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領域翻譯文章

未知領域:神龍差使

原文出處:http://magic.wizards.com/en/articles/archive/uncharted-realms/dragons-errand-2015-05-06
原文作者:Alexander Smith
翻譯作者:洛伊德


很久以前,在神河時空,一個名叫奇奇幾奇的鬼怪給自己惹上了麻煩…

This story originally ran in 2004 as one of the Kamigawa block legend vignettes.

「你替我招來了很大的麻煩呀,生物。」梅洛古在這個空中房間裡繞著圈踱步,他的雙腳沿著如蛛網般盤旋在大理石地板上的煙玉花紋前進。他用纖細的手指按摩著太陽穴。身為空民大使,他已經主持過許多場審訊─畢竟人總是需要資訊來做出明智的決策─但卻很少有如此令人…憤怒的情況出現。他預期這些地居者頂多只是竊賊或犯點小罪,但不會在這裡,就在他自己的房間裡!此等無禮行徑已經超越了私人的挑釁;這是對所有天空的居民嗤之以鼻,在蒼白的月光照映下啃咬手指,一種侮辱,一種暴行…

Meloku the Clouded Mirror | Art by Scott M. Fischer

梅洛古嘆了一口氣,然後抬頭看了一眼被他吊在房間中央的犯人,吊在一個如鐘乳石般地從凹陷的天花板中伸出,宛如倒立尖塔的突出物上。一條銀絲出現在尖塔與犯人之間─那是唯一將他懸吊起來的東西。十呎下方的地板中央有個完美的圓形洞穴。下面什麼都沒有,除了飄渺的雲層以及穿越2000呎高的空間掉落到非常非常遙遠的海面波浪上。他稍微揮動了一下手臂,然後立刻開始緩慢地轉圈。雖然站在梅洛古身邊只到達他的腰部,這個惡鬼在他的種族中體型算大的,而且那條繩子看起來實在太細以致於無法支撐他太久。他馬上就後悔不應該在進來之前還吃光了天井裡樹上所有的成熟枇杷。它們看起來好棒呀,如此金黃色的甜美。哎呀,他能夠聽見它們在呼喚他…一粒汗珠在他額頭的粗糙鱗板上成形,淌下雙眼之間來到了尖尖的鼻頭上,看似在滴落前會永遠地垂掛在那裡,一旦落下將會穿越地板上的洞口,並在吹拂著雲殿腹部的狂風鞭笞之下消逝無蹤。這隻惡鬼嚥了一下口水。

梅洛古停止打轉,揚起了一邊的眉毛。「你知道的,還是有其他方式可以說服你說出來。」他從腰帶上抽出一把匕首並看了一眼惡鬼頭上的那條細繩。「不過,我想我願意給你最後一次文明的機會,奇奇幾奇。」惡鬼全身緊繃。「是的,我知道你是誰,」梅洛古微笑著說道。「我的鏡子顯示了很多、很多東西…不過我承認看著你那些骯髒的同胞們滾來滾去並用石頭朝彼此的頭部猛打讓我感到非常痛苦,就算是隔了這麼遠的距離。」梅洛古搖了搖頭,然後再度開始踱步。

「你是奇奇幾奇,一個年輕的惡鬼搗蛋鬼,我估計是你自找的。你是家裡的第四個孩子,你被趕出家門,因為你在岩漿場用你的妹妹代替石頭來進行投擲練習,而且還教比你年長卻愚笨很多的哥哥如何『嘲諷邪鬼』。 因為你是個很好的跑者,你逃過了這些惡作劇以及其他家人的憤怒…但在我的鏡子裡竟然看不見你把我的那顆珍珠藏在神河的何處,更找不到任何東西來解釋你是如何不靠可見的傳送裝置來潛入雲殿!」梅洛古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抬起頭,薄唇捲成了一道冷笑。「現在告訴我,因為我極度想知道,一個惡鬼怎麼會飛呢?」


