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領域翻譯文章

未知領域:鵬洛客們的近況(2015)

原文出處:http://magic.wizards.com/en/articles/archive/feature/checking-planeswalkers-2015-2015-08-19
原文作者:Mel Li
翻譯作者:洛伊德


 

魔法風雲會的許多故事橫跨了廣大的時空,充斥著許多不同的人物。這些史詩般的故事跨越無數年代並能夠發生於多重宇宙裡無數時空中的任何一處。這裡面有些人能夠在多重宇宙中的不同時空之間來去自如─他們是鵬洛客。雖然鵬洛客們都握有強大的力量,但這些角色同時也具有各自精采又逐步進展的背景。今天我們花點時間退一步來看看他們歷險的近況以及他們可能會前往何方。

自從我們上次檢視鵬洛客們的近況已經過了一年,而這期間也發生了許多事。我們見到由好戰可汗們統治的無情鋒疆、被改變的時間軸、由群龍統治的時空、一位掠食殺手的路途,並不祥地瞥見了幾乎被時間遺忘的遠古威脅。

所以無論這是你第一次認識魔法風雲會的鵬洛客,或者你是個想要趕上目前進度的回歸讀者,這篇文章將會幫助你釐清一些脈絡。

那麼,就讓我們一個個來拜訪這些具有活躍火花的鵬洛客吧!


 

金鬃阿耶尼

尋求新的開始。從早期他在阿拉若的納雅斷片的日子起,阿耶尼一直都是個戰士與治療師。身為一位戰士,他自豪地為他的理念而戰。但他也背負著這些衝突的重擔─最近發生的就是他摯友艾紫培(同時也是鵬洛客同伴)的死亡。他現在驕傲地披著這位殞落朋友的斗篷,並設法以一位弱勢者鬥士的身分來緬懷榮耀她。雖然他總是在治療其他人,阿耶尼也慢慢地開始治療他自己了。

Ajani Steadfast | Art by Chris Rahn

安梭苛

Ashiok, Nightmare Weaver | Art by Karla Ortiz

尋找既新穎又精緻的恐懼。身為一位吹毛求疵的藝術家,安梭苛在整個多重宇宙裡尋找新的恐懼來雕塑每一位受害者最完美的夢魘。我們最近一次是在塞洛斯遇見安梭苛,在人類、其他鵬洛客,甚至是神的心靈中使夢魘成真。使用這些活生生的夢魘,安梭苛勾結欺瞞神斐納克,將一整個王國導向了可怕的結局。


 

茜卓納拉

Chandra Nalaar | Art by Aleksi Briclot

領導科瑞爾要塞的新職位。自從她在卡拉德許那動盪不安的童年開始,茜卓對危險事物的熱情總是在她想融入環境時出來攪局。現在頭一回,她回到一個歡迎她並且能夠稱為「家」的地方:在瑞格沙時空中科瑞爾要塞裡的火焰修道院,也是許多年前她初次次元旅行抵達之處。修道院既平和又舒適,但她卻仍渴望著冒險的激情與烤焦敵人的甜美氣味。在她盡最大努力安頓下來的同時,關於贊迪卡偉大地貌的鮮明回憶以及被巨龍尼可波拉斯玩弄於股掌間的苦澀仍在她的心頭熊熊燃燒著。


戴克費登

Dack Fayden | Art by Eric Duschamps

塞洛斯的奇異夢境。從他在翡歐拉的年少時代開始,戴克費登就展現出一種能夠理解神器以及它們用法的獨特天賦。或許他就是從這時候開始著迷於神器,最後使他成為最偉大的竊賊穿梭於─好吧,你知道的。我們最後一次見到戴克時,他終於收集完一副從…塞洛斯時空某個神祕島嶼上借來的強大護手。但他對於護手異能的探索卻被另一位鵬洛克的詭計打斷了─織魘師安梭苛─正開始透過夢境來控制這座城邦的人民。為了要保護自己(還有他新發現的戰利品),戴克正在尋求塞洛斯其他人的協助,而我們最後一次則是見到他正要進入通往塞洛斯冥界的入口。


 

