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利用近代賽的貪婪

 

原文網址:http://www.starcitygames.com/article/25325_Exploiting-Modern-s-Greediness.html
作者:VALERIY SHUNKOV
譯者:fanmian(本文轉載自友站-旅法師營地)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屬於原文出處及作者所有)

 

再過兩週近代賽PTQ賽季就要開始了,並且GP多倫多站為這個漫長而充滿樂趣的冬季開了個好頭。當星城邀請賽毫無疑問地成為2012年末最有影響力的比賽,也是應該朝前看並決定你在這個處於薪傳與標準構築的賽制中使用什麼樣套牌的時候了。這是近代賽制PTQ的第二個賽季——是時候去證明它不僅僅是“另一個擴充賽季”。當然還是有一些人在討論近代賽制的缺點(與經常更換牌池並健康的標準賽制相比是很明顯的),但是我始終相信如果花更多心思並抓住時機的話這個賽制很可能會變得更好。

 

最近有了一個混白加入徘徊靈魂的版本,顯然,勇得是最受歡迎的套牌。近代賽中的套牌變得更多功能(勇得),或是有一個直接而無懈可擊的遊戲策略(組合技)。不幸的是,大多數近代套牌都可以歸類為以上兩類套牌之一,因為你無法組出一套比勇得更快的合理aggro套牌或者是可以在消耗戰中能對抗這些環境中最優秀的單卡並占得優勢的控制套牌。當你很難在這樣的兩極分化中同時具有兩種特性(除非有人做到他將顛覆近代賽制),這就迫使每個人必須做出選擇。最好的例子就是G/R Tron,它對抗的“不合理”的套牌比較吃力,但是卻能很好地打敗“合理”的套牌。

 

然而,我們依然能夠找到一些可以利用的弱點。首先就是近代的魔法力基礎。喪儀祭師讓勇得的魔法力基礎更好,允許它混入第四種顏色,但是他依舊要求對手沒有好的炸地手段(像荒原 Wasteland),它們的存在讓多色咒語的使用顯得十分瘋狂。許多套牌可以選擇更加開放的咒語,找地地加上電震地也十分吸引人,優秀的牌張質量使得比較慢的“怪獸”套牌如殘酷控丟失了可玩性。我不是呼籲禁掉找地地,但是破壞魔法力基礎是一種對付勇得以及其它眾多套牌的可行玩法。

NewImage

 

最棒的加入了腥紅之月 Blood Moon的套牌——純紅——是一個沒有使用五彩瑪珂 Chrome Mox價值的套牌,但是有其它的方式可以利用到這張卡。缺少制勝手段、炸地咒語費用高,致使我們很難構築一套專注炸地的套牌;走骨行屍 Living End是最接近的一個,但是喪儀祭師顯著地剝奪了它的靈活性。然而,腥紅之月已經出現在許多沾藍或白色的控制套牌的主牌裡,其中包括了含有復仇阿耶尼 Ajani Vengeant作為額外的資源限制卡的套牌。下面是一個這樣套牌的例子:

 

Magic Online每日比賽亞軍:藍/紅控制 by Nr13

套牌正編:
3 迅咒法師 /Snapcaster Mage2 賽費爾法師泰菲力 /Teferi, Mage of Zhalfir4 薇安留聚群 /Vendilion Clique3 維多肯枷鎖 /Vedalken Shackles4 腥紅之月 /Blood Moon2 地下指命 /Cryptic Command1 剝奪 /Deprive1 電解 /Electrolyze4 伊捷護符 /Izzet Charm4 閃電擊 /Lightning Bolt1 魔力流失 /Mana Leak2 奉還 /Remand4 圈套咒語 /Spell Snare1 毒氣阻礙 /Vapor Snag1 漿液預視 /Serum Visions11 海島 /Island1 山脈 /Mountain4 霧漫雨林 /Misty Rainforest4 沸騰山湖 /Scalding Tarn3 蒸氣噴發口 /Steam Vents

