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文章未知領域翻譯文章

翻譯文章:未知領域 – 英雄明師阿耶尼

NewImage

 

原文網址: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azine/article.aspx?x=mtg/daily/ur/294
作者:Kelly Digges
譯者:洛伊德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屬威世智公司及作者所有,本文禁止轉載)

NewImage

 

一道溫暖的微風,帶著淡淡橄欖與遙遠海洋的香氣,吹拂著阿耶尼的毛髮。它低語著穿過了低矮的黃草以及那強韌老樹的淡綠色葉片。

在所有他曾經造訪過的世界裡,塞洛斯的感覺最像故鄉。即便他自己的世界,納雅,已不再是他所認識的那個世界,已經與其他四個阿拉若的斷片世界融合成一座完整卻又千瘡百孔的世界。但塞洛斯,受到既強大又永恆不滅的靈體保護,看起來總是永常不變。本地人稱他們為神明,而且僅此一回這事難以爭辯。

艾紫培看似覺得這地方相當舒適,認為比凡人還要偉大的心智正在看顧著她。阿耶尼覺得這個想法不太吸引人。痛苦的經驗告訴他:任何強大到能夠被當做神一樣來崇拜的力量也足以—至少是有可能—毀滅一個世界而不是保護它。納雅的神獸只不過是無心智的野獸,牠們的運動形成了平凡的遷移模式而非神聖的靈感。巨龍鵬洛客尼可波拉斯,他的力量確實如同神一般,在阿拉若斷片上操弄著數百年來的宗教與政治發展,只為了達成他本身那自私又毀滅性的目標。

阿耶尼仍然無法否認塞洛斯眾神的力量與威嚴,以及祂們所守護的世界之美。或許,到頭來艾紫培才是對的。

阿耶尼走了一整天,翻越了高低起伏、覆滿灌木叢的山丘並且登上了山脈,直到他聞到獅族那熟悉的氣味。不久前,他的族人來過這裡。距離他記憶中的獅族領土還有好幾個小時的路程,但如果他們擴張了領域這點倒也不令人感到意外。

NewImage

 

他在微光中紮營,不需偷偷摸摸也不用偽裝。他白色的鬃毛在黑暗中就像信號一般地耀眼,如果附近有獅族的話,他們會發現他的。

太陽下山後,滿天掛滿了星斗,阿耶尼抬頭看著,渴望看見每晚在空中展示的光線與色彩的演出,神明與神祕角色的故事迴盪在緩慢移動的星辰之中。這個現象是塞洛斯獨有的,它美極了。

但不是今晚。今晚,星辰非常冷漠,它們之間的空間既黑暗又空虛。更糟的是,在天空的一個角落裡,就只是一片空白,一片沒有星辰閃耀的虛無。阿耶尼想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艾紫培又會怎麼想。

艾紫培。他一直想到她。他知道她離開了多明尼亞,前往秘羅地這個金屬世界。阿耶尼認識那裡的獅族並計劃去拜訪他們—主要是用來當做尋找她的藉口,如果他是完全誠實的話。

接著其他鵬洛客們開始散佈這個消息:秘羅地已死。非瑞克西亞已重生。為了這個世界以及每一個世界著想,請不要前往該地。

他擔心艾紫培,更擔心他在秘羅地的朋友們。但他抱持著希望。就算世界消逝與天空黯淡無光,總是還有希望。

艾紫培可能還活著。

緊抓著這個念頭,他安穩地進入了夢鄉。

NewImage

 

他醒來,對黎明眨了眨眼,往上方看見了一位年輕灰色鬃毛的女獅族手中握著的巨大斧頭。她的耳朵朝後方緊貼著。灌木叢裡傳來最細微的沙沙聲響告訴他周圍還有另外兩位獅族同夥。

