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鵬洛客的兵臨古城導覽 – 第二部分(上)

原文網址: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azine/article.aspx?x=mtg/daily/feature/225

作者:魔法風雲會創意團隊

譯者:任建明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屬於威世智公司所有,文中名詞皆為暫譯,實際名稱以官方翻譯為準)

 

NewImage

 

 

NewImage

 

析米克聯合是拉尼卡自然與野生事物的管理人;它的任務是在拉尼卡城市持續發展的同時,保留住自然世界。這個公會尋求保護此時空中那些與城市發展互斥的元素。當然,這並不容易,因為拉尼卡的文明力量會威脅與他們背道而馳的一切事物。但是析米克讓整體與抽離詭異的並存,這提供了某種與大城市系統相互獨立的空間 – 也是他們保育任務賴以維持的空間。

NewImage

析米克公會架構


索諾特

索諾特是個通往拉尼卡海洋的大型排水口,每個索諾特都被當作一個獨立的析米克棲息地 – 某種超大型、上下顛倒的摩天樓。每個索諾特都有各自不同的文化、生態、以及種族分佈,亦有各自的發言人。

 

・索諾特一區

作為第一個開放的索諾特,索諾特一區出現在遠離第十區的地方,它是發言人潔加娜的家鄉,不過她更常在析米克主公會廳所在的索諾特七區。索諾特一區是最小的索諾特,與其他索諾特比較起來也有一種陰鬱感。 

・索諾特四區

最大的索諾特,其發言人為海洋巨魔特瑞峰。這裡的文化比其他地方更加野蠻而直接,居民數也多於平均。

・索諾特五區

析米克想要與世隔絕,但是這個索諾特已經成為了觀光景點 – 一個無公會者得以到來看海、並且觀察析米克式生活的地方。析米克並未抗拒這樣的狀況,反倒是在這裡造了螺旋階梯來吸引更多遊客。

・索諾特七區

唯一在第十區境內的索諾特,索諾特七區是前往公會廳 – 查美克之處。就和大家認為的一樣,這也是最忙碌、人口最稠密的索諾特。

 

分支

析米克的公會成員以分支進行組織,而非特長、角色、或階級。每個分支在自然世界中皆生而平等:不同的個體適應不同的任務,但都是為了同一個目標。分支並未被強制,但通常各自存在於獨立的索諾特,大型的分支會分成兩個以上的析米克社區。以下是其中的幾個分支:

 

・殼分支

這個分支聚焦於保護、防禦、耐久力、以及愛好。從外骨骼的延長一直到索諾特牆的穩定度,都屬於它的保護範圍。

・鰭分支

這個公會聚焦於移動的研究 – 不管是字面上的生物移動(特別是飛行生物)或是系統間的資源移動。

・擬態分支

這個秘密分支負責發展蒙蔽其他公會視線的策略,這包括字面上的偽裝,以及隱藏知識或行動的魔法。

・迴旋分支

循環模式與超魔法是這個分支的特長。他們的專案包括找尋將魔法轉向或無效化的方法,以及推動自然。

NewImage

 

固著原則

固著是一種海藻和海綿讓他們能夠在海中石頭或其他物體上下錨並於其上生長的生物架構。在析米克的文化中,這個架構啟發了一個哲學的教條,建議公會成員絕對不要和自然分離太遠,以免成為「漂流」狀態 – 這是個反對此公會過往暴行與野心的隱喻。也就是因為這個理由,析米克公會的階級才會讓成員親近他們的索諾特,比起其他公會,析米克進入城市生活的時間要短得多。索諾特本身就是與海草或海綿背道而馳的存在,而海洋也並不是他們「下錨」的地方。

 

湧升

不過,固著原理並不代表析米克是孤立或仇外的。另一種在析米克文化中紮根更深的對立觀念是「湧升」。在科學上,湧升是一種深層水流移至海表面的海洋現象,用來補充用掉的水。對析米克來說,這是種界接原則與欲求的精神概念。深海生物回歸至表層、更大型有機體的誕生、對自然科學及知識的欲求、新索諾特的緩慢增加…這些都是湧升。新而生氣蓬勃的取代那些老而使用殆盡的,而那樣的取代週而復始不斷循環。

 

