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文章未知領域翻譯文章

翻譯文章:未知領域 – 布拉夫魅影(上)

NewImage

 

原文網址: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azine/article.aspx?x=mtg/daily/ur/210

作者:Jenna Helland

譯者:洛伊德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屬威世智公司及作者所有)

 

 

「女巫與竊賊,」布蘭可說道,一邊研究著一排葛加理罪犯。 

 

他握住擊暈哨棒的手柄。他想要大聲叫喊,推倒俄佐立拘留所的高牆,然後奔逃到日光下。他想要遠離他們,以及那些奇怪的低語和野蠻目光。 

 

「拿出你的哨棒,」他在經過蓋畢斯身旁時低聲說著,他是一位十幾歲的菜鳥守衛。蓋畢斯自視甚高,就算在心情好的時候也還是待人苛刻。

「我會做我該做的,你管好自己就好,」蓋畢斯喃喃說著,這聽起來非常不合理,畢竟他們做同一份工作。

 

布蘭可想要搞清楚狀況。當晚稍早的時候,俄佐立逮捕人突襲了葛加理領地。當他們一進入了拘留所,某些葛加理群眾反擊了他們的拘捕者並掌控了一樓。到現在可能已經有更多樓層淪陷。布蘭可不會知道。他一直被困在這個地下室裡。

NewImage 

 

「女巫跟竊賊,」沿著長廊踱步前進的時候,布蘭可再度碎嘴說道,跟想要把他吞下肚的人們只隔了幾吋遠。

 

他們被困在喧鬧的長廊裡幾小時了。目前為止,囚犯們都還算安份,但他們已開始變得躁動。對任何人來說,雙手被反綁跪在地上是非常痛苦的事。幾小時過去,布蘭可開始同情起他們。但其他守衛,像是蓋畢斯,比起憐憫他更顯得激動。 

絕大多數的犯人是骯髒邋遢的人類,看似脆弱的肌膚好像從未晒過太陽。少數體型巨大的人類被木製固定板與閃亮手銬箝制住。最可怕的莫過於一位被綑綁、封口,以及矇眼的削瘦蛇髮妖。她的頭髮披散,那些蠕動的觸鬚讓布蘭可感到毛骨悚然。甚至那些與她同公會的人也都躲得遠遠的。她孤單地跪在被封鎖的門邊,儘管周圍是悲慘的環境,她看起來卻是如此微妙地高貴。

看著她,布蘭可明白了自己還是得面對現實。這裡用了太少的守衛來管理過多的囚犯。

 

「腐爛爬蟲,」蓋畢斯突然大叫。他逼近一位有著凹陷臉頰看起來病厭厭的男人,身上有著前古魯成員的模糊部族刺青。那個人什麼都沒說,只是用紅眶眼睛惡狠狠地瞪著他。 

「看吧,這是什麼噁心臉,」蓋畢斯嘲諷著。「也許他們在你出生的時候沖了你?像垃圾一樣沖進葛加理媽媽懷抱裡?」

 

布蘭可希望有個高階長官陪著他們。但在葛加理群眾反叛後的初期混亂中,他們的長官們將其他犯人隔離到了地下室。他們命令守衛們在平定動亂前不得離開,並將出口用護法咒封印起來。 

NewImage 

 

無人可進。無人可出。除非上級指示。

 

「既然你這麼愛垃圾,試試這個如何?」蓋畢斯用靴子尖端摩擦著那個人的臉,把他的頭踩在牆壁上固定著。沿著長廊,葛加理群眾開始發出噓聲。它逐漸變成動物般的怒吼聲並響徹了磁磚天花板。 

「你會被投訴,」布蘭可警告了蓋畢斯。

「所以呢?」蓋畢斯嘲笑著。但他把腳放了下來。那個男人的嘴唇流著血,再也沒抬頭看。噓聲停止,但是犯人們迴盪的憤怒已經非常明顯,就像空氣中的煙霧一樣刺鼻。

「冷靜,」布蘭可低聲對蓋畢斯說道。布蘭可把手放在那位矮個男的肩膀上,但蓋畢斯憤怒地把他的手甩開。

 

