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未知領域 – 埋葬儀式(上)

發表於 分類為「小品文章, 未知領域, 翻譯文章

NewImage

 

原文網址: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azine/Article.aspx?x=mtg/daily/ur/232

作者:Adam Lee

譯者:洛伊德(Lloyd)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屬威世智公司及原作者所有)

 

NewImage

 

他們佇立凝視著整個窗戶,歐佐夫的公會符號捕捉了早晨的太陽,使廢棄教堂內充滿了耀眼金光。在瓦礫區看見這類景象是相當罕見的事。

一邊滾動把玩著手中平滑沈重的石頭,多密雷德一邊估算著那純淨無瑕的日輪的大小。他最好的朋友,小鞭以及拉奇,滿心期待地站在他身旁。

多密看了一下他的朋友們。「準備好了嗎?」

小鞭露出牙齒,點了個頭。

 

「對阿,就這麼幹吧,小多。」拉奇頂著小鞭幫他畫在臉上的戰紋笑著說道。還不錯的差事,多密這麼想著。

多密轉身,將手腕往後抬,扔出了石頭。發生在多密這個年輕生命裡的各種經驗—攻擊蜥蜴、鳥、葛加理成員、商人以及馬車—引導著石頭宛如命運的火箭般地飛向它的目標。在丟出石頭前多密已經在腦海中預演過了結果,但沒有任何方式能夠讓他準備好迎接那因衝擊而產生令人心滿意足的玻璃暴裂聲。破碎的聲音在崩塌的大廳裡迴盪著。玻璃碎片四處散落。兩座巨大的窗檯摔落石地上發出了另一道悅耳的聲響。

 

多麼壯麗的景象。

「天啊!」小鞭喊道。接著他們發出歡欣的嚎叫與笑聲,一邊跳著舞就好似一群掠奪行動後的哥布林。

 

三個好友坐在地上,撿拾五彩繽紛的玻璃碎片,並揀出最棒的碎片來綁在木柄上。它們看起來就像是帶有魔法的金劍。

NewImage

 

「我們可以稱呼我們的部族為碎劍族,」多密說道,讚嘆著他那把奇形怪狀的刀子。

「對啊,而且只有酋長可以擁有這些。」拉奇舉起了他剛做好的匕首。他的父親知道如何用雜草做出有用的東西,而拉奇則證明了他綑綁玻璃的才能。

「那看起來好炫,」小鞭讚嘆說道。他拿起他的玻璃劍遞給拉奇。「幫我做。」

 

多密在相反的兩端用玻璃做了一把雙刃匕首。完工後他對著假想的敵人,先側砍,後猛劈,以相當熟練的動作展示了這把匕首的效能。

拉奇完成了小鞭的匕首。多密看著他的朋友們,微笑著。

 

「我們來搞破壞吧。」

NewImage

 

在走回營區的路上天色漸漸變暗,早起的蝙蝠開始迴翔,捕食著嗡嗡鳴叫的微光昆蟲。在瓦礫區的夜晚出門是件危險的事,路上可見能夠一口吞下整個戰士或是踩扁一輛馬車的野獸漫遊著。男孩們本能性地加緊腳步。小鞭用柳條拍打火蟲而多密則注意著廢棄建築物下的陰影。一如往常,拉奇又陷入了另一個世界。拉奇有次差點成為馬卡獸的午餐,還好是多密救了他一命。另有一次他阻擋了拉奇被一隻卓馬獸踩扁。多密懷疑拉奇是否真的適合真正的古魯生活。他感覺還蠻瑟雷尼亞的。

NewImage

 

好像被點到一樣,拉奇說,「我在想那會是怎麼回事?你知道,埋葬儀式。」

「拉奇!你這個豬頭。」小鞭用柳條打了他一記,留下一條鞭痕。

「靠,很痛唉!只是想想而已啊,就這樣。」拉奇摩擦著手臂並瞪著小鞭。

「那沒什麼,」多密說道。「我已經準備好了。」他希望自己的聲音並沒有透露出當一提到這件事的時候,在他心裡盤旋著的軟弱。

他知道小鞭就跟拉奇一樣對這件事感到相當好奇。他們兩個將會被評估在一年裡的某個時節進行埋葬儀式。有關古魯儀式的故事總是佈滿著神祕與恐懼。

 