達雷迪

Daretti, Scrap Savant | Art by Dan Scott

被翡歐拉學院的殘酷政治給擊倒。不久前,這位天才鬼怪神器師一直專注於在翡歐拉時空裡帕蘭諾學院的階級中爬升。但就在他獲得「大神器師」的職位前,他的升遷被學院菁英中反對的成員所阻撓。有些學院學生甚至悄悄說著達雷迪的撤職與學院現任大神器師穆奇奧的暗中操弄脫不了關係。自從遭逢挫敗起,達雷迪已經發現了新的研究領域。因為一場實驗失誤而點燃了他的鵬洛客火花,這使他能夠更進一步探索跨時空的神器知識,而從那時候起他也消失在眾人面前。或許他已經找到足以取代他舊有野心的新目標了…


多密雷德

Domri Rade | Art by Tyler Jacobsen

探索遙遠時空中的荒野。當多密雷德的鵬洛客火花點燃時,他出現在距離他的故鄉時空拉尼卡非常遙遠的阿拉若納雅叢林中。這也在這位從未見過牆外世界的年輕鵬洛客心中觸發了一份對於流浪的強烈渴望。儘管他四處旅遊,他仍懷抱著他的古魯精神─一種狂野又不顧一切的心態將他更進一步地推向了全新的未知之地。


艾紫培提瑞

Elspeth, Sun’s Champion | Art by Eric Deschamps

遊盪於塞洛斯的冥界。艾紫培提瑞總是以榮耀為自己下註解。也是榮耀使她接受成為赫利歐德的鬥士,並保衛塞洛斯時空免於遭受自命不凡的鵬洛客神謝納戈斯的威脅。但榮耀對每個人來說並不都具有相同的意義。懼怕艾紫培的力量,赫利歐德用她自己的劍把她擊倒,將她放逐漫遊於塞洛斯的冥界。在這裡,最平凡的人類將註定永遠居住在灰色的世界裡,或者註定要放棄他們的身分成為轉世者。但艾紫培並不是一般人。儘管以悲劇收場,她仍堅守著將榮耀擁護於心的理由:她對於塞洛斯、她的夥伴,以及她曾誓言要保護的無辜人民那份深切的愛。

Art by Tyler Jacobsen

妃雅麗茲

 

為了拯救她的子民而如傳說般地犧牲。妖精鵬洛客妃雅麗茲是多明納里亞最受尊崇的領導者之一。她將生命賜予她的追隨者們,並迅速地摧毀她的敵人。她帶領妖精們在冰期中存活下來,抵抗非瑞克西亞入侵,最後還為了要拯救她的妖精子民免受吞噬多明納里亞的時縫威脅而獻出了自己的生命。她的名字的力量倍增了─不只是一位守護者,同時也是個將生命徹底奉獻給妖精的鵬洛客。


召獸使賈路

Garruk, the Veil-Cursed | Art by Eric Deschamps

比起人類更像是怪物。召獸使賈路一直都是個兇猛的掠食獵人。但在鎖鏈面紗的詛咒之下,被死靈術士莉蓮娜所結附在他身上,他已經轉化成了某種…更為邪惡之物。隨著時間過去,詛咒將他的心靈扭曲成凶殘的嗜血慾望。很快地他便不再獵捕動物,而是追捕鵬洛客。賈路的威脅變得如此龐大,以致於拉尼卡的現世十會盟,鵬洛客傑斯貝連,不得不出手干預。雖然傑斯無法逆轉面紗的詛咒,他卻能夠藉由將晶石埋入賈路體內而減緩賈路轉變成惡魔的速度。儘管晶石具有牽制的效果,賈路仍是持續肆虐著多重宇宙的威脅。

In Garruk’s Wake | Art by Brad Rigney

基定尤拉

Gideon, Champion of Justice | Art by David Rapoza

一肩擔起在不同時空中無盡戰鬥的責任。從他在塞洛斯的少年時代起,猛烈的打鬥對刀槍不入的鵬洛客基定尤拉來說就像是家常便飯。但他現在卻在兩個不同的時空裡進行看似無止盡的戰鬥。在贊迪卡時空,他誓言要保護它的人民免受奧札奇後裔的毀滅─但這些怪物卻持續繁衍並散布它們的萎疾。同時,他也無法背棄對拉尼卡時空中波洛斯教團的誓言,他試圖要在城裡不同鬼怪間那日漸激烈的糾紛中維持秩序卻又徒勞無功。白天贊迪卡而夜晚拉尼卡─兩邊的情況都沒有得到改善。雖然他不願意承認,但是基定已經到達一個臨界點了。


