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塞洛斯鵬洛客指南 – 第三部分

發表於 分類為「小品文章

原文網址: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azine/article.aspx?x=mtg/daily/feature/263c

作者:魔法風雲會創意團隊

譯者:Wolfgang.I@MTGCN & 又一個路過的好人

(本文轉載自友站旅法師營地,多謝譯者辛勤且優異的工作成果!)

 

這是塞洛斯鵬洛客指南的第三部,別忘了回顧第一部以及第二部的上集下集

 

非人類生物

NewImage

 

人類並非塞洛斯唯一的靈性種族。在此時空,還有一些其他類人的種族在神的目光下生活著:沿岸居住的屈東和文明的半人馬、灌木叢中生活的野半人馬和羊蹄人、以及亂石地中出沒的獅族和牛頭人。冥界出逃的不死族——通稱轉世者——在時空中一些被遺忘的角落遊蕩。

 

獅族

NewImage

 

獅穴座落在阿喀洛斯邊境線之外,它們零零散散地分佈在多石的灌木叢和矮山中,遠離塞洛斯的人類城邦。獅族不與外接來往,通常只是在必須的情況下才與其他種族溝通:例如為了貿易,偶爾為了襲擊。

 

棄絕人類的眾神

幾個世紀以前,獅族和人類信奉著同樣的神靈,但在暴君統領阿戈諾馬科斯的統治時代過後,獅族便徹底拋棄了所有人類的習俗,並從此定義了他們在塞洛斯的角色。大多數獅族都崇敬狩獵和獅群,但根據編年史家拉納索斯所述,一些獅族依然向赫利歐德和倪勒婭獻祭。

NewImage

 

標誌性地區

歐瑞斯可司。這個獅族中心領地位於塞洛斯一個偏遠地區的亂石河谷中。在這裡,你可以看到獅族曾經在邁勒提斯時期的影響。在歐瑞斯可司,還保留著一絲阿戈諾馬科斯統治時代的人類文化遺跡,但獅族人正慢慢回歸他們原本的天性,漸漸放棄自古以來強加給他們的思想和文化。

NewImage

 

泰斯莫。這是最主要的一個獅穴。泰斯莫的獅族總是在無休止的訓練並時刻處於備戰狀態,他們既是為了與阿喀洛斯入侵他們領地而備戰,也是因為根深蒂固的文化產生的對邁勒提斯人再次奴役他們的恐懼。

 

職位與名人

獅王布黎馬。獅王既是一名戰士也是其子民的精神領袖。每位獅王都被認為是大自然的敵意的體現。布黎馬是一位英勇的戰士,也是一位受人敬仰的領袖,但他私下卻對獅族與世隔絕的文化抱有懷疑。

拉納索斯。拉納索斯是一位邁勒提斯的編年史家,他遊歷與塞洛斯時空各地。他是唯一被允許記錄獅族歷史和生活方式的人類,因為他講述了關於獅族起源的一個極富同情心的故事:邁勒提斯實際上是他們的祖居地,他們希望某天能重返故里。

NewImage

 

屈東

NewImage

 

屈東(譯註:前兩篇文章中曾譯作“海衛”)是一個海洋物種,他們時常騷擾水手和邁勒提斯這樣的海濱城市。一部分屈東是兩棲的——他們能在空氣中呼吸數日,但必須回到水中才能保證他們鰓的柔軟。屈東信奉海神多於任何其他神靈,他們為了海神而奮鬥。

 

塔薩之手

儘管屈東也敬畏許多其他神明,但他們唯獨對海神塔薩忠心不二。屈東將塔薩視為塞洛斯眾神之首,相信她會讓屈東種族統治其他海洋生物以及人類統領的陸地上的城邦。屈東通常都會依照塔薩的指示行事,將船隻淹沒在魔法造成的漩渦中,或者在達喀拉島上創造雄偉的雕像。

NewImage

 

屈東牧師主持讚頌塔薩的儀式,通常都會在海底或陸地上用龜殼迭起高高的祭壇。還有一些屈東信奉者會在海面上用魔法將海水塑造成雕像,然後讓海水再落回波濤中。

NewImage

 

