顱內植入:充滿好物的軍火庫(和足球無關)

發表於 分類為「翻譯文章, 規則釋疑

原文網址: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article/676

譯者:DCI一級裁判Klarc

 

天已轉冷,拉尼卡已再訪,指揮官已……進入軍火庫?變成軍火庫?接下來等待我們的就是熱鬧的假日季節,以及明年開春兵臨某個古城之前的黑暗時光。不過在此之前,我們為大家精心準備了規則問題的詳盡回答,來幫助大家度過這段難熬的時光,不過發售數量有限,欲讀請從速。

NewImage 

而天底下不會有一模一樣的東西

 

如果你遇到了其他的問題,你可以透過下列模式投遞給我們︰寄郵件到moko@cranialinsertion.com;在@CranialTweet上面推特我們。這兩種模式都能讓你得到答案滿載而歸,而且還有可能讓你的問題登上未來的文章中喔!

 

 

[Q]如果我操控歷時施放 Cast Through Time並施放精研時序,那麼後者會彈回嗎?還是說只有被彈回異能放逐掉的東西才能彈回?

 

[A]彈回異能中包含有一個替代性效應;它會將咒語結算最後一步中「將它放進墳場裡」這件事,替代為「將它放逐」,並產生一個延遲性觸發(會於你的下一個維持觸發,讓你可以再度施放咒語)。但精研時序不會進行到「將它放進墳場」這一步;它在結算過程當中就會將自已移出堆疊。所以當精研時序邁向離開區──呃,我是說放逐區──時,彈回不會跳出來說「我們再來一次吧!」

 

 

[Q]假設我有一個乙金盟法規師 Ethersworn Canonist,到了我對手的回合,他有一個時縫之雷 Rift Bolt延緩完畢霹了出來。在同一回合稍後時段中,他還想再延緩一個時縫之雷;他這回合不是施放過了一個非神器咒語了嗎,為什麼法規師不阻止他?或者說延緩不算是施放?

 

[A]延緩確實不算施放(這屬於特殊動作),不過在此情況當中,法規師還是能阻止他。延緩異能的規則中特別注明了這一點︰玩家只有在能夠開始施放具延緩異能之咒語的時機下,才能夠延緩。由於對手想要延緩的時機並不屬於這一類─乙金盟法規師說不行─所以他就不能延緩。因此他得等到沒有人在他耳邊頌傳冗典時才能延緩第二個時縫之雷。

 

 

[Q]我操控一個上面有三個+1/+1指示物的Skullbriar, the Walking Grave,同時還有一個倍產旺季 Doubling Season。如果Skullbriar死掉了,倍產旺季能讓他上面的指示物變成六個嗎(當上面原有的三個被重放在進入墳場的Skullbriar身上)?

 

[A]雖然季節沒錯……但可惜的是作物不對。在區域之間移動時,Skullbriar並不是先失去指示物再重新獲得;它只是會保有原來的指示物而已。因此它完全不會在它上面重新放置等量的指示物,所以倍產旺季只會在旁邊納涼。

 

 

[Q]我的對手墳場裡有陰界渡橋 Bridge from Below,並犧牲了一個夢生阿米巴 Narcomoeba來返照柯幫療法 Cabal Therapy。如果我回應起動Scavenging Ooze的異能來放逐渡橋,他還能得到衍生物嗎?

 

[A]不能,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渡橋徹底沈入陰界。陰界渡橋異能的敘述中帶有「以”若”開頭的子句」︰正是那一句「若陰界渡橋在你的墳場」。這一類條件會在異能觸發時進行檢查,而且在異能試圖結算的時候會再檢查一次;如果到了那時後陰界渡橋已不在墳場裡,那此異能就會離開堆疊,沒有效果。

 

NewImage

同時也是亂世畫顏

 

[Q]我剛施放了清朗天使並為她的第一個異能指定了我場上的一個犄牙獸和墳場中的兩張犄牙獸牌為目標。不過我的對手回應該觸發施放了瑟雷尼亞護符來放逐天使。這表示我的犄牙獸就被永遠放逐了嗎?就跟回應邪鬼獵人的第一個異能雲移它一樣?

