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賽戰報:2012名古屋大獎賽 – 第79名

12月的初冬,台灣剛結束了五年來最大的一場比賽 – 台北大獎賽,為了攤位活動與報導工作馬不停蹄的我,馬上又踏上了名古屋大獎賽的征途,今天要為大家帶來的,就是這次名古屋大獎賽的戰報回顧了。

NewImage

 

有些朋友肯定比較想看花絮的部分,比如說名產啦、旅遊啦、誰耍猴啦、凍齡美魔女Rebecca Guay有多正啦…之類的,在此我保證,這篇文章通通沒有!(挺)

遊記的部分就交給另一位作者ICEAGE負責了(不負責任發言),這篇戰報主要會以比較技術性的方式作介紹。

 

話說從11月初的CardWalker兩週年賽,一直到11月底的GP,整整一個月我都處於相當忙碌的狀態,也就是說:「老子沒空練牌啦!」。原本認為所有事情會在台北GP後告一段落,沒想到公司的工作紛至沓來,搞的我一直到比賽當週,才蒙包子大人的召喚,進行了「包子精神時光屋修煉計劃」。

 

什麼是「包子精神時光屋修煉計劃」呢?基本上就是去包子家打牌兼聊天,最後在凌晨12點之後去吃個熱炒收尾的墮落計劃

 

回到練牌,在數日的夜間集訓當中,我正視到了拉鐸司快攻的威力,如果問到「拉鐸司快攻最強之處在哪?」這個問題,可能很多朋友會覺得是速度快、生物難殺、或是與靈魂洞窟配合良好這幾點,但真正讓我驚訝的,是拉鐸司快攻那上中下三路全無破綻的持續力。

一般的快攻套牌就算再快,終究是靠著召喚小型生物,快速的攻擊,在最短時間內造成最大傷害取勝;這樣的套牌構成缺乏持續力,常常被對手掃台一次、頂住第一波攻勢後,就後繼乏力,只能抽到一些不關鍵的小燒及遊戲中期毫無用處的小生物。

但現在的拉鐸司快攻可不是這麼回事,因為墓場匍屍基拉夫信差兩員大將,殭屍大軍原本就較一般的快攻生物有更強的續戰能力,但真正讓套牌蛻變到下一個等級的,則非地獄騎士雷喉殘虐者莫屬。

就當控制套牌以為靠著火焰柱或是一個第四回合的最高裁決完美的控制住場面之後,突然跳出來現衝的魔鬼和龍絕對足以讓你的笑容瞬間凍結,這也是為什麼拉鐸司快攻現在這麼難以壓制的理由 – 非常快、而且有持續力。

 

托包子大人的福,讓我有高質量的測試對手,在幾天內,包括藍白控制、班特控制、艾斯波控制、格力極控制…等套牌一一被我淘汰出局,一直到包子出發前的週三夜晚,我沒有任何一個滿意的套牌。

回到家裡,我想到既然拉鐸司如此強大,正編火焰柱絕對是必須的元件,酷愛控制套牌的我,決定睡醒來組個藍/白/紅控制。

事情有時候就是這麼湊巧,就在週四當天,我照慣例到處看看文章,就在此時,我看到了Gerry Thompson當天寫的新文章,裡面介紹了他最近打的美國控制套牌,我當下眼睛一睜,直覺這就是我要的套牌了!於是我準備進行測試,以下是套牌列表:

 

藍/白/紅閃現 by Gerry Thompson

套牌正編:
4 波拉斯卜算師 /Augur of Bolas
4 復歸天使 /Restoration Angel
3 迅咒法師 /Snapcaster Mage
1 符頌師長矛 /Runechanter’s Pike
4 俄佐立護符 /Azorius Charm
2 魔力斷流 /Counterflux
1 伊捷護符 /Izzet Charm
1 倒退 /Rewind
3 史芬斯的啟示 /Sphinx’s Revelation
1 切分 /Syncopate
2 再次考慮 /Think Twice
4 洗清思想 /Thought Scour
4 火焰柱 /Pillar of Flame
1 最高裁決 /Supreme Verdict
2 海島 /Island
1 山脈 /Mountain
1 平原 /Plains
4 崖頂修行所 /Clifftop Retreat
4 冰河要塞 /Glacial Fortress
4 崇聖噴泉 /Hallowed Fountain
1 鬧鬼荒野 /Moorland Haunt
4 蒸氣噴發口 /Steam Vents
4 硫磺瀑布 /Sulfur Falls

