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PV的遊樂屋 – 奇幻沈思

發表於 分類為「深度分析

原文網址:http://www.channelfireball.com/articles/pvs-playhouse-magical-musings/

作者:Paulo Vitor Damo da Rosa

譯者:任建明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用,所有版權屬於作者及出處網站所有)

 

標準賽與犄牙獸

上個週末有兩場標準大獎賽,一場在波鴻、一場在查爾斯頓。在同時間舉辦兩場同賽制的大獎賽並不常見,因此看看兩個沒有受到彼此影響的賽場趨勢是很有趣的。因為學校的關係,兩場比賽我都不能打,但我看了不少比賽專頁的內容。標準賽似乎挺有趣的,至少看起來不錯,史芬斯的啟示讓我想起之前在世冠打五色Cruel Ultimatums的經驗,那個套牌相當威猛。 

在所有的八強套牌中,我最感興趣的就是Martin Juza的套牌(嚴格來說,是Brad Nelson的套牌,雖然Brad離大西洋那端的八強只有一勝之遙):

 

2012波鴻大獎賽冠軍:貝西摩斯 by Martin Juza

套牌正編:
6 樹林 /Forest
2 加渥尼鎮區 /Gavony Township
2 崇聖噴泉 /Hallowed Fountain
4 蔓生墓園 /Overgrown Tomb
1 閃爍石室 /Shimmering Grotto
4 殿堂花園 /Temple Garden
4 林地墓園 /Woodland Cemetery
4 喬木妖精 /Arbor Elf
4 艾維欣朝聖客 /Avacyn’s Pilgrim
4 隕蹄貝西摩斯 /Craterhoof Behemoth
3 喪儀祭師 /Deathrite Shaman
4 松柏森智者 /Somberwald Sage
4 駭人回收 /Grisly Salvage
4 徘徊靈魂 /Lingering Souls
3 護根 /Mulch
4 追獵者直覺 /Tracker’s Instincts
3 掀墳儀式 /Unburial Rites

備牌:
4 清朗天使 /Angel of Serenity
2 靈魂洞窟 /Cavern of Souls
3 象族重擊兵 /Loxodon Smiter
2 復歸天使 /Restoration Angel
4 犄牙獸 /Thragtusk

 

這個套牌有許多為人稱道之處,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它奪冠了!隕蹄貝西摩斯是僵局中的王牌(有時候是靠靈魂洞窟的幫助,我想大多時候洞窟都會指定野獸),一旦你丟出貝西摩斯,基本上你就可以在當回合收拾對手,這也讓你可以對那些像反亂印記之類反挖墳套牌的單卡免疫。 

NewImage

 

另外一個重點是這個套牌充分善用了加渥尼鎮區,如果沒有它,我不會認為這是個好套牌。它確保你的魔法力生物不會無用,並且讓徘徊靈魂充滿活力;套牌中雖然只有兩張鎮區,但靠著駭人回收護根,你應該可以有一定的機率找到它。 

鎮區在對到藍白套牌的時候特別重要,現在的藍白套牌不那麼主動,也就是說,有時候你只要下地 – 妖精 – 下地 – 妖精,鎮區,然後把你的生物灌到4/4,對手基本上就贏不了了。打擊內臟毒氣阻礙掘密師、和聖沙弗的遊魂都能阻止這種計劃,但現在沒辦法了,所以等待鎮區這種策略變得更為可行。 

NewImage

 

有了護根駭人回收、和追獵者直覺之後,這副套牌透過喪儀祭師得到更大的價值。祭師有著這個賽制中很重要的異能:對挖墳套牌非常強,藍白套牌有符頌師長矛迅咒法師,而祭師對不息生物也有點用處。使祭師有用的關鍵,就是讓他在對到非剋制對局的時候也不會太糟糕,簡單說,就是把地牌丟到墳場。 

所以你該怎麼擊敗這個套牌?這是個好問題,剋墳有用,但你無法只靠剋墳擊敗這個套牌;因為貝西摩斯本身並不是個超級威脅(雖然貝西摩斯 + 一個返照的徘徊靈魂已經足以消滅大多數人),所以像厄亡者葬火最高裁決之類的掃場牌很有用。這副套牌沒有對抗生物的手段,所以特定的強力生物也能給予對手麻煩,舉例來說,清朗天使無論對到對手的正編或備牌都是很不賴的。 

最後一個值得筆記的事情是它的備牌,其中有13隻生物以及2張地牌,清朗天使讓抽到大型生物變高,也能讓套牌更加主動,更重要的是,其中有四張犄牙獸! 

