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領域翻譯文章

未知領域:韃契環境的故事

原文出處:http://magic.wizards.com/en/articles/archive/uncharted-realms/story-tarkir-block-2015-04-29
原文作者:The Magic Creative Team
翻譯作者:洛伊德


鵬洛客薩坎沃經過了ㄧ段漫長的奇異旅程,而韃契這個世界也隨之同行。下週,我們會暫時把焦點從薩坎與韃契身上移開,於是現在便是回顧這段故事線最適當的時機。

在這篇文章裡,我們會概述韃契環境的故事並提供所有官方小說片段的連結,因此你們能夠回頭去閱讀所有的故事,或是只觀看我們的摘要。我們在與韃契環境主要情節相關的故事上標記了「劇情主線」的關鍵字,但在其他非劇情主軸的故事中也包含了許多關於這些塑造了劇情的角色與文化的額外洞見。


韃契可汗的故事

劇情主線:薩坎的狂念

多年來首次踏上他的故鄉世界,薩坎回想著他的年少時期以及從那時起發生過的一切事物。他想起了多年前離開韃契前不久才發生一場災難般的戰鬥,使他招致了瑪爾都可汗碎盔者朱高的敵意。他回想著在波拉斯的奴役之下待在贊迪卡的時光(之前出現在鵬洛客網路漫畫「前往烏金之眼」,「醒覺」,與「進入奧札奇」中),並且思索著被他當成拜訪該處的紀念品而帶在身上的晶石碎片。最後,他對現在糾纏著他的心靈的聲音說話─靈龍烏金(一個早已死亡的巨龍的靈魂),正催促著他去「找到入口」。他出發前往山區,並立誓「我會讓我們再度變得強大。」

Sarkhan, the Dragonspeaker | Art by Daarken
Sarkhan, the Dragonspeaker | Art by Daarken

韃契可汗的鵬洛客指南,第一部分

韃契可汗的鵬洛客指南的第一部分包含了薩坎出生的介紹,以及在韃契的阿布贊、潔斯凱,與蘇勒台部落的段落。

韃契可汗的鵬洛客指南,第二部分

韃契可汗的鵬洛客指南的第二部分包含了瑪爾都與鐵木爾部落的部分,以及韃契的鵬洛客訪客。


醒覺熊性

或許你曾見過龍爪蘇拉克,鐵木爾部落的可汗。甚至你可能見過他毆打一頭熊。但鐵木爾人並非只會打臉和揍熊而已。他們也是一個擁有強烈靈性的民族,而蘇拉克正代表了這種崇敬蠻荒並以絕對實用主義待之的二元性。但可汗這個位置並非世襲而來,而蘇拉克也不是天生如此。他曾經只是個年輕的鐵木爾戰士,試著要打出自己的一片江山。直到一場荒野的遭遇永遠地改變了他的命運…


劇情主線:索霖的啟示

跟薩坎一樣,依尼翠的索霖馬可夫,一位吸血鬼鵬洛客,也來到韃契尋找某樣東西。儘管彼此互不相識,索霖與薩坎兩人都在尋找烏金。數千年前,索霖、烏金,以及一位被稱作礫岩術士的鵬洛客將可怕的奧札奇封印在贊迪卡。現在它們已重獲自由,而索霖則尋求烏金的協助以阻止它們。抵達韃契之後,索霖突破了一群鐵木爾獵人隊伍,並把其中一位轉化成吸血鬼嚮導。他的奴僕替他指引了通往靈龍領域的路,那是一座擁有盤繞能量漩渦的峽谷。在峽谷底部,索霖最糟糕的恐懼成真:烏金在很久以前便已死去,索霖則以整個多重宇宙也將萬劫不復作結。

Sorin, Solemn Visitor | Art by Cynthia Sheppard
Sorin, Solemn Visitor | Art by Cynthia Sheppard

