沒帶武器。我不希望有任何其他人受傷。我只想要談談。但我認為這不是你想要的。介意我讀一下你的心嗎?」

傑斯集中他的心智,準備好咒語即將探入他面前這個女人的思想中。但就在他窺探她的心智之前,這個女人變得僵直了。喉嚨裡喊了一半的慘叫,石頭卻開始延展並包覆了她的形體。她就在他眼前變成了一座石雕像,一個了無生氣的物體。

「你已經讀過的心了嗎,傑斯貝連?」另一個女人的聲音從他背後傳來。

傑斯轉身查看,接著他立刻移開了他的眼睛。在他面前的是一個蛇髮妖。她那圈像蛇一般的捲鬚正在她頭部周圍蠕動著。她的眼窩像是黑暗裡的燈籠般閃耀,但它們看起來並沒有瞄準他。他發現他仍然可以移動和呼吸。

「瓦絲卡,」他說道。「不,我還沒有。」

「但你曾聽過我。」

「我不知道你是個鵬洛客。但我曾聽過你的名字。」

「那麼,我讓傑斯貝連處於一個資訊的劣勢。感覺如何?」她問道,一邊繞著他在廣場上漫步。「你已經推敲出了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嗎?」

「我懷疑你帶我來這裡只因為你想讓我看某樣東西,」傑斯說道,朝下方眨了眨眼睛,試著抗拒那股想用目光跟隨她的衝動。「我只希望那不是來自於你的凝視。」

「不,不,不。我要你給我看,貝連。我安排了這場會面因為我想要你證明給我們看你的內在有什麼。讓我看看是否你會成為我們的盟友。拉尼卡的盟友。」

「身為拉尼卡的盟友卻謀殺拉尼卡人真是個奇怪的行徑,」傑斯對著地上的鵝卵石說道。

「竊取十會盟的控制權也是!」瓦絲卡厲聲說著。她的卷鬚狂熱地蜿蜒與纏繞,然後慢慢地平靜下來。「這不是你的世界。但你卻對它有如此強烈的興趣。」

NewImage

 

「我只是試著阻止公會們互相殘殺。這項責任落在我肩上,而我認真地接受它。我假設你帶我們來這裡並不是想提供協助。」

「所以我想要什麼?」

傑斯認為是這個。「想毀掉我。」

「為什麼我想這樣做?」

「為了要⋯取代我。」他不清楚是否其他任何人能夠在他之後成為實體十會盟。但他知道如果沒有的話,這肯定會替一位野心勃勃的蛇髮妖開啟一扇大門。「不。你想要統治拉尼卡。」

「你死了的話將會讓我辦事更方便。你跟你那個嚴重的作弊行為對我構成了阻礙。所以,是的,」她漫不經心地說道。「現在我已經準備好要殺你。」

瓦絲卡在周圍快速地走動然後面對面看著傑斯。她的捲鬚在空中擺動,而她的眼睛閃爍著,照亮了傑斯的形體以及他四周的廣場。

沒有變成石頭,傑斯融化消失了。或至少是他的幻影消失了。

「那麼,我們能夠不用幻影嗎?」瓦絲卡大聲地對著周遭的空氣說著。

傑斯從一根柱子後現身。「只要你確實把米爾達、寇布蕾、丹雅,以及迪舶爾送走。」

瓦絲卡虛假地笑著。

「四名刺客,加上你自己殺掉的那位,」傑斯說道。「非常感謝你如此看得起我。但我想只靠你自己便能夠殺掉我了吧。」

瓦絲卡朝著廣場的角落做了一個手勢。隨著隱藏起來的形體們離去,陰影也移動靠近了牆面。傑斯感覺到她們的心靈離他愈來愈遠。

「謝謝。現在你打算殺了我嗎?」傑斯問道,現在真正地在閃躲他的注視。

瓦絲卡責難般地搖了搖頭。「想想吧,現在。那並非我最理想的場景,不是嗎?」

「或許不是。你能夠利用十會盟的強制魔法。尤其當十會盟碰巧是個人類的時候。」

「正確。」

「所以你想讓我留在十會盟會所,然後操控我。讓我做出有利於你的決定。我假設你對我有某種計畫?某種利用形式?」

瓦絲卡的捲鬚在她臉周圍擺動著。傑斯瞥見一道露出尖牙利齒的笑容。「告訴我,你知道現在包圍了艾瑪拉譚吉家的那些刺客的名字嗎?」

傑斯的臉色一沉。「那個看似居住在艾瑪拉家裡的人是我的幻影之一,」他小心翼翼地說道。「艾瑪拉已經被保護的很好。她整棟房子是一座精巧的陷阱。一旦她們攻擊的話,你的刺客們將會被扣留住。」

