顱內植入:標準的最後榮光 或者是,帶著我轉啊轉

發表於 分類為「翻譯文章, 規則釋疑

原文出處: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article/619

譯者:DCI一級裁判Klarc

空氣清新,電視上也充滿了(美式)足球,這只能代表一件事:賽制要輪替了。是的,再幾週之後我們就要和秘羅地創痕環境說掰掰,並且(再)和拉尼卡說哈囉。不過在那之前,我們還是有一些舊標準可以玩,以及許多的問題可以回答!

 

 

如同以往,如果你有問題,請將它們寄到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是在@CranialTweet上推特我們。

 

 

 

NewImage

時間持續飛逝…

 

 

 

[Q]我正在玩薪傳賽制,而我的對手使用的是一副奇蹟控。我場上有個上面有兩顆指示物的<乙太精瓶 Aether Vial>,然後手上有張<潮窟渡船伕 Tidehollow Sculler潮窟渡船伕>。當他展示<終始>的時候,我有任何時間點可以用精瓶將渡船伕放進戰場奪走它嗎?而如果我這樣做,那他還能以奇蹟的方式施放它嗎?

 

[A]你的對手奇蹟似的並不會終始你的生物。奇蹟牽涉到一個觸發式異能,並且會在他抽起(和展示)終始的時候觸發。因為他抽起來了,所以你可以用精瓶扔渡船伕進場壓掉它,而因為它此時已不在你對手手中,所你他也無法施放它。

 

 

 

[Q]我想要<移轉>我對手的<捕食>。由於我現在操控它,我可以指定第二個目標為他的其他生物嗎?

 

[A]不然。雖然移轉讓你可以更改捕食的目標,但卻不會讓你操控捕食,因此「目標你操控的生物」和「目標你不操控的生物」還是得由你對手的觀點來進行。不過往好處想,你還是可以讓他最弱小的生物單挑你最大隻的肌肉棒子。

 

 

 

[Q]拉尼卡]的「電震地」和將地橫置放進場的效應會有什麼互動?比如說,我用<遠眺>找出<殿堂花園 Temple Garden>,那我能付兩點血讓它站著進來嗎?

 

[A]你是可以付那兩點血啦…但這麼做並沒有什麼好處。殿堂花園(已及其他所有「電震地」)上面說明如果不付血就得橫置進場,而不是說付血就會站著進來。因此當你付的時候,你只是擺脫了橫置它的條件,而其他,像是遠眺的效應,還是會存在並且橫置它。

 

 

 

[Q]我手上有張<深夜忍者 Ninja of the Deep Hours>,然後我用一隻生物攻擊。如果我的對手沒有可以進行阻擋的生物,那我要如何在不詢問我對手的情況下(這樣他就會知道我要忍術進場並提前準備應付)知道我的攻擊者何時才會成為「未被阻擋」呢?

 

[A]這就是現實生活的不便之處了。在完美的世界裡,遊戲處於戰鬥的哪個步驟會是非常清楚的,而當遊戲進行到宣佈阻擋者步驟時你的攻擊者就算是未被阻擋,可以忍術進來了。但是在現實中並非如此,就算他現在沒有可以阻擋的生物(舉例來說,他手上可能有會閃現的生物),也不代表他不會瞬間跳出來。因此你只得詢問,或是希望你的對手說個什麼代表遊戲已進入下個步驟。這代表他可能知道你有招,但是人生嘛,總不能事事如意。

 

 

 

NewImage

度時間的一種精神方式

 

 

 

[Q]在一場EDH的遊戲中我起動了我的<嗔怒明神 Myojin of Infinite Rage>,然後我的對手回應用<送終刀鋒>宰了我現在可以毀壞的明神上。現在會發生什麼事?所有的地牌會因為明神已死而留在場上嗎?

 

[A]你會對所有的地狂怒一陣!一旦異能進堆疊之後,消滅會移除來源並不會反擊或者是防治該異能的發生。因此,你場上不會再有一個暴怒的明神,不過所有的地還是會被炸光。

 

 

 

[Q]如果我有兩個<爍野哨站>和兩個<雲際哨站 Cloudpost>,然後我<鬼影閃爍>那兩個爍野哨站,我會加多少血?

 

[A]你會加非常健康的8點血。這兩個爍野哨站會同時重新進場並且觸發。當這些觸發異能結算時,戰場上會有四個處所,因此每個觸發會給你四點血,總共8點。

 

 

 

[Q]有個<火焰柱>來勢洶洶朝著我的(未變身)<掘密師>而來,而我則回應給了他一點<生體突長>來救他。但是我的對手卻說我的掘密師會在回合結束,突長的效果清除時死去,這樣是對的嗎?

 

[A]你的小老弟還可以再掘!傷害和任何「直到回合結束」效應都會在回合的清除步驟時同時移除。因此掘密師會從上面有2點傷害的3/3變成上面有零點傷害的1/1,而這兩種情況對他來說都不是致命的。

 

 

 

[Q]當我使用<母聖樹 Boseiju, Who Shelters All>的法力來支付<弧鋒光 Arc Blade>的延緩費用時,弧鋒光會不能被反擊嗎?