泰伽姆的陰謀

這個被稱作泰伽姆的男人是謝迪西的左右手,蘇勒台可汗的私人執法者。但是泰伽姆並非一直都是蘇勒台人,而且他之前的族人從未曾忘記過他。


螳螂之道

在韃契的空中,一場戰鬥在一位潔斯凱螳螂騎士以及山峰掠奪者之間展開。

千索雙子

一位竊賊將被定罪。一座潔斯凱村莊準備要執行正義。但真正的正義卻只有一個來源。


悟道

娜爾施是潔斯凱可汗。儘管比其他潔斯凱長老們還年輕,她帶領著她的人民對抗其他部落。在韃契的生活相當艱困,而且它也在娜爾施身上產生了負面的影響,正如其他每一個人─她只不過熟練於隱藏它。她試圖替部落帶來和平,並研讀韃契的歷史以獲得解答。


劇情主線:礫岩術士

六千年前,在距離韃契非常遙遠之處,一個事件的展開直接導致了薩坎與索霖在韃契的任務。寇族娜希麗─正是礫岩術士她本人─與索霖並肩替一座未知的時空抵禦試圖要吞噬它的怪物的侵襲。他們失敗了,而且這個未知的時空與它所有的居民們都被毀滅。沒過多久,索霖的舊識烏金在贊迪卡加入他們,他也解釋了這份威脅的本質:這些是奧札奇,而且烏金需要索霖和娜希麗的幫助來囚禁它們。雖然對烏金和他的計畫感到懷疑,娜希麗最終還是同意利用她的故鄉時空贊迪卡作為囚禁奧札奇泰坦伊莫庫、鎢拉莫,與寇基雷的牢籠。建起陷阱,泰坦們屈服,娜希麗也開始了漫長的警戒以確保它們被完好地囚禁著。這個故事記載了娜希麗與烏金的首次登場。

3hnueij4kd_storyshot


鹽路

瑪爾都人強調速度,快速移動並猛烈出擊,以奪取勝利的戰利品。阿布贊則相信耐力,比敵人活的長久並戰鬥直到成為最後的獲勝者。在這個故事裡,我們得以瞥見瑪爾都與阿布贊巡邏隊長的心靈,就在他們的部隊備戰之時…


慈悲

蘇勒台可汗謝迪西策劃要向一位非常特殊的鬼怪復仇,一邊在一連串的暗殺行動中擊倒其他人。


劇情主線:勝利

回到韃契,並回到現在,瑪爾都可汗碎盔者朱高率領他的部隊沿著鐵木爾鋒疆戰鬥。當他得知他憎恨的敵人,薩坎沃,在近期被人目睹時,他動員了整個軍隊跟隨進入鐵木爾領地。但是當鐵木爾人的抵抗變得比預期還要強大時,瑪爾都人便拒絕跟隨朱高那只想著復仇的私人恩怨。朱高的統治權遭受挑戰,而且他殺了挑戰者,但已經沒剩什麼可以挽回了─他已經失去了大家的忠誠。因憤怒而狂亂,朱高獨自前往山間尋找薩坎以達成他的復仇。

Zurgo Helmsmasher | Art by Aleksi Briclot
Zurgo Helmsmasher | Art by Aleksi Briclot

血親羈絆

阿娜芬札並非一直都是阿布贊的領導人。在這個故事裡,她登上琥珀王座成為可汗,然後執行ㄧ項規劃以久,並針對某位背叛她的親族的復仇計畫。


劇情主線:連結點之旅

我們回到薩坎的故事並發現他已經很靠近他的目的地,被烏金的鬼魂驅使向前。同時,潔斯凱可汗娜爾施旅行來到山中尋求悟道。薩坎與娜爾施的路途交錯,而且他們從彼此身上學到了關於烏金的本質。娜爾施帶領薩坎來到連結點,靈龍之墓。朱高突襲這兩人,娜爾施則殿後牽制朱高以讓薩坎能夠抵達連結點。朱高制伏娜爾施,並殺了她。薩坎明白尊崇娜爾施犧牲最好的方式就是前往他旅程的下一站。誓言要向朱高復仇,他穿過了時空門。

