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則釋疑

Cranial Insertion 09.19 – Goodbye, Zendikar!

 

By Eli Shiffrin, Brian Paskoff, and Carsten Haese

http://mtgsalvation.com/1313-cranial-insertion-goodbye-zendikar.html

clip_image002本專欄為翻譯文章,每週一刊出,原文請參考MTGS每週的Cranial Insertion專欄。希望可以藉由這個專欄讓大家對一些常見的規則問題有更多的了解。如果在比賽中或與朋友對戰中碰到了任何的問題,也歡迎直接寫信到CI信箱:Cranial.insertion@gmail.com,或是寫到譯者信箱:savagehans21@gmail.com ,我會在以後文末整理並回答臺灣玩家所提出的問題。


Q:我的對手用<穿隧鬼怪>讓他的<賓納里亞老兵>不能被阻擋,但當他用老兵進行攻擊時,老兵的攻擊力就變成3了,我還是不能阻擋他嗎?

A: 不行。穿隧鬼怪的異能只會在兩個時間點檢查當時目標的攻擊力是否等於或小於2–異能起動和結算時,而在這兩個時間點老兵的攻擊力都是2,所以異能結算並產生一個讓老兵不能被阻擋的持續性異能。這個異能只有在回合結束時纔會結束,所以不管老兵之後的攻擊力變多少,他都不能被阻擋。


Q:我的對手使用<流放之徑>把我的生物放逐,但因為我剛剛才用<注定>占卜過我的牌庫頂我不想把他洗掉,我可以選擇不要搜尋並把我的牌庫洗牌嗎?

A:當然可以。流放之徑讓你可以從你的牌庫裡搜尋一張基本地牌,將他橫置進戰場,然後把牌庫洗牌,但這整個程序是選擇性的,也就是說你可以選擇要做或不做(但要做就要全做)。所以如果你選擇不要搜尋,你也不用把你的牌庫洗牌。


Q:如果我操控<劫特血侯卡力塔>,而我的對手操控一隻被變大成10/6的<煉獄泰坦>。如果我用卡力塔的異能以他的泰坦為目標,我會得到一個10/6的衍生生物還是6/6的衍生生物?

A:卡力塔的異能會檢查泰坦留在人間的最後一個摩門特。既然這不是一個複製效應,該異能只會檢查泰坦最後的攻擊力和防禦力–既然他當時是10/6,你就會得到一個10/6的衍生生物。


Q:我操控<誕生莢>和一隻複製了<酸液黏菌>的<非瑞克西亞蛻變妖>,如果我用誕生莢犧牲蛻變妖,那我可以找我牌庫裡的<墓地泰坦>或其他總魔法費用為5的生物嗎?

A:誕生莢會檢查被犧牲生物的魔法力費用,而你犧牲的是一個總魔法力費用為5的酸液黏菌,所以你自然可以從你的牌庫中搜尋一個總魔法力費用為6的生物。


Q:有一個<全世交戰>在我的維持彈回,所以我知道我會有第二個戰鬥階段。如果我操控一個<玄鐵攻城巨車>,那我可以跟對手保證我在第二個戰鬥階段會進行攻擊而讓他在第一個戰鬥階段作壁上觀嗎?

A:不行。要求你要進行攻擊的要求都會在你要宣告攻擊者的時候檢查,而除非你宣告所有合法可以進行攻擊的組合–包括你的攻城車進行攻擊,遊戲不會繼續;遊戲並不接受你提出的承諾在之後再讓你的攻城車進行攻擊。


Q:我操控一個結附了<活纜鞭>的生物,如果我施放<不潔之力>並以他為目標,會觸發活纜鞭的異能嗎?

A:當然。即便靈氣永久物進戰場時並不會以任何永久物為目標,但當靈氣咒語在堆疊裡的時候,他仍須以他要結附的永久物為目標。既然該生物成為了咒語的目標,活纜鞭便會對目標生物或玩家造成兩點傷害。


Q:我的對手受夠了我的<頑強巴洛西>,所以他決定施放<災禍邊緣>並以我的巴洛西為目標。如果我施放<巨魔外皮>讓他可以重生,我還可以讓他進行攻擊嗎?

A:他可以攻擊,但實際上並不會差很多。當你用他攻擊並橫置他的時候會觸發災禍邊緣的異能,但當你讓你的巴洛西重生時,他也會一併的被移出戰鬥,所以並不會有太實質的效用。如果你想讓你的巴洛西繼續肆虐的話,就讓他獲得警戒吧!


clip_image004Q:我用<寇基雷的審訊>看了我對手的手牌,我可以讓他棄掉他手上的<炸裂/暴起>嗎?

