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PV的遊樂屋 – 寫作的藝術(Magic文章)

大家好!這篇文章轉載自友站旅法師營地,是一篇非常特別的文章,雖然裡面不談技術、不論交易,但卻是對每個有志於Magic文章寫作的朋友都很有用的一篇好文章,CardWalker的作者們時時刻刻努力提供大家更高質量的文章,也期待有更多朋友加入我們的大家庭!

NewImage

 

原文網址:http://www.channelfireball.com/home/pvs-playhouse-the-art-of-writing-magic-articles/

作者:Paulo Vitor Damo da Rosa

譯者:TroyidioT from 旅法師營地

 

 

NewImage

 

大家好!

今天,我要寫一些我一直想寫但沒有落筆的東西——怎麼寫一篇好的MTG文章。

 

“等一下PV,如果我沒打算寫任何文章或徵文,我是不是直接右上角紅叉就行了?”不!別這樣。你說不定以後某一天會有點想寫的東西。比方說你在某個比賽上贏了,那第二天可能就有一些網站找上門來要求寫一些關於你的報導。如果你真的表現得很好,他們甚至會讓你寫一點心得體驗什麼的。所以,儘早知道如何寫作會讓你寵辱不驚,時刻準備著總是沒錯的。你不需要辭藻華麗、清新雋永,但你應該做到語句通順、思路清晰。你的寫作技巧有時甚至能彌補你比賽技巧的不足。

 

如果你打死也不想寫一個字怎麼辦?沒關係,你還是應該讀讀這篇文章!我覺得現在論壇裡、專欄裡充滿了濫竽充數的下乘之作,所以知道怎樣寫好一篇文章也能幫你判斷其他文章的好壞。這很有用,因為把一篇垃圾奉為金科玉律會禍害你一輩子。

好吧,有一點需要聲明,這篇文章出自我的大腦,所以文中對好壞的判斷全部出自我個人的審美。這點很重要,因為我說的並不都是對的。我喜歡的你沒有必要也喜歡,反之亦然。所以,我會盡量排除我個人的喜好因素,我會講一些大家都認可的客觀的內容。不管你的品味如何,我希望都有幫助。

 

MTG文章可以分為好幾類。有些注重技巧、助你勝利,有些幽默風趣、帶給你和朋友們樂趣。下文中我會把注意力放在前者上,也就是那些競技性的、幫你進步的文章上。

 

「好的標題是成功的一半」

通常來說,除非你寫固定的專欄有固定的題目,你需要在行文前先擬好一個標題。 “我想寫點什麼,但是寫點什麼呢?”這樣的態度可不太好。在我剛開始寫作生涯的時候,我只是在才思泉湧、滔滔不絕的時候才會寫點東西。現在不一樣了,我有固定專欄,每週都要寫。我很苦惱,我的寫作熱情已經不再了,每次都逼著自己寫點什麼感覺不是很好。所以對於你來講,有話要說的時候再提筆。 (譯者多嘴:勿為了寫作而寫作,寫作的目的是為了表達。)

 

選一個你特別熟悉的領域。你要知道,你的讀者大部分都玩的不錯,有些甚至玩的很棒,他們需要一個理由坐下來聽你侃侃而談。如果你沒有顯而易見的成就讓我注意到你,那你就需要告訴我你哪裡與眾不同。如果你談構築,那你就要告訴我你的牌組為什麼好。你是一個久經沙場的構築高手?你用這套牌贏了一場PTQ?你朋友用這套在PT上耍得風起雲湧?如果都不是,那你最好給我一萬個理由為什麼你的牌組能很好地運作。

 

有自知之明。 Jon Finkel的「如何贏得PT」會讓人垂涎欲滴,但是John Smith的「如何贏得PT」就純屬博眼球了。如果John Smith知道如何贏得PT的話,他早就會去贏一個了。當然也有特殊情況。如果John Smith在上一次PT的時候是Tom Martell團隊的一分子,那就算他沒有贏得榮譽,他也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他知道Tom哪裡做得對、哪裡做錯了。那這文章也就值得一讀了。

 

再比方說,你想寫一篇關於限制賽中的魔法力基礎的文章。你有成年累月的競技級限制賽經驗嗎?你是學統計學的嗎?你比你的讀者更加博學多才嗎?你覺得你發現了什麼大家忽略的地方嗎?你有理由和論據嗎?