備牌:
4 伊捷靜電法師 /Izzet Staticaster
2 遺忘輪 /Oblivion Ring
2 得享安息 /Rest in Peace
2 雲散 /Dispel
1 失效 /Negate
3 記憶專家傑斯 /Jace, Memory Adept
1 最高裁決 /Supreme Verdict

 

這是一副偏控制的美國閃現,沒有強攻的代表人物雷喉殘虐者,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史芬斯的啟示和手牌優勢,把勝負放在比較後期,但穩定性更上一層樓。

 

週四晚上,我與合宿的雷克斯一路對打到凌晨四點,練習的結果對我來說是滿意的,事實上,時間也不容許我再換套牌,因此帶著還算踏實的心情,我踏上了名古屋大獎賽的旅途。

NewImage

 

初冬的名古屋,晚上的氣溫大概只有5度左右,但因為乾燥的氣候,感覺起來反而有一種清新的舒服感。

當天到了會場大概已是晚上六點,前一天就到達名古屋的其餘台灣眾早已在會場待了一整天,一坐下來,得到的第一個情報就是「全都是殭屍!」,看來植物大戰殭屍即將真實上演,不過也好,算是意料之中。

第二個情報來自包子:「講幹打美國中速輸殭屍輸了一整天!」,我當下就趁講幹前往報名的空檔,接手進行練習,結果發現沒有這麼慘,但勝率確實還不夠穩定。

飢腸轆轆的我,沒有等到所有台灣眾一起,就和本次的室友Edward提早離開會場吃飯去了。小山(山ちゃん)的夢幻雞翅很好吃,便利商店的啤酒和甜食還是一樣讚,飽餐一頓之後回到了旅館進行最後調整。

 

根據會場的情報,拉鐸司快攻確實有壓倒性的數量,這也讓我開始深思是否要再做更針對性的調整。在我的觀念中,美國閃現想要擊敗拉鐸司快攻,必須有一套勝利策略,並且正確無誤的執行,我的劇本是:

 

1. 利用火焰柱波拉斯卜算師控制初期損害。
2. 利用俄佐立護符反召喚拖延對手的第四回合,為自己爭取更多時間。
3. 反攻,並使用俄佐立護符補血,開始尾盤收官。(圍棋術語,指對局的尾盤,競逐最後邊界)
4. 史芬斯的啟示,徹底將血量拉到對手場面追不上的程度。

 

為了達成這個目的,我決定加強我勝利策略中的第三階段,也就是反攻能力。於是我修改了套牌:

 

2012名古屋大獎賽:藍白中速 “America no Dragon” by 任建明

套牌正編:
4 波拉斯卜算師 /Augur of Bolas
4 復歸天使 /Restoration Angel
3 迅咒法師 /Snapcaster Mage
3 聖沙弗的遊魂 /Geist of Saint Traft
2 符頌師長矛 /Runechanter’s Pike
4 俄佐立護符 /Azorius Charm
2 魔力斷流 /Counterflux
1 伊捷護符 /Izzet Charm
1 米捷轟擊 /Mizzium Mortars
2 史芬斯的啟示 /Sphinx’s Revelation
2 再次考慮 /Think Twice
3 洗清思想 /Thought Scour
4 火焰柱 /Pillar of Flame
1 最高裁決 /Supreme Verdict
2 海島 /Island
1 山脈 /Mountain
1 平原 /Plains
3 崖頂修行所 /Clifftop Retreat
4 冰河要塞 /Glacial Fortress
4 崇聖噴泉 /Hallowed Fountain
1 鬧鬼荒野 /Moorland Haunt
4 蒸氣噴發口 /Steam Vents
4 硫磺瀑布 /Sulfur Falls

