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顱內植入 – 陣亡將士紀念日的規則問題遊行

發表於 分類為「翻譯文章, 規則釋疑

原文網址: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article/902

作者:Carsten Haese

譯者:DCI二級裁判Klarc

 

NewImage

悼念之日

 

歡迎閱讀顱內植入!本日是五月最後一個週一,亦即美國的陣亡將士紀念日。本日顧名思義,是悼念在服役過程中不幸為國捐軀的美軍官兵之紀念日。讓我們以盛大的魔法風雲會規則問題遊行,共同度過這個意義重大的節日吧! 

如果你有問題想問我們,請將它們寄到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在@CranialTweet上推特我們。

NewImage 

 
[q]如果我施放先祖擬妖並複製Enigma Sphinx,我能傾曳6還是7?

 

[a]很不幸,你完全不能傾曳。傾曳此異能會在你施放具傾曳的咒語時觸發。在你施放先祖擬妖的時候,它還只是個充滿夢與希望的先祖擬妖,並具有化身成為你眼前任一物件的可能。它還不是謎樣史芬斯,所以它還沒有傾曳。等到它進到戰場獲得傾曳異能的時候,已經來不及觸發了。

NewImage 

 
[q]如果我透過奇跡來施放厄亡者葬火,那麼願景齊現的異能會觸發嗎?

 

[a]會。就算在實際遊戲中,奇跡牌看起來都像是直接從牌庫上施放一樣,但實際上並不是──他們都是從你手牌中施放的。在你抽起具奇跡異能的牌並展示時會觸發一個異能,然後你是在該觸發式異能的結算過程中從手牌裡施放所展示的奇跡牌。至於你是否是透過支付替代性費用施放葬火,願景齊現一點也不在乎。

NewImage 

 
[q]如果我用願景齊現翻到了Emrakul, the Aeons Torn,我能獲得額外的回合嗎?

 

[a]當然可以!願景齊現會讓你施放你翻出來的牌,而伊莫庫的額外回合異能是在你施放它時觸發。它的異能不在乎你是否是從手上施放,也不在乎你是否為它支付過費用。

NewImage 

 
[q]戰場上有兩個願景齊現會不會比只有一個要好?

 

[a]我覺得確實會好一點。當你從手上施放咒語時,兩個願景齊現的異能都會觸發,並依序結算。首先結算的異能會放逐你施放的咒語,並給你一個可以免費施放的咒語。第二個結算的異能會試圖放逐你施放的咒語,當它發現無法如此作時就只會聳聳肩說聲管他的,並繼續給你另一個可以免費施放的咒語,因為這一部分並不取決於放逐咒語的那部分是否已經成功完成。

NewImage 

 
[q]假設我操控上面有一個寒冰指示物的Iceberg和一個Rimefeather Owl。如果我移掉Iceberg上面的最後一個寒冰指示物來產生魔法力,我能用該點魔法力來支付冰雪費用嗎?

 

[a]不行。要支付一點冰雪費用,你必須支付一點由冰雪永久物產生之任一類別的魔法力。雖然在你開始起動Iceberg的魔法力異能時它還是個冰雪永久物,但一旦你移除上面的寒冰指示物來支付該異能的費用,Iceberg就不再是冰雪永久物了。這表示當魔法力加入你的魔法力池當中時,Iceberg已不再是個冰雪永久物。

NewImage 

 
[q]我可以Sunforger來找Research // Development嗎?

 

[a]可以,你可以這麼做。雖然這張牌沒有一邊同時符合「紅色或白色瞬間牌」及「總魔法力費用等於或小於4」這兩個條件,但這並不重要。鑄陽錘會分別檢查兩邊的特徵,且只要每次檢查時至少有一邊滿足檢查條件,就能夠透過鑄陽錘找出來。開發滿足「紅色或白色」的檢查,研究滿足「總魔法力費用等於或小於4」的檢查,所以這張牌滿足鑄陽錘的搜尋條件。

NewImage 

 
[q]如果我讓Szadek, Lord of Secrets拿起審判官連枷,那麼這兩者的搭配如何?