Tomb of the Spirit Dragon | Art by Sam Burley
Tomb of the Spirit Dragon | Art by Sam Burley

龍命殊途的故事

劇情主線:過去的新韃契

穿越連結點之後,薩坎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半熟悉的世界─韃契,但卻不完全是他的韃契。更糟的是,他腦中的幽聲終於平息─就在他想要烏金的指引的時候。然而,當他看見龍襲風暴時發現了ㄧ種不同的指引,那是龍群誕生的風暴。他明白了真相:他已經來到韃契的過去─1280年前,雖然薩坎並不知道確切的時間─回到不論是哪種終止了風暴的災難發生之前。薩坎見證了巨龍安塔卡向她新生的族裔宣示主權,接著便見到一個女人─很快地他將得知她是古代的鐵木爾可汗,龍爪婭紹娃─攻擊龍群並使安塔卡的族裔四散奔逃。她代表著必須挑戰龍族的人類力量,而薩坎也明白了這是一個新的開始─一個使韃契成為他一直以來期望著的世界;並且重塑娜爾施與烏金的命運。

Frontier Siege | Art by James Ryman
Frontier Siege | Art by James Ryman

龍命殊途的鵬洛客指南

龍命殊途的鵬洛客指南包含了韃契世界過去的資訊,對於五個部落的描述以及他們是如何在巨龍的攻擊下存活,關於五隻最巨大的龍和牠們的族裔的報導;還有靈龍烏金的生平介紹。


劇情主線:傳言

薩坎跟蹤一位他看見的女人進入群山之間…然後被她的劍齒虎突襲。他得知她的身分,而她卻斥責他不應自稱為薩爾可汗,意指「偉大的可汗」。他注意到她正在岩石上用長矛刻下一整列的記號,但她卻拒絕解釋。他誠實地說出自己的故事,而她也逐漸接受他來自未來的事實─鐵木爾人稱之為「現世傳言」。她及時透露自己也在跟隨一個她自身的預視,來自薩坎最憎恨的敵人,尼可波拉斯。這些怪異的記號與波拉斯有關連,進而引導他找到烏金。領悟到自己可能已經來不及阻止烏金被擊倒,薩坎便轉化成一條龍騰空飛去。

Yasova Dragonclaw | Art by Winona Nelson
Yasova Dragonclaw | Art by Winona Nelson

劇情主線:重塑命運鏈

仍然保持著龍的形態,薩坎及時抵達見證了活生生的烏金與波拉斯之間的劇烈打鬥。這兩位龍長老鵬洛客釋出了足以撼動世界的魔法,而當時薩坎發現烏金屍骨的裂隙也在打鬥期間產生。烏金召喚了無數的龍群來聲援他,但婭紹娃─在波拉斯的加持之下─用一道強大的心靈控制魔法使龍尋轉向攻擊烏金。不願被迫攻擊烏金,薩坎在空中轉變回人形。當薩坎翻滾跌進雪地裡時,波拉斯擊倒了烏金。婭紹娃治療了薩坎,希望他能夠回答她的問題,但他卻用龍炎攻擊她並跑向了烏金倒下的軀體。薩坎對他仍隨身攜帶的晶石碎片施法,碎片則開始複製,在烏金四周交織成一座防護的晶石繭。在過去的任務已經了結,薩坎被瞬間帶回了一個不同的現在,留下一臉困惑的婭紹娃以及正在復原的烏金。在原本的時間軸中,龍襲風暴在烏金死去之後也跟著停息,而可汗則將龍群獵捕殆盡。隨著烏金雖然受傷卻存活下來,風暴變得更強烈了─一種即將劇烈地改變韃契歷史路線的免疫反應。

