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顱內植入 – 黴菌掃除

發表於 分類為「翻譯文章, 規則釋疑

原文網址: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article/930

作者:James Bennett

譯者:DCI二級裁判Klarc

 

NewImage

如果你覺得《當個創世神》的霉菌已經很糟…

 

本週Modern Masters系列隆重上市,這是自18年前的Chronicles以來,所有牌張均為重印的非核心系列補充包產品。Modern Masters與Chronicles有許多不同的地方︰Modern Masters系列中的牌都是黑邊,而且有新的系列符號;這個系列不會影響標準賽環境;本系列印量有限;以及(最有意思的)本系列可以用來輪抽。不過還有一條有趣的冷知識︰Modern Masters不是第一個全黑邊的「重印」系列,而且Chronicles也不是除此之外碩果僅存的此類「重印」系列。如果你知道還有哪個系列屬於「重印系列」──而且還是黑邊的話──請為自己對魔法風雲會歷史了若指掌自我鼓勵一下。如果你不知道,答案如下︰

 

魔法風雲會開始印製其他語言版本的時候,還處於遊戲的早期階段︰首先出版的是義大利文,始於Legends;隨後出版了法文和德文的產品。老威針對這些語言,專門發行了一個稱為Renaissance的特殊黑邊重印系列;每種語言的Renaissance系列當中均包含有當時曾在核心系列中出現,但從未以該語種印成黑邊的牌張(義大利文版含有60張牌,法文和德文各122張)。

 

現在,我們又回到了等待魔法風雲會2014核心系列牌表和新消息的數星期空窗期之中,不過顱內植入會以豐富的規則問題(以及答案)陪伴大家度過這段時光。

如往常一樣,如果你遇到了什麼問題,可以將它們寄到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是在@CranialTweet上推特我們。

NewImage

 

[Q]如果我用Dark Confidant暮蓬預言師展示出一張連體牌,那我會失去多少點生命?

[A]可能不少!大多數情況下,在你想要知道連體牌「總魔法力費用是多少時」,你會得到兩個答案──每半邊一個。所以,舉例來說,如果你展示出Far // Away並想要知道「你的總魔法力費用是多少」時,你得到的答案是「2和3」,然後你會失去5點生命。

NewImage

 

[Q]那我用迅咒法師Far // Away獲得返照異能的話會怎麼樣?我兩邊都要付嗎?

[A]不用!還記得我說「大多數情況下」你才會得到兩個答案嗎?例外的情形就是連體牌在堆疊上的時候。除非連體牌是融咒施放(不過這只能從手牌中施放才辦得到,從墳場中可不行),否則在堆疊上只會有你實際施放的那半邊。所以一開始你先決定要施放哪邊,將其放進堆疊,然後等到你要知道「你的魔法力費用是多少」這類問題的時候(迅咒法師對此很關心,因為他要以此來決定返照費用),你只會得到一個答案。

NewImage

 

[Q]我的對手施放歐佐夫護符來消滅我的伐肯納豪族。如果我回應犧牲生物來讓豪族不會毀壞,那對手還會因為護符失去生命嗎?

[A]與歐佐夫同行時,總有一天你還是得付錢的。在題中的情況也是一樣;歐佐夫護符正常結算,並盡量執行其上的敘述。它不會消滅豪族(因為辦不到),但它還會讓其操控者失去適量的生命(此數值將根據豪族目前的防禦力來計算,現在這數字可能會比施放護符的時候要高)。

NewImage

 

[Q]我用狂熱民兵來獲得奧莉薇亞沃達連的操控權。如果我有足夠的魔法力,並對奧莉薇亞自己使用她的第二個異能,那麼回合結束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

[A]你能沒有時間限制地留下她。實際發生的情況是這樣︰你從有兩個讓你操控沃達連的效應(一個是民兵的,一個是奧莉薇亞自己的),變成了一個(民兵的效應已失效,但奧莉薇亞的效應還沒有,且此效應會一直持續到你因故失去她地操控權為止)。

NewImage

 

NewImage

我們之間有個黴菌…憤怒的黴菌。
 

[Q]我有一個複製了犄牙獸先祖擬妖。然後我施放仿生妖,並選擇複製擬妖。仿生妖是否也會獲得產生衍生物的異能?