好糟的一天啊。奇奇幾奇從左邊的鼻孔裡掏出一粒黃棕色的花生米,然後把它彈進了自峭壁表面的岩石裂縫中長出的低矮茉莉花叢中。當花叢自己連根拔起,朝他搖晃了葉片以示植物的憤怒並急忙跑開時,他咆哮了幾聲。這裡有些東西不太對勁,而且他完全知道是什麼;他只是不記得該用什麼字眼來稱呼它。就是因為有那個東西才會使奇怪的事情莫名其妙地發生,而且總會跟某個法師或卑劣的神明扯上關係。叫什麼的。奇奇幾奇搔了搔頭,然後瞪視著他腳下炎熱的沙路。只不過我的運氣─另一個死胡同。他花了大部分的早上在這些岩石上胡亂搜尋他前一天在一座遙遠山脊下看見的一座荒廢的石室。他曾見過這座洞穴的拱形入口,夕陽餘暉在裡面的池子裡閃爍著。啊,真叫人受不了!他能夠實際嗅到魚類與盲眼白化穴蛙的氣味…透過守護神的膽囊,他甚至還能聽見涓涓的水流聲。但在哪呢?他見到的每一處都是被太陽晒到乾燥的岩石。

食物。

他最後一次吃的食物是帕庫帕庫逃離洞穴時扔向他的擺了一個月的蟲麵包塊。他丟的很準。如果他沒用偷來的泥禽擋住的話,他早就被爆頭了。他希望這隻瘦巴巴的東西能夠給他下一些蛋,但在那個麵包事件之後,牠變得跟洞穴蛞蝓一樣全身癱軟,而且那晚當他棲身於一棵被雷擊斷的古老樹幹中時,他拔光了牠的毛才發現牠幾乎只剩下皮包骨。所以,他吃掉了那塊古老的蟲麵包,而且在過程中還損失了一顆牙齒。現在他非常餓。奇奇幾奇往下穿越岩石堆來到他認為能夠聽見水聲的地方,他的肚子正餓得震天響,而且他的腦袋則想著…不對,實際上它也非常地空洞。現在胃才是老大。

他來到了一個稍微平緩的地區。他檢視地面,視線來回穿梭,尋找蟲子、蜥蜴、骨頭,任何東西…然後因發現在幾步遠的岩石陰影下方的一片綠色而面露喜色。他快速跑過去然後戳了幾下雜草已確保它們無害,接著便彎下身…而且他聽見了水聲!他迅速把一邊尖尖的耳朵貼在地面上。沒錯!它就在下面,就在岩石下面!噢,多聰明呀─它是一條地下河流!他立刻就用爪子開始挖掘地表。他的手就是用來鏟土的,而岩石周圍的土地則相當乾燥易碎。一轉眼的時間他就挖出了一個大洞,幾乎足以讓他爬進去。他很快就能享用到魚類和蝸牛還有蛞蝓了!奇奇幾奇站起身並給了一個勝利的歡呼,挑釁般地朝天空揮舞著他沾滿污垢的拳頭…同時他腳下的地面卻開始崩塌並使他一頭栽進了黑暗的急促水流中。

小小鱗片長腳的魚呀,用急切的爪子在水中搜尋渴望著光芒。轉過來吧,小魚。你並不是唯一飢餓的人呀。

Kiki-Jiki, Mirror Breaker | Art by Steven Belledin

奇奇幾奇張開眼睛並衡量了他的情況。他正處於一個非常陰暗,幾乎是乾燥的地方─啊,一個洞穴─這很好,而且有一條卡在他外殼下緣的大魚正不停地扭動著。他能夠在石頭上擊暈牠然後大快朵頤,這也很好。然而他卻有一股逐漸不安的懷疑,就是他進來的入口是唯一能夠離開這個地方的方法,這很糟糕。他能感覺到來自距離不到一個手臂的長度,從牆上裂縫湧出的冷得可怕的地下河流所濺起的冰冷水花,然後河流又消失穿越了在洞穴下方的某個裂隙。是的,河流帶他來到這裡,或者他自濕透的全身和魚類所假設而知;因為他發現自己無法清楚地記得過去五分鐘內所發生的事。他一直在挖掘─他記得這個。接著出現一些墜落的片段,一些死命掙扎的片段,然後是許多冰冷黑暗與潮溼的片段,然後是…一道聲音。

他打噴嚏然後顫抖了幾下。某個人,或是某種東西正在對他說話!他環顧洞穴。他的眼睛正漸漸適應並看見了來自天花板蘚苔周圍的微光,但據他所知並沒有人潛伏在陰影中。他低頭看了手裡抓著的那雙不具眼皮的眼睛。一條魚─那個聲音稱他為一條魚。好吧,無論它是誰,把一個惡鬼和魚類搞混是非常蠢的事。大部分的惡鬼無法游泳自救。喀比恰比在岩漿裡游的非常好,的確,但她並不算是真正地成功,除此之外,她的形體非常糟糕。奇奇幾奇被回憶逗得咯咯笑著,然後一口咬掉了魚頭。他絕不會再回到這個水裡,但如果他會死在這裡,至少他不會是個餓死鬼!