Yasova Dragonclaw | Art by Winona Nelson
Yasova Dragonclaw | Art by Winona Nelson

戰名的真相

阿列莎,一位古代瑪爾都的年輕可汗,帶領她的部落抵抗龍群。她從她的戰名裡獲取力量─她祖母的名字─並且教導一位無知的半獸人關於身分認同、英雄主義,以及真相的一堂課。

cardart_AleshaWhoSmilesAtDeath
Alesha, Who Smiles at Death | Art by Anastasia Ovchinnikova

劇情主線:金牙的末日

塔西格─自負、殘酷又傲慢的古代蘇勒台孩童可汗─經歷了一場暗殺行動,但卻因渴望復仇而失了分寸。他招致了一位強大羅剎的憤怒,蘇勒台的其中一位虎形惡魔傀儡師,並且被羅剎與蛇形的那伽遺棄。數個月過去,蘇勒台遭受到他們再也無力阻止的惡龍攻擊。情急之下,塔西格與巨龍席穆嘉會面並提供了一項可怕的交易:用他的歸順來換取巨龍的協助。

Tasigur, the Golden Fang | Art by Chris Rahn
Tasigur, the Golden Fang | Art by Chris Rahn

劇情主線:無始無終

面臨著逐漸增強的龍襲風暴,以及卓茉卡龍族日漸茁壯的組織與力量,阿布贊可汗達哈塔已經沒有選擇。他諮詢了憶魂珀,一個灌注了無數隕落阿布贊人的古老靈魂的權杖。憶魂珀催促他不計代價地撐下去─戰鬥直到最後一刻。達哈塔前去與卓茉卡談判,尋求終結敵對狀態的方法。透過一位翻譯員,卓茉卡告知他這將不可能達成,除非他的部落放棄對先祖的崇拜,她稱之為死靈術。明白前方只有一條路可走,達哈塔摧毀了憶魂珀並下令禁止施行死靈術,誓言他與他的部落向卓茉卡效忠。

Daghatar the Adamant | Art by Zack Stella
Daghatar the Adamant | Art by Zack Stella

劇情主線:可汗殞落

因達哈塔那史無前例的轉變而大感意外,並且因日漸增強的風暴而倍受威脅,潔斯凱可汗恕雲在敦古要塞舉辦了一場五位可汗的集會:他自己、阿列莎、婭紹娃、塔西格,以及芮韓(其餘自由的阿步贊成員的可汗)。恕雲的書記,冠,記下了會議記錄。婭紹娃透露她在風暴強化的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並告訴眾人關於薩坎以及烏金和波拉斯之間的打鬥。這場高峰會被龍群突襲打斷,由席穆嘉與歐祝泰率領的龍群突襲了這座要塞。塔西格竄逃,而其他可汗們則明白了是他把他們出賣給龍族。恕雲帶著冠的會議記錄從塔中一躍而下,在過程中殺死了一條龍,然後將捲軸藏在要塞裡的一個神祕之處。接著他面對了歐祝泰,用他自己的生命來換取赦免他的族人。歐祝泰接受了他的提議。芮韓在協助婭紹娃與阿列莎脫逃的過程中陣亡了,而塔西格則被席穆嘉帶回了沼澤地。我們在結尾的不同段落中看見了五個部落的命運:部落衰亡,但人民卻得以存活。

Monastery Siege | Art by Mark Winters
Monastery Siege | Art by Mark Winters

韃契龍王的故事

劇情主線:群龍的韃契

薩坎在一個不同的現在中醒來,意識到已經過了好幾世紀。他找到晶石繭,因時間而磨損,但卻無法喚醒烏金。然而,他並沒有失望很久,因為他終於能做他曾經只能夠幻想的事:與龍群一起飛躍韃契的天空。他遇見龍王寇安甘,認出她的頭骨在他原本的韃契裡只是瑪爾都可汗的王座。他遇見一位他認得叫斷踝者的鬼怪,但她卻自稱為碎瓶者,而且還不認得他。甚至他憎恨的敵人,朱高─現在被降格成寇安甘的私人傳令─也不認識他。他在曾經是潔斯凱領地之處尋找娜爾施,但是泰伽姆─現在是一位歐祝泰族修行僧─告訴他說她是一位異端份子而且已經離去。感到困惑與孤獨,薩坎決心要回到峽谷並尋求可能是唯一一位能夠幫助他理解的人的協助:烏金他自己。