 

[A]母聖樹的異能只會在你用它來施放咒語的時候才會生效,而延緩並不是施放。你會在移除最後一個時間指示物時施放該咒語,但在該時間點你並沒有支付任何法力來施放它。因此你並沒有支付任何法力來施放這個咒語(當然也沒用到母聖樹的法力),所以這咒語不會得到「不能被反擊」這個好處。

 

 

 

[Q]像是<徘徊靈魂>這類的咒語會因為返照費用是黑的而算是多色嗎?而若它不是,我可以在純白指揮官套牌中使用嗎?

 

[A]一張牌的顏色是由它的魔法力費用中的顏色,以及任何顏色指示(比如說雙面卡的「夜」面),或者是設定顏色的特性定義異能來決定的。因此徘徊靈魂是張白色的牌,而不是黑白的牌。不過要注意的是,指揮官看的不是顏色,而是一種叫做「顏色身份」的東西,會考慮到一張牌上所有的魔法力符號。這就表示徘徊靈魂的顏色身份是白和黑,因此你只能在指揮官同時是白色和黑色的套牌中使用它。

 

 

 

[Q]如果我橫置<師範占卜陀螺 Sensei’s Divining Top>來起動它的第二個異能,而我的對手則回應用<蒙納坷 Memnarch>偷走它會發生什麼事?陀螺還會回到誰的牌庫頂嗎?如果是,會是誰的牌庫?

 

[A]會的,而且會是你的牌庫。師範占卜陀螺說要將它置於擁有者]的牌庫頂,而不管現在是誰在操控它,你一定都會是它的擁有者。除此之外,你所擁有的牌絕不會被放進其他玩家的牌庫、手牌、或者是墳場中,他只會進入你的。

 

 

 

[Q]如果我有一個,比如說用<波拉斯特務泰茲瑞>異能變成生物的<亡靈之網 Soul Net>,然後其他人施放<神之憤怒 Wrath of God>會發生什麼事?網會因為死後不再是生物而觸發嗎?然後,我可以讓我的其他生物比網先進墳場,讓它至少可以看到它們死去嗎?

 

[A]所有的生物會同時進墳場,不過這並不會阻止你順便加點血。在規則上,對於東西離開戰場時的觸發異能(以及其他異能)會「往回看」,然後看到一堆東西剛死去,以及在乎這件事的某個東西。這就表示亡靈之網會「看」到自己以生物狀態死去,同時也會看到和它一起死去的其他生物,並且觸發那麼多次。

 

 

 

[Q]如果我操控多張<煙幕 Smoke>,那它們會如何互動?有生物可以重置嗎?

 

[A]每個煙幕都是說每個玩家在重置步驟只能重置最多一個生物。加入更多煙幕並不會減少這個數字,只是會更強調這個「最多一個」的重點而已。因此就算你和你的對手各操控四個煙幕,你們在各自的重置步驟還是只能重置一個生物。

 

 

 

[Q]我的對手用一個<不死煉金術士>攻擊我,然後我不阻擋。在它磨掉的牌中有一張<無盡輪迴烏拉莫 Ulamog, the Infinite Gyre>。烏拉莫會洗回我的牌庫,還是我的對手會獲得一個殭屍衍生物?

 

[A]以上皆是。當烏拉莫進入你的墳場時,它的洗回牌庫異能和煉金術士的衍生物創造異能都會觸發。因為現在是你對手的回合(因為他攻擊你)煉金術士的異能會先進堆疊,然後才是烏拉莫的異能。烏拉莫的異能會先結算然後洗牌,接著才是煉金術士的。該異能並不會指定墳場裡的牌,因此它不會被反擊,而只是盡其所能結算而已。在這個例子中,這就表示它會生一個衍生物,也不會放逐現在躲在牌庫中的烏拉莫。

 

 

 

NewImage

創痕掰掰啦,我們會想你的

 

 

 

[Q]在雙頭巨人的遊戲中,我可以用我的魂繫生物和我隊友的搭檔嗎?

 

[A]儘管你和你的隊友可能是嘛吉,但是很遺憾地你們的生物卻不行。在雙頭巨人中,你們只會共用生命總數和中毒總數,謹此而已。你還是只能操控自己的生物,你的隊友也只會操控他的生物,這也表示魂繫(只會在你所操控的兩個生物上起作用)無法讓你的生物和你隊友的生物成為最佳拍檔。

 

 

 

[Q]如果<狂野呼喚 Wild Evocation>展示了一張費用中有X的牌(比如說<火泉噴發>),我需要以X=0施放它嗎?那像是<爾泰的干預 Ertai’s Meddling>這種表明X不得為零的牌呢?

