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文章未知領域翻譯文章

翻譯文章:未知領域 – 奇奧拉的追隨者

NewImage

 

原文網址: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azine/article.aspx?x=mtg/daily/ur/286

作者:Kelly Digges

譯者:洛伊德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屬威世智公司及原作者所有)

 

每座海洋都是獨一無二的,但它們卻彼此相連。

噢,還是有經常性的差異存在。溫度。鹽度。水壓。就跟任何一位人魚一樣,她天生就懂這些。陸居的海洋學家可能要花上一輩子的時間學習測量這些人魚一出生就懂的東西。

這只不過是他們比較次等的另一個原因,的確。

但仍有其他事物,那些陸居者也無法用言語形容的事物,其他的感官彩繪了她眼中的世界形貌。品味會是最接近的字眼,儘管實際上它並不是非常近似。這片水域,此處,在這個世界,流經她的鰓⋯嚐起來與任何其他世界不同。

而且沒有一處嚐起來會跟故鄉一樣。

這個世界已經夠舒適了。海水十分溫暖,魔法力源充足,充滿了野生動物,即使它的規模有點…小。有一位這裡的居民曾向她展示龍獸是如何直接由空中朝海面衝刺並反覆進行,同時過度美化了牠們專精於不同地貌間移動的技能。

NewImage

 

她不發一語。這樣看起來比較不失禮。無論如何,很明顯地他無法幫助她。

贊迪卡。

故鄉。她渴望著回到她自己的世界,那裡帶有既狂野又好鬥的氛圍。大部分的世界是鯨魚—優雅,和平,無害。贊迪卡卻是一條鯊魚,她已經太久沒有在它的力量面前恣意悠游了。

但是她不能回到贊迪卡。還不行。除非她找到能擊敗那群被稱作奧札奇的猛獸的武器。所以她持續尋找著。

他們稱之為次元旅行。哈。

奇奧拉游著。

她愈游愈深,深入了黑暗、寒冷與壓力之中。這幫助她集中精神,將一個世界拋在後頭,而找尋著另一個。她收集了海洋深處微弱的魔法力源並推擠著環繞世界的圍牆。

這很冒險,心中沒有目的地卻探索進入無盡盲界。但海洋幫了大忙。海洋引領著。她闖入了虛空並往前游著,離開一座海洋又進入另一座。

宇宙在她四周碎裂,她跌入一片濃厚又沒有盡頭的虛無之中。就好像在遙遠的海面下,海洋最深處。壓力十分龐大,她所有的感覺都被蒙蔽。只剩下對於移動以及事物,世界,的模糊感知,廣大無邊卻又無法思考,寂靜地在這似海非海的虛無裡漂流著。

接著—某個地方。光線,聲音,以及動作。水。另一座海洋。奇奧拉游著,嚐到了一個新的世界。

溫暖,乾淨的鹹水流過了她的鰓,沒有半點人工的污染。帶有一點硫的味道—火山作用,無論是在陸上或是海底。一個活動的世界。太陽光灑下,穿透了幾百呎深的晶瑩剔透,而迅捷強勁的海流則拉著她前進。

從後方與上方傳來了笨拙的划槳聲以及朽木的嘎吱聲。這裡,就像在其他地方,陸居者依附在他們小小的竹筏上並在她的世界的表皮上爬行著—他們需要海洋的豐富資源,同時也懼怕它的神祕。她朝著上方那蛋殼形狀的小船看了一眼,一塊在遠處用醜陋方式跨越海洋的汙點。只需匆匆一瞥。不值得多看。

搭乘這樣的船隻,他們並不會離開岸邊太遠—而且事實上,因為遠距而顯得模糊,她仍能看見朝著海面攀升的高聳峭壁。

奇奧拉往反方向游去,品味著這個新地方,感受著它的魔法力。在遠處,某種地區性的野生動物正在水面嬉戲—某種魚駒,有著一雙前蹄以及佈滿鱗片的長尾。她聽說過這種生物,甚至聽說過人魚會騎著牠們,但她卻從未見過。好吧,現在她可以說她見過了。除此之外,她對牠們並不感興趣。

NewImage

 

