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顱內植入 – 愚人節快樂!

(原文發表於4/1,特在此補上)

原文網址: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article/837

作者:Carsten Haese

譯者:DCI二級裁判Klarc

 

NewImage

讓我們胡搞亂搞吧!

 

 

大家好!又到了週一,新一期顱內植入如期和大家見面了。這不僅是個尋常的週一,還是4月1日,因此你們今天將會看到去年運氣好錯過的愚人節專欄!我們將會回答所有有關Jester’s Cap的問題!所有假死的謎題都會解開!(譯注︰假死的英文名為Fool’s Demise(愚者之死))你終於可以了解 Cosi’s Trickster究竟該怎麼用了!

如往常一樣,你可以將問題寄到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是在@CranialTweet上推特我們。

現在讓我們遨游在愚人節專欄的海洋中吧!

NewImage

 
[q]我能用Jester’s Cap找少於三張牌嗎?

 

[a]只有在該玩家的牌庫少於三張牌的時候才可以。小丑帽的異能並未給要找的牌附加任何限定條件,所以允許你「找不到」指定數量特定牌的規則並不適用。只要牌庫裡有三張以上的牌,你就必須找到三張牌。

NewImage

 
[q]我正在進行一場指揮官賽制的遊戲,我的對手用終始把我的指揮官塞到牌庫裡去了。我能用Jester’s Cap來把我的指揮官弄回指揮官區嗎?

 

[a]當然可以。小丑帽會放逐你的指揮官,然後指揮官的替代式效應允許你在指揮官牌置入墳場或放逐區時改為將其置入指揮官區。這個效應並不僅僅在指揮官離開戰場時生效。

NewImage

 
[q]我操控基拉夫信差,上面結附著我對手操控的Fool’s Demise。如果我的對手消滅了信差,那誰會獲得它的操控權?

 

[a]這取決於目前是誰的回合。消滅信差會同時觸發其本身的不息異能和假死的異能。兩個觸發式異能會以APNAP的原則被放進堆疊︰主動玩家的異能先進堆疊,然後被動玩家。基於後發先制的原則,被動玩家的觸發式異能會先結算,並把信差移回場上。主動玩家的觸發式異能結算時在墳場找不到信差,所以它不會產生任何作用。

NewImage

 
[q]我操控Cosi’s Trickster,我的對手用綠陽當空找了一個生物。我的詐術師會獲得1個還是2個指示物?

 

[a]它會獲得2個指示物!綠陽當空有兩個讓你的對手洗牌的指示。所以詐術師的異能會觸發兩次,儘管你的對手通常會將其簡化為一次。

NewImage

 
[q]我操控Fool’s TomeVoltaic Key而且沒有手牌。我能否啟動愚人書的異能,回應用電壓鑰匙重置它,再回應啟動愚人書來抽兩張牌?

 

[a]當然可以,這是合乎規則的。愚人書的異能對起動時機有限制,因此只有在起動這個異能的時候會檢查是否滿足該限制。當你兩次起動其異能時,你都沒有手牌,所以兩次起動都是合乎規則的。

NewImage

 

哈哈,你是不是以為這次整篇都會和騙人有關?被騙了吧你!現在讓我們進入真正的[b]魔法風雲會[/b]規則問題!

NewImage

 
[q]我的墳場有10張牌,所以對手的吞噬畸變體有點大,我手裡的背襲搶劫殺不掉它。不過對手的墳場倒是只有兩張牌,所以我能不能用叛行把畸變體先搶過來,再用背襲搶劫宰了它?

 

[a]我讚賞你的獨創性和足智多謀,但事情恐怕不會如你所想的那樣。你獲得畸變體的操控權後,它確實會變成一個容易對付的2/2生物,但是你施放背襲搶劫的時候會觸發它磨對手牌庫的異能。堆疊中這個異能在背襲搶劫之上,它會先結算,所以背襲搶劫結算時畸變體至少會是個3/3。

NewImage

 
[q]我用力量爆湧在我變成生物的析米克符鎮兵上放置了一個+1/+1指示物。回合結束當符鎮兵不再是生物時,+1/+1指示物會掉下來嗎?