 

傑斯貝連

Jace Beleren | Art by Aleksi Briclot

持續守望著多重宇宙。雖然他猶豫地同意了維持現世十會盟這個身分,也就是拉尼卡這座稠密的都會時空中的執法者,傑斯貝連總是感到被驅策著前去研究探索多重宇宙。當他警戒的目光落到那位被詛咒的鵬洛客賈路在不同時空裡凶殘的狂暴行徑上時,傑斯便將一顆晶石植入這位獵人體內以協助壓制這份威脅,而此舉也減緩了因詛咒而發生的轉化。但傑斯監控多重宇宙的動機並非只是出於無私或好奇─他自己要為將某些多重宇宙裡最嚴重的威脅,也就是奧札奇泰坦,釋放到贊迪卡負責。傑斯最糟的恐懼也因鵬洛客基定的出現而被證實了,他帶回了來自贊迪卡絕望倖存者們的沉痛問候。

Jace, the Living Guildpact | Art by Chase Stone

 

卡恩

Karn Liberated | Art by Jason Chan

搜尋抵抗非瑞克西亞擢升的力量。銀質魔像卡恩的心靈與他的時空秘羅地都遭受了邪惡的非瑞克西亞腐化。處於即將完全被腐化吞噬的邊緣,他的同伴,鵬洛客凡瑟,犧牲自己的性命將他的鵬洛客火花轉移到卡恩身上而拯救了這位銀質魔像。現在卡恩心靈透澈,而且他誓言要找到一個方法來使其他時空免於遭受與秘羅地相同的命運─如果不是為了他自己,那麼就是為了要榮耀他那位殞落好友的犧牲。


 

奇奧拉

Kiora, the Crashing Wave | Art by Scott M. Fisher

因新武器而重新振奮。人魚鵬洛客奇奧拉離開故鄉時空贊迪卡前往塞洛斯時空,尋求方法來對抗日益增強的奧札奇威脅。在她的一場誘拐塞洛斯龐大海怪的任務裡,她發現自己被捲入了與這個時空的海神塔薩的激烈爭鬥中。鵬洛客與神的戰鬥陷入僵局,雙方都召喚了最強大的深海巨獸來支援。最後,奇奧拉無法與巨海獸阿瑞美提形成連結而逃離這場戰鬥─但她並不是空手離開塞洛斯。在她次元旅行離開前的最後一刻,她偷走了塔薩的神聖武器:一把灌注了海神統御海洋與其中生物之力的雙叉戟。奇奧拉目前所在的位置不明,但無論她在何處,她都對她最新的「收獲」感到非常滿意。

Kiora, the Crashing Wave | Art by Tyler Jacobsen

寇斯

Koth of the Hammer | Art by Jason Chan

領導著秘羅軍的反抗勢力。地術士寇斯曾經對他的同伴艾紫培說過,「如果無法勝利,那麼我將永遠不會停止戰鬥。」信守承諾,寇斯堅定地保護著他那腐化的故鄉時空的倖存者們,一個曾經被稱作秘羅地的時空,現在卻是新非瑞克西亞這個煉獄之地。與希沃克治療師梅梨萊聯手,他已將生命致力於守護那些僅存的人們。


莉蓮娜維斯

Liliana Vess | Art by Aleksi Briclot

被自己的過去糾纏,被一位無情的殺手追獵。死靈術士莉蓮娜最渴望的就是永生與操控死亡。她從來就不是個甘受奴役的人。但她卻發現自己順服於那些答應賜予她力量的事物:鎖鏈面紗、她合約裡的四位惡魔、巨龍鵬洛客尼可波拉斯,還有那位神祕的鴉人。同一時間,殘暴的獵人賈路已經跨越時空從山德拉追蹤她來到依尼翠,意圖移除─或者只是單純地復仇─鎖鏈面紗在他身上的詛咒。總而言之,情況是如此地險峻以致於她甚至還親自前來請求一位老…朋友傑斯貝連的協助。