如果都不是,你為什麼要寫限制賽中的魔法力基礎?你那份可敬的勇氣從哪來的?除非你很清楚你的讀者是什麼水平而你可以幫助他們,在一般情況下,你最好把這種棘手的問題交給比你水平更高的人來寫。

請注意,我不是要你盲目服從權威和專家,他們也不是總是對的。我的意思是,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要言之有理。不管你是誰,決定一篇文章好與壞的是你文章中的字字句句,而不是作者的姓名。如果Jon Finkel說:“贏PT的秘訣就是每天早上都吃巧克力聖代。”這就完全不值得參考(雖然我還是會去試試lol)。但如果他說的有道理但我不同意,那我就會讀第二遍、再次考慮。畢竟這是Jon Finkel是吧!

 

“好吧PV,我不寫限制賽中的魔法力基礎了。那我到底該寫點什麼?”還是那句話,你覺得你在哪方面有發言的必要和理由,就寫它。發明了一套前所未有超級奧義套牌?寫唄!覺得每個人在組納雅色時都腦殘了?寫唄!發現你經常混的牌店裡充斥著低級錯誤?寫寫怎麼改變它!基本上,你只要經常打牌經常參賽,總有東西寫。我現在很苦惱是因為我參加的比賽並不多…(譯者:PV你讓我們這種低端玩家情何以堪)

我顯然沒有幫你寫出好文章的靈丹妙藥,但我知道,靈感來自生活的點點滴滴。有一次,我看八十崗翔太的比賽時看到他有一輪沒有阻擋,但是下一輪場面一樣卻全部擋上。我就納悶了:“他為什麼白白中了一腳?有何玄機?”這道靈感成為了我的這篇文章。還有一次,我因為課程要求讀了一本關於戰爭的書,然後絞盡腦汁希望把它用來解釋MTG,我的成果就是這篇。如果你實在、實在沒有東西寫,很簡單,發條推特/臉書問問不就得了,我就是那麼幹的!

接下來我們一起分門別類討論一下不同的MTG文章:

 

【戰報】

戰報其實不像大家想像的那麼簡單。他們看起來沒有什麼技巧性,因為基本上你只要瞎咧咧你的光輝事蹟就行了,而且寫戰報時你肯定會帶著第一視角,但是這種看似簡單有可能最終會變成一場災難。大多數不錯戰報的都包含了競技和娛樂的雙重性質,當然,如果你已經達到了信手拈來的程度,那放棄某一者問題也不大。

 

寫戰報千萬不要流於形式。你盡可以大膽寫一點比賽以外的事。Magic的別樣樂趣不就是這樣的嘛!你去了以前沒去過的地方,結交了以前不認識的朋友。如果你有照片那自然是更好的。

更進一步說,我希望看到“你”更多的出現在你的文章裡。只要不是那些技術性問題,我希望看到你是怎麼想怎麼做的。我喜歡那些個性化的文章,因為有的時候你都不用看作者就知道它是誰寫的了。 (譯者:小螃蟹這一點做得很成功)

我這個絕活現在已經可以運用自如了。如果文章裡有很多冷笑話,那就是Luis寫的。如果它有15頁那麼長而且充滿了各種食物,那就是Web寫的。如果文章細緻入微、色彩豐富、圖表多樣、深奧難懂,那就是Shearer寫的。如果介紹的套牌多於4色而且平均費用高達8CC,那就是Travis Woo寫的。如果慫恿你使用那些生僻、怪異、奧義的單張而且吹的天花亂墜,那就是Conley寫的。如果經常出現語法問題,那就是BenS寫的。如果是日文的,那就是Shuhei寫的。若果文章反覆強調Mike Flores,那就是Mike Flores寫的。很多人告訴過我,他們讀我的文章的時候會不由自主地用我的語氣讀,我覺得這還蠻讚的…(譯者:這段是地圖炮。嗯。)

 

