顱內植入:已送出的感謝

發表於 分類為「翻譯文章, 規則釋疑

原文網址: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article/691

作者:Carsten Haese

譯者:DCI二級裁判Klarc

 

歡迎各位回來閱讀本期的顱內植入。Eli之前也曾提到,上一週是美國讀者歡度感恩佳節的美好時光。感恩節是一年當中我們邊大吃特吃火雞,邊談自己覺得應表謝意之事的團圓節慶。就我個人而言,我十分感謝威世智公司,因為他們將魔法風雲會越做越好。同時我也十分感謝我們的讀者,因為你們不斷給我們寄來各類規則問題,讓顱內植入這個專欄不致於大開天窗。下面我就為大家獻上收件箱中的規則問題精選,聊表謝意。

 

如果您有希望我們解答的問題,您可以將它們以電子郵件的形式寄到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到@CranialTweet推特我們。我們會直接答覆您的疑問,而您的問題則有可能出現在以後的文章中。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有什麼問題吧!

 

NewImage

恰逢佳節,常懷感恩之心

 

[q]假設我操控潔羽之光布魯娜,而我的墳場裡有一個千手檻 Cage of Hands。我希望將千手檻移回戰場,這樣我就可以把它拿回手上。如果我用布魯娜進行攻擊,那我還能將千手檻貼在她身上,並讓她繼續衝鋒陷陣嗎?

 

[a]當然可以,這一切完全合法。布魯娜的觸發式異能會將千手檻從你的墳場移回戰場,並結附於布魯娜身上。這時候布魯娜所具有的「此生物不能進行攻擊」異能這一點不會對遊戲造成任何影響,因為攻擊限制的檢查是在宣告攻擊者的時候進行。由於遊戲已經經過這個檢查時間點,所以布魯娜會繼續快樂的攻擊。

 

 

[q]護教軍聖戰的異能會在我把瑟雷尼亞符鎮兵變成生物時觸發嗎?

 

[a]不會。所謂「進入戰場」,是指生物從「不在戰場上」變成「在戰場上」。由於符鎮兵已經在戰場上,所以在它變成生物的時候,並沒有進入戰場。

 

 

[q]我對手施放了一個不可被反擊的咒語,比如說象族重擊兵。我能用游魂攫奪指定它,只為了那一個精靈衍生物嗎?

 

[a]可以的。游魂攫奪可以指定任何生物咒語為目標,而堆疊上的象族重擊兵正是一個生物咒語,所以它是前者的合法目標。當游魂攫奪結算時,它會儘可能地完成牌上的敘述。也就是說,它會試著去反擊象族重擊兵(失敗),之後依然會給你一個衍生物。

 

 

[q]我操控生機地脈 Leyline of Lifeforce並施放了一個生物咒語,因此後者便因地脈之故不可被反擊。我的對手能使用地下指命 Cryptic Command來同時彈回我的地脈及反擊我的咒語嗎?

 

[a]不行,他這樣無法反擊你的咒語。他確實可以在施放地下指命的時候選擇這些模式及目標,但執行效果的時候,需要按照牌面敘述上書寫的順序進行。由於首先處理的是反擊,而你的咒語在此時依然是不可被反擊的,所以地下指命反擊的部分失敗,但之後依然會把生機地脈移回你手上。

 

 

[q]我用靈氣異變 Aura Mutation消滅了自己的倍產旺季 Doubling Season。我能獲得多少個腐生物?

 

[a]五個。你依照靈氣異變上面敘述書寫的順序執行效果,因此你是先消滅倍產旺季,之後再獲得衍生物。由於在你將衍生物放進戰場的時候,倍產旺季已不在戰場上,因此它的異能也不會生效讓你獲得雙倍的衍生物。

 

 

[q]如果於我利用背叛本能操控我對手的Angel of Fury時後者死去,那麼是由誰來將天使洗回牌庫?

 

[a]實際上,誰都不會。天使只會進入墳場並待在那兒。原因有二︰第一,死去的生物會直接進入其擁有者的墳場,就算是此生物在死去時是由其他玩家操控也一樣,所以你對手的Angel of Fury,哪怕是半秒鐘,也絕對不會進入你的墳場;第二,這個觸發式異能屬於離戰場異能,會回溯檢視遊戲狀態檢查它是否觸發。就在天使離開戰場之前,她的操控者是你,所以異能會檢查天使是否是進入了「你的」墳場。由於天使進的不是你的墳場,所以這個異能完全不會觸發,沒人能將她洗回自己的牌庫。值得注意的是,這個異能與「死去」觸發有很大的不同,後者並不在乎生物進入的是哪個墳場。

 

 

[q]我操控著一堆半人馬衍生物。我的對手施放了扣留法球,並為其進戰場異能指定了我的一個半人馬為目標。我能利用復歸天使來閃爍那個被指定為目標的半人馬,好讓我的半人馬大軍免受滅絕之災嗎?