Art by Adame Minguez

娜爾施

Narset, Enlightened Master | Art by Magali Villeneuve

尋找傳言歷史的片段。既好奇又大膽,鵬洛客娜爾施曾無法控制她自身的焦躁不安,直到她的老師,龍王歐祝泰,教導她如何「尋求悟道。」娜爾施投身於學習她所能找到的一切,成為史上最年輕就被歐祝泰親自命名的大師。她持續對於知識的渴求帶她來到了敦古檔案庫,在此她得知了薩坎沃,半人半龍,曾經改變過時間之流。她的資訊在遇見薩坎本人時被證實了,而他也向她透露了更多關於這份奇特的傳言時間軸的事。現在娜爾施想要找到更多關於這另一個韃契的片段,那是一個統治她的世界的巨龍都被剷除的奇異地方。


 

娜希麗

Nahiri, the Lithomancer | Art by Eric Deschamps

將近一千年的不知所蹤。寇族鵬洛客娜希麗,人稱礫岩術士,是六千多年前初次將奧札奇囚禁於她的故鄉時空贊迪卡的三位鵬洛客之一。數千年來她看守著她的時空,甚至與她自己的寇族人民渡過了一段歲月。最近一次關於娜希麗的記錄也有將近一千年了,當時她獨自協助她的時空對抗暫時復甦的奧札奇泰坦。但她卻是被迫獨自面對,儘管她也向原先的鵬洛客同伴與時空的守護者們送出求救訊號─吸血鬼索林馬可夫和靈龍烏金。我們最後一次見到她是在一千年前左右,當時她正要次元旅行離開前去尋找她那神祕地缺席的伙伴兼老友,索林…

Art by Igor Kieryluk

 

尼可波拉斯

Nicol Bolas, Planeswalker | Art by D. Alexander Gregory

在韃契被竊走了勝利。沒有什麼比得上在整個多重宇宙裡天衣無縫地操弄他的爪牙更能夠讓龍長老鵬洛客,尼可波拉斯,感到享受。他一直以來都欣喜於折磨他那不情願的奴僕,龍祭師鵬洛客薩坎沃。在韃契時空,波拉斯試圖利用龍爪婭紹娃的力量來擊敗他最憎恨的敵人,靈龍烏金。這兩條巨龍在韃契對決,雖然婭紹娃提供了波拉斯一個極大的優勢,但烏金(以及韃契的龍群)也因薩坎的干涉而被拯救。現在,在波拉斯不知情的情況下,烏金活了下來而薩坎也擺脫了波拉斯的掌控。這些發生在韃契的變化是否會衝擊到波拉斯的偉大計畫呢?只有時間知道…

Crux of Fate | Art by Michael Komarck

妮莎瑞文

Nissa Revane | Art by Jaime Jones

與異界敵人之間的無盡爭鬥。從童年開始,妖精鵬洛客妮莎瑞文就感覺到困在她故鄉時空贊迪卡內部的奧札奇泰坦那揮之不去的威脅。隨著禁錮奧札奇的晶石魔法弱化,妮莎眼睜睜地看著它們愈來愈多的後裔湧上了她摯愛的家園。相信這些泰坦與它們的後裔一旦被釋放後將會離開贊迪卡,妮莎親自協助將它們從烏金之眼釋放出來。泰坦們現身,而新的一群後裔也隨之出現。但它們卻留在贊迪卡沒有離開,在漫長的沉眠之後慢慢地回復它們的力量。現在,妮莎正持續著她不屈不撓的戰鬥,對抗這些如潮水般湧來的怪物以及它們的後裔。她對於元素魔法的專精使她能夠指揮贊迪卡的土地對抗奧札奇威脅,並從她的贊迪卡伙伴那裡替她贏得了「莎婭」(「醒世師」)這個稱號。她對這片土地與居民的狂熱奉獻給了她力量,但這是否足以擊敗一位泰坦呢?