大宗師的學徒

在另一個時間軸裡,娜爾施身為潔斯凱可汗並死於碎盔者朱高之手。但那個時間軸已不復存在。在這個時間軸中,龍群充斥著韃契的天空,沒有可汗,沒有被稱為潔斯凱的部落,而朱高則是一位司鐘。但有個東西卻沒有改變:娜爾施體內燃燒著一股神祕的力量─一種不停拉扯著她的焦躁潛能,乞求著被釋放。

cardart_Hrsrs9fBMI


韃契龍王的鵬洛客指南,第一部分

韃契龍王鵬洛客指南的第一部分包括關於已改變的現世韃契的介紹,以及關於歐祝泰與席穆嘉龍族的段落。

韃契龍王的鵬洛客指南,第二部分

韃契龍王的鵬洛客指南的第二部分涵蓋了關於寇安甘、安塔卡,以及卓茉卡龍族的段落。


劇情主線:索霖的復歸

在原本的時間軸中,索霖馬可夫在韃契的任務不光彩地結束了。烏金已死,就索霖的觀點而言,任何阻止奧札奇的希望也跟著消逝。但索霖卻不記得半點關於這趟拜訪的事─它實際上並沒有發生─並且頭一次來到了一個非常不一樣的韃契。他找到通往烏金峽谷的路,他的嚮導稱之為靈龍庇護地。擔心那些晶石代表著娜希麗已經早他一步來到這裡,索霖毀掉晶石繭並喚醒烏金。烏金已經沉睡超過一千年,而索霖也享受著再度認識這位古老的巨龍。很不幸地,沒有好消息:奧札奇已再度獲得自由。當烏金問及娜希麗的下落時,索霖試圖迴避這個問題,於是烏金便感到憤怒,說道:「我就講白了吧。一定要是我們三個。無論你跟她有什麼小過節,或者你還有什麼事情瞞著我,解決它。沒找到她就不要來見我。」心不甘情不願地,索霖同意前去尋找娜希麗並在贊迪卡與烏金會面以阻止奧札奇。

Crucible of the Spirit Dragon | Art by Jung Park

守護者

在原本韃契可汗的時間軸裡,阿娜芬札是阿布贊可汗,一個堅韌忠誠部落的強悍領導者。在韃契龍王的另一個時間軸中,她的命運較為悲慘,但卻不減其輝煌。


淬毒之心

韃契龍王的另一個世界裡,那伽謝迪西已不再是可汗…而且也不是活人了。因謀反推翻龍王而被處決,現在她以殭屍的身分侍奉龍王。但新的計謀卻使她的忠誠度備受質疑。


召獵

在另一個韃契,擁有一個不同的命運,這位名叫蘇拉克的男人曾是他的部落的可汗。蠻野、迅捷,並與自然調和;他統治著鐵木爾而且以身作則。然而,時間已經改變─時間本身發生了變化─而蘇拉克則未曾擁有過那樣的人生。現在他是安塔卡族的召獵人,進行狩獵以餵飽他們的龍王。如果蘇拉克知道這另一種命運,他原本身為可汗的命運,他或許會偏好那樣的人生。但他也許不會。