 

[a]不算特別好。當遊戲進行到你那揮舞連枷的札戴克要向對手造成傷害時,會發現就這一事件有兩個適用的替代性效應等待生效,來改變此事件影響對手的模式。作為受到此事件影響的玩家,你的對手能選擇讓其中一個生效,然後如果剩下的那個效應依然適用,那才回輪到它生效。 

如果他讓連枷的效應先生效,則造成的傷害會加倍,然後札戴克會磨掉原有數量兩倍的牌,並得到原有數量兩倍的指示物。不過,如果你的對手讓札戴克的效應先生效,那麼傷害就會被其他完全不同的事情所替代,所以連枷的效應便不再適用,札戴克會磨掉正常數量的牌。 

因此,只要你的對手選擇了受影響最小的生效模式,札戴克拿不拿連枷都沒有什麼很明顯的區別。

NewImage 

 

NewImage

我看見一張紅色的牌
我想要把它漆成黑色

 

[q]我的對手施放Painter’s Servant,選擇黑色,並開始用Grindstone來磨我。那麼碎末石碾碰到Ghostfire這類東西時會停下來嗎?

 

[a]抱歉,不會。靈火有一個特徵定義異能,會始終在第5層(改變顏色)當中首先生效。畫家僕役的效應會在之後才生效將靈火變成黑色,所以碎末石碾會繼續磨。

NewImage 

 
[q]在最近一篇文章中,我了解到是否要讓清朗天使的異能放逐目標的決定是要等到異能結算的時候才需要作出,但我從瘋狂的青少年一文中又知道了在施放咒語的時候也需要作出許多決定。我要如何判斷該在哪個時機作出哪種決定呢?

 

[a]要為咒語或異能做決定,可能的時間點有兩個︰第一個是當咒語或異能放進堆疊的時候。對於咒語而言,這發生在施放咒語的過程中。對於起動式異能而言,這是起動該異能的一部分。對於觸發式異能而言,是在該異能觸發後將之放進堆疊的同時。我們把這一時間點稱為「前」。 

第二個作決定的時間點是在依照咒語或異能的敘述結算咒語的時候。我們把這一時間點叫做「後」。 

在「前」這一時間點作出的決定可以分為這兩大類~「目標和費用」︰決定你的目標;決定目標數量、種類、要對它們幹嘛;決定你該支付多少費用。規則裡面有一張詳盡的清單,但上述的小結應該適用於實戰當中的大多數情況。 

所有其他的決定都是在「後」這一時間點作出︰選擇顏色,說出名字,是否執行「可以」的敘述~這些只是這類決定的冰山一角而已。根據定義,這份清單根本就不可能毫無遺漏,因為這包含所有未在之前作出的決定都需要在這時候作出。

NewImage 

 
[q]我和對手各有5點生命。我操控拒降者魯瑞雜爾,他操控貧窟伏擊客並對我施放炙熱矛。誰會死?

 

[a]你的對手會死。炙熱矛會先進堆疊,然後這會觸發貧窟伏擊客和魯瑞雜爾的異能。這些異能會照APNAP的順序(主動玩家的先進,但在這個例子中誰是主動玩家並不重要)進入堆疊,並位於炙熱矛之上。就算你對手的貧窟伏擊客先結算,你的魯瑞雜爾觸發也會隨後結算,並在他的炙熱矛有機會終結你之前就把對手宰了。[/a]

NewImage 

 
[q]假設我操控Coat of Arms並用Kamahl, Fist of Krosa將兩個樹林變成生物。那由於這些變成生物的樹林具有共同的「樹林」類別,武裝外衣會給它們各+1/+1嗎?

 

[a]想法不錯,可惜不行。武裝外衣只關心生物類別,而樹林只是地類別,就算它出現在既是生物也是地的東西上面也是一樣。卡馬爾並不會讓你的地具有生物類別,所以它們也得不到武裝外衣的加成。

NewImage 

 
[q]火光突擊兵的異能會因為Cone of Flame或超載的街道震顫這類東西觸發多次嗎?

 

[a]不會。火光突擊兵的異能並不在乎造成了多少點傷害,或是有多少東西受到傷害。由你操控的咒語或異能每對任意數量的東西造成一次任意數量的傷害,便會觸發一次。火炎錐和街道震顫的所有傷害,都是在完整的一句「造成傷害」敘述中造成的,所以這類咒語只會觸發火光突擊兵一次。至於那些在多句話中造成傷害,而能使火光突擊兵的異能觸發多次的例子,則可以參見Mana ClashLash Out

NewImage 

 
[q]如果我有一個複製底密爾首腦拉札夫Sakashima the Impostor,且有個生物進了對手的墳場,那麼如果我選擇複製該生物牌的話,逆島的名稱和異能會變成什麼?