備牌:
1 顱擊槌 /Batterskull3 祖神獸遺寶 /Relic of Progenitus1 蔑咒獸 /Spellskite1 背信操絲 /Threads of Disloyalty1 殲智陷阱 /Mindbreak Trap1 點破咒語 /Spell Pierce3 烈火斷層 /Pyroclasm2 覆鹽 /Sowing Salt2 蠻野衝擊 /Vandalblast

 

這套套牌看起來像是一個RUG Delver的調整版(RUG Delver對抗勇得做得很不好),所以我不確定對早期棄牌咒語的全面妥協(使用了圈套咒語 Spell Snare而不是點破咒語 Spell Pierce)夠不夠好。我希望通過將一到兩個紅月使者 Magus of the Moon加入主牌使腥紅之月 Blood Moon方案更加深入,而不是通過單一的手段,因為在沒有紅結界的情況下很難對抗勇得。上面牌表的弱點是,它必須在正確的時候抓到它的解,攫取思緒 Thoughtseize的存在讓這看起來很不靠譜。

 

另一個可以利用的漏洞是……魔法力基礎!電震地和找地地確實很棒,但是用起來也很痛,特別是你想要使用四種顏色中最優質的卡的時候。在賽制中最棒的兩個獲得生命的咒語(幫廚奧夫Kitchen Finks和閃電螺旋 Lightning Helix)現在在比賽中並不常見。當基拉夫信差成為勇得常用的永久物時,紅燒引起了我的注意,但是按照常理使用徘徊靈魂更加容易被燒針對。

 

喪儀祭師幫助了勇得,但是當我對一個朋友說我想要打紅黑時,並沒有東西能像上個賽季的命運那樣,“確保在第三個幫廚奧夫 Kitchen Finks結算後,你不會用你的套牌扔向對手的臉。”在Emanuel Sutor最終於GP里昂站的出場後,這一點對使用鋒刃接合師代替幫廚奧夫 Kitchen Finks的藍白來說也一樣。這兩套使用幫廚奧夫 Kitchen Finks的套牌是誕生莢的變體,但是我並不希望他們變得流行,甚至在GP多倫多站強勢出場之後(即使我十分想要使用梅梨萊莢)。

NewImage

 

燒是在第一個摩登PTQ賽季的一個好套牌。勇得會變得更加流行,因為很多牌手不知道應該使用什麼套牌時他們會選擇它。首要問題是確定最流行的combo套牌,並做好準備對抗它們(因為它們比你要快)。另一個問題是選擇純紅還是混黑(為了半夜響聲喪儀祭師)、白(為了閃電螺旋 Lightning Helix和依法治理 Rule of Law)或者全都混入。你可能注意到這些嘗試全都出現在GP多倫多的排表中,但是我不想推薦它們中的任何一個。所以讓我們懲罰那些不使用幫廚奧夫 Kitchen Finks的對手吧!

 

黑暗燒殺 by Valeriy Shunkov

套牌正編:
4 灰滅狂信者 /Ash Zealot4 黑暗親信 /Dark Confidant3 喪儀祭師 /Deathrite Shaman4 鬼怪嚮導 /Goblin Guide2 猙獰熔岩術士 /Grim Lavamancer4 閃電擊 /Lightning Bolt4 炙熱火光 /Searing Blaze3 火山落塵 /Volcanic Fallout4 半夜響聲 /Bump in the Night4 熔岩擊 /Lava Spike4 時縫之雷 /Rift Bolt6 山脈 /Mountain4 不毛高地 /Arid Mesa4 暗峰山崖 /Blackcleave Cliffs2 血腥墓穴 /Blood Crypt4 沸騰山湖 /Scalding Tarn

備牌:
3 陷阱橋 /Ensnaring Bridge2 遲鈍法球 /Torpor Orb4 拉鐸司護符 /Rakdos Charm2 粉碎無歇 /Shattering Spree4 攫取思緒 /Thoughtseize

 

即使沒有獲得生命的異能,喪儀祭師也是極好的。它能幫助我們對抗迅咒法師,讓半夜響聲的返照更容易(我已經數不出我上個賽季偶然碰到的5費使用它的次數了),它還讓我們參與到喪儀祭師的大戰中。然而,猙獰熔岩術士仍然可用,特別是它可以殺掉喪儀祭師——這看起來比殺掉迅咒法師重要得多。我們還有3到5個空位給這些卡,所有的組合都是可以的,這取決於你期望面對什麼。