幾個月前初次見面時,蓋畢斯立刻就看七呎高的布蘭可不順眼。除了身高,布蘭可的身材跟鐵匠一樣寬廣結實。他感覺到就是因為他的體型才陣壓得住這種場面。

 

「這不是我要求的!」蓋畢斯咆嘯著。「都是那群混蛋們計畫好的。」 

「誰,席凡嗎?」布蘭可問道。仲裁者席凡下令進行大型逮捕,而這場行動也被吹捧為要終極清除葛加理勢力。

「不對,你這個蠢蛋,」蓋畢斯回嘴。「是他們,這些腐爛爬蟲。他們故意讓我們逮捕,意圖在這裡造反然後殺了我們。」

 

布蘭可不做回應。他不喜歡在囚犯面前討論事情。他可以感覺到他們正在背後盯著看,監視著他的一舉一動。

NewImage 

 

「帶他們穿越監獄裡的運動場,」蓋畢斯催促著。「我們可以把他們關在南區的籠子裡。」

 

布蘭可看出了這裡面的邏輯。南區沒有出口,但至少這些囚犯會被更堅固的東西監禁起來。

 

「那日光怎麼辦?」布蘭可問道。除非上級允許,運送葛加理囚犯受到嚴格的法條規範,並且嚴禁曝露於太陽光之下。 

「我才不管日光,」蓋畢斯尖吼道。布蘭可迅速點了頭表示同意—蓋畢斯快爆發了。

 

在他們讓犯人們起身後,布蘭可與主要群眾在門內的長廊尾端等候著。他一次讓兩個人穿越陽光普照的庭院。蓋畢斯則在遠端的另一頭接應。當那位嘴唇帶血的男人來到隊伍前方時,他們只移動了一半的人過去。布蘭可示意他走到陽光下,但他拒絕。

NewImage 

 

當布蘭可伸出手的同時,其餘的葛加理群眾產生了一陣騷動,大家站了起來將他團團圍住。布蘭可的視線越過群眾,看見兩個囚犯引領著蛇髮妖往他的方向走來。其中一個人自己掙脫了枷鎖,並準備解開蛇髮妖的眼罩。他們想把她當成武器來使用。 

被包圍在人群中,布蘭可無法靠近門。他們踹他,試著打斷他的膝蓋。正氣凜然的怒火在他心中燃起,他反擊了,將他們纖細的骨頭撞在牆上,用拳頭打碎頭骨,再用他巨大的膝蓋折斷脊椎。 

蛇髮妖—現在已經掙脫了束縛—正要加入這場混戰。布蘭可不喜歡在這樣狹小的空間裡打鬥。除非他想變成一座石雕像,他必需要先擊倒她。閉上眼睛,他朝著蛇髮妖衝去。他用巨大的手抓住了她嶙峋的肩膀並將她拖在身後衝向敞開的門。 

豔陽高照,他們跌進了沙地庭院。布蘭可身體一部分跌坐在蛇髮妖身上,努力試著緊閉雙眼。她嘶嘶地發出不熟悉的聲音,胡亂抓著他的臉。盲目地揮打著,他用手肘反覆地撞擊她。她的身體逐漸變得僵硬。當他要站起身時,她的手指扯著他的耳朵。他聽見了一道撕裂聲,接著他痛苦地大叫。布蘭可從蛇髮妖身上滾開,他的眼睛不自覺地睜開看著周圍的混亂。囚犯在庭院裡自由地穿梭著。他們已失去控制。 

他的眼睛快速瞟過蜷曲在地上的蛇髮妖。劇痛使布蘭可感到反胃,他的耳朵似乎垂吊在脖子旁邊。當血紅色的光線在他視野周圍搏動時,世界傾向了一邊。布蘭可知道自己即將昏死過去。

在他旁邊,鮮血自蛇髮妖的頭上湧出。她的頭垂向一側,閃爍的光芒正吞噬著她。布蘭可將手插進泥土裡,就好像要維持著他已經失去的平衡。

當他再度抬起頭時,沙地上只剩下她身體壓印出的輪廓。蛇髮妖消失了。

NewImage

NewImage 

 