 

[a]當然可以,只不過你閃爍的那個半人馬衍生物不會從放逐區回來。當扣留法球的異能試圖結算時,它會發現自己的目標突然消失,所以自己唯一的目標已不合法。這就代表著這個異能會在結算的時候被反擊,效應也不會生效,什麼都不會放逐。

 

NewImage

內部填有已切塊的瞬間及巫術,請趁熱食用。

 

[q]我能施放一個不指定目標,X=0的切分來當尼法元素的飼料嗎?

 

[a]不行。切分需要指定咒語為目標,你不能在無法滿足咒語目標數目要求的情況下施放該咒語。

 

[q]嘖。那我能夠以切分自己為目標來施放它嗎?

 

[a]也不行,因為咒語永遠不是自己的合法目標。如果你真要將切分餵給尼法元素,你需要其他切分能夠指定為目標的咒語。比如說施放X=0的火球,然後再以它為目標施放一個X=0的切分,最後把兩者都餵給尼法元素!「好飽!」

 

 

[q]如果我用黑暗冒名客放逐了林鼠群,那麼當我在起動冒名客從林鼠群那得到的異能創造衍生物時,我得到的是什麼?

 

[a]你會得到黑暗冒名客的複製衍生物,不過它可能沒有林鼠群衍生物那麼好用就是了。林鼠群規則敘述中「林鼠群」的名稱應被解讀為「這個東西」,所以黑暗冒名客得到的異能其敘述其實為「將一個衍生物放進戰場,該衍生物為這個東西的複製。」

 

 

[q]我的對手從手牌中施放了徘徊靈魂,並且立刻返照,但我想要用淨化墓地來回應。我能這麼做嗎?

 

[a]不行。從手上用出來的徘徊靈魂會在結算的最後一步才會進入墳場,由於你的對手是主動玩家,所以他會在這之後先獲得優先權。如果他利用這個優先權來返照徘徊靈魂的話,這張牌會立刻從墳場移至堆疊,此時還沒有輪到你可以用淨化墓地來回應的時機。

 

 

[q]我的對手施放了絕滅領主 Lord of Extinction,此時所有墳場中共有十張牌。我用精魂反挫反擊它。精魂反挫會向我的對手造成多少傷害?

 

[a]精魂反挫檢查的是它反擊咒語的時候,該咒語具有的力量。由於絕滅領主的力量是由在所有區域都會生效的特徵設定異能所定義,此實乃君之大幸,彼之大不幸也──這特徵設定異能在堆疊上也會生效。在咒語被反擊的時刻,領主的力量為10,因此精魂反挫會造成整整10點傷害。痛啊!

 

 

[q]如果我將我的對手指定為耽溺往事 Dwell on the Past的目標,那麼是由誰來選擇他要將多少張牌洗回牌庫呢?

 

[a]由你來。「將至多四張目標牌」中的「至多」表明此咒語的目標數量是一個變數,因此由你在施放咒語的時候選擇作為目標之牌的數量。在咒語結算的時候,沒有其他需要作選擇的地方,你的對手將之前所指定數量之目標牌洗回他的牌庫──只要這些牌在這個時候還是合法目標。

 

NewImage

感謝你給了我一個免費的4/4!

 

[q]如果我向我的對手施放了寇基雷的審訊 Inquisition of Kozilek,但他手牌中唯一符合條件的牌是象族重擊兵,我是不是非得選它不可?

 

[a]恐怕是的。寇基雷的審訊上面沒有寫「可以」,所以「選擇符合總魔法力費用條件的牌」這一動作並非可選項。這代表你的對手能不花分毫就將象族重擊兵放進戰場,欠上了一筆非感謝不可的人情債。

 

 

[q]如果塞西蒙得 Thraximundar進行攻擊,防禦玩家將自己的指揮官犧牲並放進指揮官區,那塞西蒙得還能得到指示物嗎?

 

[a]當然。塞西蒙得增加指示物的異能是在玩家犧牲生物之時觸發,而非於該生物進入墳場時,因此不管被犧牲的生物最後跑去哪,這個異能都會觸發。

 

 

[q]我能在戰場上同時叫出污化魔王拉鐸司 Rakdos the Defiler暴動之王拉鐸司嗎?

 

[a]可以!雖然讓兩個不同版本的生物同時登上戰場看起來有一些時空悖論的感覺,但遊戲規則並不在乎。傳奇規則檢查的是牌的全名是否相同,而只要你用心稍微看一下,就會發現這兩張牌的名稱並不相同,所以他們都能留下來。對妳來說可走運了,但對於即將面臨拉鐸司不耐症的對手而言,他可就頭痛了。

 

 

[q]如果我反召喚了對手的好鬥樹靈,那麼反召喚是進墳場還是放逐區?

 

[a]反召喚在完成結算之後會想要進墳場。不過此時好鬥樹靈已不在戰場上,因此效應不會生效,所以反召喚最後會進墳場。

 

 

[q]在最近一盤遊戲中,我對手操控了孢子生殖 Sporogenesis和一個上面有兩個芽孢指示物、一個蕈類指示物的醒神散綠菌 Psychotrope Thallid。我消滅散綠菌,我的對手將三個腐生物衍生物放進了戰場,聲稱這些牌都已獲得勘誤,芽孢指示物與蕈類指示物完全一樣。這是真的嗎?

