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PV的遊樂屋 – 鏡像對局 (下)

(承上集

 

這在舊的Psychatog鏡像中也相當明顯,當Carlos Romão贏得世界冠軍賽的時候,他的策略是放過一切對手的抽牌咒語,並且把反擊咒語留在UpheavalMana Short的殊死戰上。Carlos知道只要自己的Upheaval結算的話,無論他的對手用了幾個Fact or Fiction,他還是會贏,所以他把大部份的資源留在真正關鍵的地方。

 

如果在對局中有更多反擊咒語足以影響戰局的話,大部份時候你是不會想要先出招的,除非你能夠在對手的回合做事。大部份的強牌都所費不眥,以至於相當難用反擊咒語保護它們。如果你想要「啟動」,你會需要很便宜的玩意(Jace Beleren逼從)或是你可以在回合結束時使用的玩意(Vendilion CliqueMana Short、一發大的史芬斯的啟示)。

 

有一種例外狀況會發生在你手上無地可下的時候,如果你卡在四塊地,那麼你可能應該把四費的鵬洛客直接叫出來,如果你再等四個回合,那時候你的對手將會擁有七塊地,而你只有五塊,既然機會差不多,那麼你應該在兩人都四塊地的時候放手一搏較好。如果對手把你的鵬洛客反擊掉、並且在自己的回合叫出一個永久物的話,他就沒有魔法力來阻止你的解牌了。(如果你等到對手七塊地的時候,那麼它就可以叫永久物並且有餘力保護它)

 

即使大部份的快攻牌表都很類似,控制套牌的牌表依然有高度可客製化的空間。無論你想調成針對快攻、或是針對控制套牌都有位置可以如此作。正因如此,我認為控制鏡像對局中最重要的就是對手套牌的構成,只要你想,你甚至可以在對局開始前就獲得控制鏡像的勝利,只要你把套牌往那個方向調整。

 

備牌特別重要,因為每個人都有很多牌可以換出,所以你可以大幅提升你的對局勝率。備牌上有許多方向可以遵循,但主要目標應該是讓你的重點牌成功結算,這可以透過三個方式達成:

 

1. 放更多重點牌讓對手疲於奔命

2. 便宜的擾亂咒語:逼從雲散失效。這在現在的標準賽中是最好的方法

3. 某種壓力:壓力並非用牌擊殺對手,你只要逼迫對手應對這些牌。在以前,人們用過Anurid BrushhopperVendiliion CliqueCabal InterrogatorScepter of FugueJace Beleren,每張牌都是低費且可以給予對手壓力,接著期待你可以保護這些永久物、或在對手地牌橫置時懲罰他。

 

「不過PV,你不是說在控制套牌中解牌已經太多,而且試圖主動攻擊的玩家通常會輸嗎?」沒錯,我是這麼說過,不過這裡有兩個變化,首先,在換過備牌之後,解牌會變少,人們會在備牌時換掉去除牌,所以看來對手會對小生物感到頭痛,而你會讓那些對控制的備牌變差。

 

第二個理由是在這個賽制的控制套牌中,並沒有許多可以懲罰地牌全轉的牌。在古早以前的Wake對Tog套牌對局中,Tog不能轉光魔法力去做Deep Analysis ,因為他們會輸給Mirari或是Mirari’s Wake,不過Wake套牌卻可以發動Deep Analysis,因為Tog在擁有八點魔法力以前是無法懲罰對手的,這讓Wake有了大幅的優勢。

近來,沒有套牌可以懲罰對手。想像你在艾斯波鏡像中用出徘徊靈魂,迫使對手用最高裁決清場,然後我能做什麼?用主回合的史芬斯的啟示抽三張?這沒啥用,在備牌之後,你會擁有傑斯或是召集戰團加入陣容,讓壓迫對手的策略更有效率。

 

另一件關於控制鏡像的事,就是在你的起手不會有很多壓力牌,而是有很多抽牌 – 換人相關的牌在手,所以事實上,你沒有反擊咒語在這時候也沒有太大關係(不過這還是取決於備牌後的威脅種類,比如說,你不會想要在對到紅白藍的時候留下一個會輕鬆輸給聖沙弗的起手)。對局會持續非常久,你的起手只是你在整盤對局中所看到的一小部份而已,所以你可以保留像是六地一咒語這樣的起手。

 

組合技鏡像

組合技套牌分為有干擾能力以及沒有干擾能力兩種類型,在兩位牌手都沒有干擾能力的組合技對局中,誰快誰贏,句點。如果一個有一個沒有,那有干擾能力的人通常會贏;有干擾能力的牌手沒有壓力,不過無干擾能力的人必須儘快完成組合技。無論你是哪一邊,你都應該積極的再調度,因為你並沒有很多時間來把自己的手牌調整好。

如果兩個人都會干擾對方的話,事情就有趣多了,問題會變成「我應該這麼做嗎?」,如果你用棄牌干擾,因為你可以看到對手的手牌,所以要不要啟動組合技的選擇題很容易做答;如果你用反擊咒語干擾,那麼就要取決於你有多少反擊咒語、有多少你可以用來打反擊戰、以及你對未來的預期。

 

大部份時候,我會傾向去做組合技,等待並不會讓你更佔優勢,你應該在有理由等待時才去等待。如果你手上有Counterspell但少一點魔法力所以無法同時作組合技並反擊,那麼你應該等一個藍色魔法力源,就算你的對手開始跑組合技,你依然可以阻止他,所以不用急。如果對手有些卡地,那麼你可能會想在他們抽到足夠的魔法力之前跑出組合技。

我的基本理論是,如果我可以對抗的反擊咒語數相等、或多於我擁有的反擊咒語數(且我可以在同一回合使用)時,我就會拼組合技。如果我沒有反擊咒語,我會試著在搶先在對手之前做出組合技,就算我會被一張反擊咒語阻止亦然。如果我有一張,但我無法對抗反擊咒語時(因為需要魔法力或是另一張藍色牌),我會等待。如果我有一張而且可以對抗一張,那我會做。如果我有兩張但只能對抗一張,我會等。這並不是什麼困難的理論,而且相當程度取決於對局的狀況,但如果你完全不知道該不該拼組合技的時候,你可以試試看(或直接拼了吧)。

 

在換備牌的時候,有兩個通用的提醒:

 

1. 拿掉對稱牌:如果有牌讓你與對手皆得利,那麼它就無法幫助任何人。舉例來說,你應該在任何諄諄教誨的對局果斷換下Show and Tell。(除非你有絕對王牌可以放進場)

2. 不要過度稀釋套牌:你依然是個組合技套牌,放Vendilion Clique這種生物是ok的,因為它是干擾牌,但如果你的備牌計劃是放很多生物,那麼通常留著組合技會比換掉要好。你可能是想讓你的套牌更加「不同」,來減少對局的運氣成分,讓勝負不再只是看誰先做出組合技,但如果你讓套牌的平均水平降低,那是不可能達到你原本的期待的,而大部份時候你都是在降低套牌的強度。

 

不幸地,組合技鏡像並沒太多好說的;今天的整理如下:

 

快攻鏡像:早點辨認出你是主動方或是控制方,可能的話,備牌後變大一點。

控制鏡像:辨認對局中的關鍵牌,以它為中心運轉。嘗試換入低費干擾或壓力,以讓關鍵牌更容易結算,等待時機。

組合技鏡像:在大部份時間就做組合技吧,別保留慢速地起手,別保留對雙方都有利的牌,別拿掉組合技。

 

希望你們喜歡,下週見!

翻譯文章:PV的遊樂屋 – 鏡像對局 (下) 有 “ 3 則迴響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