這是個相當簡單明瞭的案子:一棟出租公寓的十八樓崩塌了,死了四個人,包括兩位拉卜家族成員。拉卜先生正在要求賠償。 

瑞羅夫仲裁者開始將筆蘸了墨水並重新考量這個案子。他重讀了在訴狀結尾處原告手寫的證詞:

木製地板已經變軟好幾週了。我箱信[原文如此]有一條會漏水的排水管。我跟房東反應過兩次,但他什麼事都沒做。 

相信?這些字瑞羅夫愈看愈生氣。訴狀的前十頁都井然有序。送檢者引用了正確的法律條文而且他合法辯護的各種資料也相當齊全。沒有檯面下的東西好擔心—房東是不屬於任何公會而且與地下城毫無瓜葛的貧民窟老大,未來並不會給俄佐立惹上什麼麻煩。

瑞羅夫考慮著搖搖晃晃地堆在書桌角落的那疊文件。好吧,他要給這個人一點教訓。學著怎麼拼字,拉卜先生,而且不要浪費我寶貴的時間。因此,他將訴狀塞到那疊文件的底下。

瑞羅夫將注意力轉移到桌上的另一疊文件。他享受著合法語言的一絲不苟—假設它是被完美的處理—而下午就這麼愉快地度過了。瑞羅夫批准了將對在一場暴動附近所逮捕的群眾處以罰金,就算證據還不足以顯示他們有參與。接下來,他核可了大仲裁者里奧諾斯的新雕像。他們已經花了好幾個月的爭論來同意將它放置於靠近(但非緊鄰)新布拉夫的主要入口。

NewImage

 

他才剛寫完反對資助一項反宗派提議的爭論文章,一位職員又帶了一疊文件出現在他那寬敞辦公室的門口。仲裁者的工作永遠做不完…

 

「通風系統發出的聲響一直讓我分心,」他對那位年輕女子說道。「你可以去看一下嗎?」

「我可以向管理人提出申請,」她緩慢地回答。填寫申請表並不屬於職員的工作,但他們很無聊,而且一個職員註定要比仲裁者有更多空閒時間。

「感謝你的好意,」他帶著勝利的表情說道。

「是的,長官,」她說道。她把兩個封好的信封放在他桌上。「訊使送來的。」

 

他的笑容變得苦澀。他可以斥責她沒有立即上呈這些信件,但他決定就這麼算了。畢竟他需要那個管理人。他在收據文件上簽了名後,她便消失在俄佐立公會所那宛如迷宮的長廊中。

第一封信來自歐佐夫執法者對於即刻使用權的緊急申請書,他需要使用拘留法球。這份請求違反了十二條法規,但當瑞羅夫看見寫在尾端的淡粉紅色數字時,他毫不猶豫地簽了名。他用拇指在數字上塗抹著,把即將存進他偉柯帕銀行帳戶的金額塗掉。

NewImage

 

第二封信來自賈菲,一名波洛斯調查員,也是他的老友。多年前,他領導著一群與波洛斯成員組成,稱為故障排除先鋒的合資企業。這個組織現在已經解散,他們從古魯人手中或貧民監獄內救出孩童,並將他們安置於俄佐立或波洛斯學院裡。賈菲是他最熱忱的支持者。在那些日子裡,他們既年輕又有理想,並有點愚蠢地認為可能改善世界。

這些年來瑞羅夫變得更精明,但賈菲卻從未失去過她的理想。接著,一年前,賈菲與她的夥伴在熔化特區的倉庫遭受攻擊。他們兩人被嚴重毆打,只有賈菲活了下來。瑞羅夫聽了這個傳聞—據說是歐佐夫想要他們封口—但自從那事件發生後他還未曾跟她說到話。他弄破了封印上的蠟。一條地址明顯地橫跨在信紙上方,接著是她那熟悉的字跡:

 

充滿文字的生命之巔峰為何?一桶桶鮮血。現在過來。

—賈菲 

 

(下集待續)

在《翻譯文章:未知領域 – 布拉夫魅影(上)》中有 3 則留言

    1. 應該就是瓦絲卡沒錯,
      其他故事有提到她在逃離俄佐立監獄時被襲擊瀕死而啟發她的旅法師火花,
      這篇應該就是描寫事發過程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