發言人潔加娜

莊嚴且寡言的人魚潔加娜是析米克聯合現任的公會之主。她是索諾特一區的發言人,也是第一個在拉尼卡出現的發言人,她所發表的深測詔令宣告了聯合的新開始。不過,潔加娜很快指出她的演說係由首席議會決定,那是個由索諾特全部九區的首席所組成的隱密組織。她聲稱議會隨時可以撤銷她的地位,並讓另一名首席取代她出任公會長。 但是析米克以外的人士均認為這是假謙虛,他們認為議會實際上受到潔加娜操控,甚至質疑議會是否曾真正召開會議。

NewImage

 

查美克

析米克公會廳並非專門用以舉行儀式或慶典的地方。 在第十城區內的索諾特七區,有一個位於地面之下的巨大會議廳;清除了破瓦殘垣之後,此會議廳便成為所有首席的集合地點,也是非析米克訪客會見潔加娜或其他聯合使節的地方。 查美克的屋頂有多個天窗,上面覆蓋著一種名為貝影的有機質吸熱材料,製造出乳白色的日光,使會議廳看似在水底一般。 厚厚的海帶支撐著巨大會議廳的牆壁,海藻則在牆壁和地板的邊緣結成塊。 主廳的地板一片平坦,只放著一張外散螺旋狀的大桌子,其中央有一個稍微升起的講台。

 

螺旋階梯

位於索諾特五區,一個由海洋生物組成的大型圓柱體被魔法哄騙,穩定地在索諾特牆上以漩渦狀生長,階梯即雕刻於漩渦之上,形成一個表層居民可一路行走到海洋階層的大道。這也正是析米克向拉尼卡人們伸出觸角的方式,一個居民可以觀看、觸摸、步入、甚至可以在他們千年前就忘記的寒冷海中游泳。

 

湖區傑瑟魯

近年來,散佈於各地的析米克人們明白他們正冒著過度孤立的風險。為了提升曝光度,析米克做了許多事,努力地讓他們的公會站在舞台前。其中最戲劇化的例子莫過於傑瑟魯,那是整個位於水底的區域。這個淺淺的自然溪谷中,大部份的地方水都只有幾呎深,不過最深有到四十呎之類的就是了。陸地生物可以透過飛行的析米克「擺渡」生物在這區飛行,就像走在被大型球根植物支撐著的石頭走道一樣。

NewImage

 

卡拉西斯

析米克的所有混血生命體都叫做卡拉西斯;新析米克聯合很小心的不要重蹈莫秘維(析米克幻視師)與其生物工程師的覆轍,但公會仍舊使用魔法來從現存生物中融合出新的形態,就像把不同的有機體融合出一個新的物種一樣。有些這樣被融合出來的生物是獨一無二且無法被重製的,另外一些則繁衍並成為公會構造的一部份。

 

析米克對於其他公會的態度

 

俄佐立:「參議院的意圖與遠見良善,但其對於謹慎及控制的堅持麻痺了自己。這很不幸,因為表面世界需要其領導,即使我們並不需要。」

歐佐夫:「比起其他公會,他們對我們和我們的任務威脅最大。歐佐夫將智力以對金錢的服從與力量取代。他們是大自然與拉尼卡人最大的仇敵。」

底密爾:「多麼令人失望的知識與眼光的浪費啊。他們只會把資訊向想購買權力與特權的人換成貨幣。生命遲早會侵蝕他們那些致死而膚淺的陰謀。」

伊捷:「他們的努力令人欽佩,但他們對於自然體系的忽視正顯示出他們思想的短視近利。生命遲早將設計出伊捷難以企及的解決方案。」

拉鐸司:「我們必須努力不要去理解他們,但要去瞭解他們為何可以如此堅持 – 他們滿足了市民的何種需要。同時,將他們看作瘋狂的動物,保持距離以策安全。」

葛加理:「如果他們需要盟友,我們隨時候傳。但他們對自然循環的惡意過度聚焦,甚至轉而傷害他們自己。他們完全不關心那些無法產生力量的東西。」

古魯:「他們的基本需求讓他們一直處於邊緣。我們的耐性與適應能力將讓我們免於遭受同樣的命運。當他們向我們求助,我們將不會轉頭離去。」

波洛斯:「一個由情感與組織結合而成的危險混合體。無論是自由意志或是聽命外力,這隻軍團都將其恐懼與欲求轉化為了有效的侵略。」

瑟雷尼亞:「議會了解整體論,但以神秘主義阻礙了進程。我們敬佩其集體主義,但不欣賞信條主義。我們要努力保持獨特性,而不是抑制它。」

 

(未完待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