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文章未知領域翻譯文章

翻譯文章:未知領域 – 海神迷宮,第一部分

NewImage

 

原文網址: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azine/Article.aspx?x=mtg%2Fdaily%2Fur%2F273

作者:Jeremiah Isgur

譯者:洛伊德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屬威世智公司及作者所有)

 

索隆的日記,他是一位阿克瑟斯的學者、運動員以及鬥士。

我已經朝我居所的南方旅行七天了,那是一座位於邁勒提斯邊陲的小城市,一開始我沿著賽連之海的海岸線走著,但在過去的兩天裡漸漸往內地走去。昨天當道路在費拉的小村落裡終結的時候,我走出了剩餘的文明之地。我用四張銅片換來了一袋乾燥肉以及兩片厚實的黑麵包。從那裡,我沿著西南方的小路走進了山丘。黃昏的時候,我登上一座綠意盎然的山丘頂端,來到了那座偉大的迷宮前。

NewImage

 

迷宮整齊地排列在我面前,完全填滿了南邊的山谷,並且就我視野所及之處,迷宮跨越了整個平原。一條古老的通道領往了迷宮入口,一條精準的直線,朝著西方延伸。入口本身是一座石造的拱門,保存完好,但我無法確認是經由誰之手。某幾段的道路已經損毀,石塊間冒出了許多雜草。一排高聳的樹籬由石造入口朝南北方向延伸。當它接近山丘底部的時候,它轉向東方並沿著山丘的基線延伸直到地平線上。

身為阿克瑟斯選出的鬥士,我的責任就是進去一探究竟,找出藏在裡面那令人歎為觀止的寶藏並光榮返鄉。賢者們說塔薩的雙叉戟狄凱拉就在迷宮中心。我想找到它。

為了這趟旅程我已經受訓七年了—成為一個學者兼運動員。我準備好面對未來的任務,備齊了知識、訓練以及—最重要的—對神明的信仰。我的背包裡有一份羊皮紙的迷宮地圖—至少涵蓋了任何來自我的城邦的人所探險過的最深處,並活著回來加以記載。

下山坡的半途上,我在一棵樹下升起了營火,避開強風。到了早上,我將進入迷宮並開始我這輩子努力的最終測試。

以下是我隨身物品的清單:

NewImage

 

我穿了一件厚重的圍腰裙、上衣以及皮製涼鞋。

我在圍腰裙和上衣外面穿了一件帶銅扣的輕皮甲。

有了這些準備,我便能存活、戰鬥、記錄我的旅程,並且—如果情況允許的話—帶著無價的寶藏以及世代流傳的故事回到我的城邦。

 

第一天

今天我進入了迷宮,就在黎明之後沒多久。太陽已經出來了,使我的旅程不至於太難受。整天我都跟隨著我的地圖。到目前為止都相當準確。

迷宮由厚樹籬構成,跟兩個高個子男人疊起來一樣高。牆之間的道路寬度可容納三個人並肩走過。地面上大部分是綠色草地。既然我一整天都沒遇到任何人,我只能假設它是由神明們自己維護的,抑或是經由某種魔法。

太陽西下。整座迷宮已經籠罩在陰影中,而且很快地將會變得太暗而無法繼續書寫。我會吃晚餐並準備好我的床。迷宮裡沒有遮蔽物,也沒有可供躲藏之處。我會在樹籬下盡量蜷起身體並且祈禱著整個晚上都只會有我一個人。

 

第二天

昨晚斷斷續續地度過了,就好像完全沒睡一樣。感謝塔薩賜給我黎明。在迷宮裡度過整天後又毫無遮掩地直接躺在地上,這讓睡意都轉變成了恐懼感。單單只是貓頭鷹飛過頭頂的震翅聲或是微風中樹籬的摩擦聲便立即讓我感到恐慌而睡意全消。我整晚都握著我的長刀並且試著安靜地呼吸。

現在我必需得繼續前進。迷宮的峽谷山壁內幾乎都還是一片漆黑,但此時睡眠並沒有任何幫助。

NewImage

 

我已經跟著地圖走了一整天。它帶我走過了一條橫越道路的香甜溪水。我放肆地喝著並裝滿了我的盛水皮囊。當我走到轉角的時候嚇到了一隻野兔,並想著可以把牠當成我的晚餐,但牠卻在我拿出弓箭之前就擠進了樹籬下方。所以今晚,我又再度吃了麵包,乾酪,以及一點乾燥肉和水果。未來我會更加小心。補充我的口糧可能就是生與死的差別。一旦我來到了地圖的尾端,進展將會慢上許多。