 

[A]只有在你希望它們被永遠放逐的情況下才會這樣。清朗天使進戰場異能的敘述上有一點巧妙──上面寫的是「你可以」放逐。所以你在將異能放進堆疊的時候為她選擇目標,然後在異能結算時再選擇是否要將它們放逐。如果你決定要放逐它們,那麼由於離開戰場的異能已先一步結算完畢,這些牌就會被永遠放逐。但如果你選擇不放逐它們的話,那麼就跟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

 

 

[Q]如果我為穿髓金針說出了一張具食腐異能之牌的名稱──比如說殘渣破壞者,那麼它的食腐異能會被禁止掉嗎?還是說穿髓金針只管得到那些在戰場上的東西?

 

[A]在回答此問題的過程中,沒有任何殘渣遭到破壞。由於不管具有該名稱的東西處於什麼區域,穿髓金針都會阻止它的所有起動式異能。

 

 

[Q]如果我對手結附有仇視的生物死掉了,我能用火葬來除掉仇視嗎?還是我在仇視移到堆疊上之前都沒有機會來回應它?

 

[A]雖然我不知道要如何燒光一個抽象的概念,但你確實可以依你所說的辦法火葬仇視。進入堆疊的不是仇視(這張牌)本身,而是它上面的觸發式異能。直到該異能結算之前,仇視都在墳場。所以你大可以用火葬回應該異能,這樣仇視就會被放逐。之後其上的異能就沒有辦法把它移回手上了。

 

 

[Q]如果我的對手從起手手牌中展示了一張聖潔地脈 Leyline of Sanctity,我能用阻抑 Stifle阻止他將之放置進場嗎?

 

[A]這麼做有許多問題。首先,讓對手「以地脈在場的模式開始遊戲」這效應並不屬於起動式或觸發式異能,也就是說該效應不是阻抑的合法目標。再來,發生這件事的時候,沒有玩家會得到施放咒語的機會,因此即使它因故變成了觸發式異能,你也沒有辦法施放阻抑(而且你應該也沒有辦法產生支付其費用的魔法力才對)。

 

 

[Q]在一場雙頭巨人遊戲中,我操控舞動林冠 Raking Canopy,同時有一些飛行生物在攻擊我的隊友。我的林冠會觸發嗎?

 

[A]會的,因為這些生物並不是在攻擊你的隊友;在2HG中,生物是以整個隊伍作為攻擊目標,所以舞動林冠能看到他們,呼號「他們朝我們衝過來了!」並做自己該做的。

 

 

[Q]我能用妮莎瑞文 Nissa Revane的最後一個異能來施放妖精炫游 Elvish Promenade這類妖精部族牌嗎?

 

[A]妮莎的異能強調了「妖精生物牌」,所以便代表︰非生物的妖精部族不行。而且她實際上也沒有施放任何東西,只是將該牌直接放進戰場而已。就算萬一發生你所說的狀況,規則304.4也確保瞬間無法進入戰場,307.4給予了巫術相同的待遇;如果真有什麼效應將瞬間或巫術放進戰場,那麼這幾條規則也會將此動作改為讓瞬間或巫術牌留在原地。

 

 

[Q]如果我有一堆具有頌威異能的生物,同時還有一個沃文森追獵人,那我能宣告讓一個生物單獨進攻,在所有頌威加成結算完畢之後,再利用追獵人在對方宣告阻擋者之前讓他與其他生物互鬥嗎?

 

[A]當然可以。在咒語或異能結算之後,玩家都會獲得優先權,回合中的步驟和階段也得等到所有玩家均讓過且堆疊為空的時候才會結束。所以在所有頌威觸發結算之後,遊戲進行到宣告阻擋者步驟之前,你至少還會再有一次獲得優先權的機會,讓追獵人可以來進行例行公事︰「你和他,開扁!」

 

 

[Q]裂土地把離 Jiwari, the Earth Aflame的魂力異能會對結附了精魂披風的生物造成傷害嗎?

 

[A]該傷害會被防止。通常情況下,「生物」這字眼只會用來敘述在戰場上的生物永久物。不過在保護異能的定義中,這個字眼的意義會更為寬泛一些︰反某一類別保護(或副類別,如精英審判官的反吸血鬼保護、反狼人保護、反殭屍保護)異能會對所有該類別的牌起作用,無論該牌所處的區域為何。

 

 

[Q]假設我操控盛開蓮花 Lotus Bloom和五個其他神器,但除此之外別無他物可以用來產生魔法力。我還能施放熔爐巨龍嗎?