轉世者

NewImage

 

當塞洛斯凡間的生靈死去時,他們會去往冥界。他們會駐留在這個由厄睿柏斯看守的、無日無夜的永恆灰暗的領域。但幾個世紀以來,許多冥界的居民都逃離了這裡,並回到了陽間。他們被稱作Noston(源自nostos,“回家”),或叫做轉世者。

NewImage

 

失去身份。為了離開冥界,生靈必須放棄其身份和他們的面容,變成一副只有眼窩和一張嘴的嚇人樣子。但這並不意味著轉世者沒有性格沒有記憶。一個人的名字和過去都會被忘記,但技能和性格還是會保留。也就是說,凡間的經歷和關係都不在了,但這些經歷所帶來的結果還都完好(例如語言能力,或者演奏音樂的能力)。另外,轉世者也失去了締造人際關係所需的長時記憶能力——換句話說,他們不能“有新的生活”了。

NewImage

 

有靈性有智慧的殭屍。轉世者實際意義上講是不死族。雖然他們回到了陽間,但他們沒有復活。他們需要水和空氣,但不需要食物。轉世者會構建社群,也會體會稍縱即逝的情感,並且也過著周而復始的日常生活;但他們的存在就像是皮影戲,因為沒有身份和維持長期關係的能力,他們“生活”的元素並無實際份量。

他們不僅是能說會思考的殭屍,他們也有感覺。儘管沒有身份讓他們無法維持長期記憶,但他們還是會根據體驗產生情感。這也就意味著他們的情感傾向黑暗消極的:沮喪,苦澀,孤獨,怨恨,憤怒,以及憂愁。

金色面具掩蓋著空虛的面容。當塞洛斯的人類死去時,按照習俗會在亡者臉上戴上黑土面具下葬,以此來“固定住”亡者的身份告知度亡之神亞瑞歐斯。因此當凡人從冥界離去並銷毀自己的身份的時候,該凡人必須要用一個面具來代表。金子是厄睿柏斯領域最普遍的東西,所以它也成了轉世者用來替代葬禮面具的材料(並以此代表他們的身份),面具用金子精心雕刻而成並佩戴在臉上來代替面容和身份。

NewImage

 

黑土“錢幣”。由於金子是冥界最司空見慣的東西,因此亡者並不看重金子(除了他們自己的面具)。他們使用一種叫做“歐斯特拉卡”的特殊泥塊作為貨幣或交易品。每塊歐斯特拉卡都是黑土葬禮面具的一個碎片,這些泥土碎片對於轉世者意義重大。安福陵的居民也用這些碎片作為紀念品,歐頓陵的居民則用來作為戰利品,兩個陵寢的居民也都用來做裝飾和貨幣。

NewImage

 

陵寢

轉世者將他們的兩個小城邦稱作陵寢——畢竟這里居住的都是死人。還有一些更小的孤立的聚集地存在,也有一些轉世者避免群居因而索居洞窟或者四處遊蕩。這兩座陵寢大小差不多,分別叫做安福陵和歐頓陵。兩個陵寢分別具有不同的特性:安福陵是抑鬱的,歐頓陵是憤怒的。

安福陵。安福陵城邦位於一片內陸蔓延至海濱的廣闊沼澤中,它是那些對已經逝去的記憶還深深懷念著的轉世者的家鄉。安福陵大部分都是毫無生趣的,但它依然保留著一個法師團來守衛城邦。其居民喜歡獨居,只有在情緒有波動或者需要資源時(通常都回憶不起原因)時才會出行。安福陵的主要衝突來源是活著的生靈對城邦的襲擊,這些人信服了他們領袖或神靈灌輸的轉世者都是需要消滅的變異體的說法。安福陵在精神上與厄睿柏斯保持一致,其居民接受他們的宿命。

歐頓陵。這座城邦與安福陵正好相反,其居民傾向貪婪、暴力和憤恨的情緒。這些轉世者嫉妒並鄙視活著的生靈,並且企圖將他們生活的樂趣剝奪。歐頓陵的突襲者會襲擊任何附近的生物——獅族、牛頭人、以及阿喀洛斯及其周邊的人類。他們的突擊雖然規模不大但很有效率,並且大多都是在夜間進行。安福陵的居民毫無目的的聚斂財富,但歐頓陵則希望摧毀活著的生靈的財富(既包括物質財富,比如金子,也包括形象化的財富,比如食物、兒童以及安逸的生活)。歐頓陵的轉世者除了水之外基本無欲無求。