 

[a]不會,指示物會繼續留在上面。沒有規則說非生物永久物上不能有+1/+1指示物,也沒有規則說會從非生物永久物上把+1/+1指示物移掉。如果有這樣的規則,那[c=Llanowar Reborn]復生羅堰[/c]這牌將會是個天大的悲劇。

NewImage

NewImage

自我意識是儲存在大腦中的,
因此「砍掉他的頭!」實際上應該是「砍掉他的身體!」

NewImage

 
[q]我的對手用他守責騎士的異能敲我。我能用劊子手揮斬宰了他的騎士嗎?

 

[a]不行喔。敲詐不會造成傷害,它只會讓你失去生命。雖然有些時候傷害會導致失去生命,但失去生命和造成傷害還是不同的。

NewImage

 
[q]我能讓一個1/1和一個6/6死鬥然後用劊子手揮斬殺掉那個6/6嗎?

 

[a]當然可以。死鬥會讓1/1和6/6互相造成傷害,1/1會因此而死,然後6/6會成為一個在本回合造成過傷害的生物,因此它現在是劊子手揮斬的合法目標了。

NewImage

 
[q]我的對手用多密雷德的第二個異能指定了我的聯會豪族和他的古式信徒。我回應犧牲一個生物起動豪族的異能選擇反綠,現在會發生什麼事?

 

[a]當多密雷德的異能企圖結算時,聯會豪族不是該異能的合法目標,但古式信徒仍然是合法目標。基於該異能依然有一個合法目標,它會正常結算並盡他所能。但是互鬥這個關鍵詞異能需要有兩個合法目標才會生效,所以多密雷德的異能最後什麼也不會做。

NewImage

 
[q]我的對手用救濟獸攻擊。我用煤渣元素阻擋,並以X=6起動它的異能犧牲掉。這樣我會獲得6點生命嗎?

 

[a]會的!當煤渣元素的異能結算時,遊戲會檢查它是否具有繫命異能。因為煤渣元素已經不在戰場上,遊戲會追溯最後已知的訊息,也就是它最後在戰場上的狀態。煤渣元素在戰場上的最後一刻時是具有繫命異能的,因此它造成的傷害會為你回復等量的生命。

NewImage

 
[q]上個回合我的對手使用叛行指定我的[card]夜蓬幽靈[/car],對我造成了戰鬥傷害並放逐了我的牌庫頂牌,不過他並沒有施放那張牌。現在是我的回合了,我能施放那張牌嗎?

 

[a]可以!夜蓬幽靈的第二個異能允許它目前的操控者施放以它第一個異能放逐的牌。它可不在乎放逐的時候是誰在操控它。

NewImage

 
[q]我的對手操控一個雲鰭掠食者然後施放了蟹肢鯊。我能回應進化異能搶走蟹肢鯊來阻止掠食者獲得+1/+1指示物嗎?

 

[a]你能回應搶走蟹肢鯊,但這不會阻止那個指示物被放上去。當你有機會獲得蟹肢鯊的操控權時,它已經在你的對手操控下進戰場,並觸發了掠食者的進化異能。進化異能描述中的「如果」語句會在該異能結算時再次檢查蟹肢鯊的力量和防禦力,以確保它們仍舊大過掠食者的力量和防禦力,不過它不在乎蟹肢鯊目前的操控者是誰。

NewImage

 
[q]我施放恐怖景象指定對手的沃耶克戟隊,對手回應施放波洛斯護符讓戟隊變成不能毀壞。現在會發生什麼事?

 

[a]成為不能毀壞並不會使沃耶克戟隊變成恐怖景象的非法目標,所以恐怖景象會如常結算,只是沒有那麼恐怖而已。它會嘗試消滅沃耶克戟隊然後可恥的失敗,但是你的對手仍需磨掉三張牌,因為磨牌並不需要成功消滅目標生物。

NewImage

NewImage

你喜歡看到的東西嗎?

NewImage

 
[q]我用災禍巷掮客放逐了一堆牌,然後對手消滅了她。我是否還能檢視那些被放逐的牌?

