顱內植入:亡者派對 或者是 將你的屍體放在門邊

發表於 分類為「翻譯文章, 規則釋疑

原文網址: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article/644

譯者:DCI一級裁判Klarc

 

在過去的七年半裡,我們只有一篇,「一篇」文章在題目裡出現了「派對」這個字眼!看來是該修正修正這個問題了!NewImage我甚至在文章裡用了我在架設這網站時加入的唯一一個表情符號,來認真地向大家傳達這篇文章中絕不認真的態度。不過,門邊的炸鬼怪條和沾醬可能已經洩露這個訊息了。

 

所以,戴上你的滑稽帽並且用力跳舞吧,因為拉鐸司時間到了!

 

 

NewImage

NewImage
 

如果你還有問題,而且在派對過後還記得住的話,就寫在郵件裡丟到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在@CranialTweet推特我們、或者用噴漆噴在我們城市裡的橋上。

 

現在,派對開始!

 

 

[Q]<占屍威逼>能加倍脫韁的指示物嗎?

 

[A]當然可以!生物帶著指示物進戰場也符合在生物上「放置指示物」的定義,因此脫韁的生物會更威逼。

 

 

[Q]如果我給<遊行獄駒>不息,那麼我能讓它回來的時候上面帶著兩個+1/+1指示物嗎?

 

[A]可以。不管是不息還是脫韁,這兩個異能都是獨立運作的。它們都不在乎對方是否要給生物指示物。

 

 

[Q]我能將<恐懼鑽心>從我的鵬洛客上<移轉>給對手的生物嗎,還是說模式已經鎖定了?

 

[A]你可以如你所願進行移轉,因為這裡並沒有涉及任何模式。具有模式的咒語一定會寫「選擇…」並跟著像是「一項」、「一項或多項」、「一項或全部」、「兩項」的字眼,或者未來可能還會出現「你自己的冒險」也說不定。由於恐懼鑽心不具有模式,因此目標只需要符合要求~生物或鵬洛客~即可,它不會在乎實際上指的目標是生物還是鵬洛客。

 

 

[Q]在一場多人遊戲中,我戰場上有<暴動之王拉鐸司>。如果我有一位或多位對手本回合中受到了致命傷害,那麼他們失去的生命值會在本回合的稍後時段中算到拉鐸司的減費用異能裡面嗎?

 

[A]喂,你可不能因為他們掛了就不把他們當玩家了。拉鐸司的異能只在乎失去的生命數量,即使(如果要更貼切,也許用「就連」會更好)失去的生命會讓玩家斃命也是一樣。

 

 

NewImage

😀

 

 

[Q]如果在我的<劫難節慶>過程中下起了<血塊雨 Rain of Gore>會怎樣?

 

[A]你的潘趣酒碗會變得極為有趣。血塊雨想要替代「獲得生命」的事件,但劫難節慶明確表示這事兒根本不可能發生。由於這事兒根本不會發生,因此血塊雨也無法替代什麼了。沒人會獲得生命,也沒人會失去生命。減少的只有食物,但如果你的客人都是嗜血狂人的話就另當別論了。

 

 

[Q]<拉鐸司護符>的最後一個模式會對我對手的鵬洛客不利嗎?

 

[A]不會。即使是拉鐸司護符讓生物造成傷害,但傷害的來源仍是那些被迫造成傷害的東西︰也就是你對手的生物。由於傷害的來源由你的對手操控,所以你無法轉移給他的鵬洛客。

 

 

[Q]我能施放<拉鐸司符鎮兵>並在同一回合內讓它變成生物立刻攻擊嗎?因為它不是以生物的型態進戰場?

 

[A]雖然它進戰場的時候的確不是生物,但這些是沒有關聯的。當你要進行攻擊時,你要檢查攻擊的東西是否是個生物,是否處於未橫置的狀態,以及你是否在回合開始時持續操控著它。只要上述的條件有一項不符合,它就不能進行攻擊。

 

要記得的是,「召喚失調」並不是生物的特徵。它根本不是個特徵,只是用於說明上述第三點的通俗說法而已,同時這也是檢查生物是否能使用帶符號的異能的條件。

 

 

[Q]如果我給我對手的<圍欄巨人>貼上了<變節羈絆>後再扁她一下,結果會怎樣?