NewImage

 

知名人物

NewImage

 

歐頓陵的提瑪瑞。人類稱他為謀殺王。提瑪瑞是歐頓陵的實際掌權者,他組織並且指揮著最強的戰士們。

 

牛頭人

NewImage

 

牛頭人是塞洛斯的穴居的野蠻突襲者,他們毫無情感和智慧。儘管他們也算是塞洛斯的居民,但從任何角度來說他們都像是妖怪,他們只追求殘殺和血肉,若是不殺其他的種族就是互相殘殺。他們沒有高尚的目標,更談不上文化,只有最基本的語言。大多數牛頭人都居住在腓拜洛斯或阿喀洛斯的群山之間;也有一些時常出沒於沼澤,因此皮毛也都被泥炭染成黑色。

NewImage

 

屍骨遍地的洞穴。牛頭人會蜷縮在任何洞穴或巢窟中,只要這些地方足夠大足夠安全。他們的巢穴遍地都是垃圾、糞便、以及各種動物或其他種族的骨頭,但最多的就是他們最喜歡的肉類——人類的屍骨。

NewImage

 

勇者為王。只有最強大最兇殘的牛頭人才能號令其他同族。牛頭人族群中的激鬥幾里地之外都能聽得見,當然也免不了以血腥的死亡場面告終。勝者則會獲得統治權和其他牛頭人的忠心。

NewImage

 

羊蹄人

NewImage

 

塞洛斯的羊蹄人以其良好的精神風貌、對狂歡的熱愛、熱鬧以及合群的性格而深受喜愛。而那些不喜歡他們的人也都保留意見,因此他們愛玩樂的名聲也就傳播開來,他們天性中陰暗的一面也無人談起——除了那些被騙去成為他們看護者的人類的心中。

 

斯科拉山谷

這個處處都長滿了灌木的鬱鬱蔥蔥且魔法籠罩的山谷位於塞洛斯的森林中。羊蹄人對山谷魔法的依賴程度達到了他們的生活就像一個大派對一樣。他們居無定所,卻晝夜笙歌。

NewImage

 

世界觀

除了最基本的生存需要之外,羊蹄人將自由追尋樂趣作為生活的唯一目標。羊蹄人之間很少有長期維繫的聯繫,所有人都生活在一種荒淫無度的享樂主義中。他們在適合他們野心的情況下很慷慨,但如果野心受到阻撓則會變得殘酷無情。由於每個人最終都會去同一個冥界,所以他們相信榮譽和正義是白費力氣。 “品嚐這個世界吧,”羊蹄人常說,“趁著厄睿柏斯還沒把你的舌頭拔出來。”

NewImage

 

犄角宗派。經常有人類來到斯科拉山穀不顧後果地尋求無窮的樂趣。當他們剛來到時,羊蹄人殷勤地招待他們,並告訴他們可以了解尼茲的奧秘。他們晝夜笙歌——對其他事物毫不關心。最終,熱情的招待變成了陰險的計謀,這些毫無戒備的人類發現自己被迫成為了羊蹄人的僕役。

羊蹄人先知決定這些新來的人類什麼時候可以準備好進行儀式。許多人類參與儀式,卻不知道惡作劇的對像是他們自己,他們會被授予一個斷角做成的皇冠——這便是嘲弄的標記。一旦接受了皇冠,他們就被稱作樹墩,並會被分配卑賤恥辱的任務。結界魔法會讓他們一直崇信羊蹄人,直到最終羊蹄人累了才結束。最終這些樹墩會被遺棄在蠻野樹叢中,幾個小時之後這些人會醒來,發現自己獨自一人,並羞愧不已。由於尷尬,樹墩極少會講述自己和羊蹄人共處的經歷。

許多人還會將自己在斯科拉山谷的歡愉經歷延續下去,鼓勵年輕人去羊蹄人那裡“浪蕩一回”。

 