NewImage

 

「大概是在虛張聲勢,」瓦絲卡說道。她沿著半圓形的路徑踱步,一邊觀察著傑斯,直到她站在他身後。「但非常有效。反正也無所謂。我將會威脅很多、很多你在乎的事物。然後你將會同意替我工作。」

「這不可能發生。」

「噢,但我可以讓事情變得對你不利。想像一下這個標題。『實體十會盟無法阻止石化謀殺事件!』『十會盟會所門口又多了十座石雕像!』更別提那些受我驅使蜂擁至你們會所而且又非常、非常憤怒的公會代表們。」

「收手吧。回去地下城。如果你不插手,我能夠讓這件事情平靜下來。以及拉溫妮。」

「成為我的助手吧,然後你就不用管她了。每個擋我路的人都會面臨到他們應得的命運。」

「我已經拒絕你了。拉尼卡有我的保護。」

瓦絲卡發出了嘶嘶聲,突然靠近他身後,接著傑斯感覺到一條捲鬚觸碰了他的耳朵。「拉尼卡真是幸運啊,」她怒吼著。「難道你要像保護卡力[註二]或喀文[註三]那樣地保護它嗎?」她的確深入研究過他的過去。他不禁想著她還發現了什麼其他有關他人生的事,而且她是從何得知的。「那麼召獸使賈路呢?」

「是的,我曾犯過錯。但我選擇用我的位置來彌補—等等,賈路怎麼了?」

瓦絲卡嗤之以鼻。「你不知道賈路變怎樣了,對吧?」

「什麼意思?發生了什麼事?」

「算了。我確信你也已經辜負他了。你是一個瘟疫,貝連。對於所有你宣稱要保護的人來說是個禍害。宣示對我效忠將會是你對這個世界做的第一件好事。」

一條捲鬚纏上了傑斯的脖子。傑斯抓著它並試著要將它往後拉開,但瓦絲卡很強大,而且她的頭髮吞噬了他的臉。隨著那些捲鬚愈滑愈緊,他感覺到自己的喉嚨被緊緊鉗住。

傑斯闖入了她的內心,接著立刻就後悔了。她的想法中盤旋著數百種殺死他或是讓他受苦的方法。他看見自己窒息死亡。裝在袋子裡從橋上被扔下。被骯髒、帶著利爪的手拖進地下城隧道的污泥中。全身麻痺並且被強迫看著蛇爬進他的衣服裡,同時感覺到牠們針一般的利齒插入他身體。她的創意真是無限。

他必需更深入,但他也需要喘息。他召喚了一道咒語。

看到第一個傑斯的幻影衝向她時,瓦絲卡並不感到意外。她將他揮打開,接著他就立刻消失了。但下一個傑斯迅速地衝向她並用像匕首一樣銳利的手劃傷了她的臉頰。她嘶嘶叫著並把幻影抓開。下一個出現的更快了,然後再下一個幻影從反方向朝她衝來。

雖然他對她送出一個又一個自己的幻影,傑斯感覺到蛇髮妖緊抓著的手鬆開了。當這些傑斯們攻擊的時候,他們產生了變化。他們的手變成了爪子。他們的頭髮變成蛇。他們的眼睛閃耀著邪惡的光芒。當他們從四面八方的陰影裡浮現的時候還發出了嘶嘶的聲音,將瓦絲卡包圍在夢魘般的群眾中。

瓦絲卡無法挑戰他們全部。她開始用她的瞪視攻擊他們。他們衝向她,但當她用石化術鞭笞他們時,卻又一個一個變成了石頭。

隨著愈來愈多的石像出現,他們形成了一座牢籠。她被十幾個傑斯的塑像關在裡面。他希望他們感覺起來是如此地真實以讓她覺得自己被困住,至少目前是如此。

瓦斯卡的爪子抓著真正的傑斯。她又開始擠壓他的脖子。「讓他們消失,」瓦絲卡悄悄說道,然後他的呼吸被阻斷了。

接著石像們的嘴巴開始動作。

「你贏了,」他們異口同聲地說,用著傑斯的聲音。

NewImage

 