備牌:
3 伊捷靜電法師 /Izzet Staticaster
2 遺忘輪 /Oblivion Ring
2 得享安息 /Rest in Peace
2 雲散 /Dispel
1 失效 /Negate
2 記憶專家傑斯 /Jace, Memory Adept
1 最高裁決 /Supreme Verdict
2 厄亡者葬火 /Bonfire of the Damned

 

正編調整了兩個地方,加入聖沙弗的遊魂,並增加一張符頌師長矛。這兩處的修改都是為了可以在反攻階段能確保足夠的攻擊力,特別是聖沙弗的遊魂,光是它的存在就已經可以給對手有相當的威嚇感。

備牌則為了可能的綠底套牌配置了兩張厄亡者葬火

NewImage

 

Day One

多達1,689名玩家是日本大獎賽的新歷史紀錄,這也代表如果想要有好的名次,需要的勝場數更多、考驗更艱難。

為了不要讓各位朋友看到流水帳式的戰報,這裡會以套牌類型來回顧當天的對局,當天我遇到的套牌類型以及勝負紀錄如下:

 

・ 不戰勝:3勝0敗
・ 美國中速:1勝0敗
・ 班特控制:1勝0敗
・ 納雅中速:0勝1敗
・ 拉鐸司快攻:2勝1敗

 

美國中速(1勝0敗)

三場輪空後,第一個對到的對手是來自溫哥華的朋友。在這個對局裡,聖沙弗的遊魂是決定性的勝負關鍵,由於整副套牌都缺乏夠力的阻擋者以及可以對付辟邪生物的手段,因此當我第一盤的聖沙弗成功進場,幾乎就已決定勝負。

 

備牌策略

第一盤連雷喉殘虐者都沒看到,讓我判斷對手可能是控制型的組法,因此我準備減少對生物的對抗能力,增加對控制型套牌的勝率。

換上2*雲散失效、2*記憶專家傑斯、2*遺忘輪

換下4火焰柱、3俄佐立護符

 

第二盤開始,對手馬上證明他第一盤的貧弱只是運氣不佳,先手第三回合的聖沙弗、第五回合的雷喉殘虐者很快結束了第二盤。

第三盤我再次把護符換回來,準備對付雷喉殘虐者;決勝盤兩方各抽到兩隻聖沙弗,對換的結果是誰也沒佔到便宜,但先手的我顯然佔了一些些主動的優勢,在對手解決場上威脅的時候順利把對手的血量減到9,最後符頌師長矛突襲成功,給了對手最後一擊。

拉鐸司快攻(2勝1敗)

拿到了開門紅之後,接著是這次比賽的真正考驗 – 拉鐸司快攻。拉鐸司快攻的強度前面已經著墨甚多,在此就略過不提,在第一天的三局對戰當中,我僅在第六局的時候以0比2的成績落敗,另外兩場都是直落勝,前面有提到我自己擬定對拉鐸司快攻的戰略劇本,事後證明尚稱成功。

 

備牌策略

換上3*伊捷靜電法師、2*遺忘輪換下2*魔力斷流伊捷護符、2*再次考慮

備牌後的對應方式基本不變,只是多了更多對於小生物的解以及單殺。

 

班特控制(1勝0敗)

出發前一夜和雷克斯對打最多的就是班特控制,在這個對局裡面,史芬斯的啟示是絕對的關鍵牌,而特化用來對抗的魔力斷流正是對抗史芬斯的啟示的最大剋星,無論正編備牌,只要被康就完全沒有辦法。

信心滿滿的我沒想到第一盤就出了大包,和對手對戰長達20分鐘後,對手在自己回合結束時趁我魔法力全轉,啟動鍊金術士避難所並瞬間發動敦請天使生出4隻天使,此時對手剩下18點血,我場上只有一個貼了符頌師長矛復歸天使;抽牌,是米捷轟擊,我只要超載掃台就能直接攻擊獲勝,但腦袋混沌的我,居然直接就用天使打了過去……失去了唯一勝機之後輸掉了第一盤。

NewImage

 
備牌策略

換上2*雲散失效、2*記憶專家傑斯、2*遺忘輪換下4*火焰柱、3*俄佐立護符

 