NewImage

 

我再一次面對了試著睡著的恐懼,毫無遮蔽地躺在地上。今晚,我找到一處道路支線的死巷,而我將會在那裡紮營。我不確定這是否為一個好的計策。我可能不太會被任何可怕的東西發現,但如果不幸被發現的話,我將無處可逃。

 

第三天

迷宮變得愈來愈崎嶇、雜亂。當一天慢慢地過去,雜草愈長愈高而樹籬也愈來愈寬。當我跋涉穿越那些長得跟我腰部一樣高的草叢時,有些道路幾乎被朝外生長的糾結樹枝給阻擋。好幾次,我注意到那些被壓平的草叢區塊,在夜晚被動物或人類做為巢穴,雖然我沒看到是哪種生物的跡象。

白天裡我最有趣的發現是普拉希泰力的屍體,一位之前的阿克瑟斯鬥士。兩年前他沒回到城邦,我們都假設他已經死了,而現在我則可以證實這點。我發現他的殘骸靠在樹籬上。草長得很高,我差點沒發現他。

我無法從他的骨骸判斷他的死因,就算他仍完整穿著那套已腐爛的皮甲。除了一把耐人尋味的匕首外,他身上沒有留下任何有用的東西。當我將它從那腐爛的劍鞘裡抽出的時候,它依然閃耀著嶄新的光芒。這把匕首上雕飾著模糊的圖案,我確定它曾經受到過一位神明的祝福。

我差不多要來到地圖的末端了。明天我將走進未知的領域,即將開始我真正的試煉。今晚,藏身在草叢裡,我希望能有一夜好眠。

 

第四天

災難降臨。我在接近中午的時候走進了地圖以外的區域,因此我開始用銀色染料在樹籬的角落做上轉彎的記號,就像我被訓練的那樣,總是轉往同一方向。

我試著爬上樹籬以取得制高點。很可惜,雖然樹籬因太過濃密與糾結而難以穿越,但它們的枝幹卻不夠強壯來支撐我的重量。在我停下來休息並吃午餐的時候,我聽見樹籬中傳來摩擦聲,然後是一聲低吼,貌似來自於一隻掠食者。我迅速收好行囊並盡可能安靜地偷偷溜走。但那隻生物卻跟蹤了我好幾個小時。我總是會聽見牠的吸氣與咆哮聲,有時從另一側的樹籬傳來,有時卻從我後方某處傳來。最後牠趕上我了而且我聽見牠開始認真追逐。

雖然我沒親眼瞧見那隻野獸,但我知道自己不可能跑得過牠。好幾次我從迷宮的角落盲目地朝牠射箭。驚慌失措,我轉了好幾個彎,一直聽見那隻野獸窮追不捨。樹籬那狂野的枝幹鞭打在我的臉上與身上。突然我發現眼前是一條死巷。正當我害怕著我的旅程即將提早結束,準備要轉身迎擊的時候,我注意到那部分的樹籬已經塌陷並瞥見從另一側傳來的日光。

我摸索著攀越了塌陷的樹籬,像蟲子般往另一側鑽去,樹枝與荊棘都撕裂了我的衣服和皮膚。我的背包卡在樹枝上並讓我無法從另一側出來,但我還是用盡全力穿過了樹籬並往前逃跑。當跑過了好幾個迷宮彎道以後,我停下來聽那隻野獸的聲音。我一度只聽見自己的大力喘氣聲,但到了最後…什麼也沒有。

我已經甩掉那隻生物了,不管牠是什麼。或許那個塌陷的樹籬通道對牠而言太小了。

NewImage

 

冷靜下來後我檢查了自己,才發現我不只甩掉了那隻野獸,我的箭袋以及裝了乾燥水果與肉的袋子也掉了。

我不敢回去試著找到它們。不只是因為我已經完全迷了路,那隻野獸也還在外面。任何的回溯只會讓我更接近牠。我又累又酸痛又被擦傷,但並沒有受重傷,比起在迷宮中迷路然後餓死,那些都不算什麼了。

我想繼續哀悼,但我必需為以後節省一些墨水和羊皮紙。

 

