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大師預覽:黑暗親信 by Bob Maher

發表於 分類為「小品文章, 新聞消息

NewImage

 

原文網址: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azine/article.aspx?x=mtg/daily/feature/248
作者:Bob Maher
譯者:任建明 (特別感激技術指導:洛伊德)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屬威世智及作者所有)

 

 

大家好,我希望各位跟我一樣,為近代大師的即將到來而萬分興奮,我甚至已經在計劃飛往拉斯維加斯大獎賽的旅程了,這對這些日子以來的我可是件大事,因為我已經不再到處參加大獎賽了;我依然愛打牌,但我老婆通常會希望我把週末時光留給家人,而我通常也比較喜歡這麼做。

不過,我今天要在這裡公佈一張我認為在近代大師中非常重要的牌 – 黑暗親信 Dark Confidant。黑暗親信顯然是我心中的最愛,我將在今天說明他的歷史故事,並且聊聊他在近代大師中重現江湖所帶來的衝擊。

NewImage

 

在這裡,我覺得我應該先道個歉。

對不起,我對那些因為遺漏維持效應收到無數警告的牌手們道歉,我也要對那些處理判罰的裁判們道歉。如果黑暗親信的異能是「可以」型的效應那一定會更好,我相信Mark Rosewater(譯註:Mark Rosewater為威世智設計組大頭目)曾經說過這張牌在遊戲內和遊戲外都過度強大。由於我是個相當讚賞技術性的牌手,我不認為會有人想要遺漏效應來決定遊戲的勝負,而在黑暗親信上曾經發生太多次這樣的狀況了。

黑暗親信是我在Magic中最喜愛事物的其中之一,如果你還不知道的話,黑暗親信是我的鬥士牌,也就是我贏得2004年Magic鬥士邀請賽時,作為獎品而以我的意願設計成的單卡。黑暗親信會成為我的最愛之一,並不只是為了能夠出現在一張Magic卡片上這種神奇的機會,當然光這樣就已經太讚了。主要是因為卡片本身經歷的過程讓它成為Magic中我最喜愛的一件事 – 在設計期間用全然獨特的方式與遊戲互動,以及牽涉到的人們,這些都讓帶給了我非常特別的意義

黑暗親信的最大功勞要歸功於Mark Rosewater,我當時從未設計過牌,他坐在我身邊,並且引導出五花八門的各種意見,像「我不想要他統治環境賽」、「我想要抽牌」、以及「他得是2費或3費」,最後導出了大家今天看到的黑暗親信。Mark在他的專業上非常厲害,他比我還早知道我想要什麼樣的牌。Mark,再次感謝你。

黑暗親信正式上市後也非常有趣,我喜歡聽到人們談論黑暗親信的故事,無論是喜歡他或是討厭他都好。當然,我也有自己的故事,在Gen Con的古典冠軍賽中輸給自己的黑暗親信是個我絕不會忘記的故事,這些事情對我來說是一種全新的經歷,也讓Magic對我來說更為難忘。

過去的事情談夠了,現在我們應該來聊聊黑暗親信本人。黑暗親信顯然代表了牌張優勢。他的代價不明、可靠性也依套牌有所不同。我知道自己曾經不止一次在維持翻出過[car]Inkwell Leviathan[/card],我確定有些人在打近代大師限制賽的時候也會碰到類似的事情。

在許多現開以及輪抽的牌池中,黑暗親信通常是一個過度危險的選擇,不過因為許多近代賽指標牌的費用都非常低,我想在近代大師當中肯定有讓他運作更順暢的方法。我知道當我在維持步驟用2點生命得到Tarmogoyf會超級開心,總之,這是黑暗親信在限制賽的使用說明。我聽過有人告訴我說黑暗親信在原本的拉尼卡輪抽中是不可能被擊敗的,也曾聽過有人說他沒用、或是各種意見,我認為別想太多,就用下去吧!畢竟在原本的黑暗親信上,寫著「追求卓越,不計代價」。

在近代賽中,我相信黑暗親信會繼續在許多套牌中擔任指標牌的角色。他是一張相當有影響力的牌,代表了大部份套牌都會想要在長期遊戲中尋求的優勢。如果對手沒有方法解決它,或是無法抽到解決方式,那麼黑暗親信將在遊戲早期就給你相當龐大的優勢。如果你曾經看過高等級的近代賽比賽報導,我確定你畢竟在其中看過黑暗親信的身影,而他通常很快就會死掉,鮮有例外。我想不到任何黑暗親信會在短期內失去其地位的可能,即使黑暗親信不再成為頂尖套牌的特色,你依然無法忽視他的存在。無論你是否選擇使用黑暗親信,他所能帶來的優勢都大到難以忽視。在我看到黑暗親信的新畫時,我感到有點失望。

NewImage

 

以我的觀點,牌上最大的改變就是那張新畫,我將會想念那些舊畫的黑暗親信,這張畫對我來說是有些特殊意義的。我們這些贏過鬥士邀請賽的幸運兒從來沒想過有天我們的牌會以新畫方式重印,當然我們沒有被保證過這種事情不會發生,但這種事情是我們當初所預想不到的。也就是說,包括我在內所有對這樣的改變感到失望的人都得想開點,老實說,這可能已經是最公平的做法了。要是我的牌用原畫重出的話,Chris Pikula(鬥士牌:擾咒法師 Meddling Mage)和Jens Thoren(鬥士牌:黯色幻影)又將作何感想?目前來說,我想這樣的重印方式就是慣例,如果未來某天另一張鬥士牌以原畫重出的話,你會聽到我不同的論調,但目前來說,這就是我的想法。

老實說,我的牌曾經以舊牌框被重印過(譯註:指DCI裁判閃卡)。我依然記得Ray De Guzman寄給我圖片的那天,我們早年曾經一起打牌,他知道我有多喜歡舊牌框。我希望一張牌的重印會讓原本的牌更易於取得,有段時間我想要在黑暗親信上簽名並寄給某人,而這件事情現在很難了。Mizewell Games的Neil Reeves以前習慣收集他所能看到的所有黑暗親信並且送給我,而那些日子也過去已久,也許現在是我該找些黑暗親信保留起來的時候了。

最後,我不想給大家錯誤的印象,我依然認為與黑暗親信有所關聯是個相當特別的經驗,如果你叫黑暗親信「Bob」的話,繼續這麼做吧,如果你想要我簽名,無論上面的畫是新是舊,儘管問我,不過考量一下以下警告:我可能會把我自己畫在新牌圖裡的空王座上,也許還多個對話框,說著「追求卓越,不計代價」

–Bob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