她深入昏暗的水域,釋放她所有的感官,努力尋找著居住在幾乎每個世界的深淵裡那偉大生物的蹤跡。什麼都沒有—只有廣大,深沈的黑暗。她送出一道魔法力脈動來呼喚牠們,但卻毫無回音。

我不能在這上面浪費時間。

奇奧拉停了下來,懸吊在水柱中,然後開始收集魔法力。她試圖要引起某些非常巨大的動物的注意,有時候這需要一道非常強大的咒語。

她漂浮著,雙眼緊閉,每個脊骨與魚鰭都因為施法而延伸。在她遙遠的下方,陽光無法觸及的深處,海水開始移動。廣大又緩慢的水流在她下方匯集,動力隨著更多海水的湧入而開始累積。銳不可擋地,一個巨大的水柱朝內湧入並朝上方衝向她。

大約幾小時之後,奇奧拉游回海面,在她後方牽引了一股巨大的上升海流。她四處引起騷動,如果經驗法則準確,深海的巨獸將會從牠們的藏身處現身並加以探查。

水流衝過她,包覆她,並在洶湧至海面時加速。它很冷,可怕地冰冷,嚐起來更是奇怪又古老。她盲目地翻滾了一會兒,細細品味著真正海洋的感覺—並非是當居住在地表者一想到「海洋」時所想像的洶湧波濤,而是一片廣大的海域與黑暗蘊藏著難以察覺的眾多生命與魔法力。

這股水柱將她往上方掃過去,在靠近表面的時候散開,然後以大浪的形式湧出海面。奇奧拉浮出海面,眨著眼睛適應外界的陽光與空氣,並且觀察著。在遠方,她之前瞧見的船隻在波浪下浮沈滾動,船員們則緊抓著它的桅杆與護欄。

她躲在水面下聆聽著。她無法看見海浪拍打著她稍早時瞥見的海岸,但她聽得見。海洋迴盪聲如洪鐘。

NewImage

 

奇奧拉等待著,聆聽著,並且觀察著。

海浪拍擊著。海豚鳴叫著。很快地水面看起來就跟她剛來的時候一樣。

這座海洋很古老,但它的記憶卻很短暫。

她聽見深淵並沒有再傳來任何翻攪,感覺到已沒有由血肉與飢餓組成的翻湧浪潮會升上來與她會面。她知道牠們就在深處。牠們到哪去了?她需要更多資訊,在這裡她一籌莫展。

更多專注。更多魔法力。她下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影,一隻來自另一個世界的海怪。次元旅行,造浪,現在則是召喚—她把自己推向極限。但是她一點也不想再等了。

NewImage

 

海怪從她下方浮現,她抓住了牠的背脊。牠衝破海面,而她在牠面前狂野地大笑著,然後她用力地衝進海裡。她用意志驅使牠前往那遙遠的海岸,接著牠往前翻躍,尾巴來回擺動。隨著那生物的巨大身軀突破海面,往前躍起,然後沈入水中又再度升起,海水與海風正輪番急湧過她。

她只騎乘了幾分鐘,就看見一顆顆頭從她路徑上的水面冒出。本地人。很好。現在她或許能得到一些答案。她使海怪停下來。當牠耐心地停留在水中,聳立於這些當地人魚上方後,她站起身。每個人魚頭上都有個往他們背後延伸的高聳冠狀物。在他們眼中她看起來就像個外星人,反之亦然,但這可能會是一種優勢。十幾雙眼睛朝上望著她看,眼裡盡是恐懼與敬畏。這是個好的開始。

「我在哪裡?」她詢問道。

這些本地人彼此交換眼神,接著其中一位游向前來。

「靠近人類的城邦邁勒提斯,」他說道。

無用。她朝下瞪著他看並等待著。

「在賽連之海,」他說道。

她皺起了眉頭並指向四周—指向海,指向陸地,指向天空。「我在哪裡?」她又問了。

說話者張大了眼睛,並且他的同伴們開始彼此低語。她聽出了尼茲塔薩以及某種有關靜默的東西。

「你在塞洛斯,」他說道。「你在凡人的世界。」

NewImage

 

