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未知領域 – 阿那克斯王子,第一部分

發表於 分類為「小品文章, 未知領域, 翻譯文章

NewImage

 

原文網址: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azine/Article.aspx?x=mtg/daily/ur/265

作者:Tom Lapille

譯者:洛伊德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屬威世智公司及作者所有)

 

 

阿那克斯繞著運動場的外緣跑著。天上掛著夏日的熾熱太陽。他滿頭大汗,肺部彷彿在燃燒著,但這種感覺很棒。 

他跑過了堆放長槍與劍的架子,越過了置放沈重練習用盾的檯子,經過了許多皮製圍腰布以及一疊疊的石頭。他跑過了一群正在操練盾牆陣式的武裝士兵們,穿過了在沙坑裡投擲鏈球的男人們。

NewImage 

 

一度,他穿越了花園,只為了幾分鐘的遮陽。任何人都不可以穿過那個地方;但阿那克斯身為阿薩那斯國王的長子,並沒有人阻止他。

 

 

下午稍早的時候,澡堂裡異常地聚滿了群眾。正常情況下這時候出現人群有點太早了,但父王即將在一小時後與瑟特薩人進行最後一次會面。每個人都得到場,一方面是展示的一部分,同時也看看會發生什麼事。 

阿那克斯流連在浴池中,享受著肌膚上冰涼的水。不久後水開始變冷,而他也開始打冷顫。他爬出浴池並擦乾身體。他弟弟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帶著藏不住的責難。「所以你今天早上都幹了些什麼事?」 

阿那克斯轉身看著提摩提斯。阿那克斯年長他兩歲,但他的體型看起來從來就沒比較大,而他弟弟看起來也不會比較小。現在他們體型相當,儘管提摩提斯的手臂比起來稍大。全身赤裸的兩個人,周圍每個人都看得到。沒有人表現出正在盯著他們看的樣子,但那些五年來跟著他們在戰場上出生入死的弟兄們不時地斜眼偷瞄他們的情況。

 

「我讀完阿基羅斯的有效雄辯術然後繞著運動場跑了十一圈,」阿那克斯說道。

 

提摩提斯嗤之以鼻。「我投擲了三十米那(註)重的鏈球,比我之前最好的紀錄還多了三呎。而且我和一位盧克斯指揮官練習長槍戰技。」

NewImage 

 

阿那克斯朝向整齊疊放著他的衣服的凳子走去並開始著裝。提摩提斯轉身要離開,但又轉頭朝後方看著。「當瑟特薩軍隊對談和感到厭煩的時候,你是打算逃跑嗎?」 

一些鄰近的人們忍住了笑。阿那克斯的表情則充滿了怒火。

 

 

瑟特薩大使穿著綠亞麻華服與她的隨從們進入了會面間。整個房間站滿了排成陣型的阿喀洛斯戰士們。大使走向講台並以華麗的動作朝著父王行禮。「阿薩那斯國王,很遺憾我們無法達成共識。」 

母后與父王高傲地站著,他們的紅袍鑲著金邊。阿那克斯,提摩提斯,以及他們的妹妹佩拉吉雅站在他們身邊。父王朝著大使亮出了短劍。他的鬍鬚滲進了幾絲灰髮。「你知道我的立場。如果你想的話,你可以在戰場上反駁它!」 

 

特使冷笑著。「瑟特薩議會很有耐心,而且我們的記憶力很好。」她慵懶地舉起手指向提摩提斯。「我們可能會跟你的繼承人討論這件事。」 

父王將他的右手放在阿那克斯的肩膀上並大聲咆哮著。「這是阿那克斯,我的長子。」

 

大使用目光將阿那克斯從頭到尾打量了一番,然後皺起了眉頭。「陛下,您遵循傳統的精神實在令人讚賞。」

父王垂下右手並握住了他的劍柄。「而你們是一群懦夫議會。你們該走了。」

 

大使華麗地行了個禮,一言不發地領著她的隨從們走出了房間。僕從在他們身後關上了門,接著父王說道。「我認為我已經給予瑟特薩人等值於他們所帶來的委屈抱怨的東西,但那還不夠。他們會帶軍隊來,也可能不會。」他抽出了他的劍並高舉過頭。「如果他們會的話,我們將會擊敗他們!」

NewImage 

 