「報上名來,」那位年輕的女獅族說道。

「你是希薩,」阿耶尼說道,一邊打著哈欠,「上次我來這裡的時候,你還太年輕而無法出外巡邏呢。」

希薩張大了眼睛,也豎直了她的耳朵。

「阿耶尼?」

他微笑著。

「白毛。獨眼。巨斧。還會有誰?」

她放下了斧頭並靦腆地笑著。阿耶尼坐起身,揉著自己的眼睛。

「我必需要確認,」她說道。「這些日子野外有太多奇怪的東西。」

NewImage

 

她朝同伴們比了一個手勢。

「這位是金鬃阿耶尼,俄瑞恣之友。」

另外兩位戰士,一樣也是女性,從阿耶尼後方站出來。

「亞利莎!」他說道,用手拍了拍較高那位的肩膀。「還有…很抱歉。你是?」

「寇依拉,」第三位獅族說道。她看向希薩,而她正在點頭確認。「我在荒野裡長大,最近才來到忒摩斯。」

「寇依拉,」他複誦著,把這個名字牢記在心裡,還有她那斑駁的金色毛髮以及鼻頭上的切口疤痕。

「來吧,」希薩說道。「讓我們帶你回忒摩斯。你應該看看布黎瑪已經對這個地方做了些什麼。」

「布黎瑪!」阿耶尼說道。「布黎瑪是國王?而且希薩還帶領巡邏隊。我真的離開了這麼久嗎?」

NewImage

 

大部分的時間這四位獅族都一起行進。亞利莎總是十分安靜,寇依拉則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對話主要都是希薩替阿耶尼更新發生在俄瑞恣獅族之間的事。奧瑪拉皇后在與人類的戰爭中過世。布黎瑪,她選擇的繼承人,拒絕尋仇,這個充滿爭議的選擇最終替他贏得了更多的朋友而非敵人。

當阿耶尼以前造訪這裡的時候,很明顯地布黎瑪某天可能會成為國王。阿耶尼花了很長的時間跟這位年輕人對談,告訴他與人類共存的重要性。或許他的話語已經深深紮根。

在巡邏隊領域的邊界上,他的同伴們走到一旁,壓低聲音進行了一場短暫的討論。當討論結束,亞利莎與寇依拉向他揮手道別後便轉身往回走,而希薩則示意他繼續前進。

「我不想耽誤你的職責,」阿耶尼說道,雖然他很感謝她們的陪伴。「我知道怎麼去忒摩斯。」

希薩搖了搖頭,然後開始用同樣的步調走在他身旁。

「不是這樣的。最近事情變得相當危險。牛頭怪的活動範圍變得比平常還要廣,而且數目也更多。很難講人類會做出什麼事,既然…」她指向明亮的天空然後支吾了一下。

「你知道任何有關那個的事嗎?」他問道。

「不太多,」希薩說道。「某一天,神明們就這樣…離開了。對凡人感到憤怒,或許這是人類的說法。我認為是甩掉燙手山芋。」

「然後祂們留下了那圈空缺的天空?」

她盯著他看了一會兒,但他在之前來訪的時候就留下了會問奇怪問題的名聲。

「那是幾天前出現的,」她說道。「我們的說書人稱它為遺忘壕溝,但他就跟其他人一樣毫無頭緒,不知道那實際上是什麼。」

他們現在已經進入了俄瑞恣的領地,獅族的家園。然而,當他們爬上頂端看見來自塞洛斯最大的獅族單一殖民地忒摩斯獸穴的營火時,太陽早已西下,而且那奇特又四處分散的星辰也已經升起。大部分的獅族都是遊牧民族—每個地方的大部分獅族都至少是部分遊牧,由於數量夠多所以阿耶尼將其視為是天性—因此即便是他們最大的殖民地也很難被稱作城市。同樣地,它比他記憶裡要大的多了,在塗了明亮油漆的圍牆內空地並不多。