「讓他們退下。」她怒吼般地說著,但她的聲音裡閃過了一絲猶豫。

石像們稍微退了幾步,但她仍然被他們石頭般的形體困住。「傑斯能幫助你,」他們說道。「但他需要先知道你的計畫。」

「當我告訴你的時候,貝連,你將會照我說的做。」

「殺了他,然後他就無法替你影響各個公會了,」石像們吟詠著。「他需要知道你是不是一位值得的夥伴。你是否夠聰明。告訴我們。你要如何奪取他的城市?」

瓦絲卡緊壓了一段時間,把所有的血液都擠出傑斯的腦袋。但是她的手又再度放鬆了。「在你的幫助之下,我會削弱所有公會法師的能力。藉由強迫你重劃疆界來剷除他們的力量,破壞他們的魔法力連結。奪走他們的咒法師們來拔除公會勢力。然後,一個接著一個,我將會暗殺掉所有公會長。」

「你,瓦絲卡,將會暗殺每一位公會長嗎?」

「我生來就為了殺戮,」她說道,「而且陰影裡有許多人聽命於我。」

「謝謝你,」石像們說道。接著他們都把頭傾向一邊。「你們都聽見了嗎?」他們齊聲唱誦。

瓦絲卡環顧了他們所有人。「什麼?」

石像們的眼睛瞬間發出閃光,將瓦絲卡籠罩在一片眩目閃爍的強光中。她把一隻手遮在臉上擋住這道強光。

「今晚在陽園有一場許多公會長都會參與的高峰會,」傑斯石像們齊聲說道。「你的陳述已經被播放給所有參與的人聽了。」

瓦絲卡怒吼著。「交易取消了,貝連,」她說道。「現在該你死了。」她緊抓住握在手裡的脖子,然後把它扭斷。

它碎裂成了石塊。

她朝下看著,沒有看到死去的傑斯,反而看見原來她一直抓著自己那位被石化了的刺客—她先前殺掉的那個女人。在某個時刻他把自己跟她掉包了。

瓦絲卡憤怒地大吼著。她迴旋並砍劈著傑斯們排成的牢籠。他們不但沒有裂成碎片或消散在空氣中,反而更向她靠近。從他們頭上、眼睛,與手指冒出了更多的蛇,緊緊纏住她。牠們抓住了她的手腕。牠們與她的捲鬚交纏在一起。

一陣尖叫,她把他們都擊退。然後她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並次元旅行離開了這個世界。

NewImage

 

「我不知道你是怎麼辦到的,」拉溫妮說道,回到了十會盟會所。「但她就在那裡,漂浮在陽園中央,對著高峰會的每個人講述她的計畫。一場遠距的認罪。但誰能說她不會再回來?」

「她會潛伏一陣子,」傑斯說道,一邊摩擦著脖子上的抓痕。「我希望,這可以替我們爭取一些時間。」

「難道你就無法了結她嗎?或是命令她停止?」

傑斯搖了搖頭。「當時我幾乎無法靜下心來干擾她,或是扭曲她的感知。她確實不讓我有任何能夠摧毀她心智的空隙—每一步她都在挑戰我。」

「至少現在公會們開始注意她了,」拉溫妮說道。「波洛斯想要徹底掃蕩地下城。他們看起來相當興致勃勃。」

他看出窗外。街燈的光芒照耀在地面的鵝卵石以及城市高聳的尖塔上。地平線看似隱約透出了贊迪卡的山脊。「我相信你跟伊佩利能夠協助引導他們。」

NewImage


拉溫妮仔細看著他。「你擺出了那種表情。你那種『我將要離開一陣子,而且不要問我去哪裡』的表情。」

「應該只需要花上幾天吧。」

「你應該留在這。將會有許多需要仲裁的事。要讓人安心。」

他圍上了斗篷。「十會盟應該可以保護人們的安全,」他喃喃自語著。「但我只帶給了他們更多危險。而且我想賈路出了一點事。」

「誰?」

「某個我可能還沒辜負的人。」

NewImage


註一:在拉尼卡的迷宮終點,傑斯被守護俄佐立公會所的執行官任命為實體化後的十會盟,負責協調與維持各公會之間的平衡,成為活生生的十會盟約,不同於只以咒語形式存在的前代十會盟。因此拉尼卡人也直接稱呼他為十會盟。

註二:卡力羅嘉是一位人類大劍師,也是傑斯在拉尼卡的好友兼同事。最後卡力被泰茲瑞為了追查傑斯的下落而派出的手下殺害。

註三:喀文是一位維多肯文書管理員,在拉尼卡與傑斯一同研究與破解有關俄佐立迷宮的線索。最後被底密爾公會長拉札夫殺害。

NewImage

在《翻譯文章:未知領域 – 蛇髮妖與十會盟》中有 3 則留言

  1. 賈路要變黑了是嗎…
    還是要把賈路從獸使變成蛇使?
    不管怎樣
    口連的賈路,命運多舛
    要把綠色的位子讓給妮莎2.0了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