 

[A]你扁她的傷害會在巨人和對手之間彈來彈去…一次。這個來回彈得有點不太久。一個替代性效應只會對一個事件生效一次,所以羈絆的效應會生效一次,然後輪到巨人的效應生效,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巨人會受到你扁她的傷害並且爆炸,如果這個傷害數值等於或大於巨人的防禦力的話。

 

 

[Q]如果我對一個被<搗蛋鬼辛力 Xenic Poltergeist>變成生物的<Chaos Orb>施放了<熱光爍影 Heat Shimmer>,那麼我能拿什麼來代表這個衍生物呢?

 

[A]只要不會擋著遊戲區域或干擾遊戲正常進行的東西都可以。這一向是個有趣的問題,所以讓我們來看看可以與不可以的例子有哪些好了。

 

好的︰硬幣,撲克牌,鬆餅、iPod Mini、耳朵。

 

不好的︰雷石、小貓咪、德國空軍、iPad、腎臟。

 

 

[Q] 我的對手犧牲了一個衍生物來橫置我的<瀆聖惡魔>。如果我設法重置它,那我的對手能犧牲另一個生物再讓它躺下嗎?

 

[A]不行,瀆聖惡魔的效應只會在每個戰鬥階段中觸發一次,而且每個對手只能犧牲剛好一個生物,僅此而已。它不是可以起動多次的起動式異能,將它重置也不會讓這個異能重新觸發。

 

 

[Q]如果參加遊戲的四個玩家有三個戰場上有<墳場叛行>,那有一個生物死掉的時候要如何處理?假設有墳場叛行的是A、B和D好了。

 

[A]最有趣的答案應該是︰拔河決定。這樣可能導致的最終結果是每個玩家各操控該生物的一部分。可惜的是,描述如何處理生物各個部分的規則相當冗長,因此在決定是否要加入到正式規則時被打槍了。

 

所以正常但無聊的答案是這樣︰目前進行回合的玩家先將生物死去觸發的異能放進堆疊,然後依照回合順序繞桌一周,讓所有玩家依次將觸發放進堆疊。最後進入堆疊的異能會先結算,並且由這個異能的操控者來決定這個死掉生物的命運。

 

 

[Q]<尖鳴折磨>檢查我對手手牌數量的時機,是在他抽牌前還是抽牌後?

 

[A]維持步驟是在重置步驟之後,抽牌步驟之前。尖鳴折磨的效應早在對手每回合抽牌之前就處理完畢了。

 

 

[Q]我覺得某個神器生物讓我覺得很煩,我能讓它付出<終極代價>嗎?

 

[A]除非你事先用<淨潔紋飾 淨潔紋飾>之類的東西處理過它。我現在竟然提議了一個實際的紋飾用途,我感覺自己真是太壞了,真是感激不盡。

 

正如「單色」這個詞的字面意思表達的那樣︰「單一種顏色」(其他語言,比如說德語,會直接把「一種顏色」這四個字寫在牌面上)。零並不是一,而在魔法風雲會的世界中,灰色也不算一種顏色。

 

 

NewImage

D:

 

 

[Q]如果我把<厄亡者葬火>的傷害轉移給<築念師傑斯>,那我對手的生物還會受到傷害嗎?

 

[A]當然會!葬火在乎的是被指定為目標的那位玩家,而非實際受到它傷害的東西,因此目標玩家的所有生物依然會在毀滅烈焰中綻放出美麗的火光。

 

 

[Q]在我對<地獄穴連枷兵>用<鑽法無歇>之後,我還來得及犧牲它造成傷害嗎?

 

[A]只要鑽法無歇一結算,你的連枷兵就會停止揮舞,在有玩家得到優先權之前升天(或是下地獄?)。沒有玩家有機會在它因防禦萎靡而一命嗚呼之前施放咒語,讓它發揮突發神力。

 

 

[Q] <暴動之王拉鐸司>的異能在減完無色魔法力之後,能夠減少有色魔法力的需求嗎?

 

[A]通常我們會把跟同一張牌有關係的問題放在一起,但這一週我們就要來搞笑一下!

