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真實史塔克 – 換色

發表於 分類為「深度分析

NewImage

 

原文連結:http://www.channelfireball.com/articles/stark-reality-switching-colors/
作者:Ben Stark
譯者:forgods 

(本文轉載自友站旅法師營地,因兩岸用語不同,故調整部分文內用語,請譯者海涵)

 

 

NewImage

 

在我寫完上篇文章《困難的輪抽》後,我收到了許多很好的反饋。我發現我的目標應該定在教授各位如何在常態下輪抽而不是在特定的環境下輪抽,所以我將就3個問題進行詳細詳述。有很多人可能粗通我文章中的部分內容,但並不詳知。

人們在轉色這個問題上,麻煩最大,所以我將就這個問題進行詳述。今天我將告訴各位如何在第2包與第3包沒有顯著不同的情況下讀懂輪抽中的信號。這是輪抽中的常事,當你用三包同樣的補充包或2、3包的內容差距不大時就會發生。

一個顯著的第2包與第3包不同的例外就是RTR的全環境輪抽了。如果你進的是GTC的公會,那麼第2包的價值要遠遠高於第3包;同理,如果你選的是RTR的公會,情況就會反過來。此外還有絕境,這個小系列裡有令人瘋狂的黑色,所以如果你不進黑的話,它的價值就要小得多。

這些系列的輪抽必須用完全不同的策略,因為它們都關注於第二包有什麼,而不太在乎第三包有什麼,所以基本上在第一包的中途換抽你右手邊的開放色的價值就變小了,因為第三包你也會看到同樣的情況。你也許會認為這很有道理,但如果第2包與第3包的價值相等,你為什麼還要去做轉開放色這麼麻煩的事呢?只在第三包轉色是不是對你更有價值呢?

並非如此,因為你永遠也不會知道左手邊的牌手在抽什麼。你能對左邊的牌手造成一點影響,但大多數情況下,他們會抽自己開到的牌和他們認為是最強的牌。如果你準確解讀卡牌和顏色,你會發現人們傳給你的基本都是他們不要的牌。

的確,人們有時會轉色,又或者有時會出現全是強牌的包,但不要讓這些例外阻止你抽出一套好牌。我向你保證,本文的理論一定會實用。唯一讓這個理論失去價值的情況就是所有人都像我教的那樣去輪抽,但不要擔心,這個情況短期內絕不可能出現。

那些圍觀我輪抽的人最常問我的問題就是,我在第一包很早扣下的牌為何混不進套牌的其它牌裡。我並沒有因為那張牌進這個色,而是如同我從沒扣過它一般的輪抽。這個情況和我之前文章的反饋告訴我了一些為何人們不能理解這樣輪抽的視角。這是個很複雜的問題,所以如果你讀了下面的文章還感到困惑的話,請給我來信提問吧。如果我的上篇文章是“高級輪抽指南”的話,這篇就是更高級的文章了,我們將就之前提過的三個問題之中的一個做深入分析。

接下來我將講述一個實例,一個展現我的抽法如何與大眾迥然不同,展現我如何在每場輪抽都保證自己始終佔有優勢地位、能抽出一幅好牌的例子:假設我們在抽M14,起手四抽分別是撒拉天使和平主義送終刀鋒沼地病症。為了避免麻煩,我們假設我已經傳走了很多其他顏色的好牌。現在,第5抽來了,我們面前有平凡但很好用的黑牌與白牌(比如致命石化雞蛇衝鋒獅鷲),或者可以考慮抽一張更好的綠牌(並非秘稀或輪抽炸彈,比如轟響巴洛西)然後進綠。在M14輪抽中,我認識的大多數人都會選擇毫不猶豫地抽繼續抽黑白。


這大錯特錯。

 

我來告訴你為什麼他們會這麼做,而這又為什麼錯了。我認為在大多數情況下,人們都預估什麼樣的牌才最強力,根據我目前手上最強的顏色,我們就假設我抽了撒拉天使/和平主義轟響巴洛西,這樣我將放棄刀鋒和病症,又或者我保留黑色,改成撒拉天使/和平主義加黑色加一張平凡的白牌。

