顱內植入:長日將盡

發表於 分類為「翻譯文章, 規則釋疑

原文連結: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article/756

作者:James Bennett

譯者:DCI二級裁判Klarc

 

NewImage

你聽到了人民的歌聲嗎?

 

我對音樂劇完全沒抵抗力。由於我最喜歡的音樂劇之一,悲慘世界,出了全新的電影改編版,所以我最近常常在哼哼唱唱。不過在中場的休息、或者是偷偷立起路障的期間,我還是有些時間可以在這期的顱內植入之中回答一些問題的!

 

請記得,如果你有規則問題的話,你可以寄封電子郵件到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是在@CranialTweet上推特我們,這些方式都可以讓你獲得答案,甚至讓你的問題出現在未來的專欄中。

 

 

[Q]如果我的對手施放了貪吃老鼠,而我選擇棄掉象族重擊兵,那它會進入我的墳場,還是我可以將它放進戰場?

 

[A]重擊時間即將開始!象族重擊兵只在乎一件事:棄牌這個咒語或異能是由誰操控的。它不在乎是誰選擇棄掉哪張牌。由於是你的對手操控貪吃老鼠和它的觸發,因此重擊兵會進入戰場而不是你的墳場。

 

 

[Q]我的對手使用的是一副黑白小片毒疹套牌,並且犧牲Flagstones of Trokair給小片毒疹。然後他用石板跡的觸發找出無神祭祠並且支付2點生命讓它站著進戰場。我以為這是行不通的?

 

[A]你是對的!這裡有兩個效應企圖讓祭祠橫置進場:一是由祭祠本身,二是由卓耶卡石板跡。支付2點生命讓他可以忽略第一個,但卻無法忽略第二個,因此它還是會橫置進場。

 

 

[Q]如果我在兵臨古城的售前現開開出一張滋生之池,那我可以在個隔天的近代賽中使用嗎?還是我得等到正式販售之後才行?

 

[A]你可以的!滋生之池在近代賽制中是合法的牌張,因此任何你能拿到的版本在近代賽中都是可以使用的(合法性是根據牌名,而不是這張紙牌是從哪個延伸系列中出現的。這也是為什麼你可以在近代賽中使用Beta版的Lightning Bolt天羅城塞魔力流失 – Beta和天羅城塞並不是近代賽裡的合法系列,但是擁有這些名字的牌張卻有出現在近代賽的合法系列中)。注意別在兵臨古城上市前在標準賽中使用滋生之池就好,因為在發售日之前,標準中的任何系列都不包含這張牌。

 

 

[Q]我注意到一些牌張上面是寫「做X。做Y。」然後其他是寫「做X,然後做Y。」這代表這些牌的功用是不同的嗎?

 

[A]不是。牌張上所使用的特定字眼(稱為「樣板」)大多是根據規則效果而選擇的,不過有時候複數的樣板要表達的事情是一樣的,而選擇它的原因則是因為對於特定的牌張來說,它讀起來會更加清楚。當你想要結算咒語或異能時,你只要遵照牌上書寫的順序即可,因次上述的兩種情況你都會先做X,然後再做Y。

 

 

[Q]我戰場上有個Prison Term,然後我的對手施放了像是聖沙弗的遊魂之類的討厭辟邪生物,我可以讓Prison Term結附到它身上嗎?

 

[A]雖然我不知道你要如何讓一個鬼魂服刑,但這是可行的。避邪只說明你不能指定該生物為目標,而除非一個咒語或異能實際使用「目標」這個字(或是使用定義裡面有「目標」這個字的關鍵字),那它就沒有指定目標。這也表示刑期沒有指定目標,它的異能甚至可以讓它結附到具有辟邪的生物上。

 

NewImage

我曾有夢…

 

[Q]如果我在我對手回合的一開始(重置步驟?)使用新布拉夫工會法師來拘留他的喪儀祭師,那他還可以起動祭師的異能嗎?

 

[A]可以。你最早能起動工會法師異能的時機是他的維持步驟,在他把優先權交給你之後。這時候,他可以先起動喪儀祭師(因為在他的維持它會先你獲得優先權)或者是回應工會法師的異能起動異能。不管是哪種,起動都是在祭師

被拘留之前發生的,而拘留也不會反擊或是解除異能;它只會讓祭師在之後不能起動而已。

 

 

[Q]如果我使用築念師傑斯最後的異能,我有多久的時間可以決定要施放這些牌?

