顱內植入:技術性正確 或者是,最棒的正確

發表於 分類為「翻譯文章, 規則釋疑

原文出處: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article/649

譯者:DCI一級裁判Klarc

 

 

在此向您適當地問候(刪去其餘閒聊,詳細請參照文字紀錄)。根據之前刊登的計畫表,並且依照臨時(完整參議院的投票)的使命宣言,顱內植入在此時宣佈開會。如同開會前的議程所敘(第二草案,於三讀時通過),本會議將會以問與答型式來進行。朗誦人現在會發表請願人。

 

我們在此提醒請願人在提交問題時必須完成一份三式的27b/6表格、復簽,並且寄到位於新布拉夫工會廳的俄佐立參議院,顱內植入收 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是使用@CranialTweet推特歸檔。送貨日約為3~6週(於法律禁止處無效)。

 

 

NewImage

聽起來真棒。

 

 

[Q]我的對手使用<無情賈路>生了許多2/2綠色狼衍生物,然後又用<面紗咒賈路>生了許多1/1黑色狼衍生物。<扣留法球>會放逐它們全部嗎?

 

[A]當一個效應創造出一個沒有特別名字的衍生物時,它的名字就會和它的生物類別相同。賈路的兩面都沒有特別說明這些狼叫什麼名字,所以它們的名字都是「狼」。另,我們鼓勵這些衍生物的創造者向資料取回部申請包括全名的生產執照。

 

 

[Q]如果我的對手有個走路地,然後我用<細胞塑型 Cytoshape>或者是<紡鏡咒 Mirrorweave>來將它變成他操控的其他生物的拷貝,那我可以用<扣留法球>來扣留被拷貝的生物好放逐這個地嗎?

 

[A]可以的,扣留法球只會注意目標是否為非地。其他任何同名的永久物,不管地或非地,都會被放逐。除此之外,當他的走路地變成另一個生物的拷貝時它就不再是地了,所以會是扣留法球異能的合法目標。

 

最後,如果你對手所有的地都和他操控的一個非地永久物同名的話,那你的確可以用扣留法球把它們全部都放逐了。

 

 

[Q]如果我用之前放逐了<心念映像 Thought Reflection>的<重獲自由的卡恩>重新開始遊戲,那我起手會有七張手牌,還是十四張?

 

[A]七張。將之前被放逐的永久物放進戰場這步驟會在所有其他重新開始的過程之後,比如說像是抽起起手的七張牌之後。所以,心念映像在抽起手七張時還不在戰場上,因此不會影響這些抽牌。[/A]

 

 

[Q]我的對手可以用<殲智陷阱 Mindbreak Trap>放逐我的<最高裁決>嗎?

 

[A]儘管最高裁決不能被反擊,但它卻可以被特定的效應從堆疊上移除。然後,從堆疊上被移除的咒語或異能並不會結算,也不會任何的效果。

 

 

NewImage

注意:「美洲豹出沒」

 

 

[Q]如果我施放<落鎚>目標指定<突發衰敗>,我還加得到血嗎?

 

[A]官僚政治的想法是很固執的。儘管落錘無法反擊突發衰敗,它還是會盡其所能,因此你還是會得到5點血。

 

 

[Q]當我的對手宣佈阻擋者時,我可以使用<新布拉夫公會法師>的異能來拘留他的阻擋者嗎?

 

[A]你可以,但是這麼做並不會取消阻擋。一旦生物被宣佈為阻擋者,讓它無法進行阻擋並不會讓它停止阻擋。你必須在宣佈阻擋者前使用公會法師的異能(所以你無法知道你的對手想用哪些生物阻擋)。

 

 

[Q]如果我對手的<地城遊魂>橫置了我的生物,我可以拘留遊魂一回合來重置我的生物嗎?

 

[A]不行。起動式異能一定會寫成「費用:效應」這種形式。因此遊魂並沒有任何起動式異能,拘留它也不會結束或防止它的效應(即會創造一持續性效應的觸發式異能)。

 

 

[Q]如果我拘留了同樣的生物兩次(比如說,我<雲移>了我的<俄佐立逮捕人),那它會被拘留兩回合嗎?還是只有一回合?

 

[A]只有一回合。不管現在有多少拘留的效應,它們都會在你下個回合開始時移除。

 

 

[Q]我的對手在他的回合施放了<強制靜息>來拘留我的生物,而我當時沒有法力。在我的回合時,我可以施放<信念護盾>給它反藍保護來移除拘留的效應嗎?

 

[A]在這時間已經太遲了。反藍保護只有在回應靜息的時候才有用。一旦靜息成功結算,它就會將生物合法拘留,不管生物之後是否獲得反色保護都一樣。

 

 

[Q]那如果我用<雲移>呢?我的生物就不會被拘留了嗎?