希薩與阿耶尼都不是外人,於是大門打開。他們未受刁難地走過去。希薩與一位鄰近的守衛交談,接著這兩位被催促著進入國王的大廳。

大廳中央有一道火焰翻騰著,而上方則有一頭烤熟的野豬,空氣中瀰漫著燒肉的多汁香味。一群獅族圍繞著火坑坐著。他們之中體型最大也最年輕的面向著入口,當阿耶尼與希薩進來的時候他站起身。

阿耶尼在族人中算是高的,但布黎瑪卻更高。阿耶尼記憶中那位高瘦的年輕小伙子已經長出了厚實的肩膀與光采自信,有著鮮明的形體以及完整又隨風飄揚的鬃毛。布黎瑪身穿華服並戴著一頂薄鋸齒王冠,這些都說明了他的地位,但橫跨在他露出的肩膀上的疤痕紋路則印證了他是一位勇於站上前線的領導者。

「老友布黎瑪!」

布黎瑪往前走了幾步,所以阿耶尼得抬起頭才能看見這位國王的臉。

「現在是國王布黎瑪了,」他低沈地說著。

NewImage

 

周圍只傳來劈啪的火焰聲。

阿耶尼看著布黎瑪的金色眼睛。很少人能夠直接看著阿耶尼那淡藍色的右眼以及曾經是他左眼的糾結的疤痕組織,但布黎瑪卻從未躲開。

布黎瑪的嘴角抽動了一下。

阿耶尼讓自己露出了微笑。

布黎瑪噴著鼻息,很快地這兩位獅族便咯咯笑著相互擁抱。

「現在是國王,是嗎?」阿耶尼說道,隔著一條手臂的距離端詳著這位年輕的君主。「我該稱呼你為『陛下』嗎?」

「呿,」國王說道。「叫布黎瑪就好了。但我有讓你煩惱了一下,對吧?」

「完全沒有,」阿耶尼回道。

「當然沒有,」布黎瑪說道,眼睛閃爍著光芒。「坐下來一起用餐吧。我相信你一定旅行很久了。」

布黎瑪並沒有完全意識到阿耶尼鵬洛客的本質,但他確實知道這位老獅族的起源,以及他經常的旅行,完全都跟俄瑞恣獅族聽過的地方沒有關連。

「回來真好,」阿耶尼說道。

阿耶尼與希薩坐了下來。國王的其中一位參謀將一塊塊光滑的肉從火堆上方的烤豬身上剝下來,然後遞給了客人們。阿耶尼心懷感激地咬了一口美味多汁的豬肉,下巴滴著滑膩的油。

「非常感謝你的款待,」他滿口食物地說著。無論是否為親愛的訪客, 還沒解決民生問題就談正事是非常無禮的,甚至貴為君主也無法被原諒。

在火焰四周開始了許多短暫的交談,但沒有任何一件是重要的。當阿耶尼酒足飯飽之後他才開始說話。

「就像我說過的,回來真好。」

「但這不是你回來我們身邊的原因,」布黎瑪微笑著說。「你是來找我討論的,或是向我詢問一些事,或是催速我行動。我回想起金鬃阿耶尼的方式,陌生人朋友。」

阿耶尼微笑著。

「你太了解我了,」他說道。「或許某一天,我會純粹來這裡看看老朋友。這趟旅程相當值得。但現在這場合,恐怕你說的是對的。我來這裡尋求你的協助。」

「阿耶尼是俄瑞恣的朋友,」布黎瑪說道。「你需要什麼幫助?」

「我來這裡尋找一位朋友,一個人類,」阿耶尼說道。「她叫作艾紫培。」

「她也跟你一樣,來自遠方嗎?」

阿耶尼點了點頭。

「她遇上麻煩了?」

「如果她在這的話,」阿耶尼說道,「我希望那表示她不會再遇到麻煩了。」

「但如果她像你,」布黎瑪說道,「我能想像麻煩會經常找上她。」

阿耶尼再度點頭。

「你應該跟拉那索斯聊聊,」布黎瑪說道。「他是一位正在學習我們生活方式的人類年代史家。」