歡宴

羊蹄人的雙重特性在他們舉行的歡宴中得以體現。

NewImage

 

歡鬧夜。羊蹄人每年會在城邦內為人類慶祝節日。這些節日都會提供美酒佳餚和豐富的娛樂活動,羊蹄人也都是平易近人的。儘管第二天早上大街上還是一片狼藉,但很少會做出失控的舉動。這些歡鬧夜是羊蹄人好名聲的來源,也是他們為犄角宗派“徵召”最多人類的地方。

NewImage

 

巴凱雅。這些則是只在斯科拉山谷才會舉行的瘋狂的儀式活動。通常開始的時候都是歡快的,但漸漸就由山谷的掌權者使之變得污穢、血腥且暴力。山谷下面被地熱氣體烘烤的洞穴是巨型某些最墮落儀式的地點。

 

半人馬

塞洛斯的半人馬人類最長久的盟友和交易夥伴,但他們的數量並不龐大。無數個世紀以來,塞洛斯的半人馬逐漸分裂成兩個獨立的族群,拉苟那族和斐力茲族。拉苟那族是有時有固定居所的商人,而斐力茲族過著游牧和劫掠的生活。


拉苟那族

拉苟那族以被稱為古里(單數形式為古羅斯)的小型商人家族形式旅行。他們通常和邁勒提斯進行貿易,那裡有最大的市場,但他們也和瑟特薩做生意。

NewImage

 

拉苟那族的職位

長老。每個古羅斯的頭領傳統上是它最年長的成員。家族頭領在所有與部族有關的決定中都有最終決定權。

商人。每個古羅斯都有一個商人擔任古羅斯和交易客戶之間的聯絡人。商人必需比普通半人馬更了解外族事物,並且更會應付這些事物。

先知。先知負責解讀半人馬敬奉的神傳達的信息。這些信息可能來自飛過頭頂的雄鷹、被閃電劈中的樹、路上被壓扁的蟾蜍等等。先知了解所有這些“預兆”以及是哪個神傳達了它們。

奔行者。奔行者為古羅斯探索新的交易地域。他們可能不會長時間和古羅斯住在一起,但是他們卓越的追踪技能能確保他們很快找到他們的家族。

寇磊特拉。每個古羅斯都會和至少一個寇磊特拉一起旅行,他們是拉苟那族健壯的、訓練有素的戰士。不是每個古羅斯都有自己的寇磊特拉,不過古里之間會分享他們最好的戰士,以此表示友善以及建立聯繫。

西普塔利斯提。一年一度,大群拉苟那族半人馬聚集在一起,所有古里都會參加。拉苟那族在這次峰會中相互做著大宗交易,但是這次盛會的高潮是選出西普塔利斯提,即七位領導人。七位古羅斯長者被選為西普塔利斯提,為全族的最重大的事情做決定。拉苟那族將此事視為一次民主的盛舉,不過實際上,大多數席位是通過與其它家族簽署貿易協議換來的。

 

拉苟那族著名人物

布羅莫。布羅莫是一匹健壯的半人馬,以其洪亮的聲音和不留情面討價還價聞名。他是拉苟那最古老的古里之一蘇姆古羅斯的長者。他已經有四次成為西普塔利斯提的成員了。

NewImage

 

奧卡。奧卡是一匹靈巧的半人馬,公認為所有古羅斯中最好的奔行者。多年前,她嫁入麥昂德古羅斯並成為其中一員,即使幾年前她的配偶故去,她也一直和這個古羅斯在一起。奧卡也因她使用短弓的能力聞名。

 

斐力茲族

斐力茲族在瑟特薩和阿卡洛斯之間的荒野中漫遊。他們的家庭聯繫比起拉苟那族來說更鬆散,在有些情況下,他們組成了大型的劫掠團隊來確保資源和新的狩獵場所安全。他們體型上比拉苟那族略大一點,也更野蠻一點。斐力茲族的名字通常描繪了一種物理特點或者出生時的環境。

NewImage

 

