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PV的遊樂屋 – 鏡像對局 (上)

發表於 分類為「深度分析

NewImage

 

原文網址:http://www.channelfireball.com/articles/pvs-playhouse-mirror-match/
作者:Paolo Vitor Damo da Rosa
譯者:任建明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為出處網站及原作者所有)

NewImage

 

哈囉!

今天我將探討一個我最常被希望給予建議的主題:如何在鏡像對局中獲得勝利。

「鏡像對局」是一種在兩個擁有同樣主題的套牌之間的對局,這種對局的範圍可以從完全一模一樣的套牌(75張鏡像)到甚至打不同顏色、但基本概念相同的套牌。(比如說,我認為紅綠狼棲對到白綠狼棲就是一種鏡像對局)

一般來說,我很討厭打鏡像對局。許多很強的牌手認為他們在鏡像對局中表現出色,因為他們是「技術派」的,但無論是不是鏡像對局,技術都可以影響在大部份的對局。如果我選擇了一個套牌出賽,那是因為我認為那副套牌對整個賽場中會有最高的勝率,所以我不想把這樣的優勢換成50%的勝利機會。既然我不會在每個比賽當中都想要打非主流的套牌,所以無可避免地,我們就會在比賽當中碰到鏡像對局。因為對手可以做任何你會做的事,他們有時候會需要一些你意想不到的奇招。今天的文章中,我將會將鏡像對局分為快攻、控制、和組合技三種。

 

快攻鏡像

不管你同不同意,快攻套牌的一個重要特色就是,大部份的快攻牌也可以拿來防守。Lightning Bolt可以打對手3或移除阻擋者,但它同時也可以用來幹掉攻擊者;殘渣破壞者可以攻擊打3,但它也可以用來阻擋。

即便有些牌在攻擊的時候好用得多,但想要贏得快攻鏡像的關鍵就是了解何時把那些牌用來防守 – 因為它們大部份確實可以用來防守;換句話說:在快攻鏡像中最重要的就是了解你何時要擔任主動者、控制者、或當下情勢拉鋸。Mike Flores曾經寫過:「角色錯置 = 一盤敗」,而在快攻鏡像中這是真理。

 

那麼,我該如何認清我要擔任攻方或守方呢?有幾個方式,首先是看看盤面的走勢 – 如果你對手很明顯快把你擊殺了,那麼你得打的保守、擔任控制,但問題在於通常這時候已經太晚了,如果你想阻擋或用生物對換,正確的時機點可能發生在兩個回合以前,是拿生物去換、而不是拿血量。

很重要的一點是,在快攻鏡像中轉換角色的機會很少。在大部份時候,一開始擔任控制者角色的牌手會一直擔任控制,直到他找到機會幹掉對手;而擔任主動的牌手也會持續主動。如果你在這樣的對局中是擔任控制的牌手,那麼在第一時間瞭解這點對你來說是極為重要的。有時候你在剛開始是主動、發現這樣不行、然後在最後才轉為控制,這樣的過程並不理想。如果你一開始擔任主動、中盤依然主動,那麼你必須繼續嘗試保持主動的態勢。

我最愛舉的例子就是2010世冠賽的動物園鏡像,對戰的分別是快攻動物園以及「較大」動物園,當時大家都認為較大動物園在鏡像中佔優勢,問題在於我們在打小動物園的時候打得跟大動物園的原則一樣 – 我們應該以主動態勢開局,然後如果策略不奏效,那麼我們就改為把對手生物燒掉來取得盤面優勢,如果你這麼做,那麼在某個時間點你就會被對手較強大的牌給超越、進而輸掉對局。一旦我們把策略改成主動態勢開局,如果策略不奏效就改為燒「對手」的時候,我們就會贏得更多了。只要對手死了,不管他有個很大的塔莫或是Knight of the Reliquary都沒差了。

 

想要知道你在開局時應該採取哪種態勢,首先你得觀察誰先攻,先攻的牌手因為時間站在他們那邊,而且少一張手牌,所以通常會更為主動。

然後你得觀察你的起手,以及在遊戲前期可以做的事情。如果你的手牌是一個2費生物、一張燒、和一隻龍,那麼你應該會想要把2費生物和燒牌用於防守,以確保你得到足以叫出龍的時間。