士兵們怒吼附和著。 

「你們退下吧,」他對著房間喊叫,士兵們魚貫而出。當他們都離去後,父王蹲下看著他的兒子們。他同時看著他們兩個,就好像是第一次見到他們一樣。當他看著提摩提斯時,眼裡滿是驕傲。當他把目光移到阿那克斯身上的時候,他皺起了眉頭,毫不遮掩他的輕蔑眼神。

 

 

阿那克斯坐在喬治斯對面,他是個老人,負責擔任阿薩那斯國王子女的私人教師。他的笑容正拉扯著他眼睛與嘴角周圍的皺紋。「準備好開始了嗎?」

阿那克斯點了點頭。「命題︰父王不喜歡我。」

喬治斯嚇了一跳。「你怎麼會這樣說?」

 

「今天他對著我大吼大叫,然後很驕傲地看著我弟弟。那是在公開場合發生的事,我確定很多人正在看著。」

 

喬治斯讓自己鎮定下來。「你認為他是真的不喜歡你嗎?」

 

「我沒有其他解釋。」

 

老人笑了。「命題:一個國王應該將國家的福祉置於他個人或臣民的私人喜好之上。」 

阿那克思考著。「有道理。」

 

「命題:一個國王最重要的決定就是選擇他的繼承人。」

 

「繼承法還不夠清楚嗎?」

 

「國王有權力改變法律嗎?」

 

阿那克斯張大了眼睛。「我要去運動場。」 

喬治斯給了他一個不贊同的表情。「這既不是命題也不是個問題。」 

學生站起身。「而我是阿喀洛斯的王子。謝謝你教我這堂課,喬治斯老師。」 

喬治斯微笑著坐了下來。「不用客氣。」

 

當阿那克斯到了運動場的時候,太陽早已西下。他試著走到了沙坑,那裡擺著許多鏈球。沙坑裡還有另一位男孩;他比阿那克斯還要高壯,而且好像也年長了幾歲。

NewImage 

 

那位男孩抬起頭看著阿那克斯,微笑著,然後看著落日。「你不覺得現在開始鍛鍊有點晚了嗎?」 

有那麼一刻阿那克斯感到洩氣,接著火焰開始在他的肚子裡燃燒。他挺起身體然後帶著決心走向那個男孩。 

恍然大悟以及驚恐的表情出現在那位男孩的臉上,接著他退縮了。「噢不。對不起。呃,你好,我叫索堤柯。我之前沒看過你使用這些東西,但是我可以教你怎麼用。」 

阿那克斯走進了沙坑。「我想學那個。」

 

年長的男孩用單手拿起了其中一個比較小的鏈球,並示意阿那克斯做相同的動作。「好。把你的腳站開跟肩膀同寬。用兩手抓著鏈球。像這樣把你的臀部往外推,鏈球就會往前擺盪。試著把它提到你的胸口,但是不要過度使用你的手臂。」他示範了幾組重複動作,然後站在原地。「這就是你起步時該做的。你也可以投擲它們,但在你習慣它們之前還是不要那樣做。」 

阿那克斯點了點頭。他舉起鏈球並模仿著那個男孩的動作。在重複幾輪後,他的肩膀、後背,以及臀部痛的要命。 

 

索提柯看著他掙扎。「你該停了。」 

阿那克斯拋下鏈球後咕噥著。「我可以繼續做。」 

索提柯點了點頭。「然後你明天就沒辦法過來了。停下來省點力氣。依照這種方式,長久下來你會成長得更快。」

 

阿那克斯點了點頭。 

「還有另一件事。我常看到你繞著跑道跑。」索提柯指向武器架旁邊的一堆皮製品。「這就是那邊那些圍腰布的目的。你圍上一件,放一些石頭在口袋裡,然後出發。很多小屁孩不喜歡這樣做因為這根本在虐待你的腿,但是你看起來好像很喜歡跑步,所以這或許對你有幫助。它能夠助你一腿之力。」他被自己的笑話逗得喀喀笑。 

阿那克斯點了點頭。「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希望在每天的這個時候在這裡與你碰面。或許我起步比較晚,但我答應你我會努力練習。」他臉上閃過一道最棒的王子笑容。 

索提柯考慮了好一陣子,然後露出了精明算計的笑容。「我很樂意。」

 

 