斐力茲族職位

衝鋒者。與拉苟那族不同,斐力茲族不是由長者領導,而是由強者統帥。每個小型劫掠隊都跟隨一個衝鋒者,領導權一般很穩固,直到衝鋒者上了年紀表明不再能有效進行領導為止。

召喚師。 Pheres斐力茲族的“召喚師”是能召喚動物幫助部落或者將動物之力賦予盟友的祭師和召喚者。召喚師可以通過攜帶著雕刻華麗的號角來辨識,這種號角名叫歐洛克洛斯。

重跺者。半人馬的傳說中記載著,當神第一次用最古老河流中的紅泥造出人類時,是斐力茲族的重跺者教會了他們圍捕和獵殺獵物。重跺者是斐力茲族中可畏的劫掠者和戰士。

NewImage

 

斐力茲族著名人物

重蹄。重蹄是斐力茲最大劫掠隊裡的衝鋒者。他體型龐大,肌肉健碩,而且有卓越的戰略才能。傳說他層一腳梯段牛頭人的背。

千里眼。千里眼是斐力茲族召喚師中的最年輕的,她的能力早已在部族中聞名。除非部族需要她幫助,否則她喜歡隱居。她最忠實的伙伴是一隻她成為格洛西斯的小松鼠。

煙生。煙生是一個中年治療師,她服務於好幾支劫掠隊。她出生的時候,她故鄉的村莊,吉薩拉被阿卡洛斯戰士燒為平地。煙生有許多小型的木圖騰編在她髒亂的頭髮上,雖然她的外表讓人不安,但是她的治療技術時無可匹敵的。

 

寧芙

寧芙是由天神創造的生物,居住在特別的地方,體內灌輸進了尼茲的魔法。它們大多是友善的並且與治療術或者其他賜予生命的魔法相聯繫,但是黑暗寧芙居住於冥界入口附近或者有巨大傷痛的地方。天神特意創造了寧芙,為的是作為同伴、信使、護衛或斥候。

寧芙多為神秘而害羞的生物,他們一生中大多數時間都住在一個地方。雖然他們是物質的,但是他們“居住在”自然的一部分當中,例如樹木、湖泊或洞窟。他們經常群居。他們不需要食物或住所;他們靠尼茲魔法維繫生命。他們很少與人類互動。他們長生不老也不會得病,但是他們能被殺死。


蔻靈。這些與白色結盟的寧芙居住在草地中。他們保護獸群並且比其他寧芙更接近人類文明。

NewImage

 

水靈。與藍色結盟的寧芙可以在任何有水的地方找到。他們在尼斯托斯森林的小溪和岩洞中很普遍。水靈也以偏遠的沙灘和海邊為家,儘管他們更喜歡有遮蓋的地方。

NewImage

 

冥靈。這些稀有的與黑色結盟的寧芙據說是幫助雅瑞歐司指引死者前往冥界的。他們有時手持燃著紫色火焰的火炬。

NewImage

 

山靈。他們是最具攻擊性和最危險的寧芙,這些與紅色結盟的生物居住在遙遠的山縫中靠近火山之處。普羅烽斯很喜歡和他們在一起,這些寧芙也會參加羊蹄人的巴凱雅——但必須是最狂野的。

NewImage

 

樹靈。倪勒婭創造了許多與綠色結盟的寧芙,在尼斯托斯和斯科拉等地界都能找到她的這些隨從。

NewImage

 

巨人

NewImage

 

塞洛斯的巨人是大地誕生出的一個遠古的巨型類人種族。他們的力量來源於山丘上的岩石中、古樹的樹根中、大河的流水中、甚至是洞窟的黑暗中。

 

幻靈

NewImage

 

當亡故之人逃離冥界時,他們會失去身份並成為無面的轉世者。但在這個靈魂出竅的過程中,也會創造出幻靈。幻靈就是被剝奪的身份的幽靈形態,但由於沒有身體,這些靈魂無法得以承載。和轉世者不同,幻靈感覺不到他們失去了什麼。轉世者和幻靈永遠無法重新匯聚在一起,他們各自也都意識不到對方的存在。