你不需要每場比賽都一絲不苟地記錄下來,我的做法是記住一些比賽中的關鍵,然後引申出去。我在緊急關頭做了什麼動作?為什麼這樣做而不那樣做?我的對手為什麼將他的信息主動洩露給我?等等。

小學老師就告訴我們,流水帳絕對不是好作文。你要記錄的不是比賽流程,而是你的思維活動。我才不管你怎麼做的呢,告訴我你是怎麼想的!如果某一輪很無聊,那就跳過好了。 “第X輪我對紅燒,我都頂住了前期然後贏了他兩局。”這就夠了。你沒必要說:“T1他出了個鬼怪嚮導,翻了我一張冰河要塞。輪到我,我用了變戲法,拿了個欺瞞督教,放掉了山脈。T2他…”我只能說,你記憶力驚人!但這樣寫真的很無聊,而且沒用。你甚至可以寫“第7輪,2-0小紅燒。”寫文章的時候最好運用你的邏輯思維而不是只靠記憶力。如果你在比賽中突然有神來之筆,猶豫什麼趕緊在結束後記下來!舉個例子,你因為選擇了護符的這個模式而不是那個取得了勝利,快記下來!你的大腦會記住你的思維過程,然後輔以手頭的記錄,這就是很好的素材了。

 

你的思維過程很重要,特別是你在選擇參賽的套牌的時候。你是怎麼取捨的?怎麼練習的?你改了原牌表的哪些地方?如果你有第二次機會你還會選這套嗎?深入剖析的話,你會發現好的戰報由兩個部分組成:牌表+故事。但如果沒有故事,那就變成單純的構築文了。

 

【構築】

並不是只有席捲比賽的套牌才能用來寫構築文,但這不代表你可以空口無憑。除非是Meta變化而你在進行預測的時候,你最好拿出些能給你的文章撐腰的東西來。如果要我讀一篇新環境下的構築文,我想讀到的是你的思路和這套牌能成功運作的理由。如果是已經成型的環境,那我想讀到——

 

1)這套牌的好&壞對局。比方說:“艾斯波的理想對局是班特、美國色和納雅中速。納雅快攻的話五五波。對各種勇得都會比較吃力。對上掀墳你就只能祈禱對方卡地爆地了。”寥寥幾字是吧,但是對於任何各個地區不同環境的牌手來說這些就足夠他們參考的了。

2)奧義牌的入選理由。誰都知道你為什麼在美國閃現套裡放滿迅咒法師。但如果你放了2迅咒+4波拉斯卜算師這樣的配置,你最好解釋一下。如果你放了淨化時空但是沒放終始,你最好解釋一下。戲劇性拯救?你最好解釋一下。基本上某張單卡你放了或者沒放都最好解釋一下,特別是你違背常規的時候。畢竟這就是你寫文章的意義所在不是嗎?另說一句,我不會寫諸如“我放了幾張海島因為我需要藍色法術力”這樣的話。

上述兩樣大多數構築文都會有,畢竟這就是構築文存在的意義。但這些都是顯而易見的表面文章。你要比別人做得更好就需要深挖套牌的本質。我該打得保守一點還是激進一點?我該接一個什麼樣的起手?我該點殺了對手的早期威脅還是來一發神憤?你需要在你的構築文的宏觀部分加上這些東西。

 

小技巧也不可或缺。比方說,在我上一篇文章裡,我寫過這樣一段關於沉船地的操作技巧:

 

“對陣美國色的時候,你最好先站住陣腳而不是忙著磨對方牌庫。如果你T4就啟動沉船地,你很可能中一發收成葬火。如果你耐心等待直到你取得了控制權,那麼你就可以用雲消霧散打消顧慮了。”

這很容易忽略,但這的確可能成為比賽的勝負手。這種東西就是我認為值得別人讀你文章的精髓。

 

備牌策略會為你的文章增色不少,但是對我來說,具體策略是略遜於指導方針的。原因很簡單,我不太會完全照搬你的牌表。你可以這樣說:“對納雅人類的時候,火焰柱這樣的點殺往往比清場效果好。你必須要解決對方的一點下否則你會在來得及神憤前死的很難看。火焰柱還有一個好處是解莎利雅得心應手。你不需要很多康,它們太慢了。你也用不著波洛斯護符,沒有一個模式是好用的。別換出雷喉!它可是你為數不多的快速制勝手段。”這樣的提示很有用,我會知道我該怎麼做,換下點什麼換上點什麼。不管我的75張牌和你的是不是一樣都有用。如果你只說:“對納雅人類,-1魔力斷流,+1波洛斯護符。”對不起我搞不懂你什麼意思…

