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顱內植入 – 變成星星,閃閃發亮

發表於 分類為「翻譯文章, 規則釋疑

原文網址: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article/951

作者:James Bennett

譯者:DCI二級裁判Klarc

 

NewImage

放煙火時記得要注意安全。

 

美國的獨立紀念日是這週,而WotC非常好心的送這個國家一個大禮-魔法風雲會2014的預覽!我們之後會有一期M14的特別刊,所以在這時候讓我們用回答問題來慶祝獨立吧。 

如同往常一樣,如果你有問題,請將電子郵件寄到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是在@CranialTweet上推特我們。要記得的是,在新系列的規則更新或是FAQ出來之前,我們不一定能提供有關預覽牌問題的正式答案。

NewImage 

 

[Q]我知道如果我的對手施放掀墳儀式我會知道他們想要復活什麼,然後我可以回應放逐它(比如說,用我的葬儀祭師)來阻止他們。但是有人卻跟我說如果他們施放屠殺遊戲我卻不能回應了?這是怎麼回事?是因為它不能被反擊嗎?

 

[A]你可以回應屠殺遊戲,就像你可以回應其他幾乎所有咒語一樣,而它不能被反擊只代表反擊咒語不能反擊它而已(它們還是能指定屠殺遊戲,比如說想要用倒退重置一些地還是怎樣的,這些咒語雖然無法反擊屠殺遊戲但是其他效果還是會生效)。 

這裡的重點是,你不會知道你回應的時候對手會喊什麼牌。這裡基本上的不同是掀墳儀式會會指定墳場的一張牌為目標,而目標在施放咒語時就得選定。但是,屠殺遊戲並不會指定一張牌-它的目標是玩家。由於喊出牌名並不是指定目標,所以要到屠殺遊戲結算時才需要這麼做,而在這時已經來不及回應了。另外要注意的是,如果你的對手不等你回應直接喊出牌名,那你可以回應,不過如果你這麼做的話他是可以做出更改的。

NewImage 

 

[Q]我的對手操控一個尼法元素然後想要棄光手牌餵它。這是合法的嗎?

[A]要這些牌都是瞬間或巫術,然後他能支付它們的費用才行。尼法元素的異能對於手牌是沒有作用的,它只對堆疊上的咒語有用。因此要放逐東西時,他必須先將它們放進堆疊,也就是必須要施放它們(包括支付所有費用)。

NewImage 

 

[Q]如果我操控教團先擊,那我的波洛斯裁定師會獲得+1/+1嗎?

 

[A]會!波洛斯裁定師是紅色的,所以它會獲得+1/+0。然後它也是白色的,所以會獲得+0/+1。這樣加起來就是+1/+1了,讓它可以更容易裁定你的對手。

NewImage 

 

[Q]操控Leaf-Crowned Elder時,我是否只能在展示的牌為樹妖祭師時才能施放它?

 

[A]「樹妖祭師」並不是一個生物類別,而是[i]兩個[/i]生物類別。在魔法風雲會裡面有許多生物擁有兩個生物類別。因此只要展示的牌為樹妖或是祭師時,你都可以施放它。

NewImage 

 

NewImage

「亮晶晶」從未出現在任何牌名上。

 

[Q]我操控一個迷宮終點和九個不同的公會門。如果我抽到第十個,那我可以下它並且獲勝嗎?

 

[A]不行。這個「你贏得這盤遊戲」是迷宮終點的公會門尋找異能的一部分,所以只會在你起動該異能時生效,而不是你擁有十個不同公會門的其他時間。至少,你可以下這個公會門然後起動異能,但你不能下它之後就立刻獲勝。

NewImage 

 

[Q]我的對手目前只剩10點生命然後我操控兩個毒怨妖。如果我用它們倆攻擊,他會死嗎?

