顱內植入:團體治療

發表於 分類為「翻譯文章, 規則釋疑

原文出處: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article/634

譯者:DCI一級裁判Klarc

 

和平與繁榮啊,我的朋友!再訪拉尼卡系列已經上市,我們一系列公會主題的文章也於本期正式開始。我們拜訪的第一站是瑟雷尼亞盟會。瑟雷尼亞盟會是真正致力於整個社群的公會,使用的是綠白兩色的魔法,因此希望你們待在這兒的這段時間內能夠順心愉快。

 

NewImage

「瑟雷尼亞」裡面也有「尼亞(譯者註:nya為貓叫聲)」

 

如果你真的想致力於社群的發展,請繼續透過以下模式來向我們提問︰將您的問題寄到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是在@CranialTweet上推特我們。我們會盡快回答各位的問題,而且你的問題有可能在未來的文章中出現。

 

現在,讓我們和平地開始這一期的瑟雷尼亞專題精選問題吧。吟誦與擁抱是可以的。但是請不要在殿堂內奔跑。

 

 

[q]這回合早些時候,我的對手用一個噁心的<行屍>撲過來咬我,但由於我操控著<白金皇像>,所以我未加理會直接給它咬了,反正我的生命值不會變。我現在可以用<復仇箭>來消滅這殭屍嗎?

 

[a]可以的。雖然托白金皇像之福,殭屍對你造成的傷害並未造成你生命值的變動,但它還是造成過傷害。因此這個殭屍是復仇箭的合法目標,而且它也會被消滅。

 

 

[q]<圍欄巨人>在雙頭巨人裡的作用如何?

 

[a]可能沒有你想的那麼好。在雙頭巨人賽制中,永久物的操控權仍然分別屬於每個頭,所以你的圍欄巨人只會為你和你操控的永久物擋子彈。因此它在面對來勢洶洶、未受阻擋的攻擊者時就顯得毫無用處,畢竟你的對手可以將所有的傷害全部分配給你的隊友。

 

 

[q]我操控兩個<圍欄巨人>,而現在正有兩個我不能阻擋的4/4天使衍生物朝我撲面而來。我能讓每個巨人分別承擔一個天使的戰鬥傷害,好讓這兩個巨人都活下來嗎,還是只能讓一個巨人承受所有傷害然後英勇永存人間?[/q]

 

[a]恐怕會是後者。這兩個天使是同時造成戰鬥傷害,且每個圍欄巨人都會產生一個替代性效應,想要將全部的傷害轉移到自己身上。你從中選擇一個效應來生效。之後由於已沒有將會對你造成的其他傷害,因此來自另一個巨人的效應便不再適用。

 

 

[q]我有一個佩帶<玄鐵護甲>的<圍欄巨人>,因此我和我的生物現在可是高枕無憂。我的對手為了報復我,因此在我的巨人上面貼了個<怨毒身影>。如果現在我受到傷害會發生什麼事?

 

[a]這遊戲可能得以和局告終。對你造成的傷害將會轉移至巨人身上,觸發怨毒身影。傷害轉移到巨人身上,觸發怨毒身影。傷害轉移到…我想你應該懂了。這是一個只由強制性動作構成的循環,因此如果沒有玩家設法中止這循環的話,這對局只能以和局結束了。

 

 

[q]我操控兩個<狂野馴獸師>並讓他們一起攻擊。他們的攻防變化會如何?

 

[a]兩個狂野馴獸師的異能會同時觸發並想要一起進入堆疊,由於這兩個異能都是你操控,因此你可以決定它們的相對順序。然後這兩個異能依次結算,每個異能都會在結算的時候檢查其來源的力量。第一個結算的異能會給另一個+1/+1,所以第二個狂野馴獸師會成為2/2並給第一個+2/+2。所以,最後會有一個狂野馴獸師是2/2,另一個則是3/3。

 

 

[q]我用<狂野馴獸師>和其他生物進行攻擊,而我的對手回應觸發<肢解>了我的馴獸師。現在會發生什麼事?

 

[a]對你的其他生物來說可是嚴重至極。肢解會將你的馴獸師-4/-4,所以她會率先陣亡。但是,由於她在堆疊上的觸發式異能與來源無關,所以這個異能會照常結算。在結算的時候,異能會檢查馴獸師的最後已知訊息,得知她的力量為-4。雖然在很多情況下碰到負數的時候會使用0來代替,但這在要用此數字來計算力量和防禦力的增減時並不適用,而現在這種狀況剛好就是如此。這就代表你所有的生物都會被-4/-4,並很有可能造成災難性的後果。痛啊!