 

[a]是的,你可以這麼做。雖然隨著掮客離場,允許你檢視那些牌的效應不再運作了,但只要那些牌持續被放逐,有這麼一條規則允許你繼續檢視它們︰

 

406.3. 在預設情況下,被放逐的牌應保持牌面朝上,且可以被任意玩家隨時檢視。除非有其他效應允許如此作,否則玩家均不得檢視「以牌面朝下」放逐的牌。不過,只要玩家曾被允許檢視某張以牌面朝下模式放逐的牌,則只要該牌持續被放逐,該玩家便可以繼續檢視它,即使允許該玩家檢視該牌張的效應不再生效也是一樣。

 

當然,這些牌會待在放逐區。就算你又施放了一個災禍巷掮客,你也不能把它們拿回手上。不過你至少可以隨時拿起那些牌看看,想像一下和它們原本可能的美好未來。

NewImage

 
[q]如果我用叛行搶了對手的災禍巷掮客,我能把對手放逐的牌加入我的手牌嗎?

 

[a]完全不行!你能啟動這個異能,但是你選的牌會被置入其擁有者的手牌。如果是你的對手從手裡放逐了那些牌,那他就是擁有者,所以牌會回到他手裡。

NewImage

 
[q]我施放了打包的Reap and Sow並指定對手的地為目標,但是他卻回應犧牲那塊地。現在我還能找我自己那塊地嗎?

 

[a]很遺憾,不行。打包的收割與播種只有一個目標,也就是你試圖消滅的地。如果在收割與播種結算時那個目標不合法,那這整個咒語都會被規則反擊,不會有任何作用。

NewImage

 
[q]我操控築念師傑斯並啟動了他的大絕。如果我放逐一張像是史芬斯的啟示這種費用帶X的咒語,那我能支付魔法力給X選擇一個非0的值嗎?

 

[a]不行。在傑斯的大絕結算時,你只被允許對放逐的牌做一件事︰施放它們,而且不用支付魔法力費用。由於異能允許的關係,所以你只可以在這時施放這些牌,而這個允許也包含著不用支付其魔法力費用的限制。

NewImage

 
[q]如果我放逐並複製Void Maw,我能透過複製品虛空噬獸的最後一個異能來將它的真身置入墳場嗎?

 

[a]不行,因為虛空噬獸具有的一雙異能是關聯異能。其中一個異能提到放逐牌,另一個異能則提到用虛空噬獸放逐的牌,這些牌必須是透過第一個異能放逐的,這就是所謂關聯異能︰

 

607.2b 如果一個物件印有的異能產生放逐牌的替代性效應,且印有另一個異能提及「該被放逐的牌」或「被[此物件]放逐的牌」,那這些異能則會互相關聯。第二個異能只會和放逐區中因第一個異能置於此區的牌有關連。參見規則614,「替代性效應」。

 

因為這兩個異能是關聯異能,所以第二個異能所指的被放逐牌必須是以第一個異能放逐的。虛空噬獸是被The Mimeoplasm的複製異能放逐,因此不能用虛空噬獸的最後一個異能將它置入墳場。

NewImage

 
[q]上週關於屠殺遊戲的問題讓我有個疑問︰如果對手施放屠殺遊戲,說出的牌名是史芬斯啟示,然後問我套牌裡一共有幾張,我必須說實話嗎?

 

[a]不用。儘管你的牌庫已經被對手看光光,但是你牌庫裡的內容依然是非公開資訊。你無需誠實回答對手關於非公開資訊的問題,甚至不回答都沒問題。你要老實告訴他,騙他還是拒絕回答都可以。

NewImage

 

我看今天就到這裡吧。在結束之前,我有個壞消息要宣佈:我們的一個作者,也是顱內植入的創立人Eli Shiffrin最近因在公開場合玩魔法風雲會觸犯了一條不起眼的亞利桑那州法律,因而被捕。當然我們正試圖反抗這個可怕的誤判好把他救出來,但他在服刑期間可能無法繼續為顱內植入寫作了。我們先讓2級裁判Callum Milne頂上這個空缺,同時希望Eli能儘早歸隊。

 

祝你在下週之前都不會遇上麻煩!

 

– Carsten Haese

 

翻譯文章:顱內植入 – 愚人節快樂! 有 “ 2 則迴響 ”

  1. Eli Shiffrin最近因在公開場合玩魔法風雲會觸犯了一條不起眼的亞利桑那州法律

    真好奇觸犯了那條法律?
    有人知道嗎?

    1. 從1897年開始在City of Phoenix市內不能在公共場所(例如酒吧跟咖啡廳)使用輪盤或骰子。
      Eli Shiffrin應該是用了太多旅法師或溪堡貴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