 

[A]只有在他不阻擋的情況之下。所有的戰鬥傷害都會根據參與戰鬥的生物該時的力量同時發生。因此每個毒怨妖在分配傷害時都會是5/5,然後都會各扁他5點傷害,造成10點傷害送他歸西。

NewImage 

 

[Q]如果我用配戴有Mage Slayer火樹族密使攻擊,我是否有機會在屠法刃異能結算前用血激(比如說,用狂暴高爾族)來灌大傷害呢?

 

[A]你可以狂屠一陣了,因為屠法刃的觸發異能-你可以正常回應它沒問題-只會在結算時檢查生物的力量。因此你可以宣佈密使為公擊者、觸發屠法刃的異能,然後回應血激高爾族來多加4點力量。屠法刃的異能會造成6點傷害。

NewImage 

 

[Q]如果我操控瑟雷尼亞之聲卓塔妮然後施放遊魂護持僧,我會獲得多少生命?

 

[A]應該會有不少。當護持僧進戰場時,卓塔妮的異能會觸發,然後護持僧的異能也會觸發。你可以依自己想要的順序將它們放進堆疊,而且大概也會想要卓塔妮的異能最後結算-這樣護持僧的衍生物會先創造出來並且多灌大它的防禦力兩點。你最後會獲得5加上護持僧進戰場前生物數量的生命。

NewImage 

 

[Q]我墳場裡有黑土滋壤 /Life from the Loam,然後起動師範占卜陀螺 /Sensei’s Divining Top的第二個異能。如果我發掘抽牌,那陀螺會是在我的墳場裡,還是在我的牌庫頂?

 

[A]會在你的牌庫頂。當結算一個咒語或異能時,你會照指示的順序執行動作。所以你會先抽一張牌(會以發掘黑土滋壤替代-這不會觸發然後等會結算,會直接替代抽牌這個動作)。等到你完成之後,你就將陀螺放到牌庫頂,完成。

NewImage 

 

[Q]武裝//危機 /Armed // Dangerous的危機半邊施放在填充娃娃上時是否有如我想像的那麼危險?

 

[A]看起來蠻危險的!你的對手必須要用所有能擋填充娃娃的生物阻擋它,並且受到這些生物力量總和的傷害(戰鬥中的生物會以自己的力量造成傷害,而不會在宰了對方的生物之後就手下留情)。

NewImage 

 

[Q]我知道施放仿生妖時你會獲得任何被複製生物進戰場的觸發異能。那如果是底密爾首腦拉札夫又會是如何?

 

[A]你不會獲得任何進戰場觸發。儘管拉札夫會獲得複製生物的所有異能,但它並沒有進戰場-它剛剛可是好好的待在戰場上,只是更改了一些特性而已。

NewImage 

 

[Q]異西裡獄卒 /Yixlid Jailer迅咒法師會有什麼互動?目標牌還能被返照嗎?

 

[A]有可能,但並不一定。在這裡你有兩個互相競爭的效應:其中一個要給予異能,另一個則是要移除異能。新發生的異能會「勝出」,而這通常會是迅咒法師的異能,所以該牌會獲得返照並且能被施放。不過,如果你在阿迅的異能結算、但是該牌能被施放之前(要發生很罕見的事情才有可能)設法閃現了獄卒,那該牌就會失去返照。

NewImage 

 

[Q]如果我的對手用咒語指定我的生物,我可以用乙太精瓶 /Aether Vial玻璃名手綺羅 /Kira, Great Glass-Spinner放進場反擊該咒語嗎?

 

[A]不行!綺羅的異能只會在她在戰場上、你的生物被咒語指定為目標的時候觸發。如果她是回應咒語進戰場,那她就來不及觸發,也不會反擊該咒語了。

NewImage 

 

NewImage

青蛙主義~吾輩所宗…

 

[Q]我操控大修道士艾蕾儂。我的對手操控印記隊長 /Sigil CaptainGhave, Guru of Spores。如果他起動Ghave的異能生衍生物,那隊長會救下衍生物嗎?