 

 

NewImage

我們是蒼穹之眼,在天上注視著你…

 

 

[q]如果我在沒有操控任何衍生物的情況下施放<蒼穹之眼>,我能殖民蒼穹之眼產生的鳥衍生物嗎?

 

[a]當然可以。你是在有效應指示你殖民的時候才需要選擇你操控的指示物。由於你是依照牌上印的順序來執行牌面敘述,所以在殖民的時候你確實會操控著一隻剛出現的1/1鳥。

 

 

[q]假設我的<擬態缸>上壓印著一個<看守狼 Watchwolf>。如果我複製出一個看守野狼衍生物並殖民它,到了回合結束我也要放逐殖民的拷貝嗎?又,這個拷貝會有敏捷嗎?

 

[a]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不」。擬態缸複製出來的衍生物在回合結束的時候要放逐,是因為擬態缸產生的一個延遲性觸發式異能的。這並不是衍生物的異能,因此殖民產生的衍生物沒有理由會在回合結束時一起被放逐。額外的敏捷異能也不是該衍生物的可複製特徵,原因則是這個異能並未出現在原版的牌張上,也不是因拷貝效應而獲得的異能。由於這個異能是衍生物產生之後才「獲得」的,所以拷貝的時候不會拷貝這個敏捷異能。

 

 

[q]我操控一個<守護者樹叢>產生的8/8元素衍生物,然後用<仿生妖>拷貝了它。<幽魅將領>會給仿生妖+1/+1嗎?

 

[a]不會。永久物是牌還是衍生物是物件本身的物理屬性,並不是可以拷貝的特徵。就算仿生妖拷貝了某個衍生物,它本身也是一張牌,所以它「只」有8/8這麼小。

 

 

[q]我墳場裡有一個<瑟雷尼亞之聲卓塔妮>,而我則操控著<降靈>和<倍產旺季 Doubling Season>。如果我用降靈生出了兩個卓塔妮的衍生物,那我能獲得多少點生命?

 

[a]你會獲得10點生命。雖然這些永久物會因為傳奇規則之故近乎瞬間就會消失不見,但他們還是曾經進過戰場的。由於他們是同時進入戰場,因此他們能夠看到彼此進戰場的動作,所以你最後能夠獲得五點生命的兩倍。另外,如果你不清楚能否在衍生物爆掉之前能否起動殖民異能,那我就順便把答案告訴你吧︰不行。傳奇規則是在檢查狀態動作的時候消滅這兩個衍生物的,而此時你並沒有機會執行任何的遊戲動作。

 

 

[q]我能殖民具帷幕異能的衍生物嗎?

 

[a]當然可以。殖民並不會指定你要複製的那個衍生物為目標,所以不會受到帷幕、反X保護或是讓它不能成為咒語或異能目標的其他異能所影響。

 

 

[q]我操控貼有<花粉光翼 Pollenbright Wings>的<行路殿堂>。如果我扁到了我的對手,那我能殖民花粉光翼生出來的腐生物衍生物嗎?

 

[a]當然可以。跟前面的那個問題類似,你是在殖民異能結算的時候才選擇要拷貝的衍生物。由於你操控Pollenbright Wings和殿堂的異能,而且這兩個異能是同時觸發,所以你可以選擇要讓哪個先結算。如果你讓花粉光翼的異能先結算,那你就會能得到一批新鮮的腐生物來供殿堂的異能殖民。

 

 

[q]如果我用<遠眺>找出一個<殿堂花園>,那我能支付2點生命讓殿堂花園站著進戰場嗎?

 

[a]不行。殿堂花園上面並不是說如果你支付了2點生命,那它就會以未橫置的狀態進戰場。實際的情況是,如果你支付了兩點生命,那麼就會少一個讓它橫置進戰場的效應。在沒有其他效應的情況下,它就會按照預設的情況以未橫置的狀態進戰場,但是遠眺自身的效應仍然會讓它橫置進來。

 

 

[q]我的對手操控<古靈精怪 Morphling>並將它灌成了5/1。我試圖用<瑟雷尼亞護符>來放逐它,但我的對手回應將它灌回成4/2。那麼瑟雷尼亞護符還能放逐它嗎?

 

[a]不行。護符會在結算的時候被反擊。放逐模式的目標要求是「目標力量大於或等於5的生物」。由於這是一個目標要求,所以會在咒語試圖結算時再度進行檢查。因為古靈精怪的力量已不再大於或等於5,所以現在它就是瑟雷尼亞護符的非法目標了。

 

 

NewImage

讓我安眠

睡到天明

 

 

[q]如果我的對手操控<得享安息>,然後我的<世脊亞龍>被消滅,那我還能得到三個5/5亞龍衍生物嗎?