[A]你的對手可能要帶上不止兩支矛了,因為仿生妖也會具有產生衍生物的異能。當你複製某東西時,你會複製牌面上印製的一切,加上目前對其生效的其他複製效應(但不會複製其他效應)。產生衍生物的異能是先祖擬妖複製效應的一部分,所以任何複製擬妖(只要這個先祖擬妖複製了其他東西)的東西都會獲得該異能。

NewImage

 

[Q]我的對手融咒了Turn // Burn,並指定我的痕軀瓦羅茲為目標。如果我回應犧牲一個生物來起動瓦羅茲的重生異能,那麼瓦羅茲會活下來嗎?

[A]它身上的疤痕可能會多上一道,但是它會活下來(以0/1紅色怪奇的身份)。把生物餵給瓦羅茲不會讓它獲得能被移去的異能;而是為它建立起一個在本回合中都有效的護盾(替代性效應),等著在下次它被消滅時跳出來擋槍。所以轉變無法移掉它,而重生護盾會在怪奇瓦羅茲受到來自燃燒的傷害而被消滅時跳出來救它一命。

NewImage

 

[Q]既然重生會橫置生物,那麼我能對我對手的某個生物用Yavimaya Hollow來阻止它進行攻擊嗎?

[A]因為與上一題類似的原因,你的目的無法達成。當亞維瑪亞空心林的異能結算時,它只會建立一個在一定時間內生效的「護盾」,看著這個生物是否會被消滅,且要等到這生物實際將要被消滅的時候,才會真正進行重生──包括橫置該生物,將之移出戰鬥,以及移除上面的所有傷害。

NewImage

 

[Q]我的對手將身分遭竊賦碼在他的無形伏擊客上。如果我場上有瑟班守護者莎利雅的話,他施放因暗碼而獲得的咒語時需要額外付費嗎?

[A]需要!暗碼讓你能夠施放該複製品「且不需支付其魔法力費用」,且魔法力費用僅是指牌張右上角印製的那些魔法力符號。所有其他的費用,不管是牌張自己的還是類似於莎利雅這類的效應產生的,都是應付費用──如果這類費用是類似於莎利雅的這種強制費用,那就是必需要付的費用。

NewImage

 

[Q]為什麼Modern Masters系列中重印的條約,比如說Summoner’s PactPact of Negation,上面的「Instant」字樣旁邊會有奇怪的圓點?

[A]這些是顏色標誌;最初是在依尼翠系列中引入的元素,用於表示背面朝上的雙面牌的顏色。後來他們發現這主意不錯,就拓展了其適用範圍,用到了其他的牌上。條約便是其中一例;在依尼翠系列更新之前,這些牌上都有用於定義其顏色的異能(否則他們便會因為其魔法力費用中沒有有色魔法力符號而成為無色牌)。當依尼翠發行之後,它們便得到了勘誤,將這些異能移除並變成顏色標誌。Modern Masters是在此之後他們被重印的第一個系列,所以也是這些顏色標誌首次實際出現在卡牌上(不過從規則上來說,從Oracle更新之後開始,這些標誌便視同印在了牌上)。同樣的修正亦出現在去年重印過的Dryad Arbor上。

NewImage

 

[Q]我操控暴行大師灰燼獸惡煞鬼怪。我怎樣攻擊才是合法的?