Animist’s Awakening | Art by Chris Rahn

歐尼希茲

Ob Nixilis, Unshackled | Art by Karl Kopinski

於贊迪卡回復他的力量。很久以前,這位被稱為歐尼希茲的男人是個殘酷無情的軍頭,為了獲取勝利不擇手段。在他追尋力量的路上,他召現了一份古老的惡魔合約,在他的時空裡釋出一場浩劫。「尼希茲領主」是唯一的倖存者,而正當他嘲笑著周圍的毀滅時,他的鵬洛客火花被點燃了,在他面前展開了許多可供征服的新世界。但他征服這些新時空的大業卻被鎖鏈面紗的詛咒打斷了,而這也使他變成了一個惡魔。為了尋找解藥,他旅行到贊迪卡,在這裡他遇見了這個時空的古老守護者─礫岩術士娜希麗。礫岩術士把歐尼希茲囚禁在地底,而且還把一顆晶石植入他的頭骨中,撲滅了他的火花並壓制他的魔法。衰弱又受困,帶著他對於多重宇宙的廣大自由漸漸消逝的回憶,幾世紀以來他強壓怒火策劃著他的復仇。終於,他逃亡的機會以一種不太可能的形式來臨:鵬洛客傑斯貝連。迫切地尋求可以阻止召獸使賈路的狂暴行徑的辦法,傑斯從歐尼希茲身上取出了抑制作用的晶石,只為了要牽制賈路的轉變。隨著晶石被移除,歐尼希茲也掙脫了枷鎖。他終於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力量正在回復,而且他熱切地等待著火花重生的機會…並施行他的復仇。


 

拉爾查雷克

Ral Zarek | Art by Eric Deschamp

守護秘密不讓伊捷公會發現。風暴法師拉爾查雷克就跟他召喚的閃電一樣既衝動又耀眼。儘管天資聰穎,拉爾的路途可不順遂,成長於一座小特區中並且因他身為風暴法師的技能而被飽受奚落。他把目標放在一個他知道能夠找到其他像他一樣的人的地方─在拉尼卡時空中備受尊崇的伊捷法師聯盟。在數年的辛苦奮鬥之後,拉爾離開他的特區並實現他成為一位伊捷公會法師的夢想。但拉爾決心要以一位天才法師的身分融入那個環境,而不是一個鵬洛客怪胎,並將他的次元旅行能力當做一個嚴守的秘密。在命運奇特的交錯之下,他發現另一位與他擁有相同秘密的人:既是他的宿敵也是拉尼卡的現世十會盟,傑斯貝連。這兩位來自隱匿迷宮的前任敵手發現彼此形成一種不可能的同盟,在伊捷聯盟公會長龍智者尼米捷的警戒目光下隱藏著它們的身分。

Blast of Genius | Art by Terese Nielsen

 

薩坎沃

Sarkhan, the Dragonspeaker | Art by Daarken

重獲自由的「時間孤兒」。祭師薩坎沃總是對龍族心醉神迷。在少年時期,他著迷於這些宏偉的野獸,當時已滅絕於他的故鄉時空韃契。他的信仰使他效忠臣服於多重宇宙裡最強大的龍,尼可波拉斯。波拉斯派薩坎前往贊迪卡,宣稱要他看守烏金之眼密室,但卻暗中協助解除烏金之眼本身的封印並釋放禁錮於其中的奧札奇泰坦。在烏金之眼時,薩坎開始聽見心裡的幽聲。龍族的聲音,並非他的主人尼可波拉斯,而是這座密室的靈龍守護者,烏金。烏金的聲音引導薩坎次元旅行回到他的故鄉時空韃契,為了要「找到入口」。在韃契期間,薩坎的旅程使他遇見娜爾施並將他帶往連結點─一個穿越時間的「入口」。薩坎進入連結點,並且被拋向了一千年前的過去。他見證了烏金與波拉斯之間那場命運的打鬥,同時也明白了烏金的死亡將是使韃契從一個光榮世界轉變為一個戰亂荒原的關鍵時刻。帶著這份領悟,薩坎幫助靈龍並拯救了烏金和韃契的龍群,同時也拯救了他的理智。雖然他的行為改變了韃契的時間之流,但多重宇宙的歷史流動並未受到影響。薩坎重生於這個新的時間軸中,儘管在此他卻從未誕生過。