奇奇幾奇的肚子開始咆哮。他已經來回踱步五小時並徹底調查過他的監牢五遍。他唯一的發現就是他對於可能的出口的推測是錯誤的。在洞穴裡距離黑色水流最遠端之處,也就是陰影最深沉的地方,地板的某處突然出現一條大約是他身高四倍長的裂縫,一路往遠方的洞穴牆壁延伸。這就是他現在坐著的地方。雙腳掛在邊緣上,他很快地對於「我是一顆鵝卵石,在我下墜摔死時聽我的尖叫」遊戲感到厭倦,儘管他在童年時期覺得這個遊戲非常好玩…而且一直到了青春期…甚至到現在也是。無論如何,他已經用光鵝卵石了。唯一他能夠拿來丟的東西大概就是那條被他的外殼抓住的堅韌多棘魚尾,而且他打算在被黑暗吞噬之前將它做為最後的餐點。等了好久啊,他在拿起魚尾並打開嘴巴時這麼想著─同時一股強風無預警地從裂隙中吹出,把魚尾從他手裡奪走。

當魚尾在強風中向上飛舞並轉向開始往裂縫裡墜落時,奇奇幾奇驚恐地發出了尖銳的叫聲。他的本能是追著這個東西,因為或許它都是骨頭和魚棘,它卻是他僅有的一切─但他卻停了下來。沒有任何心智正常的人會只為了抓住一個小小的魚尾就跳進張著大嘴的裂縫裡!接著一股強大的力量掌控了他,具有來自一個古老親戚為了想像的輕蔑而試著絞殺他的所有力氣與憤怒─那來自他的胃,而且要聽從胃的命令。奇奇幾奇微笑著跳進了空間裡。如果這是他這輩子做的最後一件事,他將會吃掉那條魚尾。而且當他筆直墜入黑暗中時他感覺到或許真會如此。

聰明的魚,輕易地就發現我的巢穴。愚笨的魚,現在你就得死了。

奇奇幾奇迅速起身。真的很不對勁,而且他強烈懷疑這並非只是那個叫做魔什麼的東西運作的結果。第一,他沒有預料會在跳下來之後這麼快著地,尤其他知道自己正降落在一層薄薄的空氣上─感覺起來跟族中長老背殼一樣堅硬的空氣,而且跟被前述的長老壓坐在身上一樣疼痛(因為他的越軌行為而多次遭受的懲罰)。更奇怪的是,他確實看見自己正在持續墜落到下面的裂縫中。真可惜,他就快抓到那條魚尾了,同時他一邊看著自己掉出視野外。

張開你的眼睛,小魚。看看是誰即將終結你的生命。看看我。

Moonring Mirror | Art by Christopher Rush

奇奇幾奇倒抽了一口氣。他已不再站在虛無之上了。他正站在另一座洞穴中央,比起前一個還大而且也多少比較圓。在這裡他根本看不到天花板,而且牆壁也怪怪的。它們看起來是由淺藍色的發光平面所構成,每一片都跟他一樣大而且緊密相連。大約有五十片。而且每一片…等等。並不是只有他一個人。在那裡,每一片平面前面,站著既可怕又矮小的生物。他轉了一圈而且沒錯,他們也沿著他背後的牆壁站著!他們用可怖尖鼻兩側那布滿了血絲的雙眼瞪著他。噢,他們好醜啊!奇奇幾奇跪在地上並舉起雙手表示他沒帶武器而且,整齊劃一地,那些可怕的東西也跪了下來並舉起雙手模仿著他的投降!毫無疑問他們將會吃了他,他們很邪惡,他們非常卑鄙,他們是…惡鬼?奇奇幾奇搔了搔他的頭。五十隻惡鬼也搔了他們的頭。鏡子!他正在一個布滿鏡子的房間裡!

