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未知領域 – 偉大的融合

NewImage

 

原文網址: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azine/Article.aspx?x=mtg/daily/ur/218

作者:Adam Lee

譯者:洛伊德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屬威世智公司及作者所有)

 

「姊姊,你在那裡嗎?」

              「我不知道。我能感覺到一股震動。這一定是她。」

「趕快跟著它。你比上次更進一步了。」

             「感覺到處都是她,但我就是找不到。我知道她就在那裡但是⋯實在是太多了。」

「姊姊…專注⋯」

             「太多了。」

 

過去三個月,這三個樹靈都像這樣圍成一圈坐著,希望能夠有所接觸。之前她們單獨嘗試過,在一個小灌木叢裡,她們身旁彎曲的樹枝正好形成一個安靜的內部空間,將她們與周圍如同古老傾倒的魔像般蔓延著的巨大花崗岩以及磚頭建築物區隔開來。

她們從迷幻狀態清醒過來,讓這個世界再度回到她們的視野中—風吹拂過樹葉;鳥兒宛轉;以及從遠方傳來拉尼卡與其居民如同某種無盡海洋般移動著的單調音頻。

NewImage

 

她們是無法分開的三人組,但彼此卻不是完全相同的個體。歐芭是狂野並充滿生命力的,她的頭髮與樹葉和藤蔓互相纏繞,她的眼睛會隨著心情而轉變—從宛如翡翠和玉石般的翠綠色變為煙棕色。賽絲,不像他的姊姊,有著謹言慎行的個性;她的頭髮以金木製成的髮飾固定著,宛如紅棕色瀑布般披垂在肩上。希姆是三姊妹中最為年長的,同時也擔任了其他兩姊妹的橋樑;儘管她是個頭嬌小並看似嬌弱的樹精,盟會的每位成員都能感覺到她內在存在著一種能量。希姆能找到隱藏的途徑,並且總能夠找到方法來平衡人們間的需求。

 

希姆是第一個說話的。

 

「我很接近。這次真的是非常接近,但是我被搞混了。她就在那座巨大的網絡中,我知道。感覺像是她無法專注⋯或是我無法專注。」希姆用纖細的手指順了順那仔細修剪過的頭髮,然後戴上兜帽與外界隔絕。

「我們也看到了…」歐芭說道,看著她另一位姊妹賽絲,結束了句子。「…但它實在是太廣大了。」他們往後躺入草地中,讓草地的涼爽將她們帶離迷幻狀態。希姆望著天際,下巴靠在膝蓋上。

「我們一定要找到她,」希姆說道。「否則她會棄我們而去。」

「愈來愈危險了,」賽絲說道。

「這次比較難把你拉回來,」歐芭附和著。

「整個瑟雷尼亞正仰賴著我們,我們不能讓他們失望。」希姆皺起了眉頭。「我們不能讓公會瓦解。我們不能放棄她。」

「要是她不想被帶回來呢,希姆?」賽絲問道。「我們有任何一個能夠強大到足以對抗她的意志嗎?」

「如果說這是個試驗呢?」歐芭看著她的姊妹們。「或許她想從我們這裡得到什麼。」

 

一陣靜默過後,三姊妹間有了心照不宣的共識。希姆起身。

「宋尼會想知道我們看見了什麼。」

NewImage

 

宋尼坐在瑟雷尼亞的高階牧師群之間,可以看見一切事情都寫在他們的臉上。與世界之魂的精神連結正以一種它自身細緻而又非語言的方式揭露了一個他們無法忽視的事實:瑪特.瑟雷尼亞正無法挽回地如風中殘燭般逐漸消逝。

在聽過了一開始有關更多成員流失、信仰衰退,以及派系爭執的陰鬱報告後,妖精牧師莫嵐德緩緩起身並對著群眾們講話。以妖精來看他算是削瘦的,宋尼想著,但是莫嵐德看起來卻一直都是如此骨瘦嶙峋。

 