 

[A]不會。事實上,隊長完全不會觸發!衍生物在戰場上無時無刻都會-2/-2,因此隊長只會看到負的攻擊力/防禦力,所以不會觸發。然後即使他設法觸發了,衍生物還是會因為狀態動作死去,觸發連堆疊都還沒進。

NewImage 

 

[Q]乙金盟法規師 /Ethersworn Canonist和延緩有什麼互動?

 

[A]用一種看起來很奇怪的方式。延緩的規則說你只能在正常施放該牌時延緩它。所以如果你這回合已經施放了一個非神器咒語,那你就不能延緩非神器的牌。但是延緩不是施放,所以如果你這回合已經延緩了一張非神器的牌,那你還是可以施放一個非神器的咒語。要注意的是,在移除最後一個計時指示物時你的確[i]會[/i]施放該咒語,因此你這回合如果已經有一個非神器的牌從延緩中出來,那你就無法施放或是延緩其他非神器的牌了。

NewImage 

 

[Q]如果走骨行屍 /Living End尖吼怪 /Shriekmaw蒼白隱士 /Pale Recluse一起從我的墳場帶回來,然後隱士又是戰場上唯一非神器、非黑色的生物,那我是否一定要宰了它?

 

[A]你的確必須這麼做。尖吼怪的異能是強制性的,所以如果戰場上有它能合法指定的目標生物,那你就必須要指定並且消滅那個生物。

NewImage 

 

[Q]如果我用Spell Crumple反擊一個返照的咒語,那被反擊的咒語會去哪裡?

 

[A]只會去放逐區。返照的一個條件是,如果這張牌從堆疊中離開,那它就會被放逐。因此任何想將它送到其他區域的效應都只能眼巴巴看它投入放逐的懷抱。

NewImage 

 

[Q]如果我的對手起動了旅居師凡瑟 /Venser, the Sojourner的大絕兩次,那他是否施放一個咒語就可以放逐兩個永久物?

 

[A]是的!他會獲得兩個徽記,而這兩個徽記都會在他施放咒語時觸發。所以他每個施放的咒語都會給他兩個觸發,讓他放逐兩個永久物。

NewImage 

 

[Q]有任何方法可以阻止他嗎?比如說用反擊咒語,或者是移除徽記?

 

[A]任何反擊咒語都無法阻止觸發的異能,因為異能並不是咒語。不過,一個專門反擊觸發異能的東西—比如說阻抑 /Stifle –是可以做到的。徽記非常難移除,因為它們不是咒語也不是永久物,所以遊戲中沒有任何東西會和它們互動。除了以重獲自由的卡恩重新開始遊戲,那個徽記哪裡都不會去。

NewImage 

 

[Q]那複數個月智者多美代的徽記又會如何?我可以在這些觸發之間重新施放那些牌嗎?

 

[A]你可以在複數觸發之間重新施放那些牌,但是這麼做並沒有什麼意義。一旦第一個觸發結算並且將牌移回你手上時,其他還在堆疊上的觸發就找不到該張牌了。當然,當它再度進入墳場之後,你又會有一堆新的觸發要發生了。

NewImage 

 

[Q]如果戰場上有個得享安息然後一個鮮血畫家死去,那畫家的異能會觸發嗎?

 

[A]腦筋急轉彎!鮮血畫家並沒有死—它從戰場直接前往放逐區,中間不靠站。而「死去」有特定註明牌要從戰場上進入墳場,所以鮮血畫家並沒有「死」,它的異能別不會觸發。

NewImage 

 

[Q]如果我的對手施放棄絕公會,我可以犧牲葛加理公會門嗎?

 

[A]聽起來雖然合情合理,但是規則上是不行的。一張牌的顏色通常是由它的魔法力符號來決定的。地牌並沒有魔法力符號,所以它們通常是無色的(擁有綠色顏色指標的樹靈喬木 /Dryad Arbor是特例)。一個無色的永久物不是多色,所以不能犧牲給棄絕公會。

NewImage 

 

[Q]我一直聽說大型現開比賽中有許多互相衝突的故事,特別是在開到一堆好牌之後想要立刻棄權之類的。這問題有真正的答案嗎?