他曾聽聞神河有人設計了一種方法來凍結水面並將它放在牆上,然後他們把結果稱為「鏡子」,但這卻是他頭一回見到真實的東西。他正要跑過去就近檢視,但卻瞥見地上有個東西在閃爍。魚尾!噢,他的運氣正在好轉。他趕緊撈起魚尾並張開他的嘴巴─

你能看見我嗎,小魚?

奇奇幾奇扔下魚尾並咬到了他的舌頭。這道聲音,他怎麼能夠忘記這個聲音?整個房間的鏡片開始滑動,現在在牆上出現了一個缺口。而且從那裡,牆後面的黑暗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藍色爬蟲類的頭顱。奇奇幾奇的雙腳不停顫抖並癱軟在他下方。他背殼的下緣撞上了堅硬的地板。當頭顱逐漸靠近時,他的眼中充滿了淚水,而這些鏡面則開始移動彎曲,並在後方排成一排。以守護神焦尾之名!這些並不是鏡子,它們是…它們是…鱗片。

我在這裡。

一條神龍─一條偉大的龍。牠的聲音在奇奇幾奇的腦袋裡迴盪著。噢,而且祂好大,巨大,龐大。祂可能也很年老,如果奇奇幾奇知道些什麼關於長老的事的話,他們的脾氣都不好。

我比時間還要古老,害怕的小魚。你們種族的生命對我來說就像是短暫飄移的水流。我曾見過深海中巨大牡蠣的殼輪生長並見證了牠們的外殼化為塵土。我的鱗片比世上任何鑽石都要明亮,而且我的憤怒比任何山間的火焰還要滾燙。然後我生氣了,長腳的魚呀,非常生氣,因為某樣我摯愛的東西被偷走了。

奇奇幾奇眼前閃過了他的一生。在他家鄉洞穴裡的兄弟姊妹們,不停地用石頭打他。他的父親把他們趕跑;然後用更大的岩石一邊笑著打他。他的母親把他叫到身旁;然後用特別大又尖銳的石頭敲他的頭。他瘋狂地搜尋著一個美好的回憶,至少是某個有食物的回憶。但它卻這麼快就結束了。完結了。這就是終點。他蜷縮在神龍面前,然後淚流滿面地把魚尾塞進口中。骨頭卡在他的嘴裡,他開始靜靜地啜泣與乾咳。他能夠感覺到這隻巨型蜥蜴的氣息如潮水般地湧過他。它聞起來跟死魚一樣。奇奇幾奇雙眼往上一翻便癱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黑暗…

帶殼的小魚…小魚…

那個聲音!希望它能夠不要理他。讓他有尊嚴的死去。好吧,這要求或許太多了,但至少他能夠在生命結束之前有點隱私。

你很聰明地找到了我的巢穴,非常聰明。或許我可以利用你來…


陽光普照。有白雲相襯。還有鳥兒…鳥群在藍天中盤旋。奇奇幾奇在一艘船上,在海洋中擺盪著。如此平靜,如此平和。沒有洞穴,沒有鏡子鱗片,腦袋裡沒有聲音。他微笑著。他感覺到船因潮起而揚升,一朵蓬鬆的白雲漂浮在不遠處。如此柔軟,如此美好。「雲朵你好…」雲層下衝來到他下方。以遠古硬殼之名!他並不在任何一艘船上!他正在飛行!他低頭看見他的臉正從如鏡子般明亮的藍色鱗片裡回望著他。他正騎在神龍的背上!現在他記起來了─這個聲音說需要他去取回某樣被偷走的東西,一顆價值連城的珍珠,被保管在一座漂浮在空中的宮殿裡…

Soratami Cloud Chariot | Art by Franz Vohwinkel

然後奇奇幾奇抬頭看見它在遠方的朦朧裡漸漸浮現:一座看似從雲朵中直接生長出來的不可思議的宮殿。它的尖塔在陽光下光彩奪目。他能夠看見宏偉的拱門與庭院,而且四處都有看似馬車的交通工具在乘風滑翔,在主殿與擁有小型高塔與寶塔的外緣雲朵之間來回穿梭。這些廳堂都屬於空民,月之民族,一種又高又冷淡的種族,漂浮在空中而且不太關心地面的居民,尤其是惡鬼。他曾聽過關於用刑鬼揍子帶領著最勇敢的惡鬼在空民馬車行經的路線上進行投石練習的故事。在燒焦的殘留物上他也曾見過他們強大的魔…魔…的結果。