「我們必需要防患未然,」莫嵐德以他那井然有序,理所當然的方式說道。「就好像我們想要繼續期望著某些隨機的奇蹟從天而降,我們也必需有所準備。無論我們的元祖公會長瑪特.瑟雷尼亞是否存在,瑟雷尼亞公會還是得繼續運作下去。」莫嵐德停頓了一會兒,等待他的話語滲入群眾之中,同時一位助理將一個華麗的捲軸帶來放在桌上。「自從維圖加基受到攻擊之後,我開始以在學院教授法規的方式來使我們公會得以繼續存在。那是個我們公會的架構與道德觀能夠被我們未來的成員教導、更新以及實現的地方—」

「現在已經真相大白了!」拖斯隆起身將他如巨石般的拳頭往桌上一捶。「你不能等著將你那小家子氣的法規加諸在我們所有人身上。」他轉身面對群眾說道。「只要是有生命的地方,就有瑟雷尼亞,公會裡的每個人只要知道這件事就夠了。你想要規則與學院,那就滾去俄佐立!」

NewImage

 

「不是法規,拖斯隆,是秩序。」莫嵐德以一種已經與同一人經過數百次相同爭論的語調回覆說道。「我們的公會正在瓦解。成員相繼離去。甚至我們最為虔誠的成員也逐漸失去了與世界之魂的連結。我們需要賴以重建的東西。某種可以理解的事物。」

「我來告訴你什麼叫可理解的事物,」拖斯隆咆嘯著,舉起了巨大的拳頭。

「跟古魯人一樣的語氣,」莫嵐德反擊。「不到一年你就會讓我們生活在斷垣殘壁之中。」

「各位,」阿卡勒說道,剛好夠大聲來吸引他們彼此的注意力。「如果你們已經忘了,不久前他們才將拉鐸司像隻被屠宰的巨犀獸般拖過大街並扔進血池中。沒人知道他是死是活。為什麼那些瘋子們可以想出辦法而我們就得坐在這邊相互攻擊?」

「如果你認為像一群野狗般四處遊盪互相啃食是所謂『想出辦法』,」薩卓娜說道,「那麼無論如何,就以他們作為成功的模式吧。」她的表情強調了她的重點。「我們跟那群謀殺者完全不同。」

 

宋尼看著這個古老的爭議又無可避免地產生。最高議會沿著陳腐的分歧線分裂成了不停爭吵的兩派—一派主張回歸自然,讓樹木恣意生長並崇拜生命的遠古儀式;另一派則支持秩序,確保公會結構的鞏固是最崇高的目標。當討論演變成混亂與正義的情緒性噪音時,宋尼嘆了口氣,朝窗外望著遠方被尖塔環繞的茂林山丘—三位年輕樹靈正在這個狹小但重要的場所嘗試著與拉尼卡最古老的生命之一進行接觸。

NewImage

 

宋尼的家是個雕塑的傑作。位於帶有尖銳磚頭與生硬邊緣的拉尼卡建築之間,宋尼家帶有令人舒服的弧度以及生命般的流動,就好像來自於另一個世界。宋尼用鄰近的一些紅衫木來建造他的家,他彎曲或命令這些木材以賞心悅目和觸感舒適的方式生長。傳說宋尼的家是世界之魂晶格的視覺呈現—連結所有瑟雷尼亞的精神能量—但這位塑木師卻謙虛地說當在創造他的作品時,只不過是跟隨著瑪特.瑟雷尼亞的無聲引導。

希姆坐在一個大到足以容納她、歐芭以及賽絲三人的椅子上。這三位樹靈啜飲著由野線草與巴利斯樹根泡的茶,她們臉色蒼白但又意志堅決。「我相當接近她了,宋尼。我可以感覺到她就在那裡,就好像她被困在網中,但似乎我無法更靠近去碰觸它。我覺得自己好像潛入海裡撿貝殼而且用光了氧氣。」

NewImage

 

「我們無法將她維持在那裡夠久,」歐芭在茶杯上方說道。「晶格太遠了。我們不夠能量到達她那裡。」

「你們需要更多魔法力,」宋尼說道,若有所思地扯著他的鬍鬚並往外看著環繞他家周圍那仔細雕琢的花園。「就這樣了。一定有方法可行。」

 

