顱內植入:事關生死 或者是 結束只是開始

原文網址: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article/658

譯者:DCI一級裁判Klarc

 

NewImage

叩,叩
是誰啊?
Braaaiiinnnsss!

 

Ook!來的居然是Moko,大家最愛的郵件分類殭屍猩猩。正如你所猜測的,這次我們的客座作者就是這頭沒死透卻又不是活著的殭屍猴子,而主題則是葛加理。葛加理體現著生與死的循環,所以當Eli、Carsten和James等一票人問我要不要寫這個主題時我立刻答應了。好吧,是差不多立刻答應了。當然,那些香蕉大腦甜點也幫了不少忙。雖然我覺得自己應該是個古魯,可惜這公會要到兵臨古城才會和大家見面,所以這週我就當個葛加理的榮譽會員好了。

 

如果你想我們回答問題的話,請將問題寄到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在@CranialTweet推特我們。

 

現在,讓我們一起來看看葛加理群落裡有什麼吧!

 

 

[q]我的對手操控著討人厭的<榮耀騎士>,我能不能用<葛加理護符>的第一個異能讓他死?

 

[a]當然可以!保護異能只會防止傷害,結附,裝備,阻擋和目標。「所有生物」並非「目標生物」,而且「-1/-1」也不是「傷害」,所以葛加理護符完全不會受到反黑保護的影響。

 

 

[q]我對手拘禁了我的<洛特離巨魔>,我還能起動它的異能來放指示物或重生嗎?

 

[a]很可惜不行。這兩個異能都是起動式異能,因此同樣會被拘禁阻止。所有寫成「費用︰效果」的異能都是起動式異能。所以說,拘禁洛特離巨魔要比拘禁其他生物來的划算啊!

 

 

[q]我現在操控一個10/10的<聚骨場亞龍>。如果我犧牲它給<葛加理巫妖領主賈雷>的失去生命異能,我的對手會失去10點還是11點生命?

 

[a]10點。在墳場裡的亞龍會算它自己,所以力量為11,但賈雷的異能會檢查被犧牲生物~也就是亞龍~最後在場時的已知資訊,而不是它現在墳場裡頭時的資訊,所以「犧牲時」的亞龍力量為10,即對手失去生命的數量。

 

 

[q]<葛加理巫妖領主賈雷>會從死去的衍生物那裡得到加成嗎?

 

[a]一刻都不會。即使死去的衍生物會先進墳場後再消失,但是它們都不是生物牌,而賈雷只會計算你墳場裡的生物牌。

 

 

[q]我剛對我的對手用了<喪儀祭師>的第二個異能。他能用<復仇箭>殺了祭師嗎?

 

[a]不行。復仇箭只能宰了那些造成傷害的生物。對玩家造成的傷害會讓他們失去生命,但失去生命並不等於造成傷害。喪儀祭師會讓你的對手失去生命,但並沒對你的對手造成傷害。

 

 

[q]我的對手用<穿髓金針>喊了<喪儀祭師>,那我還能起動他的第一個異能嗎?

 

[a]很遺憾,不行。穿髓金針拿來插喪儀祭師實在是超級有用的啦!屬於魔法力異能的起動式異能必須同時滿足以下三個條件︰將魔法力放到玩家的魔法力池中、不指定目標、不是忠誠異能。喪儀祭師的異能不滿足第二個條件,所以會被金針給插了。

 

NewImage

喔,可憐的約裡克!

 

[q]<喪儀祭師>的第二個異能在雙頭巨人賽中會怎樣運作?

 

[a]簡直就是威破天。你有兩個對手,而兩人都會失去兩點生命。兩人失去的生命都會影響他們的總生命,所以你的對手隊伍一共會失去4點生命。

 

 

[q]那第三個異能會讓我的隊伍獲得4點生命嗎?

 

[a]不會,第三個異能會讓你獲得2點生命。而你的隊友並不是你,所以你的隊伍只會獲得2點生命。

 

 

[q]如果我對手從墳場裡返照<再次考慮>,我能用<喪儀祭師>的異能來放逐再次考慮嗎?

 

[a]不行。在支付返照費用施放再次考慮的過程中,該咒語就已經從墳場移至堆疊上了。輪到你可以回應此咒語時,它已不在墳場,所以無法成為祭師異能的合法目標。

 

 

[q]我對手操控有兩個指示物的<原初多頭龍>。我能用<突發衰敗>宰了它嗎?

 

[a]可以!原生多頭龍在戰場上時,其魔法力費用中的X為0。所以無論它身上有多少指示物,它的總魔法力費用都是2。

 

 

[q]<原初多頭龍>與<占屍威逼>會如何互動?

 

[a]首先,依據下述規則,原初多頭龍進戰場時,上面的指示物會是你所支付的魔法力的兩倍︰

 

121.6. 如果一個咒語或者異能提到要將一個指示物「放置在」一個永久物上,則表示將一個指示物放置在戰場的該永久物上,或者該永久物進場時因為某個效應而具有指示物(參照規則614.1c)。

 

 

在維持異能結算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為了加倍多頭龍上的指示物,你需要在它上面放置等同於原有指示物數量的新指示物,然後占屍威逼會將此數量加倍。最後你要放上去的指示物之數量,是原有指示物數量的兩倍。換言之,最後多頭龍上面的指示物數量,會是原有數量的三倍。這個互動實在是……太有趣了啊!