 

[a]所得生物的名稱仍是冒名客逆島,且會具有辟邪、拉札夫的複製異能和它剛複製的生物牌上面的異能。它不會具有逆島將自己移回手上的異能。 

拉札夫的複製異能並不會將牌的名稱變成拉札夫;它只是將「複製名稱此特徵」排除在了整個複製流程之外,所以這會保留該牌原有的名稱,即使該牌原有名稱不是「拉札夫」也是一樣。

至於增加異能,這複製異能則是以另外一種模式來作用︰它會將複製對象上面的所有異能複製過來(這樣會覆蓋掉拉札夫之前具有的異能,包括逆島的將自己移回手上的異能),然後該異能再將異能本身與辟邪這兩項賦予拉札夫。

NewImage 

 
[q]假設我操控一個上面有一個計時指示物的Lost Auramancers。在我的維持開始時,我將最後一個計時指示物移去,並找出Defense of the Heart。由於現在還是我的維持開始,我應該馬上就能利用心防的異能了吧? 

 

[a]不行,辦不到。「你的維持開始」是一個時間點。當迷失靈氣法師的異能結算時,你已經經過了那個時點,所以心防便錯過了本回合中觸發的時機。不過它在下個回合中依然會觸發!

NewImage 

 

NewImage

感謝你的記憶!

 

[q]我的對手從我的牌庫中磨了十張牌,且第五張是Gaea’s Blessing。蓋亞的祝福上面的異能是馬上觸發,還是要等到我把十張牌全部磨進墳場之後才將全部的牌從墳場洗回去?

 

[a]這取決於你對手是怎樣磨你十張牌的。如果他只是起動了記憶專家傑斯的0忠誠異能,那麼你是將十張牌全部磨完之後再將蓋亞的祝福的觸發放進堆疊。如果你的對手起動了Drowner of Secrets的異能十次,那麼蓋亞的祝福進入堆疊時會在剩餘5次的起動上方,所以你會馬上將你的墳場洗回牌庫,然後再繼續磨五張牌。

NewImage 

 
[q]我有許多關於Kaho, Minamo Historian的問題。首先,這些牌放逐的時候是面朝上的還是面朝下的?

 

[a]預設情況下,被放逐的牌都是牌面朝上。由於歌穗並未特別說明要面朝下放逐,所以便會以預設的狀態放逐出去,所以你的對手能看到你從牌庫中給他準備了什麼「驚喜」。

 

[q]如果我用Kaho, Minamo Historian放逐了一張具融咒異能的連體牌,我能將其融咒嗎?如果是具超載異能的牌呢?

 

[a]融咒和超載都不行。融咒只有當你從手上施放的時候才會生效,而歌穗是讓你從放逐區中施放牌。超載不起作用的原因是,超載屬於替代性費用,歌穗的「且不需支付其魔法力費用」效應也是替代性費用,你不能對同一個咒語同時使用多個替代性費用。

 

[q]假設我的指揮官是Kaho, Minamo Historian,她死掉之後我把她放回統帥區。如果我之後重新施放她,那我能施放之前放逐的那些牌嗎?

 

[a]不行,這些牌就永遠回不來了。新的歌穗是一個全新的物件,與舊有存在毫無關聯也沒有記憶,所以她不會知道之前的自己曾經放逐過什麼東西。

NewImage 

 
[q]假設我的指揮官是Child of Alara]阿拉若之子,那麼他死掉的時候,如果我選擇將他置入指揮官區,那他的異能還會觸發嗎?

 

[a]抱歉,不會。將指揮官置入指揮官區是替代性效應,將「進入墳場」此事替代為「進入指揮官區」。由於你的指揮官未進入墳場,因此他並未真正死去,所以異能不會觸發。

NewImage 

 
[q]我能在一套非黑色指揮官的套牌中使用顱擊錘嗎?那像是翻騰鞭這類上面有非瑞克西亞魔法力費用的牌呢?

 

[a]由於顱擊錘的規則敘述和魔法力費用中沒有出現有色的魔法力符號,所以它沒有問題。活化武具的觸發產生黑色衍生物這點完全沒有影響。第一,顏色文字「黑色」僅出現在規則提示當中。第二,顏色文字並不影響牌張的顏色特性。

 

翻騰鞭則是另一個故事了。它裝備費用裡的非瑞克西亞黑色魔法力符號實際上也是黑色魔法力符號,所以翻騰鞭的固有顏色是黑色。因此,你不能在非黑色的指揮官套牌中使用它。

NewImage 

 

 

這就是我們今天的全部內容。請下週再度回來欣賞Callum給我們帶來的近代互動!

 

– Carsten Haes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