[A]你可以,事實上是必須,以灰燼獸和惡煞鬼怪攻擊,將暴行大師排除在此次攻擊之外。

這樣選擇攻擊的合法原因在於,攻擊和阻擋都會受到要求(讓你做某事,比如說攻擊或阻擋)和[i]限制[/i](除非滿足某條件,否則你不能做某事)的影響。規則要求你在不違犯任何限制的情況下,盡可能地多遵守要求。在本題當中,你有三個要求(三個生物,每個生物都受到「若能攻擊則必須攻擊」的影響)和兩個限制(暴行大師只能單獨攻擊,灰燼獸不能單獨攻擊)。如果你遍歷所有選項,就會發現自己在不違反任何限制的情況下,能夠滿足的最多要求數量為2,即是以灰燼獸和惡煞鬼怪一起攻擊。三個一起攻擊會違犯暴行大師的限制(規則不允許),而只讓暴行大師攻擊的話,你能滿足的要求數量並未達到最大值(規則同樣不允許)。

NewImage

 

[Q]如果我龍形幻咒我的尼米斯獨眼巨人,那麼後者是會變成4/4還是7/4?

[A]會變成7/4巨龍!當你要確定影響攻防的效應該如何生效時,那些會將攻防設定成特定數值的效應(比如說龍形幻咒的4/4)一律會先生效,然後才會輪到那些只是要增/減一定數值的效應。所以你的前獨眼巨人會變成獨眼巨龍,成為4/4,得+3/+0,最後變成7/4。

NewImage

 

[Q]我能用Tezzeret the Seeker的第二個異能,選擇X=0,來找出Seat of the Synod嗎?

[A]可以。泰茲瑞可以尋找任何神器,且悉諾議會宅邸也確實是神器。它的總魔法力費用為零,所以選擇X=0來起動泰茲瑞的異能(這完全合法)能讓你把它找出來。

NewImage

 

[Q]如果場上有遲鈍法球Horn of Greed,那我使用Dryad Arbor可以抽牌嗎?

[A]可以,實際上你必須抽,因為貪婪號角的異能是強制異能。遲鈍法球關心的是進戰場的生物,而不是下地這個動作,所以它不會阻止貪婪號角異能的觸發。

NewImage

 

NewImage

黏菌總能防止霉菌成型…
 

[Q]假設我有一個痕軀瓦羅茲和另一個生物,我的對手融咒了Far // Away,並指定那另一個生物為遙遠的目標。作為回應,我犧牲那個生物喂給瓦羅茲。這樣既然遙遠的目標非法了,那麼整個融咒咒語會被反擊掉,讓我不用犧牲瓦羅茲嗎?

[A]雖然遙遠只有一個目標,且該目標現在已非法,但整個融咒咒語遙遠//消失有兩個目標─一個生物,一位玩家。由於其中一個目標(玩家)依然合法,融咒咒語仍會結算,並盡量執行其上的敘述。它無法彈回選為遙遠目標的那個生物,但仍能指定為消失目標的玩家犧牲生物,而這也是你需要做的事情。

NewImage

 

[Q]如果我場上有瓦羅茲,墳場裡有Skyshroud War Beast,這樣會發生什麼事?如果我食腐了天帷戰爭獸,我能得到多少個指示物?

[A]不幸的是,你一個都得不到。在墳場中的天帷戰爭獸沒有「所選對手」,所以它的力量為0。

NewImage

 

[Q]我的對手有核心卜算師金吉塔廈,我有聖物塔;那麼到了回合結束的時候,我手上能留多少張牌?

[A]你的手牌上限會減7……不過那是在你有手牌上限的情況下,但你現在沒有。所以你想留多少張牌在手上都可以──完全不用棄牌。

NewImage

 

[Q]我對手和我都有一個波洛斯裁定師,且我們都還有13點生命。我施放瀆神行徑。遊戲會變成和局嗎?

[A]遊戲不會變成和局,但對你可能不會太好。兩個裁定師會同時受到13點傷害,所以兩者的異能都會觸發。由於現在是你的回合(我們假設如此,畢竟你剛施放了一個巫術),你的觸發會先進入堆疊,然後你對手的觸發最後進入堆疊。這代表著你對手的觸發會先結算,並在你裁定師的異能還在等著結算的時候,就搶先結束了遊戲。

NewImage

 

[Q]我有戰事聖堂,然後我起動了墨蛾連結點的異能並用它進行攻擊。我對手起動了他自己的墨蛾連結點來阻擋。我知道我的連結點會因為頌威而能夠從這次戰鬥中存活,但等到回合結束時,這些效應都失效之後會怎樣?