 

如果你對你的換備思路非常有把握,那就寫上吧。你要確保你很清楚對陣什麼樣的套牌會出現什麼樣的局面,對方會有什麼針對。如果你寫上你的理由那還是很有用的。我知道很多人懶得讀換備思路,他們一般照抄別人的換備策略,一張不差地照抄。這很方便,但對他們來說失去了學習和思考的機會。

如果我寫了明確的數字,那就說明這是我在上場比賽裡對陣這個套牌時的換備策略。這並不代表以後我還會這麼做,僅僅是一個參考。你的換備會根據對方的套牌而調整的,是吧。是吧? !

 

【理論】

理論文對我的吸引力非常大。它們是最有趣的、最難寫的,也是讓你收穫最多的。理論知識幾乎沒有有效時限,而且如果你真的寫出了有貢獻的東西,你會自我感覺非常好。我是如此地愛著理論文,這讓我對它特別苛刻。某些粗製濫造的東西實在是不堪入目,讓人感到噁心。比如它們會用一系列歪理來點綴那些顯而易見的荒謬論點。

 

如果你正在讀本文來尋求寫文章的技巧,我相信你近期應該不會斗膽嘗試去寫理論分析。但是,在你未來某一天自己動筆前,你會讀到很多很多劣質的理論文。這就是我要花一點篇幅來介紹理論文的原因。你必須要會判斷哪些寫的好,哪些是在胡謅。有些文章看起來十分有道理,因為好像似乎沒有什麼邏輯漏洞,於是你準備相信它…不,千萬別!和其他文章不同,你的理論文大受好評並不代表它真的很好。特別對於那些有名望的寫手來說,一定要避免寫出讓你的讀者折服的歪理,否則就會禍害千秋萬代。

 

作為讀者,我希望你能帶著更批判性的眼光來閱讀。有些人會特別迫不及待地同意那些他們潛意識認同的東西。他們並不是在閱讀或學習,而只是單純地在尋求認同。舉栗來說,你是一個很不喜歡調度的牌手。某天你讀到一篇文章說:“大家都錯了!大部分時候你不應該調度。手裡有1地就很不錯了,沒地都可以搏一搏。”你興奮地一躍而起:“看吧!我終於有理由保留無地起手了~這文章太讚了,好評!”等下,這文章的觀點是錯的。 “怎麼可能?這可是pro說的!”額,好吧,這個pro確實那麼說了,但是會有15個pro站起來反對他。

 

1)錯誤的前提能推導出整個世界

有一個我經常看到的錯誤就是大部分文章在論證“P→Q”的時候會著重在“→Q”上,但卻沒有討論“P”本身是不是成立。駁倒“P”並不會自動駁倒“→Q”,但“P”不存在了整個論證便失去了意義,即便你的推導過程無懈可擊。

 

前段時間,有個朋友發來一篇文章讓我幫忙看看然後說說看法。那文章的論點是“擁有盡量多的魔法力欺詐(加速和調整)的套牌總是更好”。隨之而來的是哪些套牌能做到這點的討論,以及如何組建這樣一套牌。但有一個問題,通篇沒有用半個字解釋為什麼“擁有盡量多的法術力欺詐的套牌總是更好”!好像這個道理很簡單易懂,而且正確,而且完美,而且大家都認同一樣。

討論都是邏輯推理的結果。邏輯並沒有要求你同意它的前提。我就沒有,我不認為他說的是對的,特別是引領全文的前提部分。如果你的文章也是基於某個觀點而展開的,那麼請務必確保你的觀點本身不出問題,最好順便解釋一下原因。

 