當我第一次在焦點對局看到這副套牌的時候,我以為正編有犄牙獸,因為你知道的,這是標準賽,而它可是犄牙獸啊。雖然當我發現這套牌沒把犄牙獸放在正編的時候是沒有太震驚啦,其實挺合理的。當你的套牌有如此多的魔法力來源,你沒辦法用那種要強不強的半調子咒語,如果你有三隻魔法力生物,你想要的絕對不止個5/3,犄牙獸就是不夠強。 

NewImage

 

已經有很多人說過犄牙獸太過強大,至少是太划算了,有些人甚至覺得它應該被禁掉!現在,我真的不覺得它太過強大了,它是張強牌,但沒有過強。它有沒有太過划算?尚有爭議空間,在兩場比賽的16強、總計32個套牌中,有一半的套牌使用它(11正編,5備牌)。以這個數字,我不會說它值得一禁。 

看著犄牙獸如何形塑這個賽制是很有趣的一件事,犄牙獸確實稍俱壓制性,但我絕不會說這個狀況就足以讓它被禁。它畢竟只是個5/3生物,如果我現在想禁張牌的話,我會禁掉靈魂洞窟。沒有洞窟,犄牙獸不會那麼好,而且我就是很討厭洞窟在賽制中所做的事,以及它所在的位置。 

NewImage

 

除此之外,標準賽真的相當多變,有勇得、純紅、殭屍、綠白、藍白、藍白紅、五色、以及各種挖墳套牌都無疑地堪稱一線套牌,我認為無論選哪副,你都能夠表現良好。這也讓賽制相當健康,當你可以打你想打的套牌,而且不會因為覺得沒打最強套牌而失去一些分數的時候,這感覺相當好。 

不過有一件事情是很重要的,那就是多變性並不是一個賽制的全部。有人會這麼說:「嘿,標準賽很無聊」,這時他會得到的答案總是:「一點都不無聊啊,八強有七副不同的套牌耶」,我對目前的標準賽並沒有特別的好惡,標準賽看起來還不錯,可是我還沒有打過任何一場比較大型的賽事,所以沒辦法真的有什麼觀點。雖說如此,我覺得大部份不喜歡標準賽的人,是因為他們討厭缺乏互動的狀況。 

這個狀況在近代賽也是一樣的,重點不在於有多少套牌存在,重點是我們不喜歡我們玩Magic的方式,只要像靈魂洞窟聖沙弗的遊魂、和最高裁決這種牌持續發行,整個賽制就可能因為缺乏互動而變得糟糕。最後,當我無法影響我的對手時,整個遊戲就變成誰能打出比對手更強大(或更快速)的牌,那樣一點都不好玩。 

NewImage

 

附帶一提藍白,首先,我認為俄佐立護符已經證明了自己的強度超乎我的預期,我依然不認為它是張比伊捷護符好的牌,但它現在確實比較強,而且也在大部份的牌表中贏得了一席之地。不過我不認為藍白在環境中是個好選擇,你還是可以贏,因為它是藍白,而且藍白很讚,不過想對抗被洞窟加持過的犄牙獸象族重擊兵、和加渥尼鎮區是一件非常難的事。如果你想打藍白,你應該靠遊魂和掘密師,試著盡量主動;或是用幾張史芬斯的啟示打的非常控制。舉例來說,一副沒有掘密師卻有一堆反召喚的套牌對我來說並不合理。

 