下一個在這個牌表中最重要的就是四個炙熱火光 Searing Blaze和三個火山落塵 Volcanic Fallout。過去,這些卡是對抗風暴的死卡,但是鬼怪電流術士改變了這一局面,讓各種版本的熔岩擊 Lava Spike在所有對局中都能工作(不要去管蛋蛋套和集體心智)。幾乎所有套牌都有你想要殺掉的特徵生物:瑟班守護者莎利雅喪儀祭師鬼怪電流術士等等。對它們以及你的對手造成傷害的異能是你想要的,因為任何傷害咒語都能直接甩到你對手的臉上,不會用不出來。

 

火山落塵 Volcanic Fallout代替了血手火焰波 Flames of the Blood Hand用來對抗徘徊靈魂;它有助於對抗共鳴時的問題,即使它準備對付徘徊靈魂和更多的鋼鐵督軍 Steel Overseer。幸運的是,拉鐸司護符幫助我們節省了備牌的空間,所以你可以把更多的卡位給難纏的對手。不幸的是這依然很難對抗組合技套牌。然而,如果你想要懲罰擁有貪婪的魔法力基礎的對手,燒是很棒的。大家會使用各色優質單卡,也會被找地地和電震地搞得很痛,因此直傷才能讓他們輸掉比賽。

NewImage

 

在懲罰擁有貪婪的魔法力基礎的人的這個想法中深入發掘,我的結論是,是時候使用惡咒法師 Anathemancer了。他和他的兄弟雷鳴法師 Fulminator Mage在勇得鏡像中出鏡率很高,但是顯然前者需要套牌來圍繞它構築。勇得鏡像的勝負相當接近,所以惡咒法師 Anathemancer加上閃電螺旋 Lightning Helix是對付“更好的”勇得的一個好方法——你將在對局的中後期有更多致命的topdeck,也會有更多的機會活得足夠長來贏得比賽。

 

隨後,我和我的隊友考慮在W/B/R套牌中加入殭屍,這樣的安排在對抗勇得和combo套牌時都顯得十分合理(加入了潮窟渡船夫 Tidehollow Sculler)。我們還無法確定是否應該在不混綠的套牌中加入喪儀祭師(我沒有說過關於禁掉喪儀祭師的事嗎?好吧,就當我沒有好了)。

 

這兩種途徑的區別在於,我們是想要碾壓“仇恨”套牌,還是以某種方式走得更遠。在第一種情況下,我們依賴黑暗親信 Dark Confidant徘徊靈魂,和一大票棄牌咒語,通過一些手段打敗其他玩家的徘徊靈魂(可能還有狂熱壓迫 Zealous Persecution)。對於第二種情況,復歸天使是一個“更大的靈魂”,除惡咒法師 Anathemancer之外的一些優秀的進場異能也十分受歡迎。

 

黑/白/紅 by Valeriy Shunkov

套牌正編:
4 潮窟渡船夫 /Tidehollow Sculler3 惡咒法師 /Anathemancer4 黑暗親信 /Dark Confidant4 墓場匍屍 /Gravecrawler2 猙獰熔岩術士 /Grim Lavamancer3 面紗的莉蓮娜 /Liliana of the Veil4 閃電擊 /Lightning Bolt4 閃電螺旋 /Lightning Helix1 流放之徑 /Path to Exile2 狂熱壓迫 /Zealous Persecution4 徘徊靈魂 /Lingering Souls3 攫取思緒 /Thoughtseize1 山脈 /Mountain1 平原 /Plains2 沼澤 /Swamp4 不毛高地 /Arid Mesa3 暗峰山崖 /Blackcleave Cliffs2 血腥墓穴 /Blood Crypt2 無神祭祠 /Godless Shrine2 孤立禮拜堂 /Isolated Chapel4 沼地平野 /Marsh Flats1 聖潔鍛爐 /Sacred Foundry