「這是否代表著你已經採用我提出的和解建言了?」

在火坑周圍的獅族們一直在跟彼此交談著,滿足於讓國王跟他的老友以近似私下的方式對話。現在他們卻安靜下來,往前豎起耳朵專心聽著。

「是的,這看來有點謹慎,」布黎瑪說道。「但隨著事態發展,拉那索斯來到我們這裡。並不是每個人都相信他的動機,」—他匆匆瞥向了火坑周圍的一些人—「但他是無害的。他告訴我們故事,而且他也聽著我們的故事。我不知道為何他認為我們是值得的夥伴,但一個願意傾聽我們不平之鳴的人類是如此地新鮮,於是我們讓他留下來。最近他跟人類商人交談過,所以他或許聽過有關你朋友的消息。」

「有太多我想請教的事了,」阿耶尼說道。「關於你的人民、老友們、天空⋯」

「⋯但你正擔心著你的朋友,」布黎瑪說道。「去吧。跟拉那索斯聊聊。不急著敘舊。」

NewImage

 

年代史家拉那索斯是一位脖子與臉的下半部被皺摺的燒傷疤痕覆蓋的老人。他的白髮修剪得很短,而且他在站在一道熊熊火焰前方,用一位專業說書人的熱情與張力講述著他的故事。

「⋯於是波祿卡諾斯回來了!」拉那索斯大喊著。「從他在尼茲的棲所被普羅烽斯的怒火給擊落。」

拉那索斯意味深長地瞥向滿天星斗並誇張地轉動著他的眼睛。如此的不敬會使他在任何人類城邦遭受到法庭制裁。但在此處,獅族們咯咯笑著。如果這個人不是在表演給他的觀眾看,那麼他就是徹頭徹尾的偶像破壞者。阿耶尼想著當拉那索斯聽到這個故事時,它跟原版已經有多大的不同。

「你們都知道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倪勒婭與赫利歐德是如何將波祿卡諾斯束縛在地底,使他永遠沈睡以維持凡人世界的和平。」

波祿卡諾斯是某種巨大的天界多頭龍,他被束縛在星辰裡以確保凡人的安全。阿耶尼上次造訪這裡的時候聽過有關他墜落以及監禁的故事。

NewImage


「但是,我的朋友,神明對於『永遠』的定義跟你我有點出入,」拉那索斯說道。「因為波祿卡諾斯已甦醒並再度威脅著塞洛斯!」

現在出現了真正警告般的耳語,就好像波祿卡諾斯隨時會從天際衝鋒而來。阿耶尼笑了。獅族是非常好的聽眾,一旦他們願意配合的話。

「在遠古時代他吞噬了一整座城市,而且要許多城市才能滿足他那五十顆頭的飢餓,」拉那索斯說道。「邁勒提斯,現在,即將成為他野蠻之力的目標!」

更多群眾開始低語。有一位歡呼,但很快就被制止了。很久以前,就是邁勒提斯奴役了獅族。他們認為它是真正的家鄉,而且許多獅族希望有一天能夠收復它。一想到這座城市淪陷,即便在故事裡,看似同樣傷人。

「大地因他的腳步而震動,他的足跡形成了湖泊。他吞噬一切擋在他面前的東西,從奈西安森林狂暴到暴君阿諾瑪寇斯被鎮壓的四風高原。沒有東西能擋在波祿卡諾斯與邁勒提斯之間。沒有任何東西…除了旭日天尊!」

群眾歡呼著。阿耶尼並不意外聽見這個來自塞洛亞特的故事,關於這位半神話的旭日天尊。儘管被最重要的人類神明祝福,天尊在獅族間是一個受歡迎的角色,而且阿耶尼在他前幾次來訪時聽過許多塞洛亞特的故事。或許是因為天尊的故事,不像在人類土地上受歡迎的神話故事,比較專注於凡人的作為而非神明之間的爭執。天尊有著赫利歐德的祝福,但試煉卻是她自己的。

