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未知領域 – 犧牲小我

NewImage

 

原文網址: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azine/Article.aspx?x=mtg/daily/ur/233

作者:Adam Lee

譯者:洛伊德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屬威世智公司及作者所有)

 

 

當戰情室那巨大的門被甩開的同時,基定尤拉可以感覺到一股能量撞擊著他,宛如自熔爐散發出的熱氣一般。那並非真正的熱氣,反而更像是以震波般的脈動穿越過他身體的一種能量的風。有那麼一刻,他被這股能量往後拉。在他生命裡曾經跟許多天使相處過,但她的靈氣卻遠比任何他遇過的都還要高強。

當他們走進房間時,一路護送基定過來的波洛斯公會法師臉上閃過了一抹假笑。這個護衛行了個波洛斯禮儀後大聲宣告,「戰領大人。基定尤拉覲見。」接著他鞠了個躬後離開。

歐瑞梨從刻滿符號的寬廣鋼鐵桌上抬起頭,上面佈滿了高塔和建築物的小模型,但基定尤拉無法將目光自這位波洛斯公會長身上移開。她的頭髮、眼睛,與護甲—任何有關她的一切—好像從被太陽燒灼過的地平線上升起的空氣般閃耀著熾熱光芒。基定說不出是否她全身佈滿了微小的能量漩渦,或是她神奇地被一個旋繞的魔法力護盾所圍繞著。

他發現了他只是在盯著看。

NewImage

 

「公會長,」他說道,將手放在胸前並微微低了頭。

「基定尤拉。」她的聲音相當具有能量,並帶有異界的特質。「你的口音、打扮,甚至你的名字都說明了你並非來自這一區。而且⋯我聽說你從可能被拉鐸司全數殲滅的突襲中救了我的整個波洛斯旅隊。」

 

「他們是訓練有素的戰鬥部隊。我只不過是告訴他們該攻擊何處以及在何時攻擊。」

「太謙虛了。」歐瑞梨微笑著。「但我認為你自己也出了一點力,這樣說並不為過吧。」歐瑞梨繞著桌子走著,停在基定面前。「我不理解的是,尤拉,為何之前我從未聽聞過你在戰場上的技巧。我有種感覺,像你這樣的人應該不傾向於如此低調地參與輝煌戰役。」

「我不是來自這附近,公會長。我大部分的旅程都在…別處。」

 

歐瑞梨以一種混合了好奇心與天使的疏離姿態考量著基定的答案,但是基定仍看得出她心裡頭正在盤算著。

「好吧。」她展開雙翅並指著桌上的建築物小模型。「你知道這個地方嗎?」

「我不知道,」基定說道。

「這是第九區。」歐瑞梨將手放在其中一個建築物的屋頂上。「它位於百步區的邊緣。俄佐立的領地。當然,俄佐立看起來並不適合進佔第九區。以他們的品味來說,這有點太⋯多管閒事。拉鐸司與古魯將這片土地像隻卓馬獸屍體般地撕裂開來,而底密爾則⋯好吧…他們進行底密爾最擅長的:躲在暗處操控著傀儡線。」

NewImage

 

基定看著那整齊、乾淨、空心的建築物模型,但他卻想像著那些努力嘗試去和平地存在於戰區內的人們真正的苦境。「所以,它是個爭鬥之地。住在那裡的無辜民眾一定付出了很高的代價。」

「的確,」歐瑞梨用沈重的語調說道。她看著基定。「無辜者永遠付出了最高的代價。我非常樂意帶著煤渣元素進入那地方將所有拉鐸司、古魯,以及底密爾成員們燃燒殆盡,但是無公會的拉尼卡居民們已相安無事地住在那裡好幾百年了。以前它曾經完全是俄佐立領地。但當舊的公會盟約被破壞後…」歐瑞梨的聲音逐漸變小。「我不會用歷史課來煩你,尤拉,但在那之後,俄佐立必需捨棄第九區才能夠重建新布拉夫。自然而然地,拉鐸司以及古魯人入侵並開始像蠢貨般吵鬧打鬥著。大部分的第九區業已淪陷。」

「那麼波洛斯與這一切有什麼關係?」

「當時,我還不是公會長。」歐瑞梨的回應有著冰冷鋼鐵般的觸感。基定觸及了敏感話題。「我們被一個令軍團蒙羞的傢伙領導。我眼睜睜地看著第九區一片片消逝。這樣的損失與其他不可原諒的錯誤導致了⋯公會領導權的⋯改變。原諒我,尤拉。我還能夠嚐到那段時期的苦澀滋味。我要給你看樣東西。」

歐瑞梨示意基定陪她走過巨大戰情室那拋光過的大理石地板,來到能一眼望遍陽園中央廣場的一座高處陽台。空氣聞起來既新鮮又乾淨。基定的眼睛調適著明亮的陽光。遙遠的下方,波洛斯騎士軍團正在耀眼的陽光下訓練與行軍,旗幟和標語在微風中飛揚著。那是個相當輝煌的景致。

NewImage

 

目不轉睛地看過了莊嚴的陽園以及它的軍隊後,歐瑞梨說話了。「我無法盡情地享受著這些,尤拉。所有的榮耀,以及所有我能想到的都是第九區的可憐人民們,他們被遺棄在那裡忍受著髒亂、不法,以及愚蠢。」她看著基定。「尤拉,第九區是拉尼卡的一個污點,波洛斯的污點,也是我靈魂上的污點。我由衷地希望能夠淨化它。」

「所以你想要我的協助?」

「不,尤拉,我想要你帶領。」歐瑞梨轉過身來並將手放在他肩膀上,那是個比基定想像中還要沉重的手。「我一看就知道誰會是個領導者。你有著偉大的潛質。」 她指著閱兵場上一百位耀眼的士兵們。「如果你願意與我們並肩作戰的話,我準備要讓你指揮那個軍隊,就在那裡。如果你能加入我們更好。」當歐瑞梨注視著基定的時候,臉上散發著能量。

NewImage

 

「就算我選擇不加入波洛斯,這軍隊也是我的嗎?」基定問道。

歐瑞梨依然帶著那種難以取悅的表情,但她在回答前稍微遲疑了一下。「是的,尤拉。但還是由我指揮。明白嗎?」

「當然。」基定感到胸膛深處湧起一股責任感以及對天使公會長的忠誠。擁有如此士兵,連山脈都能夠搬動。

但基定在他的旅途中也曾見過比第九區更為糟糕的情況。比惡魔領主拉鐸司造成的災難還要糟。

他曾見過一個被吞噬的世界。

即使贊迪卡面臨了異界的驚駭之物,但拉尼卡的街道上充斥著被公會戰爭殃及的無辜民眾—所謂的『無屬者』。這裡需要他。有了歐瑞梨的幫助,他可以拯救無數性命。

NewImage

 

基定清楚一味地跟從他人指揮會帶來的危險。他還沒準備好要加入波洛斯。但他已準備好要拿起武器,為了更崇高的福祉而犧牲小我。

基定從第九區的地圖上抬起頭,露出了狼一般的微笑。

「我們哪時出發?」

「翻譯文章:未知領域 – 犧牲小我」有一則迴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