 

 

[q]我操控兩個<占屍威逼>,然後我讓我操控的一個生物食腐了<苦力甲蟲>,它會得到6個還是8個指示物?

 

[a]8個!當食腐的異能結算時,每個占屍威逼都想改變指示物的數量。你選擇一個讓其中一個先生效,該效應會將數量加倍成4,然後另一個會再把它加倍成8。

 

 

[q]我操控兩個<林鼠群>,我對手用<惹事人烈焰>對其中一個造成2點傷害,另一個造成1點傷害。我的對手說它們兩都掛了。是這樣嗎?

 

[a]的確是的。惹事人烈焰結算後,遊戲檢查狀態動作會看到身上有2點傷害的老鼠上受到致命傷害,因此消滅了它。另一個老鼠現在非常寂寞和沮喪,變成了1/1,而它身上的1點傷害也變成致命傷害,因此會在第二次撿查狀態動作的時候被消滅。

 

 

[q]我操控<林鼠群>並起動它的拷貝異能,我的對手讓它付出了<終極代價>。付完之後我還會有鼠群衍生物嗎?

 

[a]當然!堆疊上的異能與來源獨立,所以依舊會結算。結算時,會檢查老鼠的最後已知訊息來看它是什麼樣子。既然之前看起來像是個林鼠群,你就會得到一個林鼠群。

 

NewImage

當他們問我,是否喜歡尋找遊戲時,我想他們另有所指。

 

[q]如果我在牌庫少於5張的情況下施放<駭人回收>,我會馬上輸掉遊戲嗎?

 

[a]不會馬上輸掉。你會盡可能完成動作,也就是︰展示牌庫所有剩下的牌然後把一張生物或地拿到手牌裡,剩下的則丟進墳場。這裡面沒有從空牌庫中抽牌的動作,所以你暫時還不會輸掉。但是如果你不能馬上贏得此遊戲或者把一些牌洗回牌庫的話,你到下一個抽牌步驟時就回天乏術了。

 

 

[q]我操控<墳場叛行>而我的對手則操控一個變成生物了的<俄佐立符鎮兵>,我殺了符鎮兵的話會發生啥事?

 

[a]一個你不操控的生物死了,於是墳場叛行會觸發。當它結算時會產生一個延遲觸發異能,來將「它」,也就是觸發了此異能的物件在你的操控下返回戰場,並在上面放置一個+1/+1指示物。由於此延遲觸發提及了某個具體物件,因此在異能結算時不會管這張牌是否還是生物牌。觸發結算時會盡量完成上面的敘述,因此你會得到一個不是生物,但上面有一個+1/+1指示物,暫時無所事事的俄佐立符鎮兵。符鎮兵此時是黑色的,但很遺憾並不是殭屍。當你起動符鎮兵時,它變成生物的效應會蓋掉「黑色」與「殭屍」這兩個效果,但+1/+1指示物依舊有效,所以你會有一個3/3藍白雙色的鳥。真噁心!

 

 

[q]如果我只用<賈雷的號令>找一張生物牌,我可以選擇把它丟進墳場嗎?

 

[a]不行,你要依照賈雷的號令上印的順序來執行,由於「拿到手上」寫在前面,因此你必須將它拿到手上。

 

 

[q]我操控<隱密客瓦絲卡>並用她的+1異能來讓我的對手不攻擊她。但我對手是個狂妄的俄佐立人,因此毅然用<無形伏擊客>來攻擊她,認為可以不受瓦絲卡異能的影響。是這樣嗎?

 

[a]當然不是。無形伏擊客有的只是辟邪,但那只會對試圖以他為目標的咒語或異能有效果。「消滅該生物」不是一個需要指定目標的效應,所以會越過辟邪的防線,徹底解決伏擊客。

 

 

[q]我對手還剩5點血,我的<亡橋巨甲蟲>只要再一次攻擊就能送他上路。對手召喚了未脫韁的<虐殺手>想阻擋,我能給她食腐苦力甲蟲來讓她不能阻擋嗎?

 

[a]當然可以。食腐異能可以目標任何生物而非僅限於你操控的生物,所以可以目標你對手的虐殺手。脫韁異能不會分辨+1/+1指示物是脫韁來的還是食腐來的,所以虐殺手只能在旁邊翹腳看戲,看著你的對手被擊殺。

 

 

[q]我對我對手的<三盟統領>施放<斬斷血脈>,我會放逐他手上,牌庫和墳場的所有三盟統領嗎?

 

[a]不會。斬斷血脈只作用於在場上的生物,而不會像<手術摘除>那樣讓你搜尋對手的牌庫,墳場或者手牌。

 

 

[q]<Rotted Ones, Lay Siege>的攻擊需求要如何作用?這會讓殭屍獲得異能,使它們無法得到<莫甘達岩畫 Muraganda Petroglyphs>的加成嗎?

 

[a]該Scheme異能的結算之後,只不過是產生了一個沒有終止時限的持續性效應,進而產生了攻擊需求。該異能不會賦予殭屍異能,所以它們依然可以得到莫甘達岩畫的加成。

 

 

 

說到腐屍圍城(rotted ones laying siege),現在電視上正在撥新一季的陰屍路呢。我得走啦!希望所有的殭屍們最後能戰倒那些討人厭的人類啊!Ook!

 

– Moko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