「她站在那裡!」拉那索斯說道。「盔甲閃耀著,高舉著長矛,白色斗篷在四風中飄蕩。她向前踏出並大聲挑釁,接著多頭龍的五十顆頭就轉過來面對她。

「現在,天尊在這片土地是陌生人。邁勒提斯並不是她的城市。但沒有人能夠守護它,因此天尊不能讓它淪陷。

「在波祿卡諾斯巨大的軀體面前她就像是一粒灰塵,甚至連神明也殺不死他。但她有一把武器,一個波祿卡諾斯從未面對過的武器:一把長矛,由普羅烽斯鍛造,接受了赫利歐德的祝福,閃耀著太陽的光芒與天尊的意志。她舉起了長矛向前衝刺。

「波祿卡諾斯看見這位凡人竟敢單獨挑戰他,心中燃起怒火。他打開了淌著口水的血盆大口,把天尊整個吞了下去!」

獅族們倒吸了一口氣。阿耶尼皺起眉頭。這就是塞洛亞特的結局嗎?他們從來沒聽過嗎?

「啊,」拉那索斯說道,「但是旭日天尊不僅力量強大,而且也很聰明,她證明自己是波祿卡諾斯難以下嚥的食物。正當他吞下她的時候,她迅速地用長矛攻擊並幾乎把多頭龍的頭從脖子上切下來。她跳開到安全的地方,而且這顆頭受了重傷,卻又還未完全被切斷。它無法再長回來了!

NewImage


「他們交戰數日。每次波祿卡諾斯都帶著未經思考的憤怒試著要吞下天尊,她揮刀砍劈並留下另一顆無用的頭。當凡人一次一顆頭地屠殺著祂們珍貴的寵物時,神明們旁觀著,無助地被克羅芬斯的靜默咒所束縛。」

阿耶尼想著是否這個「靜默」就是現在發生在天空的這種狀態。如果這種事以前也發生過的話並不會讓他感到意外。塞洛斯的記憶漫長,神明們則難以拘束。

「最後,天尊面臨了強大的波祿卡諾斯的最後一顆頭。他已經知道吞下她只會導致痛苦。他試著要踩扁她,但她用長矛刺穿了他強壯的腳。他用尾巴攻擊,但她靈敏地閃過了。當他遲疑的時候,她衝上他的尾巴,跑過他的背部,爬上他最後擺動著的頭,然後把長矛插進了他的眼睛。