你發現邏輯的問題了嗎?你真正需要問自己的是:什麼更好?是我手上的白牌加巴洛西加剩下的輪抽牌還是我手上的黑牌加白牌加一張平凡的白牌加剩下的輪抽牌好?這裡的區別很大。在大多數情況下,如果我們在5抽還能看到最好的綠色普牌,那麼同樣會傳第三包給我的那位右手邊牌手將不太可能會傳什麼非綠色的好牌給我,而且我們更有可能再也看不到什麼好的白色或黑色好普牌,有大半的機率,我右手邊的牌手在大量地扣白色或黑色的牌。同時,扣下巴洛西所帶來的機遇遠高於承受的風險。當我扣下巴洛西然後看到大量的綠牌,於是決定轉綠色。人們會理解我的所作所為,很少有人會問我為什麼這麼做。但當我扣了巴洛西後繼續抽黑白牌而不轉綠時,就有很多人來問我為什麼要扣巴洛西。

沒人是先知。 “直覺”不僅是你希望看到什麼將會傳過來,也是從傳過來的牌中讀取潛藏的信息。我並沒有做出堅定的選擇,諸如“我現在要轉綠色”或“這不是轉綠色的好信號。”我不會為了轉綠而去抽巴洛西,也不會為了不轉綠而放過巴洛西。

每一抽都只是個選擇點,而並非是決定整場輪抽的關鍵決策。我抽了自己並不進的綠色巴洛西,是因為我知道綠色牌會接著傳過來,而白黑恐怕不會。有時一包牌會只有5張好牌,而大多數都是綠色的,巴洛西又是第三強的牌。如果你第6抽我又看到了白和黑,而沒有看到更多的綠色來讓我轉色,我會接著抽黑白,失去一張平凡的黑/白普牌對我最後的套牌影響不大。

現在我們再來看看硬幣的另一面:如果綠色接著來。危機解除!現在我能放棄黑白中的任意一個較少的顏色,或者抽一套沒什麼大炸彈但整體強度很高的綠色。我始終保持著開放的選擇讓我有了不同的方向。我對何時轉色從來不做死板的決定。

想像一下如果你抽了那張普通的白/黑牌,而穿過來的下一抽還有另一個很好的綠牌和另一張平凡但完全可用的白/黑牌。你會發現白/黑並不像綠色那樣開放——那麼你現在是不是要轉色?你大概還是要轉色,但失去了一張你非常需要的優質的好牌,因為你錯過了自己的前幾抽。假設在這樣的情況下你有25%的機率轉綠色,晚轉色還是比你早抽一張綠牌所付出的代價要大得多。在那75%的不轉色的情況下,少抽一張平凡的可用牌對構成一套好牌影響不大,但對失去前幾抽的轉色來說,少抽一張強牌影響深遠。

再加上,你傳走巴洛西可能會搞出一個抽綠色的牌手。這種情況比搞出一個抽黑白的牌手的機率要大得多,因為你傳走的都是一些平凡但可用的牌,沒人會為了這些牌去轉色。同時,你還要考慮以下問題:你是否會為了2張連續傳來的綠牌而轉色?如果6-8抽都出現了可用的綠色牌是否意味著綠色是個開放色?如果綠色的牌並不強同時因為很多人在抽黑白導致黑白也沒好牌又會如何?解讀輪抽並不是讓你去成為一個靈媒。而是要將你置於一個始終能榨乾每一抽價值的高位。

記住,一旦你決定在未知的輪抽牌上押注時,你手上的牌就變得無關緊要了,因為之後你扣下的未知牌將佔你最後套牌的80-95%。你的直覺將決定這一切,這意味著你已經扣的牌越多,轉色的機率就越低。如果你觀察過我的輪抽,那麼你會發現我在第一包每一抽時都要深思熟慮,而在第三包,我幾乎是一瞬間就決定了扣哪張牌。

何時抽綠色以及何時抽自己手頭顏色的差牌需要你的仔細權衡。這就是我為何將上篇文章命名為《困難的輪抽》。在一場輪抽中始終抽同一個顏色並用上你第一包的高抽沒有任何問題。如果你這麼做,一般情況下你都會有一套很好的牌。但老是這麼做難免馬失前蹄。你必須一致保證自己的每一抽都抽到最好,無論這是否意味著你要轉色或放棄自己的高抽。

你的目標是贏得盡可能多的比賽,而不是要十全十美。對於達成這一目標的方法,有時也會與你的直覺相反,因為做到十全十美基本上你就贏了。這個問題對我來說很難解,但有一個簡單的途徑來解讀,如果你套牌的一半的牌能讓你3-0,而另一半會讓你0-3,那麼除去你的牌技,你就有一半的機率能贏。如果你的整套牌都能讓你2-1,那麼你就有66.6%的機率贏。這是個超級簡便的算法,在這些數字後面並沒有什麼真正的難解之謎,而是一個基礎理論。每次都抽一副好牌,那麼你的勝率就會比抽得忽好忽壞來的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