[A]在清掃步驟中,所有「本回合」和「直到回合結束」的效應都會同時結束。所以在某個時刻你的墨蛾連結點還是上面有一個-1/-1指示物的2/2神器生物,轉眼之間就變成了上面有一個-1/-1指示物的地(這完全合法─不是生物的東西上面可以放各種類型的指示物)。所以不會有「這生物的頌威效果失效但還是生物」的時刻出現,因此你的墨蛾連結點能活下來,至少在你下次再起動它之前是這樣(否則很可能會因身為0/0的生物而立刻死去)。

NewImage

 

[Q]如果我用尖塔督長來從我對手的墳場中施放 Capsize,那我能支付購回費用嗎?如果我支付了的話,傾覆會回到我的手上嗎?

[A]如果你希望的話,你可以支付購回費用──這是可選的額外費用,不是魔法力費用──但你很可能不會想去付。牌永遠不可能移到其擁有者之外的玩家手上,而且實際上購回的規則也是寫「移回其擁有者手上」。所以這樣做的話,你就會彈回某個東西,但是將傾覆直接送回對手的手上。

NewImage

 

[Q]假設我手上有一張我很不想要的牌,同時還有一張Vendilion Clique。如果我施放聚群,並選擇以我自己的目標,那我需要向對手展示我的手牌嗎?

[A]不用。聚群的異能讓你「檢視」目標玩家的手牌;而不是讓該玩家展示其手牌。不過,聚群[i]確實[/i]要求展示那張要放到牌庫底的牌,所以你的對手能看到你決定丟掉的是哪張牌。

NewImage

 

[Q]我的對手有面紗的莉蓮娜,上面有足夠的指示物來起動她的大招。所以他宣告要起動絕招,並選擇我為目標。如果我指出了場上一張他早已忘記的鎮巫球的話,是否就代表著他必須以自己為目標了?

[A]雖然這是大家普遍存在的誤會,但是試圖在沒有合法目標的情況下施放咒語或起動異能不會強制該玩家選擇其他合法(而且大概對你不利)的目標;然而,遊戲規則說此行動屬於非法行動,所以你會倒回到事情發生之前。因此,你的對手可以選擇使用麗蓮娜的其他異能,或是根本不用。

NewImage

 

[Q]場上有Desolation的時候,我能在對手回合結束的時候再施放咒語而不需犧牲任何地嗎?

[A]可以!荒蕪的觸發會在結束步驟開始時進入堆疊。你可以讓它先結算,然後──還在結束步驟中──橫置地來施放咒語(不過可能只有瞬間,除非你有能閃現的東西),荒蕪不會再度觸發。

NewImage

 

[Q]那Thawing Glaciers呢 ?我能在我對手的結束步驟中起動它,避開上面的觸發,好讓我能在自己的回合中它被彈回手上之前再度利用這個異能嗎?

[A]不行!切記常常檢視牌張上面最新的Oracle敘述。Thawing Glaciers是魔法風雲會當中少數幾張特別提到清除步驟的牌之一,此時其上的延遲性觸發式異能會將它移回你手上。清除步驟是在結束步驟之後,所以你沒有辦法利用這類時間差來把起動過的Thawing Glaciers帶到下個回合中(就算你設法在清除步驟中起動該異能,遊戲依然會在清除步驟之後不斷追加新的清除步驟,直到沒有事情在該步驟中發生為止)。

NewImage

 

我這週就快都腐朽完了,不過歡迎各位下週同一時間回來繼續觀賞新一期的顱內植入!

– James Bennett

在「翻譯文章:顱內植入 – 黴菌掃除」中有 3 則留言

  1. 我場上有2張筑塔族德魯伊 當一隻橫置產魔法力時 會對玩家造成幾點傷害?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