魔法。

魔法!」奇奇幾奇的叫喊聲蓋過了呼嘯而過的狂風。就是這個字!他開心的哈哈大笑而且差點滑下了神龍的背,但這頭巨大的野獸在空中蜿蜒而行,平衡著祂的騎士。「但是等等─如果空民有魔法,難道他們不會發現我們來了嗎?」

他們會看見一團快速移動的雲朵,就只有這樣,小魚。空民們既聰明又謹慎,但他們並不擁有天空。這裡還有更多比他們古老的東西。

神龍突然沿著一朵陰暗的積雨雲左轉。

在那邊的那朵雲,那是一位雷神,一個掌雷的神明。對穿越祂風暴帷幕下方的空民馬車來說是個災禍。

「好吧,」奇奇幾奇說道,倒吸了一口氣。「但是一旦你把我留在那座宮殿以後,然後呢?」但古老的神龍只是露出一道微笑。祂的鱗片倒映著耀眼的尖塔與纖細彎曲的牆垛的光芒。他們已經抵達了。


奇奇幾奇狼吞虎嚥地吃下了他從外側庭院裡結實累累的果樹上摘下的第五顆枇杷,然後思考著他的下一步。這些空民和他們敞開的廳堂是怎麼了?他半期待著宮殿內部具有相當程度的舒適感,或許是一點粗劈的岩石,一些洞穴蘚苔。但所有這些玻璃和大理石都徹底地令人感到不安,而且這麼廣大的房間更不適合躲藏。他彎腰溜進一條走廊,雙腳劈啪地穿越了繪有雲朵的冰冷石板地。他一定非常靠近神龍提過的那位大使的房間了。接著,從角落傳來了聲音,並漸漸朝這裡移動。奇奇幾奇躲在一座看似生有翅膀的大嘴巨型玉像後面。

「…所以道古叟的地居者對我說『神明從我們這裡奪走了一切,一切!當祂們奪走了我們的土地,我們該如何生活!』然後我對他說『我確信這是個惱人的問題。』」

奇奇幾奇聽見一道聲音在說話,緊接著是一道冷笑,同時有兩位空民從鄰近的門口飄出並經過了他的藏身處。他們身形瘦高,身穿靛色的長袍,上面還鑲著奇怪的環狀符號以及耀眼金絲。其中一位的袍子上有著寬大的紅色袖口,而且衣服上的花紋看似在他移動時也跟著轉動飄移。那一定就是大使了。奇奇幾奇等到他們消失進入他後方的一個入口之後,他便偷偷地繞過這個奇怪的雕像然後穿越了門廊。

Oboro Envoy | Art by Rob Alexander

他進入了一個房間,比起他來到宮殿後所見過的任何房間都更為豐富華麗。房間周圍豎立著閃耀的翠玉堂柱,與旋繞著白色與灰色紋路的大理石牆舒適地相互映襯。在房間兩側的壁龕裡擺著由白骨雕成的優雅燭台。台上沒有蠟燭,但在原本應是蠟燭存在之處上方幾吋的位置卻漂浮著搖曳的火光。在遠端的牆面上,一輪巨大的明月看似懸浮在一張厚重的黃金織錦壁毯中央,用蒼白的月光照耀著房間的後半部。對奇奇幾奇來說,當他站在一旁看著時,月亮上的陰影貌似也在移動。更多的魔法。他的視線往下移過了這個絲織品,來到形成月亮升起的地平線的銀製流蘇下方,就在那裡,浸淫在微弱的壁毯月光之下,就是一顆放在鐵座上的巨大珍珠。神龍的珍珠。