某些幻靈一直在遊蕩,也有一些會在特定的地點徘徊。這種“纏身”並不是因為與其前世有什麼聯繫,更多的是這附近有寧芙居住。人們認為幻靈天性就會被寧芙的魔法所吸引,就像幼崽會被母親的溫暖所吸引一樣。寧芙通常都同情這些幻靈。

 

獅鷲

NewImage

 

獅鷲是一種獅身鷹頭且有翅膀的雄偉但恐怖的生物,它們都深居簡出,住在腓拜洛斯的邊境。它們會在樹林中獵食,它們敏銳的雙眼能察覺到草叢中最微小的活動。野生的獅鷲十分兇殘,會獵殺體型小的人類,通常一擊便可以殺死他們並把他們帶回樹頂的鷹巢吃掉。一些邁勒提斯的重甲步兵設法將獅鷲馴化成為了騎乘獸。

 

統領

NewImage

 

統領是塞洛斯歷史的遺物,他們是一個騎乘在巨型飛牛後背上的神秘征服者一族。統領曾經是塞洛斯廣闊地域的統治者,利用其它種族構成的軍隊打敗他們的領土。統領將自己一族視為嚴厲、無情的正義的鬥士,並用鐵拳政策統治著。但時光流逝,統領的霸權地位也走到了盡頭。隨著統領霸主一個接一個被推翻,他們的領地也變為了一個個城邦。還是有個別的統領漫遊在塞洛斯世界,渴求在這個時代糾正他們眼中的不平事。

 

賽連

NewImage

 

賽連是一個有翼的人形種族,它們的魔法歌聲和天然的虛影魔法廣為人們流傳。賽連主要以魚類和海鳥為食,它們的歌聲會將生物吸引到他們身邊;但賽連也樂於吃其他種族的肉類。它們悠揚的歌聲經常吸引過往的水手,使得他們不懼大潮大浪也要聽他們的歌聲。許多觸礁和沈船事故都是因為賽連的歌聲引發的。

 

蓋美拉

NewImage

 

這些怪物是野心過於膨脹的法術產物——通常是融合了三四個、甚至五個生物的精華創造出的危險新物種。

這些融合產物大多數都會飛,有些會噴火或擁有致命的雙眸亦或有劇毒的獠牙。一些人認為它們是創意之神克拉諾斯的愚蠢產物,還有一些人認為創造蓋美拉的秘密來源於一些古老的的濫用法術的城邦。

 

史芬斯

NewImage

 

史芬斯是塞洛斯世界中擁有過人智慧的長命怪物。史芬斯並不是故作神秘,只是它們抽象的思維對於凡人來說像謎一樣難懂。

 

巨海獸

NewImage

 

巨海獸是海洋中具有恐怖毀滅力量的巨獸,也是塞洛斯深海中最可怕的物種。僅是一個巨海獸就能毀掉整一座城邦,即便是巨海獸隨意的活動也能橫掃一支艦隊或摧毀一片漁場。

巨海獸毀滅性的力量不僅來源於他們龐大的身軀,而且它們還可以呼吸空氣並爬上陸地,意味著它們可以在沿海甚至內陸大肆破壞。

 

牛身妖瞳

NewImage

 

牛身妖瞳是一種外貌似牛、呼出致命氣息的惡臭生物,人們認為它們是神靈詛咒的產物。一個牧民吹噓說他的牲口是塞洛斯最優良的,因為是由赫利歐德和倪勒婭親自創造的。他靠這個謊言致富,於是神靈為此感到憤怒。赫利歐德勸說莫癸斯在牛身上施下詛咒,將它們變成了這種劇毒的腐臭生物。

 

哈痞

NewImage

 

哈痞是一種長著女人頭及禿鷲翅膀和腿的邪惡生物。哈痞是荒地和周邊叢林中的禿鷹,它們會掠奪、騷擾甚至殺掉進入它們領地的人。它們會避免攻擊成年人類,而是傾向於擊傷他們並搶走其財物。它們的巢穴盡是它們偷來的無用物品。

 

蛇髮妖

NewImage

 