 

[A]會的,因為在改變區域之後你的生物會成為一個新的遊戲物件,所以不會記得它之前被拘留的回憶。不過,它會獲得新的召喚失調(逃脫拘留的合理懲罰),因此它無法攻擊或是使用需要橫置或重置的異能。

 

 

[Q]如果我的對手沒有任何可以指定的永久物,那我還可以施放具有拘留異能的生物(比如說<徠夫空騎士>)嗎?我還可以用<三盟統領>攻擊嗎?

 

[A]可以的。靈氣是唯一需要指定目標的永久物咒語,而且攻擊永遠不會指定。當一個永久物進戰場或攻擊時觸發的異能會被放進堆疊,然後如果沒有合法目標的話就會從堆疊中移除。

 

 

[Q]如果我的<潔羽之光布魯娜>偷走我對手的<公義權威>,那它會計算誰的手牌?然後誰抽那張額外的牌?

 

[A]公義權威的加成是基於操控該生物玩家的手牌數量來決定,因此會計算你的手牌。同樣地,操控該生物的玩家會在抽牌步驟多抽一張牌。

 

 

[Q]布魯娜偷走的結界會給我的<空靈鎧>加成嗎?

 

[A]布魯娜只是單純地將靈氣結附到自己身上而已。她並不會給你這些靈氣的操控權,因此不會被算入空靈鎧的加成裡。

 

 

NewImage

「阻礙議事」這個字以前粗略是「海盜」的意思。Yarr。

 

 

[Q]如果我回應<最高裁決>施放<根生護衛>讓我的生物不可毀壞,那它們會活下來嗎?

 

[A]會的。事實上,沒有生物被消滅和反擊最高裁決是不一樣的。因此,最高裁決還是會結算,並且企圖消滅所有生物。它只是不會成功而已。

 

 

[Q]如果我有個可以減少防禦力的瞬間方法以及一個<空徽洛克鳥>,那我可以回應洛克鳥的異能讓我對手的生物變小來將它彈回手上嗎?

 

[A]空徽洛克鳥的異能要求你在將它放進堆疊時就要選擇一個合法的目標。這表示這生物的防禦力必須已經為2或以下,所以你需要在宣佈攻擊者之前就先縮小它。

 

 

[Q]如果我有個未搭檔的<神準導靈>,然後施放<清朗天使>,我可以魂繫它們並且「閃爍」天使來永久放逐三張牌嗎?

 

[A]可以。魂繫和天使的異能會同時觸發,所以你可以自己選擇將它們放進堆疊的順序。如果你讓魂繫先結算,你就可以在天使的進戰場異能還在堆疊中時起動「閃爍」異能,讓天使異能的目標被永久放逐(就和<雲移>以及<邪鬼獵人>一樣)。

 

 

[Q]<大審決者伊佩利>在雙頭巨人賽中會如何作用?如果有人攻擊我的隊友,我能抽牌嗎?如果是攻擊他的鵬洛客呢?

 

[A]在2HG中,攻擊的不是個別的玩家,而是一個隊伍。伊配利在你的隊伍被攻擊時會觸發。不過,伊配利只有在你操控的鵬洛客被攻擊時才會觸發,因此若是你隊友的鵬洛客被攻擊時你並不能抽牌。

 

 

[Q]<俄佐朗誦人>所要求的五個指示物都必須來自於他自己的異能嗎?還是我可以用增殖或是<倍產旺季 Doubling Season>來快速達到五個指示物?

 

[A]俄佐朗誦人並沒有提到指示物必須要從自己的異能中獲得,因此任何達到五個阻撓指示物的方法都是被允許的。不過主席要提醒請願人的是,好東西是屬於那些願意等待的人的。

 

 

[Q]如果具有侵染的生物對我造成傷害,我的朗誦人會移除一個指示物嗎?如果沒有指示物可以移除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

 

[A]會的。儘管傷害所造成的結果不同(中毒指示物而不是失去生命),它仍然是造成的傷害。幸運的是,朗誦人非常擅於阻撓,因此即使移除了所有的指示物他們還是會再接再厲,在你接下來的維持步驟一直阻撓。

 

 

[Q]由於<氣旋障壁>是個虛影,那它被指定的時候我需要犧牲它嗎?

 

[A]不用,儘管某些虛影生物擁有被咒語或異能指定就得被犧牲的觸發,但這跟身為虛影生物是沒有關係的。只有規則敘述中實際寫出這種觸發的生物才有這種異能,而其他包括氣旋障壁等的虛影生物並沒有這種敘述。

 

 

發言時間已到,因此本顱內植入會議在此宣佈休會。根據修訂計畫和時間表(章程)的附錄C(III),下一期的會議將在大約一週發生。請願人請準時出席。

 

– James Bennett, 官僚等級36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