A:當然!審訊會問那張牌說「你的魔法力費用是3或以下嗎?」在炸裂那邊喃喃自語的時候,暴起的那邊便會搶著答有,而審訊聽到肯定的答案便會把這張牌從你對手的手中抽走。


Q:我的對手用他變身後的<墨蛾連結點>進行攻擊,且放逐<奪命王者>來施放<煌炎群列>,我可以放逐我的奪命王者來使用<攪擾群列>來反擊他嗎?

A:不行。不管咒語是如何被施放的,在堆疊裡的煌炎群列的魔法力費用仍然是依據牌右上角的數字而定,而X則是你所選擇的數值。你的對手選擇了X=10,所以紅Shoal的魔法力費用是12,如果你要用藍Shoal來反擊他的咒語,你必須要選擇放逐一張總魔法力費用為12的藍色牌,但在魔法風雲會歷史上還沒有過這樣一張牌出現。


Q:如果我的<尖塔督長>進戰場時以我對手的<尖牙銳爪>為目標,那我可以打包嗎?

A:可以,督長讓你可以施放這張牌,所以任何你在施放這張牌時所需要支付的費用都必須要支付,除了魔法力費用以外。舉例來說,當你使用整地的時候,你仍必須要支付他的額外費用;同樣的,當你在施放一個可選擇支付額外費用的咒語時,例如尖牙銳爪,你同樣可以選擇打包,不過你仍須支付額外的打包費用,督長並不會幫你支付這個費用–這雖然須支付魔法力但並不屬於魔法力費用。


Q:如果我操控<希沃克黜人梅梨萊>和<無窮折磨>,我的生物是不是就不會受到傷害嗎?

A:不完全是。傷害還是會造成,但就結果論來說並不會在生物上放上-1/-1的指示物。不過如果傷害的來源有死觸異能,他還是會把受傷的生物帶進墳場;如果傷害的來源有繫命異能,來源的操控者仍然會獲得生命。另外有些檢查是否曾經過傷害的異能,例如具有嗜血異能的生物或<終命仙靈>,還是會知道傷害曾經被造成過。


Q:如果我操控<寶石洞穴>且又使用了第二張寶石洞穴,我可以在傳奇法則把他們一起送進墳墓場前讓他們都產生魔法力嗎?

A:不行,在某些要求你支付魔法力的異能的情況外,你必須要擁有優先權才能起動一個異能。然而在你獲得優先權之前,狀態動作便會發現戰場上有兩個寶石洞穴且一起把他們送進墳墓場。


Q:我想知道生物上的傷害是什麼時候移除的:我用一個面朝下的<蘊生洞穴>進行攻擊,而我的對手使用一個1/1的生物進行阻擋。在我的第二個主階段裡,我把他翻回正面並施放<腥紅之月>,接著以他為目標施放<懸峰源獸>,會發生什麼事?

A:不管你怎麼做都不會移除蘊生洞穴上的那點傷害。你的2/2會先變回蘊生洞穴,但這點傷害仍然會標記在他身上,即便沒有任何意義。接著,他變成6/1的源獸,而這點傷害瞬間變得巨大無比並讓他馬上崩潰。


Q:如果我的<基定尤拉>變成生物且從<克戟實驗體>那得到了一個+1/+1的指示物,那我也可以用我的實驗體來任意消滅已橫置的生物嗎?

A:可惜不行,即使他是實驗體,他每回合也只能使用尤拉的異能一次。原來異能的起動限制是綁在鵬洛客身上的,但由於某些原因(實驗體濫用鵬洛客的異能便是其中之一)使得規則改成將起動限制綁在異能身上。


clip_image006Q:如果我操控<烏托菌>並想施放<和聲召集>,那我可以先橫置我戰場上的腐生物再犧牲他們產生魔法力費用來支付嗎?

A:不行。召集是一個讓你用來換取減少費用的額外費用,要使用召集的異能,你必須要以「橫置一些生物」這個額外的費用來滿足所需要的條件,而這個費用也會變成你在施放咒語時費用的一部份(可參考CI之前專欄: All Crazy Teenagers Have Tried Magic Pills!)起動魔法力異能來產生可以用來支付所需費用的這件事發生在實際支付費用之前,換言之,這也是你最後可以犧牲腐生物來產生魔法力的時機。如果你選擇犧牲這些小可愛來產生魔法力,那等到你要支付「橫置一些生物」的這個費用的時候,你只剩下腐生物的屍體。既然我們不能橫置屍體,你就不能讓這個生物既用來橫置減少所需的魔法力費用,又犧牲他來產生魔法力。


Q:<馴服魔石>會把「不可重置」的異能賦予力量大於或等於3的生物嗎?如果我同時操控一堆1/1的衍生生物,那<莫甘達石雕>會讓他們得到+2/+2嗎?