 

[a]只有在誠心許願就會夢想成真的虛幻國度裡才會吧。如果這些牌真有勘誤,那一定會反映在這些牌的Oracle敘述上。只要簡單查閱一下,就會發現孢子生殖的Oracle敘述中寫的是「蕈類指示物」而醒神散綠菌寫的是「芽孢指示物」。由於這些指示物的名稱各不相同,所以不管你對手如何希望他們長得一樣,他們也不可以互換。

 

 

[q]在哪種執法嚴格度底下,我可以在一局對局中間查閱換備筆記?

 

[a]所有執法嚴格度底下都可以。關於筆記方面的規則,在所有執法嚴格度(REL)底下都相同︰在一局對局的各盤遊戲之中,你只能查閱在此局對局期間記錄的筆記,但在兩盤遊戲之間,你可以查閱在本局對局之前準備好的筆記。不過在兩盤之間換備牌與洗牌的時間只有三分鐘,所以你要查閱的筆記也得是簡單的那種。

 

 

[q]我的對手操控一個已經達成的焰侯騰揚 Pyromancer Ascension和兩個貧窟伏擊客[/c]。他施放急迫祭禮 Desperate Ritual並說「打你4點」,表明他自己知道的貧窟伏擊客觸發,所以我吃了4點傷害。然後他想結算急迫祭禮及其複製品(來自焰侯騰揚),加6點魔法力到魔法力池裡,但我覺得他不能這麼做,因為他沒有宣告焰侯騰揚的觸發。他還能獲得咒語的複製品和額外的3點魔法力嗎?

 

[a]首先,我假設這個場景是發生在競爭級別執法嚴格度的比賽當中,因為如果是一般級別REL的話,你應該指出對手所遺漏的觸發。其次,根據你的敘述,我覺得你的對手似乎並未遺漏焰侯騰揚的觸發。雖然他的確沒有明確宣告觸發,但規則也沒有要求必須要明確宣告才行。規則只要求觸發的操控者在觸發結算之前表示出自己知道此觸發的存在即可。

 

由於這個觸發在堆疊中的位置在原版急迫祭禮之上,所以只有在你的對手結算了原版的急迫祭禮、且未表示自己知道有這個觸發存在的情況下,才會算作觸發被遺漏。不過,你的對手在透過語言交流表明自己希望讓兩個急迫祭禮結算的行為,就已經清楚表明自己知道這個觸發的存在,所以我會判他沒有遺漏觸發並獲得6點魔法力。

 

 

 

這就是本期的全部內容。直到下次再會,願您的生活充滿可感激之事。

 

– Carsten Haese

在《顱內植入:已送出的感謝》中有 10 則留言

  1. 問個問題:
    請問時空震脈波是不是沒辦法再做到將生物永久放逐??
    以前不是可以移去指示物放逐生物,然後切堆疊炸掉時空震脈波,這樣生物就不會回來,這規則有改掉嗎??

    1. 時空震脈波剛出來的時候:可以,網路上討論得很熱烈,大家紛紛嚷著充盈IMBA

      過了不久:不可以,官方強制改規則,因為這樣實在是太過分了

      主要的問題不只是時空震脈波+消除魔障這種小把戲
      而是時空震脈波+蛋白石光輝可以將對手「無限量」的生物永久放逐
      (時空震脈波連續移走四個生物,回應移走自己→自己滿魔回來,四個生物永久消失)

      2009年九月:又改回來了,現在可以照一開始的玩法玩了

      總之時空震脈波+蛋白石光輝可以把對手場上所有能成為目標的生物通通都搞不見
      但這個兩張牌的組合技其實一點也不強
      薪傳賽多的是兩張牌就能殺人的組合,如集體心智+泰坦條約、得享安息+Helm of Obedience
      時空震脈波+蛋白石光輝大不了就是控生物,不但不能讓你贏,還對付不了隨便一隻帷幕生物
      這個組合技在今天根本沒有必須被打壓的必要,所以就被放回來了

  2. 「很簡單的那種」筆記在構築賽中通常是備牌要如何更換;限制賽可能是對手的顏色會有什麼大招等等。

    嗯,在競爭以上執法嚴格度(REL)的遊戲中拿出筆記參閱(包括但不限於:手寫、iPhone等等)則會觸犯了TE-OA這一條罰則,處罰為一局敗且不會升/降級。

    一局敗是很嚴重的處罰了,戒之慎之。

  3. 稍微做個解釋XD
    原文是Rakdos Intolerance (取Lactose Intolerance, 乳糖不耐症的諧音)

    -K

  4. 拉鐸司不耐症是三小啦XDDDDD
    到底有誰習慣兩隻拉鐸司一起轟過來的wwww
    翻譯辛苦了~每次都受益良多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