Sarkhan Unbroken | Art by Aleksi Briclot

索林馬可夫

Sorin Markov | Art by Michael Komarck

被牽扯進多重宇宙的事務中。我們上次見到吸血鬼鵬洛客索林馬可夫是在距離他的故鄉世界依尼翠非常遙遠之處,召集主要的盟友們來處理一個跨時空的威脅:從贊迪卡這個狂野世界的晶石牢籠中被釋放出來的奧札奇。索林非常清楚這些泰坦會造成的危險─他也是當初將它們囚禁在贊迪卡的三位鵬洛客之一。但那已是數千年前的事了。最近,鵬洛客妮莎放出了這些泰坦,試圖要清除贊迪卡痛苦的來源。奧札奇湧現於贊迪卡大肆蹂躪破壞,而索林則擔心這可能只是它們即將吞噬的第一個時空。在他上次與靈龍烏金會面時,靈龍要求索林前去尋找礫岩術士娜希麗,因此三位鵬洛客合併的力量便能再次壓制奧札奇。當他只有一個時空需要保護時,事情曾是如此簡單。

Sorin, Solemn Visitor | Art by Cynthia Sheppard

多美代

Tamiyo, the Moon Sage | Art by Eric Deschamps

探索依尼翠的神祕事物。身為一位來自神河時空的空民學者,多美代的研究帶領她跨越時空來到依尼翠。在這裡她記載了依尼翠的月亮對這個時空中許多超自然物種既獨特又強大的影響力,包括了狼人與天使。經過漫長的研究,她已經開始理解這顆天體─由罕見又灌注了魔法的銀礦所構成─的環狀軌道與效應。


泰菲力

Teferi, Temporal Archmage | Art by Tyler Jacobsen

一位獻出了自己的火花的天才時間大法師。從他在多明納里亞時空的年少時代開始,泰菲力就一直被人們認為是這個時空裡最偉大的法師之一。他的天賦為他在夙負盛名的陶拉里亞學院中贏得了鵬洛客克撒的門徒以及銀質魔像卡恩的好友這些身分。在這裡泰菲力發展出對時間學科的著迷,經過數年的學習他也成了操縱時間的專家。以這項能力作為武器,泰菲力挺身為多明納里亞對抗非瑞克西亞入侵者。不願見到他的故鄉賽費爾以及他好友尤依拉的故鄉西瓦因敵軍入侵而成為一片荒蕪,他便將它們躍離了時間之流。它們存在於時間之外,安然無恙。數年後,當一座時縫網路威脅著要摧毀多明納里亞和遠方的時空時,他放棄了他的鵬洛客火花以封住時縫,促成了人稱時空修復的改變多重宇宙的現象。但是,他卻無法將賽費爾送回時間之流中─這是個將會一直糾纏著他的挫敗。


 

泰茲瑞

Tezzeret, Agent of Bolas | Art by Aleksi Briclot

追尋新的力量來源。雖然神器師泰茲瑞曾誓言對巨龍鵬洛客尼可波拉斯效忠,但他卻只願在對自己有好處時才想起他的誓言。當波拉斯派泰茲瑞前去調查受到腐化的新非瑞克西亞時空時,泰茲瑞急切地想從當時的「機械之父」,銀質魔像卡恩,手上奪取這個時空的領導權。但他的努力卻被阻撓了,而且從那時起也開始了一個由巨龍賦予的新任務,小心翼翼地在多重宇宙裡的某個新角落展開他的計畫…


 

提勃

Tibalt, the Fiend-Blooded | Art by Peter Mohrbacher

下落不明。這位一半是魔鬼的鵬洛客提勃總是興致盎然地折磨著他的家鄉時空依尼翠。這位痛苦法師的扭曲實驗使審判官們決心逼他罷手。當他們來抓他時,他發現了自己的鵬洛客火花並逃跑了。現在他自由地遊盪在多重宇宙中,跟隨著他那虐待狂的奇想並尋找能供他折磨的新世界。


 