每個想加入古魯部落的成員都必須經歷埋葬儀式。根據資深祭師的說法,這是為了脫去一切與拉尼卡城市生活的連結,那是個被規則奴役以及代表著毀壞大自然的城市。據說任何經歷過埋葬儀式的人以重生的姿態回到部族裡,目標清楚明確並準備好過著古魯式的生活。所以人們都發誓守密,絕對不向那些還未經歷該儀式的人提及任何細節。因此在每位接近這些時刻的古魯年輕人心裡,都封印了埋葬儀式於未知恐懼的棺槨之中。

多密的胃裡好像有一窩胡蜂在嗡嗡叫著。他的埋葬儀式將於日出時分開始。

NewImage

 

整個早上就花在替多密穿上葬儀服裝並塗上由灰跟陶土製成的漆。祭師們呢喃著葬儀咒文,而帳棚外的部族成員們正哭號著彷彿多密已經於昨晚離世。他們哀悽的聲音裡帶有某種十分真實的成份,這讓他覺得不安。

 

「為什麼他們要這樣?我沒事啊。」多密感到一股由恐懼衍生的憤怒。

照料他的祭師,薩巴斯,透過紅土和泥灰製成的面具看著他。「他們是為了失去他們曾經認識的那個男孩而哭泣。以某種形式來說,這個男孩會在今天死去。」

 

有那麼一刻,多密感到驚慌。或許對他而言這樣已經是難以承受。或許這儀式太過危險。但多密知道已經有許多人經歷過這一切。如果他們辦得到,那他也可以。

到了下午,多密與薩巴斯走入塢瓦拉深處,儘管歐佐夫開發團隊曾嘗試著佔領,那裡仍是幾百年來只看得見破壞的一處位於拉尼卡的廣大區域,也是眾多古魯成員的家。

當他們漫步過古老廢墟時,「看看大自然是如何回應我們,」薩巴斯說道。「最後終將盡歸塵土。葛加理人的話裡有智慧。他們了解大自然想擊垮建築物並將之融入大地的衝動,但他們的心已經僵死了。他們對生命沒有熱情。」

多密看著那緩慢到難以察覺的自然之力。樹木自石頭裡鑽出。藤蔓穿透了磚頭,根部懸吊於每個凹處及裂隙。生命正逐漸穿破這座城市的死硬石頭與磚塊。

NewImage

 

「瀕死為古魯帶來許多東西:目的明確;無後顧之憂;看見規範無用之處;以及最重要的,一個重生的生活。活力與生機從來就不會比當一個戰士面對死亡時更有能量。這就是葛加理與古魯不同之處。他們潛入死亡,允許死亡剝奪他們的生機,而我們使用大自然的循環來讓我們感受到更多對生命的熱情。今天,你將親身體驗。」

「會發生什麼事?」

「你的腦袋永遠無法替你準備那些只有你的心能完全理解的事物。我的話是說給你的心聽的。生命就是你的心。不要太拘泥於我的話語上,否則你會變成一個俄佐立人。你必須要靠自己感受。」

 

當黃昏來襲,那些高聳的遺跡開始投射出可怕的陰影。在多密年輕的遊歷經驗裡從未如此深入過塢瓦拉。沒有任何熟悉的事物。他們接近了一面爬滿藤蔓虯根看似無法穿透的牆,但薩巴斯卻穿越了厚重的植物牆來到一個洞穴的入口。薩巴斯從牆上拿起火炬,念了咒語點燃它,然後走下一道飾以古魯印記與遠古塗鴉的鄙陋道路。

經過一段漫長向下的濕滑通道,跨過了地底伏流,繞過鐘乳石群,他們終於來到位於陰暗地底一處被古魯陪葬品環繞的洞穴。

薩巴斯把火把往地上一插,激起了一陣火花。他站在墳墓前。當他的眼睛在火光下注視著多密的時候,彷彿一個來自來世的幽靈。

 

「多密雷德。現在是時候讓虛假的你死亡。是時候讓真正的你誕生。」

 

(請見下集)

在「翻譯文章:未知領域 – 埋葬儀式(上)」中有 2 則留言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