備牌:
2 挖墳者囚籠 /Grafdigger’s Cage2 祖神獸遺寶 /Relic of Progenitus4 乙金盟法規師 /Ethersworn Canonist2 艾文核靈師 /Aven Mindcensor4 戰仇禍汰奇 /Kataki, War’s Wage1 逼從 /Duress

 

我們的方案是:比勇得活得更長,並通過棄牌,針對性生物及合理的節奏倆打敗combo套牌。這個方法顯然有它的缺陷(對上G/R Tron和其它有烈火斷層 Pyroclasm的套牌就會死的很難看),不過在摩登中沒有通用的方案。

 

我提到過一個“合理的節奏”,但是墓場匍屍實際上並不是很吸引人,尤其是在喪儀祭師阻止它復生時(這就是為什麼我在牌表中加入了猙獰熔岩術士)。儘管徘徊靈魂很靈活,但是不返照的時候也很慢。我們的方案包括了對手自傷來幫助我們,但是這通常不夠。這是一個我的哥們Nikita Sekretarev的更快嘗試。

 

白/黑/紅 by Nikita Sekretarev

套牌正編:
3 潮窟渡船夫 /Tidehollow Sculler3 惡咒法師 /Anathemancer3 基拉夫信差 /Geralf’s Messenger[/card]4 墓場匍屍 /Gravecrawler4 凱爾頓劫掠者 /Keldon Marauders3 復歸天使 /Restoration Angel4 草原山貓 /Steppe Lynx4 閃電擊 /Lightning Bolt4 閃電螺旋 /Lightning Helix2 流放之徑 /Path to Exile2 攫取思緒 /Thoughtseize1 山脈 /Mountain1 平原 /Plains2 沼澤 /Swamp4 不毛高地 /Arid Mesa3 暗峰山崖 /Blackcleave Cliffs2 血腥墓穴 /Blood Crypt2 惡臭荒原 /Fetid Heath2 無神祭祠 /Godless Shrine1 孤立禮拜堂 /Isolated Chapel4 沼地平野 /Marsh Flats2 聖潔鍛爐 /Sacred Foundry

備牌:
3 挖墳者囚籠 /Grafdigger’s Cage4 乙金盟法規師 /Ethersworn Canonist1 艾文核靈師 /Aven Mindcensor2 狂熱壓迫 /Zealous Persecution2 面紗的莉蓮娜 /Liliana of the Veil1 逼從 /Duress2 屠殺遊戲 /Slaughter Games

 

基拉夫信差在中期的作用和惡咒法師 Anathemancer相似,而且能提供相當的傷害,但是阿拉若的殭屍配合復歸天使會更好,而且在消耗戰中,如果在一費生物建立了良好節奏,也更加富有攻擊性。嘿,我足夠年長,知道潮窟渡船夫 Tidehollow Sculler曾經是動物園中使用的生物!然而,這個牌表試圖成為另一種形式的勇得而不是另一種形式的動物園,因為它使用質量棄牌咒語,反之動物園只是依靠他的速度來打敗combo套。

NewImage

 

可以推測,這樣一套牌會輸給任意版本的誕生莢(由於幫廚奧夫 Kitchen Finks的把戲),所以你可以把挖墳人囚籠作為一個墳場仇恨卡的選擇(祖神獸遺寶 Relic of Progenitus也很適合對付塔莫耶夫 Tarmogoyf),來配合艾文核靈師 Aven Mindcensor屠殺遊戲。與對抗誕生莢類似,這樣的卡位分配,在對付變境 Scapeshift時,也很優秀。變境能夠很好地對抗勇得,所以這總會誘惑你選擇它。但是說實話,就算是我對瓦拉庫十分熱愛,Tron其實也能做同樣的事——打敗勇得然後輸給combo——同時也能夠通過快半個回合打敗變境。再者,Tron面對屠殺遊戲沒有那麼無力。所以當你給摩登PTQ賽季的第一周選擇套牌時,明智點,嘗試找出其它套牌共同的弱點,利用之。

 

預祝今冬的PTQ圓滿,也別忘了及時關注週末天使之城的星城邀請賽!

 

Valeriy Shunkov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