只剩下一半時間的我必須連勝兩盤,於是我加快了打牌速度。第二盤抓住對手法力全轉的機會叫出記憶專家傑斯遺忘輪解決拘留法球後磨牌勝;第三盤則靠著第三回合的聖沙弗的遊魂在倒數回合中擊倒對手,取得艱難的一勝。

 

納雅中速(0勝1敗)

前八局結束,我順利以七勝一敗確認進入第二天,最後一局對到納雅中速,算是賽前缺乏練習的一個對局。果不其然,第一盤就被對手接連的墮者獵師與不能被反擊的犄牙獸擊倒。

 

備牌策略

換上2*遺忘輪最高裁決、2*厄亡者葬火換下2*魔力斷流、3*聖沙弗的遊魂

 

考量到對手強大的地面軍團,我把所有聖沙弗的遊魂換了下去,換上更多的掃台以及去除能力。備牌後果然抗性高了很多,第二盤兩次的掃台換光對手幾乎所有手牌,第三盤其實也有勝機,兩個人在雙方清場兼用光手牌之後連抽了四回合不關鍵的牌,結果對手先行復活,我則是繼續抽地、淪入兩敗區。

 

第一天七勝二敗雖不滿意但可接受,同樣進入第二天的還有郭同學、黃公皓善、小白、以及雷克斯,其中小白更是奪得9勝的佳績!1700人的賽場耶!

Day Two

第二天則是一個完全不同的賽場,當天碰到的套牌類型及勝負如下:

 

・勇得中速:1勝1敗
・綠/白中速:0勝1敗
・拉鐸司快攻:1勝0敗
・美國中速:2勝1敗

 

勇得中速(1勝1敗)

和勇得的對決基本上取決於節奏的掌握,我需要在對手叫出犄牙獸之前先丟出能夠攻擊的生物,特別是復歸天使,在血量上給予壓力,才能夠讓對手露出破綻。

 

備牌策略

換上失效、2*記憶專家傑斯最高裁決換下3*俄佐立護符、1*火焰柱

 

在備牌之後,最可怕的不是犄牙獸墮者獵師,而是拉鐸司再現,這個對局常常轉變為拉鐸司再現史芬斯的啟示的對決。第二天的前兩局我都對到勇得,一勝一敗,勝負的分水嶺其實就在對手有沒有抽到並成功地發出拉鐸司再現

NewImage

 

綠/白中速(0勝1敗)

這是兩天來我打得最為挫折的一場,對手的套牌以象族重擊兵復歸天使犄牙獸為攻擊主力,加上神怒掃不掉、巫術燒不著的瑟雷尼亞符鎮兵,搭配白綠定番的瑟雷尼亞護符以及奧義神聖偏折,讓整個套牌對於我這副沒有雷喉殘虐者作為穿透攻擊的美國中速來說相當難應付。

第一盤對手在艾維欣朝聖客被燒掉之後節奏有些被拖慢,我則在一面承受小量攻擊的狀態下調整手牌,並在中期解決掉對手守護者樹叢生出來的元素之後轉守為攻,就在即將打死對手的回合,對手一發神聖偏折突襲逆轉血量,我就這樣輸了第一盤。

 

備牌策略

換上最高裁決、2*遺忘輪換下3*聖沙弗的遊魂

 

第二盤的狀態並沒有太大差別,無法掌握主動、又掃不掉對手場上的兩個瑟雷尼亞符鎮兵成了敗筆。

 

名古屋GP結束,最終成績是11勝5敗,第79名的成績。整體而言,最後加入聖沙弗的遊魂算是明智,但對到白綠中速的那場對局讓我反思,考量到聖沙弗對綠色生物的無力,如果再放雷喉殘虐者會不會更好?無論如何,今年的GP之旅也到名古屋做了總結,明年看來大部份的亞洲GP都是限制賽,這對我這個不想大老遠出國然後開個爛牌池的人來說真是不好的消息啊…anyway,我們明年GP見!

NewImage

比賽戰報:2012名古屋大獎賽 – 第79名 有 “ 7 則迴響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