沒人知道到底有多少蛇髮妖。有時候,凡人試圖捕獲蛇髮妖並企圖強迫她們說出長生不老的秘密。但這些凡人最終都被蛇髮妖的凝視石化,變成了一尊尊雕像;只有神靈的恩惠才可能將這些石像變回血肉之軀。蛇髮妖以提供致命的風險換取寶貴的秘密為樂,許多醫學上的突破都來源於從蛇髮妖的考驗中存活下來的人們。

 

惡魔

NewImage

 

冥界的某些靈魂開始鄙視他們死後的生活,而變得越來越忿恨。最惡毒的、忿恨已經達到邪惡程度的那些靈魂最終變成了惡魔。轉化的過程非常迅速,在一陣痛苦的黑色法術能量漩渦中便完成了。一旦完成之後,惡魔可以越過艱難險阻飛躍環世冥河並回到凡間。得以在這個旅途中存活下來的惡魔會以不同方式度過他們的“新生”。有一些在邊遠地區定居下來,使得周圍地區鳥飛獸散、寸草不生;還有一些則四處遊蕩,尋找折磨其他生靈的機會。

 

地獄犬

NewImage

 

這些可怖的生物漫遊在環世冥河的陽間這邊。每隻地獄犬至少都有四尺高,而且有兩到三個頭。地獄犬的爪子像是半融化的石頭,它們走過的時候會留下燒焦的痕跡。因此,第一條環世冥河邊上的土地都是幾百米寬的燒黑的荒原。地獄犬的本性和來源都無人知曉,它們不是神靈的造物,活人和死人都懼怕它們。由於它們對肉類的無盡飢渴——尤其是類人種族的肉類——有時候它們會被引離河岸,並大肆作亂。

 

獨眼巨人

NewImage

 

獨眼巨人獨來獨往,爭強好勝,卻又不甚聰敏,它們領地意識極強,且以無情的攻擊性和毫無痛感為人所懼。一旦獨眼巨人盯上了你的村莊,就沒人能阻止得了它們。想要擊敗一個獨眼巨人需要無比英勇的努力——或者一支久經沙場的重裝甲兵隊伍才行。

 

翼獅

NewImage

 

這些稀有的物種生活在塞洛斯的偏遠地區,獅族領地以外的地方。翼獅擁有獅子的身軀、類人的頭、數排牙齒,以及一條致命的尾巴。阿喀洛斯人說每隻翼獅都是一位烈士的化身,這些烈士曾經為了保衛家鄉而戰死在統領的鐵蹄之下。由於這些戰士十分英勇,神靈為之所動並將他們變為了翼獅。

 

鳳凰

NewImage

 

鳳凰在火山口中築巢,因此和普豐羅斯有密切的關係。鳳凰在幾個世紀的生命之中只下一個蛋,在生命終結的那一天它會投入附近的火山口;也是在同一天,蛋中會孵化出一隻新生的鳳凰。

 

NewImage

 

在塞洛斯,龍的身材可以從蜥蜴一樣大一直到小巨海怪那麼大。他們統治者塞洛斯最高山峰上的天空,獵食巨鳥、獅鷲和野豬等大型動物。阿喀洛斯人敬畏巨龍的威嚴,並且將他們的頭盔裝飾成龍背鰭的樣子。

 

蜥怪

NewImage

 

蜥怪是一種帶有劇毒牙齒和致命目光的爬行類怪物,它們是行走在荒野中的旅人無法預料的威脅。它們的身材從幾尺到差不多二十尺長,可以以驚人的隱匿性和速度移動。儘管捕獲它們十分危險,但還是有人交易蜥怪血。治療師會使用稀釋的血液配置藥水,先知則用蜥怪血進行預知儀式。據說芳瑞卡在蜥怪血中藏匿了許多秘密,不過大多數人都在探知過程中死掉了。

 

多頭龍

NewImage

 

如同海中的巨海怪和天空中的巨龍,多頭龍就是陸地上的霸主。這些身型巨碩的多頭怪物具有快速再生的能力和酸性的血液,他們能抵擋住無數的進攻,甚至有一些在受傷之後會變得更強大。

多頭龍會休眠數年,但在此期間依然會持續生長。休眠中的巨型多頭龍身上甚至能生長出樹林,經過的人根本無法察覺。一旦它們醒來,就會摧毀大片土地。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