劇情主線:堅毅不撓

薩坎沃回到烏金休眠的峽谷並發現有許多龍精靈在守護著,而且晶石繭也被破壞了。薩坎發現烏金還活著,也醒來了,但比起答案烏金卻給了他更多的問題。薩坎透露波拉斯與奧札奇的釋放有關連,這看似給了烏金某種警訊。在烏金的幫助之下,薩坎明白了關於他自己的真相:他存在於這個時間軸裡─他釋放了奧札奇─但在現在這個韃契的歷史中,他卻從未誕生過。向烏金的洞察道謝過後,薩坎離開去尋找娜爾施,並推論若她在這個時間軸裡真的是一個流放者的話,那麼她對於真相的追尋將會再次把她帶往靈龍領域。他找到她了,他們認出了彼此。她認出他是被記載在古老禁忌文字裡的「薩爾可汗」。他則認出她是他的朋友娜爾施,但卻不是─過著一個截然不同的人生的娜爾施。很快地他發現她是一位鵬洛客,並詢問她是否計畫再度離開韃契。她回覆說韃契仍有許多神祕事物,而兩位鵬洛客都同意他們正身處於他們希望前往之處。

Sarkhan Unbroken | Art by Aleksi Briclot

影響結果

時間旅行總是令人感到困惑,而且比起之前在魔法風雲會裡的時間旅行的例子來說,這個案例中的法則有著些許的不同,主因便是薩坎旅程本身的特殊環境。例如,只有銀質物體能夠穿越由鵬洛客克薩所創造的時空門─這個限制在此並不適用,因為時空門是經由烏金的死亡而自然產生的,並非人造。

因此,改述我們在這個環境期間所收到的問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還有對於魔法風雲會的整體故事來說具有什麼意義?

1. 韃契可汗從未發生過。

這是由薩坎的行動所造成最明顯也持續最久的效應。雖然卡片當然都還存在,韃契可汗卻已經從歷史中被移除,以及所有發生在這裡的故事。(雖然「礫岩術士」刊登於韃契可汗的故事線期間並出現在上面韃契可汗的段落中,它是發生在薩坎改變歷史之前很久的一個回溯故事,因此不受影響。)沒有碎盔者朱高,沒有韃契龍座,也沒有龍爪蘇拉克。索霖從未拜訪過韃契─他不記得找到了烏金的遺骨,而烏金則從未死去。

2. 龍命殊途確實有發生,但大部分韃契的居民並不知情。

原本的五個部落─與韃契可汗相同的部落─確實存在於韃契的過去,就像於龍命殊途中所見,但龍王們幾乎完全剝奪毀滅了他們的知識。娜爾施,薩坎,以及烏金是少數在韃契仍知道這些原初部落名字的人。

3. 韃契龍王是真正也是最終的時間軸。

除了薩坎沃,在多重宇宙裡沒有其他任何人直接經歷過韃契可汗的時間軸。只要同時扯到韃契與多重宇宙,只會有一個時間軸,就是這個。

4. 薩坎沃從未誕生過。

儘管有許多相同的人誕生在不同的時間軸裡─可能是因為命運,或者是某種要在歷史中產生最少阻力的路徑─薩坎沃卻並非如此。或許這是因為他與改變有關,因此,在某種程度上,他早已存在。有一天他出現在某個他第一次次元旅行前往的世界上,記得了從未發生過的一整個人生歷史。可以透過許多不同的層面來看;有的人可以說他來自一條不同的時間軸,或者有的人會說他就這樣憑空出現了,記得一個從未存在的世界。

5. 奧札奇仍被釋放。

在他突然消失之後,薩坎沃繼續間接地參與了阿拉若斷片環境的事件,以及在贊迪卡環境的事件中扮演了關鍵的角色,更別說是參與了使他的故鄉世界從歷史裡被抹除的改變。每一件他不在韃契時做過的事,以及每一件由那些事所造成的結果,仍繼續發生。

6. 烏金從未死亡並且察覺到奧札奇的威脅。

索霖馬可夫已經喚醒烏金並同意與他在贊迪卡會面以處理奧札奇。


下週見,我們將把鏡頭轉向其他世界以向Modern Masters 2015 Edition致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