烏金

Ugin, the Spirit Dragon | Art by Chris Rahn

於多年沉眠後醒覺。謎一般的靈龍烏金近期才從晶石繭的千年沉眠中醒來。他就躺在那裡,慢慢地治療並回復他的力氣,在與龍長老尼可波拉斯的一場近乎致命的打鬥之後為薩坎沃所救。但烏金也知道另一股強大的力量也醒來了:奧札奇泰坦。在礫岩術士娜希麗與吸血鬼索林馬可夫的協助下,烏金本人在六千年前也幫助囚禁了泰坦並使它們休眠。他知道自己得找出在他長久缺席的期間內所發生的事物的真相,並試著要回復他在很久以前就已創造出的微妙平衡。

Art by Daarken

凡瑟

Venser, the Sojourner | Art by Eric Deschamps

透過他的導師卡恩繼續活在人們心中。鵬洛客凡瑟總有建造神奇神器的才能,甚至是使用他在多明納里亞時空家園附近的非瑞克西亞廢鐵堆。後來他與多明納里亞最偉大的機械之一成了好友,也就是銀質魔像卡恩。在卡恩神祕失蹤之後,凡瑟與他的鵬洛客伙伴寇斯和艾紫培進入了非瑞克西亞侵略的中心─秘羅地的核心。他在此獻出自己的生命與火花使卡恩從非瑞克西亞的腐化中重獲自由。現在透過卡恩不停地尋找剷除非瑞克西亞威脅的方法而讓他永遠活在人們心中。


 

瓦絲卡

Vraska the Unseen | Art by Aleksi Briclot

下落不明。我們上次遇見這位神祕的蛇髮妖鵬洛客瓦絲卡時,她正試圖要危害傑斯貝連身為現世十會盟的權力。她暗中安排襲擊了拉尼卡敵對公會的目標成員。但就在傑斯將她無情的野心曝露於其他公會的領袖面前之後,她便次元旅行離開前往安全之處。就像她那些無數的刺客們,瓦絲卡慣於默默收集情資─等待擊出最終的致命一擊。


 

謝納戈斯

Xenagos, the Reveler | Art by Jason Chan

他的死亡在塞洛斯引起了許多質問。塞洛斯的眾神一直都難以掌握─有時小氣、高傲,或好辯。正如自命不凡的鵬洛客謝納戈斯。當謝納戈斯試圖要擢升成神時,他被太陽神聯合祂的鬥士,鵬洛客艾紫培,給擊倒了。但在謝納戈斯死於艾紫培之手後沒多久,赫利歐德卻開始敵視祂自己的鬥士。太陽神的作為並沒有被塞洛斯的城邦忽視。到處都是竊語聲:他們崇拜了這麼久的諸神是否比起試著要推翻萬神殿的鵬洛客謝納戈斯還要高貴呢?他們那曾經堅定不移的信仰早已被懷疑以及擺脫把凡人玩弄於鼓掌間的眾神所取代。


 

所以都在這裡了─我們關於一些魔法風雲會裡最強大角色們歷險的簡短摘要。這些鵬洛客們的行為塑造了多重宇宙的命運,而且他們的故事線經常重疊、分岔,然後又與另一位的故事交會。有許多鵬洛客的英勇事蹟將會出現在我們的故事以及卡片中,而其他人則會在別處進行他們各自的冒險。如果你很喜歡這篇文章裡提到的故事,在我們未知領域專欄的檔案庫裡還有更多,而且每週都會更新喔!

有任何關於魔法風雲會故事的問題嗎?對於想多看到哪些故事有想法嗎?請讓我們知道,而且也可以去我們以故事為主的Tumblr帳號看看其他人在談論些什麼。

我們很高興能夠幫助你們了解我們喜愛的這些角色與背景設定。非常感謝你們的參與!

在〈未知領域:鵬洛客們的近況(2015)〉中有 6 則留言

  1. 杰斯频繁的出现在其他旅法师的故事里啊,不过很难说他在做的对这个世界是好还是坏,以及灵龙那三个人会讨厌他吧?放出了人家封印的怪物还强扒了人家安的晶石。感觉杰斯在干的事都存在着很大的隐患。

    1. 為了平衡傑斯的影響,現在已經給了他一個賴不掉的屎缺了
      相信這對於拉尼卡或是其他世界來說都是件好事(?)

  2. 提勃 輸給索霖 下落不明
    瓦絲卡 輸給傑斯 下落不明
     
    瓦絲卡很生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