顱內植入:兔子漫遊處;或者是,進入你的頭裡

原文網址: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article/702

作者:Eli Shiffrin

譯者:DCI二級裁判Klarc

 

歡迎回到另一期豐富有趣的顱內植入!只不過這期並不有趣,而是充滿了兔子。和往常一樣。因為我們這裡並沒有非常有趣。儘管知道這遊戲的規則是件頗有用的事情,但它永遠不會讓我們去失落的深淵中尋找遺忘的古物,或者是阻止惡人偷取世界的水源。

NewImage

人類的大腦大約重3磅,而一盒的魔法風雲會補充包大約重2.5磅。

 

關於這點,我會和Matt Tabak,魔法風雲會的規則負責人好好討論看看可不可以在兵臨古城版本的魔法風雲會完整規則中做點改變。

 

不過現在,我們只能繼續從我上篇文章開始的教育主題了,而這次要從精彩的貓咪世界進入神秘的大腦學!或者是神經學,如果你基於某種原因真的想使用真正字眼的話。

 

因此戴上你的思考帽,並準備面對一些問題吧!如果你之後還有問題,那就將它們寄到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是在@CranialTweet推特我們-甚至使用我們的臉書專頁,儘管有些多餘,不過它還是在那兒!

 

 

[Q]如果我用尼法元素放逐一個咒語,那貧窟伏擊客還會觸發嗎?

 

[A]如果我們嚴謹的看動詞變化的話,不會-不過那是因為貧窟伏擊客「已經」「觸發」了!在你完成施放咒語的所有過程之後,我們這個喜歡伏擊人的朋友的異能就會在你能做任何事情之前觸發,並且進入堆疊。放逐咒語並不會讓它變成未被施放,因此這異能會結算並且快樂的打某人兩點。

 

 

[Q]那貧窟伏擊客會在犧牲他的召開派對上觸發嗎?

 

[A]貧窟伏擊客只會在你完成施放咒語的所有步驟之後觸發。不幸的是,這步驟的最後一步是支付所有費用,包括犧牲某個可憐的東西。如果你將貧窟伏擊客塞到大砲裡,那他就看不到完整的步驟,因此也不會觸發。

 

 

[Q]那鬼怪電流術士會減少犧牲他的召開派對費用嗎?

 

[A]會!和他上個問題中的的好碰友貧窟伏擊客一樣,他會在施放召開派對的最後一步被犧牲。不過,在那之前的兩個步驟是你算出費用的時刻,而那時你的鬼怪術士手上還拿著一點法力的折價券在戰場上跑來跑去。儘管他在你兌換折扣之後就被塞入大砲裡,但是遊戲已經將費用鎖定,也不會回頭重新計算費用了。

 

 

[Q]我的對手在我宣佈阻擋之前用壓制風橫置我的所有生物。我還能將瑟雷尼雅符鎮兵變成生物來阻擋嗎?

 

[A]你當然可以。不管他是什麼時候施放壓制風,兩個玩家在宣佈攻擊者的步驟中都會獲得優先權來做事情,比如說變生物出來阻擋。在兩個玩家都不做事讓過優先權之前,你並不會進入宣佈阻擋者的步驟。因此你不會就這樣讓出優先權-你將會得到一個阻擋者!

 

NewImage

儘管大腦感覺不到痛,
它裡面的血管和神經卻可以。
而當它們感到痛的時候,我相信這差別只是個假設罷了。

 

[Q]我應該如何分辨各種異能?

 

[A]先從最簡單的開始吧:如果有冒號(也就是:-網路上每個笑臉中最重要的構成元素),那這異能就是起動式異能。對於某些像是配帶等的關鍵字,那它就會在提醒文中出現。(起動式異能的例子:伐肯納豪族俄佐立符鎮兵,以及滑地顱

 

如果某異能使用像是「當」、「每當」,或是「在」這些字眼,那它就是個觸發式異能。你也會在這些異能的提醒文中看到這些字。(觸發的例子:鮮血畫家Grapeshot,以及戒嚴令

 

某些靜止式異能會創出替代式效應,並且可能會有點含糊不清,不太容易認出。「如果…改為」就是一個常見的替代式效應寫法;另一種常見的是「…需要橫置進戰場/使…當成戰場上…進入戰場/…進戰場時上面有…」(例子有仿生妖得享安息的第二個異能,以及擁有更奇怪替代式效應的Aquamorph Entity。)

 

其他的異能為咒語的異能(咒語在結算時邀你做的事,比如說謀殺上面的「消滅目標生物」)或者是單純的靜止式異能(像是集體祝福上面的「你操控的生物獲得+3/+3」),這些就比較無趣了。[/A]

 

 

[Q] 清朗天使進入戰場,然後我指了對手的兩個生物和我墳場裡的一張生物牌。然後我回應殺了我的天使。我可以只放逐他的兩個生物嗎?