奇奇幾奇低頭看了看珍珠。沒錯,就在那裡,塞在他的右手臂下面,跟一個不省人事的手足一樣沉重。他看了一下鏡子。他的映像的手臂正以一種奇怪的方式彎曲著,但卻沒有珍珠!他把珍珠放在地上,然後再抬頭看鏡子。他與他的映像四目相接。他抓了抓他的下巴。他的映像也抓了自己的。他露出微笑而他的映像也擺出了笑容,然後它吐出舌頭並發出了很大的噓聲!有那麼一秒,奇奇幾奇認為自己也這麼做了─當然這並非第一次他的嘴巴做出未經他允許的舉動─但他匆匆往下一瞥,然後確定他的舌頭正好端端地待在它該待的地方,卡在他的牙齒後面。他抬起頭。現在他的映像正在向他揮舞著手指!真是個放肆的映像!你認為自己有這麼聰明嗎?被惹毛了,奇奇幾奇伸手抱起珍珠。他緩慢地將珍珠高舉過頭並對他的映像露齒微笑。他的映像臉色一沉,然後把手抬到臉部的位置。他看似正在叫喊著某些話,但奇奇幾奇卻聽不見。「現在換誰爽了?」奇奇幾奇說道,一邊把珍珠砸向了映像的臉。

出現一道巨大的破碎聲響。珍珠彈開鏡子然後打中奇奇幾奇,使他跌倒在房間的中央。他快速轉身,急迫地試著不讓珍珠掉到大理石地板上而造成破裂或是更糟的情況:製造更多的噪音。他抬頭檢視損傷然後在那裡,站在壁龕的前方,一邊撢掉鏡子碎片的,就是他的映像!「你是誰?」奇奇幾奇問道。

「我是奇奇幾奇!」他的映像回覆著。

「不對,我才是奇奇幾奇!」

從外面的長廊上,他們聽見了聲音─空民,無疑地是前來查看發生了什麼騷動。奇奇幾奇用力地看著他的映像。「聽好了,」他用稍微大聲點的悄悄話說道,為了要蓋過剩餘的鏡子碎片掉落到地板上時所發出的清脆聲響。「我不喜歡你的樣子,但要是我們不合作的話,我們都會變成在岩漿裡面油炸的泥禽。」他的映像點了點頭。「走這邊,」奇奇幾奇說道,一邊吃力地用手臂拎著珍珠。他朝房間的門口走去,他的映像則緊跟在後。

他們很幸運。空民大使並沒有回到入口處。這兩位奇奇幾奇緊急左轉,然後來到一個寬敞的庭院中。奇奇幾奇停下腳步並轉向了他的映像。「喂,我得回到神龍那裡。」

「我也是!」他的映像說道。

奇奇幾奇的腦筋轉得很快,這對他來說還是頭一遭,而且算是某種奇蹟,但他之後才會拍拍自己的背殼誇讚自己。還有工作得完成。「呃,這樣好了─我們分頭進行。我走左邊到那裡的尖塔,然後你走右邊,穿過那邊的庭院。然後我們會在宮殿後方與神龍會合。這樣我們的勝算比較高!」

他的映像懷疑地皺起了眉頭。

可惡。

奇奇幾奇嘗試了另一種策略。「嘿,在你穿越的時候順便多摘一些枇杷,好嗎?」

他的映像笑了。一樣的臉孔,一樣的胃,很明顯。當他的映像跑步穿過庭院的同時,奇奇幾奇打了個冷顫。他有這麼好騙嗎?這是他應該好好研究一下的部份。他轉過身然後筆直地奔向神龍答應要來接他的小塔。照在他背殼上的陽光十分溫暖,而且不知怎麼地,那顆珍珠感覺起來也沒那麼重了。


神龍高速飛行穿越了一連串蓬鬆的雲朵,一路不停地轉向以避開成群飛在高空的巨蛾,牠們就像許多紙張般地散佈在神龍的尾流上。那顆珍珠,含在祂巨大的口中,在夕陽的殷紅色光芒照耀下泛著柔和的微光。在祂的背上,奇奇幾奇罕見地靜坐沉思著。然後他挺起身體對著呼嘯的狂風大喊。「你認為我的映像後來怎麼了?」