近代賽與FNM

說到近代賽,它現在可是FNM的賽制之一了!我並不愛近代賽,因為它已經變成一個倚靠預測正確賽場主流來取勝的賽制了。成功的評價對手會使用哪種剋牌並且抽到你的備牌,要比調整牌表並且打好來得重要多了(不是說這樣就不好,只是這不是我的菜)。在許多對局中,你能夠做的事情並沒有你把牌抽起來來得重要,比如說 – 沈重靜寂。比起一個抽不到備牌的大師,你會寧願自己是個抽得到備牌的弱者。

對我來說,我還不知道近代賽發展到如此地步是不是一個問題;我也不知道這是否只是我的個人意見而已。我認為,把近代賽加入FNM以整體而言是件好事,這會讓牌手們在較低的層級中體驗到這個賽制(而不是在PTQ/GP/PT中),這也會給予職業玩家不同的觀點。有人建議把賽制丟到較低層級的比賽中,會讓整個賽制更好,我不這麼認為,但確實值得一試。

 

Robert Jukovik的取消資格

在上週的波鴻大獎賽中,Robert Jukovik被取消了比賽資格。雖然這次事件的爭論不像Jackie Lee的取消資格那麼多,不過還是很多人發表了意見,所以我決定也來開一槍。以下是來自報導的事件經過: 

在昨天的第9局,Robert Jukovic因為拖延時間而被取消比賽資格。在1勝0敗的狀況下,Jurkovic在第二盤的比賽中,套牌裡面已經沒有任何勝利手段,但他有月智者多美代的徽記。他利用這個能力,重複使用對遊戲沒有任何影響的咒語,甚至反擊掉他自己的咒語。 

他所有的行動都以合理時間完成,顯然並沒有抵觸拖延時間的定義 – 打的很慢。不過,主審Frank Wareman澄清了這個定義:「牌手被期待要推進遊戲狀態,只推進時間是絕對不OK的。」 

NewImage

 

有些人表達了擔憂,他們認為即使你沒辦法贏,你也不應該被迫認輸,這點沒錯,不過,這並不是當時所發生的狀況;Robert並不是在「打牌」,他是在不斷做出無關緊要的事情,並表達了延長比賽的意圖。他的行為就跟在回合結束前橫置一個山脈,說:「灌大我的火牆」,並且重複以上步驟七次一樣意思。即使你動作很快,我想人們還是會對這個動作有所不滿,這基本上和用再調度至一張來浪費時間是一樣的。這樣的行為被禁止,我認為是可以理解的,而且我也看過有人被這樣取消資格。(2006年世界賽的Max Bracht)如果你接受那樣的行為是不合法的,很明顯,Robert的行為也一樣。 

當然,這不代表Jukovik就是個壞人或騙子。從敘述中我們可以發現,他不知道他做的事情不合法,他也沒有花太多時間來做那些動作,加上我從來沒有聽過任何有關這傢伙的壞名聲。他犯了錯、而且被懲罰;我真的懷疑他會不會被禁賽(我希望不會),我確定我將會在下一個比賽中看到他,就和以前一樣。

 

觸發的政策

我得很老實很老實的說,新的觸發政策爛透了。雖然有可能是因為我們還沒習慣新的政策,但現在,我真的很不喜歡這個政策,希望可以被倒回。如果你還搞不清楚,新的觸發政策就是你必須為你的每一個觸發效應作宣告,即使是那些看不到的觸發。「那些看不到的觸發」就是會逮住你的部分,其中包括Steppe Lynx、頌威觸發、以及新傑斯的-1異能(!),舉例來說,我在兩週前支援了PTQ的裁判工作,許多玩家都不理解為什麼他們不能讓自己的異能生效,我實在不能怪他們。 

在我們表達不喜歡這個政策的方式中,很有趣的一點是牌手們很少執行這個政策。拿Gabriel Nassif來說,他在完全不知道這個政策的狀況下打完了一場專業賽,即使好幾個對手都可以合法的忽略它信號害蟲的觸發,但沒有一個人這麼做,因為這樣做超蠢。如果你的對手用撲翼機信號害蟲攻擊,你真的會扣0嗎? 