如果你的起手是兩個快攻生物以及兩張燒牌,那麼你肯定想要把它們用來在對手叫龍之前擊殺他。如果你知道你的套牌有讓你可以在遊戲後期獲勝的牌,那麼有時候你甚至不需要有龍在手上就可以決定用較為控制型的打法了。如果你的起手看起來很快,但你的對手一開始就丟了兩張教區鬥士的話,那趕快轉換成控制角色吧。

 

範例:我昨天打了場輪抽,對局是析米克對波洛斯,這通常是個快攻鏡像。我先手並接連叫出綠野看守以及贅飾眼球怪,我的對手則在第三回合丟出空騎士軍團兵不攻擊,接著我攻擊了,他用空騎士換掉了我的看守 – 這通常不是你會想拿空騎士來做的事。

這位牌手很明顯地認為它在這場比賽中擔任控制,或嘗試奪下主動地位。為什麼他這麼想?好吧,當然是因為我先攻、有兩隻生物在場並且已經佔有血量優勢了,你不用是天才也知道我會在第四回合再叫一隻生物並且持續攻擊。在第五回合,他出了召集戰團,進一步解釋了他進行阻擋的原因,因為他手上可以贏下遊戲後期的牌,所以他想儘量拖長對局。在這個狀況中,所有變數都在場上,也讓阻擋輕易的成為最佳方案。

 

在備牌之後,事情有了些許變化。歷史告訴我們,在快攻鏡像時最好的應對方式就是把自己變大一些,因為其他的東西都會對換掉。符合這個原則的例子包括:

NewImage

 

如果這是你選擇的應對方式,你得小心不要讓你的曲線變得過高。你想要換掉對手的小生物之後丟出雷喉殘虐者獲勝,但你依然需要早期的生物和去除牌來換掉它們。稍微變大,而不是變很大。

如果你覺得你無法採用這種應對方式,那麼另一個方法是保持快速。半調子並不好,如果你沒有為後期的勝利準備,那就無法在後期獲勝 – 這時候你最好完全投入於遊戲前期。

 

控制鏡像

控制鏡像與快攻鏡像不同,在控制鏡像中並沒有扮演不同角色的機會 – 大部份時候,兩位牌手都會試著控制住對手。在某些特定的套牌類型中,可能會被迫採取主動(例如白綠或紅白控制套牌試著打倒有史芬斯的啟示的套牌),不過這樣的策略通常會失敗。和快攻牌不一樣,控制用牌無法作為主動之用。

如果我有閃電虐殺兵,雖然不是最理想的使用方式,但我仍然可以用它來阻擋;如果我有最高裁決終始吞噬肉身雲消霧散史芬斯的啟示,這些牌都不能攻擊,這也是為什麼快攻比控制容易轉換主被動態勢的原因。任何一個想從控制轉為主動的人通常都會失敗,因為套牌裡的解比威脅要多得多。

 

在控制鏡像中,通常都會有許多無用的牌與幾張重要的牌,對局結果取決於兩件事情:要嘛就是那些重要的牌、不然就是地牌。地牌對勝負有幫助,因為它們讓你可以為關鍵牌奮鬥,套牌與反擊咒語越有關、地牌就越重要。如果沒人有反擊能力的話,我只需要五塊地來叫出傑斯,但如果大家有反擊咒語,那麼我得藉由叫出傑斯來引發反擊戰,因此就需要更多的地牌。

最近的艾斯波鏡像就是最好的例子,在第一盤對局中,除了涅非利亞沈船地以外,幾乎就沒有有用的牌了。就算你抽了再多的牌、補了再多的血,只要我抽到三張沈船地而你只抽到一張,那你就輸定了。

而在藍白紅對到艾斯波的時候,也有類似的狀況發生。如果你是聖沙弗/波洛斯護符型的話,你可以透過攻擊獲勝,但其他較為控制的版本就沒辦法有足夠的資源用這樣的方式打倒艾斯波了,所以它們被迫嘗試收成葬火。於是整場對局變成賭在一張牌上(與迅咒法師波洛斯裁定師),其他牌都無關緊要。如果你在打這樣的對局,你得從第一回合就瞭解到狀況會是這麼回事,而根據你的手牌不同,你可能要作出二擇一的決定:是要第三回合叫波洛斯裁定師或是把它留到要用收成葬火給予最後一擊。

 

(未完待續…)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