 

拉鐸司的異能只會減少魔法力費用中的無色魔法力部分。只有專門說明會減少有色魔法力的效應才能夠做到這一點(請參見<逸界僧 Edgewalker>和<坎尼多頭龍 Khalni Hydra>)。

 

 

[Q]如果<拉鐸司符鎮兵>被<電流惡戲>擊中了,我能只讓生物死去而留下神器嗎?

 

[A]只要你變成了生物,你就一直是生物。你的符鎮兵和它變成的生物並非兩個不同的物件,而死掉的生物就得進墳墓場,不管它還有沒有其他類別。

 

 

[Q]我用三個3/3半人馬進行攻擊,我的對手說「阻擋、阻擋,<拉鐸司符鎮兵>變生物,阻擋。」這明顯不合法啊,但裁判還是允許他這麼做了。為什麼可以這樣?

 

[A]次序不當的行事順序,英文寫作Out of Order Sequencing,可以簡寫作OoOS、OOOS、ooos,或其他各種沒有特殊意義的大小寫搭配。

 

這是說「為了不讓玩家為遊戲當中的各種細枝末節的規定所困擾,所以我們允許這種情況的出現︰即使玩家的行為嚴格說來並不合法,但只要動作的結果能達到合法的遊戲狀態就行。」不過玩家需要連貫地做出這一系列動作,不得以奇怪的行事順序來嘗試獲取訊息(比如說等等看對他的阻擋宣告有沒有什麼回應,然後再繼續宣告阻擋),而且如果你有什麼其他動作,比如說在符鎮兵能夠阻擋之前殺掉它的話,他就得倒回這全部的動作,以正確的模式重新進行一遍,讓你能夠在恰當的時機做出附應。

 

OoOS是比賽規則中為了比賽能夠順利進行而做出的特別規定之一,這樣玩家才能像人類一樣來玩魔法風雲會這遊戲。

 

 

[Q]<虐殺手>在被<壓縮尺寸>之後還能殺人嗎?

 

[A]不行,他們只能坐在原地等著領失業救濟金,並且不造成任何傷害。由於傷害沒有造成,所以死觸異能毫無用武之地,因此沒有生物會被消滅。

 

 

[Q]<Rare-B-Gone>能用來對付秘「稀」牌嗎?這個稀有度名字裡面也有一個「稀」字不是嗎?

 

[A]機飛世界的規則主管Mark Rosewater曾表示,Rare-B-Gone確實能夠用來對付秘稀牌,而原因正是你指出的那樣。同時;這張牌的風味在於,它能用來懲罰那些使用「天價」牌的玩家──雖然這個詞跟大多數的稀有牌或秘稀牌無緣就是了。所以鵬洛客,甚至是克撒都逃不出……嗯……Rare-B-Gone插圖中畫的那玩意兒的手掌心。

 

 

派對結束了,伙計們。你們可以不用回家,但你們也不能呆在這。啊,好吧,你們可以留在這兒。但拉鐸司除外,因為它實在太臭了,而且還一直把我的貓點火來玩。而且它一站起來,我的天花板就會破個大洞。你真是一個壞客人啊,拉鐸司。

 

我們三個人都各完成了一個公會的內容,但讀者中數學靈光的人肯定已經發現我們還欠著兩個公會吧!剩下的會由誰來負責呢?那就下兩週都回來看看有什麼驚喜吧。

 

直到下週,繼續狂歡吧!

 

– Eli Shiffrin

 

 

[Q]我的指揮官<殺生者凱雷維克 Kaervek the Merciless>已經叫出兩次,但還是不停死去。所以我用<暴動之王拉鐸司>扁了對手一拳。這次我得付多少費用才能把凱雷維克叫出來?[/Q]

 

[A]讓我們從凱雷維克的費用看起,差不多也就是個30塊錢的廢…呃,5BR。然後加上兩次指揮官稅,漲到了9BR。在加完這些額外費用之後,輪到減少費用的效應生效,比如說拉鐸司給的大折扣。因此最後費用會降到3BR。就這樣了,你的五點法力狂人。

 

 

拉鐸司,快回家。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