NewImage

 

數個星期後,他在一個大獎賽中被發現,有一個對手真的決定扣0。拜託!讓我們打Magic好嗎?我知道觸發規則為何變更,但我還沒看過任何一個說法來解釋為什麼要包含那些看不到的觸發,我也不懂為什麼一定要這麼做。(當然,也許有一個很合理的解釋存在,只是我沒看到;如果有人看到,請啓蒙我)

 

靠近職業玩家

我通常不會提到這個,但我被要求給一些建議,而也是某人提到的第一件事。由於我在大獎賽報導的聊天時也被問到這個問題,我想這對其他人來說應該也是個有趣的主題。當然,我無法代替所有職業玩家發聲,但我知道大部份的職業玩家都會同意以下事項:

 

可以做的事:

簽名、拍照、隨意對話。這些都很棒,大部份的職業喜歡簽名與照相,這顯示人們在乎我們做的事,而這對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我沒聽過有玩家會不樂意幫你們簽名,如果你想要,就上去問吧。隨意聊聊也不錯,像「我看到你上一局用了雲散,你通常會把它放到正編嗎?」或「嘿,有關你的文章,我不喜歡裡面XYZ的部分,你怎麼想」或「你還在藍白裡面放反召喚嗎?」這些通常都不錯。

大部份玩家不會介意提供協助,特別是在比賽的時候,雖然反應可能會和你在Facebook上面要求提供套牌建議時有點不同。沒人會對你生氣,但你可能不會得到答案,或得到一個不是答案的答案。我不介意這種事,但我很少幫得上忙,因為我在測試以外是不打Magic的,所以我對狀況所知不多,自然無法討論,如果你來找我幫忙,我回答:「不好意思,我不知道」的時候,我可能是真的不知道。

這也是為什麼你們不會常常看到我寫標準或近代賽的文章,因為我不常打Magic。有件事情有時稍稍惱人,就是「嘿,你可以看看我的現開牌池然後重組嗎?」這件事情要花很多時間和力氣來妥善的處理(這也是為什麼它如此困難!),你必須確認套牌的魔法力曲線、做出所有可能的選項、看看哪種比較好…等等。「嘿!看看我的套牌,我應該混兩張爆裂衝擊嗎?」這樣就顯然好多了,我總會很樂意回答這樣的問題,但如果你在我想吃飯的時候要求我花半小時幫你組套牌,你可能會收到一個白眼。

 

不能做的事:

很多時候,人們會表現的我們是好朋友,因為我們都玩Magic,我們自然就有所聯繫並且成為了最好的朋友。這完全不正確,很多次我在我真正的朋友身邊聊天、笑、或吃飯時,某個人忽然接近然後說:「嘿,我可以跟你們坐並且加入對話、給予意見,即使我沒有參與你的人生嗎?」「痾…我想…當然吧?」

有時候我會問「Ben,你要輪抽嗎?」這時有個不認識的人會回頭說「嘿,我要輪抽!」這時候就有點尷尬了,也讓我們處於不太舒服的狀態。希望以上不會太傲慢,讓人們不敢和我們說話。

 

推特警察

前幾天的另一個爭論是有人用了官方的Magic比賽標籤說出一些種族歧視的暗示話語,這件事情被回報了,組織活動的Helene說這件事情會被調查。這件事情也引起了一陣騷亂,因為大家認為Wizards不應該限制人們在比賽以外的行為,大家都不想活在白色恐怖下,因為在社交媒體上講的話而被禁賽。

下略…

(譯按:因台灣使用推特者較少,本段略過不翻,有興趣的讀者請自行參照原文)

 

社群與仇恨

在一開始,我完全沒準備寫這一段,然後我覺得我應該要好好寫這兩個主題。最後,我決定簡單地告訴各位,如果你覺得只因為某人與你有所不同,你就可以不尊重對方,那你就錯了,這一點都不OK、不有趣、也不能被接受。如果這就是你想做的事情,那我們不歡迎你。

這就是今天的內容,下週見!

 

PV

在《翻譯文章:PV的遊樂屋 – 奇幻沈思》中有 4 則留言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