隔天,阿那克斯試了掛著鏈球的圍腰布,就像索提柯說的。 

其他男孩們不喜歡它是相當合理的事,因為這非常困難。整個早上的訓練期間他都一直配戴著,而且這樣也確實讓他變得強壯許多。他從沒戴著圍腰布跑這麼遠過,但跑步本身已經不再重要了。傍晚的索提柯訓練時間依然持續著,儘管很快地證實了那位年長男孩的技能還是比阿那克斯好很多。

 

某天傍晚,阿那克斯逼問他。「你為什麼要幫我?」 

「你是王子啊。」索提柯想也不想就立刻回答。

阿那克斯把鏈球丟進沙中。「但是,你不需要,就像是你沒必要每晚都來這裡。為什麼要一直來?」

 

索提柯嘆了口氣。「我的父親是一個普通的步兵,而且他也沒有升遷的野心。我鍛鍊自己只為了能夠超越他的成就。」他放下他的鏈球後伸展著。「加上你看起來好像想找個朋友。」

阿那克斯走近並擺出他最嚴肅的表情。「我是一個朋友?還是我只是個王子?」

 

那位年長男孩單膝跪下,直盯著地上的沙。「對不起,王子殿下⋯」 

「阿那克斯。」王子伸出了手,掌心朝上。「起來吧。」年長男孩朝上看著站起身。「在皇宮的長廊上,當我戴著月桂冠的時候,你可以稱呼我的頭銜。但不是在這裡。」他轉身走向他原本在使用的鏈球。「在這裡—」他舉起了它—「我是阿那克斯。」

 

索提柯當晚並沒有多說什麼。但是在隔天,他開始滔滔不絕。 

接下來的幾週,阿那克斯預期著酸痛以及力量的增強。在他意料之外的是其他士兵們開始興味盎然地觀察著他和他弟弟。

 

 

在小教室裡,阿那克斯坐在喬治斯的對面。他的腿十分酸痛,但這樣感覺不錯,而且它們變得愈來愈粗了。「命題:我變強了。」 

喬治斯微笑著點了個頭。「請為你的命題答辯。」

 

「可是你相信它啊!」

 

老人斜眼看著他。「我是啊,但是這是一堂辯論課。說服我。」 

「昨天我在沙地跑道上跑了十一圈,圍腰布上還掛了四米那重的石頭。」

NewImage 

 

喬治斯點了點頭。「所以你能跑。」

 

「我把三十米那重的鏈球丟得比我最好的紀錄還要遠一呎。」

 

他又點了點頭。「所以你變強壯了。你戰鬥得如何?」 

阿那克斯稍微扁了一下嘴。「那不是論點的一部分。」

 

喬治斯咯咯笑著。「命題:不只有你自己,你還要讓更多人相信你已經準備好統治阿喀洛斯。」 

阿那克斯嘆了一口氣。「我同意你的命題。但我該怎麼做?」

 

喬治斯抬起一邊的眉毛。「我不知道。如果我對這種事在行的話,我現在可能會在比較高的位階而不是只當個國王小孩的私人教師了。但我的確知道伊洛安斯運動會將在四個月後舉行,而且你將會被期待完成至少一項初級組的競賽。」

 

「無疑地,我弟也會參加。」他突然往下一沉。 

「實際上,他已經開始了搏擊訓練。」 

阿那克斯皺起了眉頭。「當然。那是運動會中最引人注目的一項。」

 

喬治斯轉動著他的眼睛。「命題:四個月是很長一段時間啊。」 

「這句話漏洞百出!『長』是相對的。」

 

「命題:你了解我在說什麼。」他瞪著他的學生。「你能夠為任何競賽受鍛鍊並且及時準備好。」

 

阿那克斯搖了搖頭,儘管不願意還是勉強擠出一點笑容。「在羅德寫的瑟特薩戰史中,她提到了這種偶然智慧:大膽地在敵人最強大的時候攻擊他;要是你贏了,你就是全盤地贏了。」 

「如果你輸了,你也將一敗塗地。」

 

「命題:我早就已經輸了。」

索提柯抓了抓頭。「你應該比我更清楚,但是這條路很冒險。」

阿那克斯微笑著。「我想到一些點子。」

  

(待續)

 

註:米那(mina)為古希臘的重量單位。

在《翻譯文章:未知領域 – 阿那克斯王子,第一部分》中有 1 則留言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