 

[A]老實說,不怎麼長。當一個效應允許你在特別時機中施放一張牌時,它會做以下兩種情況的一種:它會給一個時間的限制(比如說「你可以在這回合施放…」),這種情況中這就是你所能使用它的時限。它也可能沒有說明時限,這就表示你得在當下就施放它,或者是完全不施放。

 

 

[Q]Everlasting Torment和擁有侵染的生物會如何互動?它們會讓我的對手獲得中毒指示物,還是造成正常傷害?

 

[A]它們會一樣毒!造成的傷害「視為」具有乾枯只表示這生物在原本自己的異能之外多獲得了乾枯這個異能。而乾枯並不會改變對玩家造成傷害的結果(它還是只會對生物有影響)。因此侵染還是會以中毒指示物的形式對玩家造成傷害。

 

 

[Q]我操控一個Fellwar Stone,然後戰場上有個Ritual of Subdual。Fellwar Stone能產出哪種魔法力?

 

[A]它完全不能產出魔法力!當你檢查對手的地能產出什麼顏色的時候,由於Ritual of Subdual說它們只能產出無色魔法力(當你要判斷它們可以產出什麼的時候,你必須把替代式效應考慮進去),所以結果會是沒有顏色。然後因為它們不能產出任何顏色(「無色」並不是個顏色),因此戰野之石產不出任何法力。

 

 

[Q]如果我的指揮官是Ulamog, the Infinite Gyre,我還可以在套牌中使用Command Tower嗎?它能產出什麼顏色?

 

[A]顏色特性是由牌張上魔法力符號,以及顏色指標來決定的。指揮官塔上面沒有任何有顏色的魔法力符號,也沒有顏色指標,因此在以烏拉莫為指揮官的套牌中是可以使用的。不過,它無法產出任何魔法力,因為烏拉莫的顏色特性裡什麼顏色都沒有。

 

 

[Q]如果我施放雷喉殘虐者,然後我的對手(剩4點生命)回應施放信念護盾讓他的生物獲得反紅保護,會發生什麼事?

 

[A]保護會防止四件事:傷害、結附 / 配戴、阻擋、以及指定目標。雷喉殘虐者的異能試圖要對你對手操控的飛行生物造成傷害,但是反紅保護阻止了這件事。不過,反紅保護卻無法阻止殘虐者橫置它們。當一個結算的咒語或異能碰到它無法做的事情,那它就只會做做的事(一個需要指定目標的異能在所有目標都不合法之後會被完全反擊,但是殘虐者並沒有指定它橫置的生物)。

 

 

[Q]如果一群生物朝我衝來然後我起動維安封鎖的異能,那它只會防止1點傷害,還是一個生物1點傷害?如果只是1點傷害,我們要如何決定是哪個生物的傷害被防止?

 

[A]維安封鎖並沒有說一個生物防止1點傷害;它只是說防止1點傷害,所以就只會做這麼多。若有複數來源同時對你造成傷害,那你就可以選擇其中的1點傷害來防止。

 

 

[Q]如果我的對手操控Leyline of Anticipation,那我可以雲散他所有的咒語嗎?

 

[A]你還是只能拿它來對付寫有「瞬間」的咒語。儘管他的先制地脈讓他可以將其他類別的咒語當作瞬間來施放,但它並沒有將它們的類別改為「瞬間」。

 

NewImage

酒店主人

 

[Q]我施放屠殺遊戲並且喊了復歸天使。我的對手可以回應施放復歸天使嗎?

 

[A]答案是…看情況。喊出牌名在技術上是必須要等屠殺遊戲結算時才要做的,而那時候要回應已經太遲了。但是想要偷跑,在施放屠殺遊戲時先喊出牌名也不是不合法的,這時你的對手也的確可以回應。因此正常來說,這就得看你和你的對手對於遊戲是否有溝通清楚。另外,要記得在比賽時,你如果在施放屠殺遊戲時提早喊出牌名,那除非你的對手有回應,否則你就不能改變選擇。

 

 

[Q]我起動波拉斯特務泰茲瑞的-1異能來讓我的拉鐸司符鎮兵變成一個5/5神器生物。然後我起動了符鎮兵。它現在是個5/5,還是個3/1?