 

[A]可以!在施放咒語的整個過程中,你只需要計算一次所需要支付的費用(包括因共鳴等效應產生的費用增加或減少)。就算在此過程中的稍後時段發生了變化,你也不需持續回去重新計算費用。確定費用的時機在實際起動魔法力異能之前,所以在你確定熔爐巨龍費用時你有六個神器,因此巨龍的費用為RRR。然後你就可以犧牲盛開蓮花產生該些魔法力並支付費用。

 

NewImage

可能是在研究約翰‧萊斯戴維斯的演藝生涯
也可能不是

 

[Q]如果我用閃現 閃現來把某個生物放置進場但不支付費用,那我可以雲移它來把這個生物留下來嗎?犧牲它用於支付其他費用,抑或是使用上面的某個異能呢?

 

[A]閃現雖然是張超強的牌,但是也沒有那麼強了。這張牌文字框內敘述的一切都是在閃現結算過程中需要處理的事情。在這段時間中,你無法施放咒語或起動異能。所以等到你有機會雲移或做其他事情的時候,那個生物早就升天了。

 

 

[Q]我的對手有一個已搭檔的銀刃神聖武士,然後他用這兩個生物攻擊。如果我在先攻戰鬥傷害步驟中使用神聖偏折來殺掉神聖武士的話,那之前他搭檔的生物還會在普通戰鬥傷害步驟中再次造成傷害嗎?

 

[A]不會!神聖武士一死,與他搭檔的生物就會失去連擊異能。如果某生物在兩次戰鬥傷害步驟之間失去連擊異能,那它就不會在普通戰鬥傷害步驟中造成傷害。

 

 

[Q]我能用海溫古巫妖的異能來把樹靈喬木 Dryad Arbor拉出墳場嗎?

 

[A]不能。樹靈喬木既是地也是生物,只要有東西既是地也是其他類別,你便不能施放它,只能將它當地來使用。因此海溫古巫妖允許你來施放它的許可沒有任何效果,而它也沒讓你能使用地,所以你也不能將樹靈喬木當作地來使用。

 

 

[Q]如果戰場上已經有了一個瑟班守護者莎利雅,然後我施放第二個,那我的教區鬥士還能得到指示物嗎?傳奇規則是在鬥士的異能觸發之前生效還是怎樣?

 

[A]鬥士的異能會在第二個莎利雅進戰場的時刻觸發,但並不會馬上進入堆疊。通常來說,每當有玩家將獲得優先權時,遊戲會先檢查狀態動作(比如說傳奇規則),然後再將所有觸發的異能放進堆疊。由於鬥士只在乎是否有人類進過戰場(而不管那個人類是否還在戰場上),所以他最終會得到一個指示物。

 

 

[Q]如果非瑞克西亞斷念妖 Phyrexian Revoker穿髓金針叫了萬力鎖 Manriki-Gusari,那後者還能消滅武具嗎?

 

[A]萬力鎖本身壓根就動不了武具分毫,但佩帶它的生物可以──萬力鎖是將一個起動式異能賦予該生物。因此只要萬力鎖佩帶在生物上,該生物就能橫置來消滅武具(不過玩家不能使用萬力鎖上的佩帶異能移到另一個生物上,也不能在其未被裝備的時候佩帶到生物上,因為佩帶是萬力鎖本身的異能)。

 

 

[Q]在一盤指揮官遊戲中,如果我的對手施放的指揮官被我離棄 Desertion了,那他能選擇將指揮官移回指揮官區讓我得不到它嗎?

 

[A]你將會獲得對手指揮官的操控權。離棄的效應與指揮官區效應同屬於替代性效應,而規則定義了多個替代性效應適用於同一個事件時的處理辦法。具體說來,自我替代性效應─部分替代或全部替代咒語或異能自身效應的替代性效應─會一律先於其他效應生效。離棄上面的效應正屬於自我替代性效應︰它將原本「反擊咒語」的事件替代為「將它在你的操控下放進戰場」。此時由於指揮官並非被置入墳場或放逐區,所以指揮官區替代性效應已不再適用。

 

 

[Q]如果我同時操控污化 Contamination五彩宮燈,我的地能產生什麼種類的魔法力?

 

[A]只能產生黑色。五彩宮燈賦予你的地可以產生五彩魔法力的異能,但如果你選擇了黑色以外的顏色,污化的異能就會跳出來說「請把它塗黑。」

 

 

本週的內容就是這樣,不過請下週一同一時間回來看全新一期的顱內植入!

 

– James Bennett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