她不發一語地微笑著,讓他們彼此討論。這個世界有某種奇怪的東西,而她並不想顯露出她什麼都不懂的樣子。

「⋯塔薩祂本尊,回到我們身邊了!」

「⋯身上沒有尼茲的印記。她怎麼可能是⋯」

「笨蛋!神明可以現身就算她⋯」

神明。現在開始變得有趣了。

「夠了,」奇奧拉說道。「你們有疑問。」

說話者思考著他的話。那麼,他不是個白癡。很好。

「你是誰?」他問道。

「你是真的在懷疑我嗎?」

「當然不是,」他說道,眼睛轉向海怪那緊閉的血盆大口。「我們屈東一直都在服侍您。只有⋯」

「那聽起來像是懷疑,」她說道。

「您是如何違抗了諸神靜默,我的女神?」

「諸神靜默?」

「當克羅芬斯說話時,神明們都撤回了尼茲,」他說道,「我們稱祂們的缺位—您的缺位—為諸神靜默。我們的祈禱不被回應。夜空充滿著黑暗與不會移動的星辰。我們嚇壞了。」

看似這個世界有許多她不了解的事物。或許之後她能找到一個人類然後扮演單純的人魚。但現在⋯

「我隨著海流移動,」她說道。「諸神靜默無法束縛我。」

「我們被引導著相信它束縛了所有神明,」說話者說道。

「是一個人類的罪行引致了諸神靜默,」其他屈東裡的一位說道。「旭日天尊屠殺了倪勒婭的寵物多頭龍。這又跟塔薩或跟我們有什麼關係?為什麼我們要為了陸行者的罪行受苦?」

奇奧拉微笑著。

「的確,為什麼要?」

她悄悄地命令海怪低下牠的頭,讓海水拍打著她的雙腳。

NewImage

 

「你,」她說道,指向那位說話者。「上來吧。」

她伸出一隻手。屈東握住她的手,然後踏上了海怪那寬廣的鼻頭。他比她高,而且以某種特別的方式來說,相當英俊。海怪再次將頭抬起了海面,這樣他們兩個便能夠私下對話。

「你叫什麼名字?」

「卡連諾斯,我的女神。」

「那麼你相信我是塔薩嗎?」

「⋯不,」他說道。「我不認為塔薩會如此明目張膽地違抗最高位的神明。」

「很好,」她說道。「那麼你認為我是誰?」

「我相信你可能是祂的使者,在祂缺位的時候被派來帶領我們。」

「那麼當祂回來之後呢?」

「然後我們將會知道你真實的身分,」他說道。

她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我欣賞你,」她說道。「我也有一隻海怪。要來幫我嗎?」

他低頭看了看聚集的屈東們。海怪的血盆大口可以輕易地將他們立即一口吞下。

「我想不到更好的了,」他說道。

「非常好!」她說道。「那麼現在,我正在尋找塔薩最強大的孩子—海怪、巨蛇這類東西。我呼喚了,但沒有一隻出現。牠們在哪?」

「海洋非常廣大,即便是屈東也無法得知它的邊界,」卡連諾斯說道。「巨海獸只有在牠們想來的時候才出現,或是塔薩希望牠們出現時。」

「那麼就把這當作是來自塔薩的任務,」奇奧拉說道。「如果祂不在這裡替你們探索深淵,你們就得自己摸索。堅持不懈,你會嗎?」

卡連諾斯緊抓著海怪的背鰭,同時海怪轉身游動並將牠巨大的頭保持在海面上。

「追隨我吧!」她對屈東們大喊。他們消失進入水中然後在她後方游著,乘著海怪的尾跡。

她轉向卡連諾斯,他正急切卻又勇敢地緊抓著這隻巨獸那佈滿石狀顆粒的背部。

「那麼現在,」她說道。「多告訴我一些有關巨海獸的事。」

卡連諾斯開始談論,有關能夠摧殘陸地與海洋的生物,看似只有神明能夠操控的可怕生物。

我們走著瞧吧。

奇奧拉慵懶地靠在海怪的頭上,儘管施放法術讓她精疲力竭,但她仍然驕傲地展示她的能力。陽光溫暖了她的肌膚,濺起的浪花則滋潤了它。她安靜地騎在海怪背上,享受著卡連諾斯聲音裡的抑揚頓錯以及在他的故事中所允諾的力量。海怪穩定地擺動著尾巴,離開岸邊,朝向蘊藏了所有秘密的寬闊大海游去。

他們能夠讓她予取予求。她只需要開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