 

[A] 不行,這個「可以」不是全部就是沒有。你已經選擇了「至多三個」的目標;結算時,你只能選擇是否要放逐它們全部。

 

 

[Q] 伐肯納豪族可以吃了自己不被斬斷血脈嗎?

 

[A]她當然可以!在魔法風雲會裡,自體吞噬是良好且允許的行為。如果「犧牲一個生物」這個費用指明不能犧牲自己,那它會寫成「犧牲另一個生物」(像是疾吞黏濘)。當然,伐肯納豪族的異能在她死後消失不見時什麼事都不會做,但你至少救了她免於被放逐的命運。

 

 

[Q]當斬斷血脈切了一個變成生物的拉鐸司符鎮兵時,它會順便把沒變成生物的也一起帶走嗎?

 

[A]不會。斬斷只會在結算時放逐實際是生物的物項,不會連同名的物項一起帶走。

 

 

[Q]我的對手說你不能回應魂繫的觸發,因為他聽到許多裁判這樣說。這是真的嗎?

 

[A]這是一個有點常見的混淆:你不能回應要魂繫的東西或者是否要魂繫,但是魂繫本身是個可以回應的觸發式異能。你只是不會知道在觸發結算時你的對手會如何魂繫,而且在進入堆疊時不用選擇。

 

 

[Q]如果我令其迴響一個超載的咒語,那是否會拷貝咒語內文的變更?

 

[A]咒語內文的變更不會被複製,不過超載咒語這個決定是會的。然後因為超載異能也被複製,它也會看到這個選擇,並且快樂的拿出紅筆在你的拷貝上面做些修正。

 

 

[Q]我操控Wilt-Leaf Liege然後我的對手先有個大修道士艾蕾儂。我施放Qasali Pridemage時會發生什麼事?

 

[A]你會得到一隻活蹦亂跳的貓咪!在這裡次序是沒有關係的:儘管艾蕾儂的效應會因為先存在而先起作用,但是你不會在所有持續性效應都作用之前檢查狀態性動作,而這也包括將群法師變成2/2

 

 

[Q]Dream Halls會和過往成焰變成組合技,讓我可以免費重複施放所有咒語嗎?

 

[A]不行。返照和「不需支付其魔法力費用」都是替代性的施放方式。你只能選擇一種,而裡面只有一種可以讓你從墳場施放。更悲慘的是,如果你在結算了過往成燄之後用棄牌的方式從手上施放咒語,那你棄掉的牌(以及施放的咒語)都不會獲得返照-只有在過往成燄結算時已在墳場裡的牌才會獲得返照這個好康。

 

 

[Q]我的鵬洛客在被遺忘輪之後還會保留上面的指示物嗎?

 

[A]不會。被放逐的牌會失去其上的所有指示物。太多玩家將遺忘輪視為靈氣,並且將它放在永久物的上(或下!)面,但是請仔細讀一下這張牌:這永久物實際上已被放逐了、不見了、掰掰了。它可能會在之後回來,不過會以全新的狀態回來,和之前離開的那個完全沒關係。

 

NewImage

你在發現像是哈佛這類的醫學機構不會將
大腦放在罐子裡保存時可能會很失望。
他們將這些腦子放在零下80度的無菌塑膠容器裡。

 

[Q]我一個朋友說橫置一個阻擋的放蕩烈焰術士來戳生物會讓烈焰術士不會造成戰鬥傷害。我從沒聽過這種事,這是真的嗎?

 

[A]不是。在第六版之前,已橫置的阻擋者並不會造成戰鬥傷害,不過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已橫置的阻擋者這些日子來都會正常的造成戰鬥傷害。

 

我也聽過一些和Mogg Fanatic比較的混淆-在這情況裡,莫葛因為被犧牲了所以無法造成傷害。這和烈焰術士先生以及他的橫置異能完全是不同的事兒。

 

 

[Q]我的對手有一個Konda, Lord of Eiganjo,然後我有一個3/3大象衍生物和Drop of Honey。我的大象一定要吃蜂蜜嗎?

 

[A]你的大象一定得吃那個美味、香甜的蜂蜜。和會單純指定一個目標生物的The Abyss謀殺不同的是,蜂蜜是沒有目標的;你就是要消滅一個所選擇的生物。因為消滅一個不可毀壞的生物是完全不可能的,因此你不能選擇消滅今田,所以唯一合法的選擇就是你的大象了。

 

 

[Q]葛加理巫妖領主賈雷的指揮套牌可以使用擴編軍伍嗎?

 

[A]不行。是個看起來很酷的混色魔法力符號,但是混色魔法力符號還是這兩種顏色,因此它是個綠色魔法力符號(賈雷很愛)也是個白色魔法力符號(賈雷很恨)。就像是上面放滿了培根和機油的披薩一樣,有個好吃的東西和噁心的東西並不會讓它整體變得很讚。這只會讓它變得更可悲,所以賈雷也會拒絕這個從充滿絕望的冥河地獄中來的可憎披薩。

 

 

[Q]我操控一個卓茲克裂肢靈,然後我的雙頭巨人隊友施放了犄牙獸。由於隊伍的生命總和增加了,我可以抽張牌嗎?