 

[A]首先,我們先說明一下為何人們這麼在乎這點。競爭等級的魔法風雲會比賽常常會使用「現開換牌」:基本上,你一開始獲得的卡包不是你用來構築套牌的卡。你要做的只是將它們打開、登記裡面的牌、然後隨機傳給另一個玩家(該玩家要用這些牌構築)、或者是將它們交給比賽工作人員分配。這是一種反作弊的方法,因為現在已經有個這些卡包裡面有什麼牌的紀錄了,讓想要偷塞牌這個舉動更為艱難。

那如果你應該登記的牌裡面有很酷或是很貴的牌要怎麼辦?這時候我們就要翻到比賽規則第7.5節:我們讓該玩家帶著這些牌從比賽中棄權,然後他們輸掉第一局比賽。這是前幾週拉斯維加斯大獎賽所採用的方法,我們更聽說工作人員還特地開了一個管道給想要這樣棄權的玩家。

NewImage 

 

這週就是這樣啦。但是下週請繼續回來查看擁有更多問題和答案的顱內植入!

 

– James Bennett

在「翻譯文章:顱內植入 – 變成星星,閃閃發亮」中有 10 則留言

  1. [Q]如果我用配戴有Mage Slayer的火樹族密使攻擊,我是否有機會在屠法刃異能結算前用血激(比如說,用狂暴高爾族)來灌大傷害呢?
    [A]你可以狂屠一陣了,因為屠法刃的觸發異能-你可以正常回應它沒問題-只會在結算時檢查生物的力量。因此你可以宣佈密使為「公」擊者、觸發屠法刃的異能,然後回應血激高爾族來多加4點力量。屠法刃的異能會造成6點傷害。

    小錯字:「公」=>攻

  2. 我上回合使用教團先集把Archangel of Thune 和 卓塔尼移出場 請問這回合我場上的生物會加幾個+1/+1指示物?

    1. 1個。
      卓塔妮會看到另一個生物進戰場,然後加一次血。
      大天使會看到你加一次血,然後在你所有生物上放一個+1/+1。

      -K

  3. 『[Q]武裝//危機 /Armed // Dangerous的武裝半邊施放在填充娃娃上時是否有如我想像的那麼危險?』
    ==> 看起來應該是要施放『危機』那半邊吧。。。(原文也是寫 Dangerous)

  4. 「目標落空,因而被反擊」和「不能被反擊」是不同的兩件事。

    以倒退為例,屠殺遊戲是個「合法目標」,所以它會盡所能結算。

    -K

  5. 請教一下版上的大大

    倒退反擊屠殺遊戲照文章的說法是可以重置四張地,但我認知的規則不是反擊失敗就應該無法進行重置的動作了嗎? 還是說內文中用句點區隔,所以會重置

    比如說Lightning Helix(Lightning Helix deals 3 damage to target creature or player and you gain 3 life.)的目標落空的話就無法得到3點生命的情形,是因為敘述中是用and而非句點嗎?

    謝謝!

    1. 用反擊咒語去反擊一個『不能被反擊的咒語』,這個事情不會反擊,只是沒結果而已。

    2. 咒語或異能有沒有辦法生效,主要由目標數量和目標合不合法來判斷,少部分則由與該效應有關的特殊規則來判斷。
      (如:「互鬥」一定要兩個生物參與,只要任一者不在場就不會發生互鬥。)
       
      重要的一點是,咒語或異能的效果「永遠不會」由句型或語助詞來判斷。敘述中的逗號、句號、分號、然後、並且等助詞,通通不會產生任何影響。
      這些助詞的使用只是為了閱讀方便,而永遠不會在規則上具有任何意義。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