 

[a]很可惜,不行。得享安息會以「前往放逐區」來替代亞龍原本準備前往墳場的行程,所以亞龍從來沒有進過墳場。注明「死去」時觸發的觸發式異能是在生物從戰場置入墳場時觸發,但現在並沒有生物進墳場。所以你無法得到任何小小亞龍。

 

 

[q]我對手操控<得享安息>,而我用<揭露之光>消滅了它。得享安息和揭露之光最後會各去到哪?

 

[a]讓我們一步一步來看。當揭露之光結算時,第一步是執行其上的敘述,所以我們就把得享安息消滅。在遊戲將結界移往其他區域時,它得先確定要往哪移。此刻得享安息還在戰場上,所以它自己的替代性效應依然有效,因此得享安息會被放逐。然後完成任務的揭露之光會被遊戲移到擁有者的墳場裡。此時得享安息已無法替代此事件,所以揭露之光最後就會乖乖待在墳場。

 

 

[q]雙頭巨人裡<城市萌芽>該如何作用?我會在我對手的重置步驟中把這塊結附的地重置兩次嗎?

 

[a]跟在普通雙人對戰裡的作用沒什麼不一樣,你還是只能在你對手的重置步驟中把這塊地重置一次。城市萌芽不是將某個觸發式異能賦予到所結附的地上面,而只是改變了在不是你的重置階段中如何重置的遊戲規則。

 

 

[q]我操控<復耀黎茲 Rhys the Redeemed>、<護教軍聖戰>和四個綠白雙色的妖精/戰士衍生物。如果我用黎茲的異能來讓我的衍生物數量加倍,會發生什麼事?

 

[a]你會同時得到四個全新的衍生物,並且觸發四次護教軍聖戰的異能。每個觸發式異能都會在你的每個生物上各放置一個+1/+1指示物,包括新出現的那四個。在所有觸發式異能完成結算之後,你會得到一個5/5的黎茲和八個5/5的妖精/戰士衍生物,這或許已經夠你贏得遊戲了。

 

 

[q]我操控<獵場 Hunting Grounds>而且我已達到了門檻,然後我的對手施放了<審判末日>。如果我利用獵場的異能將我手上的某個生物放進戰場,那這個生物也會被審判嗎?

 

[a]恐怕會的。「對手施放了審判末日」這動作觸發的獵場異能,因此這個異能會在審判末日之後進入堆疊,處於其上方,並先結算。

 

 

[q]我現在感覺非常大方,所以能用<亞維馬雅樹靈 Yavimaya Dryad>來送我對手一個<樹靈喬木 Dryad Arbor>嗎?

 

[a]沒問題。亞維馬雅樹靈要你搜尋的是一張樹林牌,因此只要類別欄中注明了「樹林」這個字的牌都可以找。除了是個生物之外,樹靈喬木也是一個樹林,所以亞維馬雅樹靈能夠找到它。該異能是讓任何目標玩家來獲得這張你找到的牌,因此只要你的對手不要因故給了自己帷幕異能,那麼你就能把樹靈喬木送給他。

 

 

這就是我們綠色、白色、綠白雙色魔法之旅的全部內容。直到下次,希望您能在幫助社區的同時感到快樂。因為我們都是!

 

– Carsten Haese

在《顱內植入:團體治療》中有 10 則留言

  1. 席嘉妲小姐是個十分有原則的人!她”絕對不會允許”你在”她面前”,拿任何可憐的小生命去餵飽那天殺的惡魔的(包括她自己的)!而你也只能貫徹她的原則與邪惡決一死戰,至死方休(乖乖擋那隻6/6大仔吧)!

  2. 請教一個問題:若對手操控瀆聖惡魔且宣告攻擊,而我操控蒼鷺天使。我是否能夠犧牲一隻生物來橫置對手的瀆聖惡魔?

    1. 照理來說當然都沒問題,但這麼做情況只會越來越糟,因為兩隻傳奇生物會因為名字專利而鬧上法庭,而雙雙從場上退出!這個情況在上一個標準十分常見(你知道的某個2CC生物),所以我認為你應該不會想這麼做的…

  3. 歡慶天使的效果是:
    玩家不能以支付生命或犧牲生物的方式施放咒語或起動異能。
    而”,之後犧牲掉一個生物”是在”:”冒號之後,所以並非”啟動效果的方式”,而是代價支付過後所得到的”效果”,所以不受影響,但對方場上有蒼鷺天使時就另當別論了。

  4. 當Angel of Jubilation在場時,我的Stitcher’s Apprentice仍可以放出2/2生物嗎?

    1. 我推測:犧牲生物是啟動拼接師的學徒異能的結果,不是費用。所以不在歡慶天使的管轄範圍內。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