 

[A]你隊伍的生命總值增加了,但是你並沒有獲得生命。打個比方好了:你隊伍的生命總值是一個有兩扇門的房間裡的金幣數量。其中一扇門上面寫的是你的名字,另一扇則是你隊友的(如果你們兩同名,加個姓或者是喜歡的動物還是什麼的來區別)。當你的隊友獲得生命時,地精們會將金幣從他那一扇門往裡面扔,不過你的裂肢靈只會看你的門有沒有動靜而已。

 

 

[Q]我的對手施放屠殺遊戲並指名復歸天使。我可以回應施放她嗎?

 

[A]這得看實際情況到底是怎樣。你的對手不需要在屠殺遊戲結算前說出牌名,因此如果你問他要指名什麼,或者是明確指出「成功結算」的話,那你的天使就來不及閃現進場了-沒有玩家能在咒語結算的過程中做事(除了咒語要求的動作之外)。

 

不過,如果他在施放屠殺遊戲時心急地宣佈要指名復歸天使,那你就可以利用這一點他提供的額外資訊,來回應施放天使。

 

 

[Q]由於屠殺遊戲要在結算後才會說出牌名,那我的對手可以說「屠殺遊戲你的復歸天使」,然後在看我是否施放天使之後選擇其他的牌嗎?

 

[A]這就是我上面提到的捷徑的小圈套。你可以說「屠殺遊戲X」,不過如果你這麼做的話,除非你的對手有回應,否則你的決定不能改變。如果他沒有回應,你就必須完成捷徑並且指名該牌。不過他如果回應了,那他就終止了這個捷徑,而你也可以選另一張牌。

 

 

[Q]我應該去哪做練習測驗,來看我是否已經準備好可以當裁判了?

 

[A]該網址為http://judge.wizards.com-用你的DCI號碼以及密碼登入,然後前進到測驗區。建議你先考一些簡單的練習測驗,然後如果想瘋狂一下的話也可以考考困難的練習(它們「真的很難」,而且考的東西比L1所要知道的東西要多很多),然後在你覺得自己已經準備好時,考考看規則顧問測驗。如果你順利通過,或者是已經通過,那你就可以考考看等級一的練習測驗來看看自己是否已經準備好可以考真正的等級一測驗。這些對成為一個裁判來說都不是必要的,不過測驗管理者的資料顯示,進行這些步驟會大大提昇你合格的機率。

 

 

[Q]有些人說在競爭等級的比賽中你必須要口頭宣佈所有觸發,但是其他人卻說以某種方式指出它們就可以了。救命啊!

 

[A]你不需要口頭宣佈你的觸發。你只需要以某種方式指出它們-對於主審的簡短宣佈來說,「宣佈你的觸發」較為容易,而這也的確是最清楚的行動。不過,用動作來示範你知道這些觸發也是可以的。以下為舉例:

・用聖沙弗的遊魂攻擊並且說「打6」。這是可以的。

・用聖沙弗的遊魂攻擊並且拿起一張天使衍生物。這是可以的。

・施放一個風暴數量足夠致命的Tendrils of Agony並且說「下一場?」這是可以的。

・在你用築念師傑斯第一個異能之後你的對手用一個3/3攻擊。你說「好,我扣2」。這是可以的。

對於玩家和裁判來說,重要的是,這個政策並不是「說出密語就能獲得你的觸發」,而是以某種方式表示你沒有忘記該觸發的存在。

 

 

[Q]在FNM中,我對手的犄牙獸在他的回合死了而我們兩人都忘記他會獲得一個3/3野獸。在我的回合攻擊時,他在宣佈阻擋者時想起了他該有個3/3。我們要退回宣佈攻擊者步驟並且給他一個3/3嗎?如果已經經過幾個回合了呢?

 

[A]上一個問題中的遺漏觸發只適用於競爭等級的比賽,但FNM並不是-在高等級的比賽中,你忘記自己的觸發所獲得的「處罰」就是得不到它們,但這在FNM並不適用。如果還在一個回合之內,你還是會獲得你的觸發。不要倒退,並且給你的對手一個3/3野獸。如果已經經過一個回合,由於可能的變數已經太多,所以他就不會獲得野獸了。

 

 

天啊,我的腦子現在塞的滿滿的。不過我的情況應該是Moko想把我當成小豬撲滿。嘿,這不是巧克力錢幣嗎?這只能是一件事-光明節快樂(對有慶祝的讀者來說)!

 

下週Carsten會帶來更多快樂閃亮亮的問題,請記得繼續收看。

 

直到下次,祝你跳舞、快樂!

 

– Eli Shiffrin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