 

[A]它是個3/1。當複數效應要設定一個生物的力量 / 防禦為特定的數值時,最後的那個會「贏」。而在這個情況中最後的效應為拉鐸司符鎮兵的異能,也就是說會變成3/1。不過,在回合結束時,它會變回5/5,因為符鎮兵本身的效應會結束,只剩下泰茲瑞的效應。

 

 

[Q]我有個因為Illusionary Mask而面朝下的Goblin Guide。它在攻擊時會觸發它的異能嗎?還是讓它翻面朝上的觸發會來不及?

 

[A]鬼怪嚮導的異能會觸發,因為Illusionary Mask…並不會建立一個觸發效應。它建立的是替代式效應(因為用的字是「改為」)。因此當你宣佈面朝下的鬼怪嚮導為攻擊者時,這個正常的過程 — 「橫置面朝下的鬼怪嚮導」 — 會被改為「將面朝下的鬼怪嚮導翻面朝上,然後橫置」。然後,在完成宣佈攻擊者之後,遊戲會檢查它是否有觸發任何異能。現在面朝上的鬼怪嚮導異能已被觸發,所以會被放進堆疊中。

 

 

[Q]如果我的解縛威森格在我操控孽物米凱耶的情況下死去會發生什麼事?它會回來嗎?它會是威森格還是埃布斯?它會獲得指示物嗎?

 

[A]它會回來、以埃布斯的狀態回來、並且會帶著一個指示物回來。首先,不息並不管牌在墳場中是否還是生物,只在乎死去時是個生物。除非有什麼效應特別說明,否則雙面卡永遠會以「白天」的狀態進入戰場(也就是埃布斯)。然後不息說要放一個+1/+1指示物在它上面;儘管它現在已不是生物,但這並沒有影響(各式各樣的永久物上面都可能會有各式各樣的指示物。而改變力量 / 防禦的指示物只會影響目前是生物的牌,其他時刻只會在那納涼而已)。

 

 

[Q]如果我使用依尼翠王者索霖製造出多個徽記,那它們會累加嗎?還是我的生物只會獲得+1/+0?

 

[A]你的生物會變挺大的。每個徽記都會創造出它獨立的效應,所以你在計算你生物的力量時要把每個都算進去。因此如果你有兩個徽記,那你的生物總共會獲得+2/+0;三個徽記就會獲得+3/+0,以此類推。

 

 

[Q]那Koth of the Hammer的徽記又會如何?我的山脈會造成多點傷害嗎?

 

[A]不然。複數的寇斯徽記會給你的每個山脈複數個傷害的異能,但是你在橫置它們的時候還是得選擇要使用哪一個。橫置這個動作只能支付其中之一,所以只會造成1點傷害。

 

 

[Q]我在操控亡者存形的情況下施放了Thromok the Insatiable。如果我餵一些生物給Thromok的吞噬異能,那它還能得到亡者存形所給的指示物嗎?

 

[A]Thromok會越吃越大!當Thromok進戰場時,你可以犧牲任意數量的生物,而他也會帶著適當的數量進場(比如說,如果你犧牲三個生物,那他就會獲得每生物三顆,總共9顆的指示物)。這會觸發亡者存形,但是這些觸發在Thromok完成進場動作之後才能進入堆疊。這時候你才能為觸發選擇目標,然後因為Thromok已經在戰場上了,所以他是個合法的目標。

 

 

 

對我來說這日將盡,但是請在明天…呃,下週到來時觀賞Eli帶來顱內植入的兵臨古城售前特別號!

 

– James Bennett

在《顱內植入:長日將盡》中有 3 則留言

  1. 依照這其顱內植入的說法:1/19 PTQ 現代賽那天,蔡忠琳跟 Rex 那一場。當 Rex 回應蔡忠琳先喊牌名的屠殺遊戲而跳出欺瞞督教後,蔡忠琳其實是可以在屠殺遊戲結算的時候,喊出另外一張牌(分裂雙身),這樣下回合就不會被做出組合計了!^^a

      1. 對手沒回應的時候,起手無回大丈夫沒錯
        對手有回應(你施放屠殺遊戲就喊督教,對手馬上跳督教)的時候,沒有起手無回這種事,你高興改喊啥就喊啥

        不過打牌打得誠實一點也沒有違反規則,所以這就看選手自己打算怎麼錯了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