2)仰望星空但不能忘了腳踏實地

很多人都喜歡把觀點寫的深奧難懂,但是從來不好好解釋一下為什麼。有些人甚至會把原本好端端的文章寫成毫無生氣的字母表。比如說,如果我問他為什麼要用閃電擊,他會說:“因為1點紅能打3!”廢話,我看看牌面也能知道。我要聽到更深層次的理由。

還是剛才那哥們的文章,裡面寫道:“在你有3地的時候從手裡釋放再次考慮很沒有效率,你會白白浪費一塊地。”請你解釋一下a)為什麼這樣就沒效率了? b)沒效率就一定不好了嗎? c)就算你說的都對,我該在有3地的時候做什麼呢?我是不是不應該用再次考慮了呢?我是不是就不應該往我套牌裡放再考呢?既然你這句話沒有以上的意思,你幹嘛還說這句話呢? !

 

我希望了解你給我的信息的確切價值。我覺得那些過度注重理論討論的文章很容易犯這個錯誤。理論都很不錯,解釋的也算清楚,但我到底該如何運用這些理論?如果閃電擊值1點法術力,而野群拿卡地值2點(譯者:指的是單卡強度吧,我猜= =),我該用閃電擊點掉對面的小貓嗎? “額…這要看情況。”我在讀文章之前就知道要看情況了好嗎?我到底是為了什麼讀了這麼多字?請你腳!踏!實!地!

 

3)靈活用例、引議連結

我最喜歡栗子,啊不,例子了!例子會讓你的讀者清楚地理解你到底想表達什麼,讓他們信服,並運用到實際比賽中。我剛才舉了我老兄的例子清楚地表達了我的想法,不是嗎?我現在也正在做這件事,我在用一個例子來證明例子是多麼重要。不要放過任何細小的機會來插上一段恰當的例子。任何事你都可以拿來用,真的。發生在你自己身上的、朋友身上的、別人身上你看到的等等。如果你實在找不出實例,那就編一個! (譯者:考生笑了) 

你要當心別用一個蹩腳的例子或錯誤的方法來證明你的論點。還是剛才那篇文章。它先提出了論點,然後找來幾個不錯的、運用了法術力欺詐的牌表,證明他的論點。但他自己沒發現,這兩件事並沒有必然的聯繫。要我說的話,先把牌表列出來,然後尋找他們的共同點,再得出觀點,這樣還稍微好一些。你總是能找到一些套牌來“證明”你想證明的觀點,但這沒有說服力。

 

我來舉一個正面的例子,我認為一篇偉大的理論文就應該像Zvi Mowshowitz的《掌控時間》一樣。

Zvi開門見山地擺出了觀點,然後通過不斷分析和舉例來論證它。時間為什麼會用完?你的對手是不是在利用時間?你怎麼來防範這種行為?他真的列出了很多實例來讓你明白他不是在瞎咧咧。一篇關於“時間”的MTG文章聽起來就很枯燥,但是Zvi的文章完全相反。他精煉而準確的語言加上恰到好處的舉例讓原本枯燥的文章變得豐滿有料,這也是我為什麼如此欣賞這篇文章的原因。

 

最後還有一件事我就嘮叨完了,這件事很重要,不管你是不是MTG作者你都應該做到,那就是——讀!評!論!

 

很多作者,有些甚至是很棒的寫手,都不喜歡讀別人對於自己文章的評論,因為他們覺得有些人很粗魯無禮。這很蠢,真的。有很多評論都有營養,有很多人有迫切想得到答案的問題,而且,有時候你覺得粗魯的那位可能會有很棒的點子。不管別人怎麼說,只要你說的是對的,那它就是對的,不會變。如果有些人只是在糊搗蛋,別理他就行了,我相信這樣的人也不是很多。但如果有人反對你,那說明他們覺得你寫的不夠好。不管他們是不是太激進,你都應該試著考慮一下他們說的有沒有道理。如果你不讀評論,你會錯過太多。作為一個作者,我會讀每一條評論和回覆,好的壞的都讀,我很享受這個過程。我喜歡別人對我的文章有批評,如果你有理由我說錯了,請一定告訴我!作為一個讀者,我也很喜歡進行評論。我也希望你能認真回覆我打得那麼多字,起碼認真讀一下。

 

我希望這期內容對你有幫助。寫作愉快!

PV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