 

[A]狂野呼喚說你一定要施放展示的咒語,而當你不用支付法力費用施放咒語時,X就必須為零。唯一的例外就是狂野呼喚異能中「如果可以」的部份。你還是不能選擇不施放,但是如果施放咒語本身就是不合法的,那你就不用施放它。以爾泰的干預為例,你除了不能使X=0,你在沒有可以指定的咒語的情況下也不能施放它。所以結果就是,你不用施放這咒語,而它也會乖乖待在你手中。

 

 

 

[Q]如果我的對手只有一個生物,而我用<笞仇靈 Hateflayer>攻擊,那我可以用笞仇靈的異能在他阻擋之前宰了他的生物嗎?我如果這麼做,那笞仇靈還算是在攻擊嗎?

 

[A]你的對手會因為你這麼做而仇視你。首先,在宣佈攻擊步驟,你宣佈攻擊生物之後有個時機可以施放咒語和起動異能。笞仇靈在這時已經橫置了,所以你可以重置它支付它的費用,而它也會扁你指定的目標一頓。然後,重置一個攻擊生物並不會將它移出戰鬥,因此你的對手除了會失去一個可能的阻擋者之外,他還要被鞭笞5點的戰鬥傷害。

 

 

 

[Q]我場上有個<卓耶卡石板跡 Flagstones of Trokair>。我可以下第二個,並且在傳奇規則看到之前橫置它們提法力,然後找我的兩張平原嗎?

 

[A]「傳奇規則」是一個狀態動作:它不會用到堆疊、不能回應,而且你在它生效之前什麼事都不能做,甚至連轉地提法力都不行。因此你可以在下第二個石板跡之前橫置第一個提取一點法力,不過你沒有可能從另一個石板跡那裡提到第二點法力的,因為你在下了它之後兩個石板跡就會在你能做任何事情之前手牽手進墳場了。

 

 

 

[Q]<大地封印>會讓<尤屯大兵 Jötun Grunt>的累計維持無法支付嗎?

 

[A]不會。一個咒語或異能只有在規則敘述或是關鍵字的定義中有「目標」這兩個字的時候才會指定目標。大兵沒有用「目標」這兩個字,所以它並沒有指定墳場中的任何牌,因此大地封印並不會干預它。

 

 

 

[Q]如果我有一個海島、平原、沼澤、山脈、樹林,以及一個<雲際哨站 Cloudpost>和一個<沙漠 Desert>,那<部族焰火 Tribal Flames>會打七點嗎?

 

[A]雖然我很想知道你的套牌是如何讓這些地出現在戰場上,但它們還是只會讓焰火打5點。儘管魔法風雲會中有其它的地副類別(像是處所以及沙漠),部族焰火說它只會算基本款的,而這遊戲中就只有五種基本地類別。

 

 

 

[Q]如果我操控<賈路的獸群>而我牌庫頂是一張<蘊生洞穴 Zoetic Cavern>,那我可以面朝下施放洞穴嗎?換成<慕達雅先知 Oracle of Mul Daya>又會怎樣?

 

[A]儘管聽起來可能很奇怪,但是獸群允許你從牌庫頂面朝下施放洞穴。變身會檢查一張牌面朝下時施放的合法性,而面朝下的蘊生洞穴是個2/2生物,因此獸群說你可以從牌庫頂施放。不過慕達雅先知就不行了,因為她只讓你能多下地,而不是施放咒語。因此有先知的情況下,你可以以地的狀態下洞穴但是不能面朝下施放它(甲路的獸群則剛好相反,你可以面朝下施放洞穴,但卻不能以地的狀態下它)。

 

 

 

光想到賽制的輪替我就開始頭暈了,所以這週就這樣吧。但是下週別忘記準時觀賞Eli帶來的特別再訪拉尼卡主題的顱內植入!

 

 

– James Bennett

在《顱內植入:標準的最後榮光 或者是,帶著我轉啊轉》中有 3 則留言

  1. 感覺很奇怪啊,獸群不是應該要先檢查牌庫頂的牌是否為生物牌嗎? 那照這個邏輯,妖精吹笛手也可以把洞穴從手中吹進場囉? 效應是從牌庫找生物的牌也可以找到洞穴?

    1. 洞穴是地牌沒錯,他從頭到尾都是地牌。
      所以妖精吹笛手和搜尋生物都是形不通的。

      變身異能只在於討論「我能不能施放這張牌」的時候才會作用。剛好賈路的獸群就是管施放的,所以這一步ok。

      剩下的問題在於我是先施放它才把他翻過來,還是先翻過來才施放它?

      大部分的直覺都是前者,所以會覺得賈路的獸群根本不會管這張「地牌」。
      但變身異能就是如此強大,強大到規則確實明白寫著:
      欲以變身異能施放牌時,在將其放入堆疊『之前』就應先將他翻為牌面朝下。
      此牌成為一張2/2的『生物牌』,沒有名稱、顏色、異能等等……

      既然他都能夠做到這種地步了,當然足以說服賈路的獸群,說「我真的是一張生物牌,讓我施放吧。」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