一陣沉默後,賽絲問道,「為什麼她不願回來?」

宋尼轉過身坐下。「可能有很多原因,賽絲。她可能迷了路。她可能快死了,但我相當懷疑這個可能性。或許這是一個如潮汐般週期性的循環,只不過我們的生命太短暫了以至於無法了解。我自己的感覺是她希望我們過去而且她正等著我們。」

「一場試驗!」歐芭尖聲插話。「這就是我的想法。」她坐回椅子裡。

「等待?」賽絲看起來感到困惑。「等待什麼?」

「我不知道,但我也覺得這是個對我們公會的試驗。」歐芭微笑著用手肘頂了她姊妹一下,宋尼繼續說著。「混亂正在統治著拉尼卡。各個公會都失去秩序。有的已經崩塌,而我們公會則因⋯愚蠢而產生裂隙。只要我們能像元祖公會長曾經指示過的那樣團結在一起。只要我們能利用周遭的能量,但是沒有她的領導,我們正崩裂成以分離的眼界來看待原本完整的瑟雷尼亞。」

 

宋尼陷入了沉思中,希姆看著他,而她的姊妹們則開始打盹。她看到他撿起一塊木頭並將魔法力注入其中,就像個製陶工人在燒製一片陶土。就這樣過了一小時,希姆的眼睛就快要闔上了,宋尼終於抬起頭。

「我想到了,」他說道,將那片木頭舉起到希姆的鼻子前面。「成為一位塑木師的關鍵是將你與創造品之間的界線變得模糊。當我在雕塑的時候,木頭與我的手彼此融為一體,因此看不到木頭的終結之處以及我手掌的起始之處。當這發生時,我確實正從木頭的生命力裡提出能量並使用它來幫助我塑型。如果我用這種方式將你們與一棵樹木做連結,你們便能夠從它那獲取能量,並用那股能量來幫助你們更深入地接觸到晶格。這樣不會有風險,肉身與木質並沒有很大的不同。」

「聽起來很好玩,」歐芭說道,完全清醒了。

NewImage

 

一大早,在高聳的建築物之上還看不見太陽,宋尼帶著姊妹們穿越一串蜿蜒的道路與小巷,最終連接到了一條在橡樹林前的石鋪道路。他們走進樹林,一會兒過後他們感覺到周圍好像已沒有了建築物。希姆幻想著他們正被綿延好幾哩遠的森林環繞著。很快地,他們來到了排成一圈相當古老又盤根糾結的橡樹前。他們停下來並坐在樹蔭下,而宋尼正準備著。過了一會兒,他對希姆點了個頭。

NewImage

 

「你準備好了嗎?」他問道。

「我們會盡最大的努力,」希姆回覆道。

在吟誦了一段只有盟會裡的樹靈們知道的古老咒文後,希姆、賽絲,以及歐芭進入了迷幻狀態中。一旦在迷幻中穩定後,她們更深入並看見了展現於她們眼前的晶格。

 

「我們好了。將我們與它連結。」希姆無聲地說著,希望宋尼能經由世界之魂感應到她們。

希姆可以感覺到歐芭與賽絲就像水中漣漪般地在她身旁。她能夠感覺到她們的興奮;懼怕;以及,最重要的,希望。無論發生什麼事,她們都在一起。這是最重要的。

接著宋尼的魔法流入她們之中。當他將樹根與她們連接在一起時,希姆可以感覺到湧入她身體的生命力。好像產生了反應般,晶格的細絲朝外延展並開始像閃耀著光芒的絲線般地交織過她們。一開始,當樹根狀的絲線融入她們皮膚時產生了欣喜的刺激感。但隨著更多絲線交織而過並將她們更拉近晶格時,希姆開始感到一顆小小的恐懼種子萌發。她可以感覺到它的能量,並且一股突然的窒息感自她內部湧現。她腦裡的原始部分盲目掙扎著想從網裡掙脫。

 

「我無法呼吸⋯」

 

接著如波濤般,數以百萬計的捲鬚流入希姆並將她的意識淹沒於能量之海中。她不顧一切地尋找著她的姊妹們,希望能在洶湧的激流中抓住某個實體物。她發現她們了,但是她們在纖維與光線的無盡網絡中卻是如此模糊與朦朧。她能夠感覺到她們,她們的記憶、思想,以及情緒。當能量風暴席捲而過時,她們緊緊相依。經過了彷彿是無盡的時間之後,震動變得和緩而且諧調。她身在晶格網絡中環顧周遭,感受著它的搏動聲響。她們的連結已經完成。