現在他成了空民大使的犯人。

「噢,」奇奇幾奇皺起眉頭說道。「丟下他讓我覺得有點內疚。我是說,家人是一回事,但他是…我啊!」

不必擔心,勇敢的小魚。你們種族的映像甚至比你們還要短暫。他不會被長久囚禁的。高興一點,長角的魚啊,偉大的裂鏡者。你做的很好。

奇奇幾奇並不確定「短暫」是什麼意思,但它聽起來像某種能夠幫助他的映像逃脫的魔法,而且這是好事。他鬆了一口氣,然後看向了位於遙遠下方的大地。那裡是他前一天才剛爬過的山脊,而且翻過那座山,就是他來自的山區…他家人居住的地方。奇奇幾奇敲了一下自己的背殼。他當時應該製造更多的映像才對!一想到有數十個自己在洞穴裡猖狂地奔跑就讓他的身體興奮得發抖。他幾乎可以看見他的父親,因恐懼震驚而目瞪口呆,被埋在一群奇奇幾奇下面!他對著狂風大喊,「應該要多拿走幾面鏡子的!」

除了你向它展示的,一面鏡子還能夠給你什麼?那是你自己的魔法呀,聰明的小魚。

「等等,」奇奇幾奇大喊,一邊搔著他額頭上的兩片骨板之間。「你是說只要我想的話,我就可以創造出更多映像嗎?我不需要那些鏡子嗎?」神龍什麼話也沒說,但他認為他能夠感覺到從巨大的藍色鱗片中傳來的奇異震動。隆隆作響,就像是…笑聲!神龍正在大笑!一陣衝刺,他們往上盤旋過一朵雲然後朝著下方的山丘俯衝穿越大氣而去。

Keiga, the Tide Star | Art by Ittoku

神龍答應要帶他去祂知道的一座廢棄果園,那裡有許多滿載著果實的果樹以及肥美的蛞蝓任他享用。那裡也有一個水池,奇奇幾奇想著─一個他能夠用來嘗試他的新天賦的地方。奇奇幾奇笑了。畢竟,今天竟然變成了一個非常美好的一天。


在距離他們上方非常遙遠的宮殿裡,梅洛古停止了他的踱步。用冷峻的眼神盯著他的犯人,他露出了微笑。「我真心希望不必走到這一步,就好比我不喜歡野蠻行徑,但你讓我沒有選擇。讓我把繩子切斷,然後親身見證會飛翔的惡鬼吧!」吊在銀絲上,這隻惡鬼不停地尖叫掙扎,這讓他緩慢地來回擺盪然後又使他叫得更大聲。「這並不會帶給我快樂,奇奇幾奇,我向你保證,」梅洛古說道,一道滿足的光芒出現在他眼中,同時他抽出了匕首並朝著尖塔與他的犯人飄浮過去。然後他停在半空中。

哪裡怪怪的。惡鬼已不再蠕動。實際上,他全身僵硬,凍結在半空中。梅洛古揚起一邊的眉毛,然後倒抽了一口氣,這隻惡鬼突然碎裂成數千片如同驟雨般落下的閃爍碎片,在掉到地面前便消失在乙太之中。只剩下ㄧ條糾結的繩索,無用地垂吊在天花板的尖塔上。梅洛古用細長的手指按摩著太陽穴。是的,它的確是ㄧ場最令人惱火的審訊。


在一條地下河流旁的石室內,巨大的藍色神龍蜷曲在黑暗中,環繞著發出微光的珍珠,彷彿它在從雲殿往凡間的路上被陽光給照暖了。

睡吧,我的孩子,然後變得強壯。很快地你將會孵化並在墮落者還有這個世界的迷霧與星辰之間奪回你的正統地位。你會吞噬深海的牡蠣,喝下甜美的雲露,以及那些在你的土地上行走的魚群。只要…對帶殼的好一點。

在《未知領域:神龍差使》中有 4 則留言

  1. 我覺得是沒啥BUG在,看內文我只能推測
    1.應該是在逆神之戰爆發前的故事
    2.藍龍一直沒提到名字未必是京河
    3.就算是京河,祂也可能因為和水面院有某種契約(協議?)在沒辦法翻臉去搶
    4.月人本來就研究神明,愛”借”神明有關的東西,當然也許”借”神子前的一個”借”東西實驗案例

  2. 故事有bug啊。這裏應該是蒼龍京河的孩子被月人偷走了?但主線3本書裏蒼龍京河是水面院的守護神被碑出告一夥幹掉了。而月人和水面院一直是一夥的。所以對不上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