「波祿卡諾斯,城邦吞噬者,神明的最愛,從此消失。寧靜的高原上只剩下赫利歐德的鬥士,她的長矛在陽光下閃耀著。」

拉那索斯豪氣地鞠了個躬,獅族喃喃說著他們的讚賞。無疑地說書人現在了解獅族比起人類聽眾還容易順服。

當群眾散去,阿耶尼走向了年代史家。

「很棒的故事,」他說道。

拉那索斯行了個禮。

「我叫阿耶尼。俄瑞恣獅族視我為朋友,我很高興他們對你也這麼認為。」

拉那索斯咯咯笑著。

「對大部分人來說是朋友,」他說道。「對其他人則是害蟲、宣傳員以及間諜。跟任何事一樣,端看是誰在說故事。但我貌似有布黎瑪國王的信任,這對大部分人已足夠。」

「這對我也足夠了,」阿耶尼說道。「我希望你能幫我找到一位朋友,一個人類。她叫艾紫培。」

「這是個不常見的名字,」拉那索斯說道。「這麼說來,阿耶尼也是。你們是從哪來的?」

每次都是說書人問起,阿耶尼心裡想著。

「遙遠的地方,」阿耶尼說道。「翻越了山脈,然後再過去一點。」

他認為這是個無害的答案,但他立刻就發覺自己說太多了。拉那索斯張大了發亮的眼睛。

「在山的另一頭有人住?獅族跟人類嗎?他們有城市嗎?殿堂呢?對神明的知識呢?」

阿耶尼舉起一隻手,拉那索斯便停止了他那連珠炮般的提問。

「晚點,」阿耶尼說道,「或許我可以回答你的問題。」

拉那索斯漲紅了臉—就像是羞愧時會低下自己的耳朵,阿耶尼已經學到,儘管仍然有許多他無法掌握的細微的人類表情。

「當然,」年代史家說道。「你在找你的朋友。」他磨蹭著自己帶有斑駁疤痕的下巴。「很抱歉讓你失望了,但據我所知我是俄瑞恣唯一的人類。」

「布黎瑪說你最近跟人類商人交談過。你有聽到什麼關於他們土地上外來者的消息嗎?她是一位獨行的女性,說著奇怪的語詞還帶著一把劍。」

拉那索斯眼中閃爍了一下。

「當然有啊。你剛剛才聽了他們告訴我的故事。」

阿耶尼自動把耳朵轉了回來。這個老頭在開玩笑嗎?

「我在找我的朋友,」他說道。「不是旭日天尊。」

「是什麼讓你認為你的朋友不是天尊?」

阿耶尼讓他的耳朵完全貼平。

「我上次來這裡的時候聽過塞洛亞特的故事,」他說道。「提到天尊與人馬們一起鍛鍊,並跟獅族居住在一起。現在我的朋友竟然在故事裡,而且她還從未做過這些事。」

「阿耶尼,你正說著塞洛亞特就好像它是關於一個人的故事。」

阿耶尼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吐出。

「是的,」他說道。「我是。記住,我從外地來。如果我有所誤會,麻煩請你解釋。」

塞洛亞特是關於旭日天尊,」拉那索斯說道。「但那並非是一個人。它是個頭銜,赫利歐德在危急時刻所賦予一位值得的凡人。塞洛亞特的故事是他們所有人的故事,從第一位,無論那是誰,一直到最近這位—殺了波祿卡諾斯的女人。」

NewImage


某件事不對勁。

「最近這位,」阿耶尼喃喃說道。「你說的那個故事就好像⋯」

他張大了眼睛。

多久之前的事?

「最近,」拉那索斯說道。「非常近。就在諸神靜默期間。一個月前,或許再多一點。」

塞洛斯竟能夠如此迅速地將事件轉變成歷史,再將歷史轉變成了神話!

「在你的故事裡,天尊使用一把長矛作戰,」阿耶尼說道。「我從不知道艾紫培有一把。」

拉那索斯聳了一下肩膀。

「細節都跟衣服一樣;人們為了保持新鮮感而變換它們。當我聽到這個故事時,它是一把長矛。當告訴我的那位商人第一次聽到的時候,或許它是一把劍。在轉述的過程中這些東西都會改變。」

「那麼場景設定呢?」阿耶尼問道。「四風高原。你認為她真的在這裡嗎?」

「或許不在高原本身,」拉那索斯說道。「我敢打賭她在靠近邁勒提斯的地方。這個故事的本質是波祿卡諾斯威脅著十二哲人的城市。但我不認為她會在那裡繼續待下去。」

「何出此言?」

「我聽到另一個故事,」拉那索斯說道。「在她殺了波祿卡諾斯之後,有人在阿喀洛斯見到天尊,這座城市正受到牛頭怪大軍圍攻。布黎瑪非常關心這件事,出於軍事立場,但我還不打算說這個故事。我還不知道結局。」

「謝謝你,」阿耶尼說道。「你幫了我很大的忙。」

「你打算怎麼辦?」拉那索斯說道。

「找到她,」阿耶尼說道。「幫助她,如果她需要的話。」

他微笑著。

「畢竟,天尊總會有夥伴。」

在《翻譯文章:未知領域 – 英雄明師阿耶尼》中有 2 則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