然後,一道如水晶鐘般清澈的聲音傳來,瑪特.瑟雷尼亞說話了。

NewImage

 

「你們潛入得相當深啊,小種子。我在想你們是否有力量承擔我即將給予你們的訊息之果?」聲如洪鐘,但她們眼前只有一片光網在脈動著。

「是的,聖母,我將替您承受任何重擔,」希姆對著晶格說道。

「我在聖樹裡沈睡已久,對遠方之耳以無聲言語訴說著。無根者的野心太過強大。為了要讓我的幼苗們得以存活,我們必需要培養能夠阻止如此野心的軍隊。即便是那位老謀深算的巨龍。」

「我會將你們根植於晶格中。就像由種子長出了樹木,你們將會從所有生命的源頭摘下軍隊來。你們將會用一個自願凋萎的神聖宿主來殖民瑟雷尼亞,藉此更崇高的美善將可以繁盛。」

NewImage

 

「所有生命終將歸返晶格。不要如同鬼影商人貪戀追逐錢幣般地貪戀著你們自身的生命。不要吝於犧牲自己。無拘束地給予群體並將這份訊息廣為傳佈。」

「現在我將要完成塑木師的工作並將你們與拉尼卡所有的樹木連結。它們的根將會是瑟雷尼亞的新力量。但我必需警告,跨越了這扇門,你們三個將永遠無法回頭。你們了解嗎?」

希姆看著她的姊妹們。「聖母,我們了解。」

 

在橡樹叢下,宋尼與這三姊妹坐在一起。她們被巨樹的基部環抱著,它的根部與她們的肉身相連。他可以感覺到世界之靈的遙遠脈動,是某種他還無法充分掌握的感受。但不知怎麼地,他知道這些樹靈已經接觸到了瑪特.瑟雷尼亞。一陣高度的興奮感奔流過他,他掃視著姊妹們的臉,尋找任何她們自迷幻狀態回復的跡象。在她們醒來的瞬間,他可以將她們與古老橡樹根分開,立即前往盟會招開緊急會議,並滿懷希望地告訴集會成員們有關元祖公會長重返的好消息。

正當宋尼想像著瑟雷尼亞的復原時,希姆喘了口氣並突然睜開了她的眼睛。當他開始招喚魔法力來釋放她們時,希姆抓住了他的手腕。

「不需要了,塑木師。已經結束了。」希姆勉強地擠出這些話。「我們已合而為一。」

宛如一球纏繞著的蛇,樹根開始形成繭並將樹靈們吸收進去,她們小小的身軀快速地被拉往樹幹上。宋尼奮力地要將她們拉出來,但不管他的法力如何,他還是徒勞無功。他只能扒著那閃爍糾結的枝幹與樹根,無助地看著三姊妹們消失在橡樹裡。

NewImage

 

在維圖加基的大廳裡,瑟雷尼亞的高階牧師與顯貴們終於聚集在一起。就在那裡,自世界之樹的生命木質中生長出來的就是那三位樹靈。當天稍早的時候,她們在看得目瞪口呆的群眾面前神奇地現身,一起發送出一道穿越整個世界之魂的脈動。公會裡已經很久沒有人感受到如此的脈動並滿懷希望地趕到了盟會裡。他們不知道即將首次看見他們的新任公會長。

當宋尼抵達時,他認出了希姆,三個裡面中間的那位。但當她一開口說話,他才明白那個他認識的希姆已不復存在。

NewImage

 

「我是卓塔妮。身為我們公會基本原則與力量的實現,我們超越了我們自身並且融為一體。我們是瑪特.瑟雷尼亞以及所有追隨她意志者之間的偉大融合。我們來自晶格之心並將永遠改變瑟雷尼亞的方針。一個榮耀增長的嶄新時代正等待著我們公會。」

「翻譯文章:未知領域 – 偉大的融合」有一則迴響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