第六天

迷路了兩天。豔陽高照,而我幾乎要沒水了。只剩下半輪乾酪,一塊麵包。試著要待在迷宮的陰涼處。裸露的皮膚已經灼傷。滿身大汗。在鎧甲下被燒烤著。

這區段的迷宮由混雜的樹籬組成,高的,厚的,枝繁葉茂的灌木叢,以及多刺的荊棘叢。高度不一,但都高過我的頭。

我已經走了半天了,到處亂轉,沒遇到任何單一出口或旁側通道。感到毫無遮蔽卻又幽閉恐懼。

更糟的是,在這條可怕的道路末端,走了半天沒有出口,卻有著一道蓋在石堆上的門。樹籬生長到門口,沒有其他路。門裡面,一道石階往下進入黑暗中。

跟走下階梯的想法一樣恐怖的是,在烈日下,冒著曝曬死亡的風險,沿著原路往回走的想法。其實現在看起來後者比較恐怖。

在一場亟需的睡眠後,我即將點亮蠟燭並勇闖黑暗。希望城邦裡的市民們正在為我祈禱,而塔薩將會大發慈悲,否則一切即將化為烏有。

 

第七或第八天

日光!讚美神。我還活著。香甜的新鮮空氣,香甜的綠色生命味道。

一回想起地底迷宮的可怕,我的手就不停顫抖。那就是死亡本身的氣味。砌石牆上滴落黏稠的水。更糟的是,蓋在我雙手與臉上的蜘蛛網,垂落到脖子上,跑進了我的鼻子和嘴巴。人類、野獸,以及奇特生物的骷髏散佈在這個可怕的墓穴裡。老鼠、蜈蚣、蠕蟲以及各種爬行的生物覆蓋了整個地板,不停從我腳上飛掠與滲透。我多希望我在這個地底黑暗中穿的是高筒靴而不是涼鞋。唯一的光芒,我那微弱又細小的燭光,像稀世珍寶一樣地被我珍藏著。當蠟燭愈燒愈短,每分鐘的光芒就像在倒數著我的末日。當我把它吹滅準備休息的時候,更糟,彷彿所有黑暗裡的邪惡生物都湧向了我,在無盡黑暗裡攀爬著我的身軀。我什麼也不能做,只能在身體前方揮舞著長刀,希望能讓它們不敢靠近。

NewImage

 

有時候我向神明祈禱希望祂們能帶我走。我甚至考慮自我了斷。但我持續前行,最後來到另一座朝上的石階,終於,來到了外面。我擔心我在黑暗中四處轉彎而來到我當時進來的入口,但當我到了外面,我知道我多慮了。我不確定自己在地底待了幾天,但根據我吃喝的食物來判斷,大概是一到兩天。

這裡的迷宮看起來又不同了。藤蔓扭曲纏繞在樹籬更堅固的樹枝與樹幹上。許多樹長出了圍牆外面。前方的道路徹底地被柳樹遮蔽,擋住了陽光。地面柔軟但比起草地則更為泥濘。

希望這是水源的徵兆,因為我已經口渴到頭重腳輕了。沒有水,沒有弓箭,少許食物,睡眠不足,而且疲倦,我還是難逃一劫。但至少我會死在地表上,而不是在我腳下那座黑暗地獄。

 

第九天

神明們帶來了一場暴風雨。我從未見過這樣的一場暴風雨。冰雹用力地砸在我身上,我擔心我會因此而骨折。我在這座無盡的迷宮裡隨手拿起可用來遮蔽的東西,並用我的毛毯蓋著頭部以緩衝從天空中拋下的冰塊衝擊,同時也讓我的大腿保持乾燥以方便靠在上面書寫。四處都是分岔的閃電,隨之而來的響雷威力強大到震落了樹上的水滴。雨水沿著迷宮路徑奔流成河。我的鎧甲整個濕透而幾乎不能穿了。我顫抖著。我的胃因為飢餓而吞噬著自己。至少,我終於能止渴了。

但我並不感到害怕。我正感到興高采烈。從每道閃電的裂縫中我可以看見黑色天空裡的眾神們,正在雲端彼此較勁。祂們正在為了我搏鬥!祂們知道我正走在正確的路途上。厄睿柏斯與倪勒婭想盡辦法要使我的旅程在此終結,但塔薩祂自己卻守護著我。

當這場暴風雨平息後,我將會繼續前進,沿著這條將我帶領靠近迷宮中心的道路。

 

(待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