A:魔石並不會賦予生物任何異能,他只是很單純的產生一個持續性效應改變的重置步驟的規則。如果在檢查完所有適用的持續性效應之後,某個生物的攻擊力仍然大於3,那他就不會在重置步驟重置,由於石雕讓你的衍生生物都獲得+2/+2,所以他們都不會在重置步驟重置。


Q:我可以在咒語或異能結算要求我支付魔法力(例如<爆焰巨龍>的異能或<魔力流失>

)的時候犧牲<Lion’s Eye Diamond>嗎?

A:不行。雖然獅眼鑽石的異能是屬於魔法力費用,你也可以在大多數的時機使用他,但他仍然被限制只能在可以使用「瞬間」的時機使用他。由於在咒語或異能結算的過程中你並不會獲得優先權,所以你不能夠在這個時候犧牲獅眼鑽石或使用<黑暗祭禮>,如果你堅持要犧牲獅眼鑽石來產生魔法力,那你必須要你回應咒語或異能時便犧牲他。


Q:寫「當」的異能跟寫「每當」的異能在使用時機上有差嗎?

A:沒有。簡單來說,「當」跟「每當」這兩個字的功能是沒有差的,唯一的差別在怎麼樣念起來比較順。寫「當」的牌他的異能可能只會觸發一次或兩次(例如:<亡林樹妖>);而寫「每當」的異能可能就會觸發比較多次。


Q:假如我發現我做了蠢事,想反擊我之前施放的一個咒語,但我手上只有<拒絕儀式>,我可以不要棄牌但是拒絕支付來讓我自己的咒語被反擊嗎?

A:可以,雖然你不需要做任何事來支付,但你仍然可以拒絕支付這個費用。

完整規則117.5: 一些費用會以表示,或被減少至。若玩家需要支付此費用,則需要的動作是玩家承認他正在支付此費用。雖然此費用不需要資源,但仍然不會自動被支付。

不過要特別注意的是,由於比賽規則定義了一個簡化的標準:假設所有的費用都會自動被支付,所以你必須要表明你不打算支付這個費用才行。


Q:如果我使用<寒冰操弄器>來橫置一個佩帶在我對手生物上的武具,那個生物會同時被橫置嗎?

A:不會。武具跟靈氣和他們佩帶/結附的生物並沒有關係,橫置其中一個並不會讓另外一個跟著被橫置。通常玩家會把兩個東西同時躺下來表示攻擊,但這其實是不對的,當一個佩帶了武具的生物進行攻擊時,武具並不會跟著一起被橫置。另外,橫置武具並不會有什麼效果,也不會讓該武具失去作用。除非你接著要施放<貪慾拖累>,否則橫置生物會是比較聰明的做法。


在《Cranial Insertion 09.19 – Goodbye, Zendikar!》中有 7 則留言

  1. Q:我操控和一隻複製了的,如果我用誕生莢犧牲蛻變妖,那我可以找我牌庫裡的或其他總魔法費用為5的生物嗎?

    A:誕生莢會檢查被犧牲生物的魔法力費用,而你犧牲的是一個總魔法力費用為5的酸液黏菌,所以你自然可以從你的牌庫中搜尋一個總魔法力費用為6的生物。

    所以,犧牲變成身酸液黏菌的蛻變妖,可以找cc數5或6的生物?

    1. 只能找cc6的生物,因為你犧牲的是變成”酸液黏菌”的蛻變妖.(它已經是酸液黏菌了)

  2. 想請問一下關於和那題,為甚麼繫命異能仍然可以讓來源的操控者獲得生命?

      1. 如果我沒有誤會的話,這個問題非常簡單,黜人只能避免放置-1/-1指示物而非防止傷害;傷害既已造成,任何的挽回都是沒有用的……不是,是其他跟傷害有關的效應依然會發生

        1. 但是無窮折磨不是說player can’t gain life嗎?是指繫命的效應生效的方式不算是gain life?謝謝你~

  3. 關於烏托菌與和聲召集,我去看了原文,如果翻譯的部分加一句話會比較完整:

    ……要使用召集的異能,你必須要以「橫置一些生物」這個額外的費用來滿足所需要的條件,而這個費用也會變成你在施放咒語時費用的一部份,『而且在施放咒語時非常後面的步驟才能夠被支付』。

    我原本也在想為何不能先橫置減少費用,然後再犧牲來產法力。
    看了原文後才知道,「橫置生物」的「費用」要在最後才能實際支付。
    所以你非得先犧牲來產法力不可,然後就會因為橫置不了,整個動作不合法而被倒回。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