顱內植入:一葉知秋

發表於 分類為「翻譯文章, 規則釋疑

譯者:DCI一級裁判Klarc

歡迎各位來到新一期的顱內植入。順著我們開頭進行天氣播報的傳統,我先報告一下天氣的情況,炎炎夏日即將過去,托萊多這邊的氣溫也終於回到了可以接受的範圍。這個週末恰逢秋分節氣,代表著秋天的開始。每半年一度的等分日時,我都會遵循我自己的傳統,聆聽Jean Michel Jarre那張同名的專輯。是的,我已經老了,我喜歡聽那些年紀比我小一點的歌曲。

 

 

NewImage

呀逼~

 

 

秋季的到來,代表著新賽制的日子也離我們不遠了。再訪拉尼卡即將登台亮相,標準賽制的舞台即將告別秘羅地創痕環境及魔法風雲會2012。不過在那之前,我們的收件箱裡面依然還有許多的問題等待解答。有些問題顯然是受到了最近公佈新牌的啟發,但請各位放心,下面的問答中100%不含任何劇透。

 

 

如果你有疑問需要我們幫你解答,你可以和往常一樣,把問題寄到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在@CranialTweet上面推特我們來獲得即時的簡短回答。我們會將各位的問題精選在日後的文章中發表。

 

 

[q]我能用<海溫古巫妖>來從我的墳場裡呼魂<尖吼怪 Shriekmaw>嗎?

 

[a]可以!海溫古巫妖的異能只是產生了一個持續性效應,允許你從其他地方施放該牌,不過這個效應並不像<迅咒法師>那樣,要求你必須透過支付某個替代性費用才能施放。類似地,呼魂費用也並不是只有透過「從你手上施放尖吼怪」的模式才能支付。當你要從墳場中施放尖吼怪時,你依然得選擇要支付哪個費用,所以呼魂它顯然是個合理的選擇。

 

 

 

[q]我能用<穿髓金針 Pithing Needle>喊<食物鏈 Food Chain>嗎?

 

[a]可以,但你可能不會想要這麼做。Food Chain的異能屬於魔法力異能,因為(1)它是個沒有目標的起動式異能,(2)不是忠誠異能,以及(3)它結算時能將魔法力放進玩家的魔法力池中。穿髓金針不禁止魔法力異能的起動,所以喊食物鏈幾乎沒有效果。

 

 

 

[q]我的對手對我很不好,用<永封咒>喊掉了<諄諄教誨 Show and Tell>。如果我設法把諄諄教誨放進墳場裡,那麼我能透過<咒語糾結>來繞過永封咒施放諄諄教誨嗎?

 

[a]你的計畫聽起來似乎很荒唐,不過卻是可行的。咒語糾結是讓你拷貝目標牌後,施放這些複製品。永封咒只會禁止你施放名稱為「諄諄教誨」的牌,由於拷貝並不是牌,因此能躲過永封咒的封鎖。

 

 

 

[q]有一天我在打Magic Online的時候,我施放了<咒語糾結>並指定我自己的<令其回響>和對手的<電震>為目標。我將令其回響的目標指定為咒語糾結,但它卻沒有做拷貝出來。程式出錯了嗎?

 

[a]沒有,這是正確的。你是在咒語糾結結算的過程中施放令其回響,或者說是令其回響的拷貝。由於咒語糾結仍在結算,因此它就跟其他這類咒語一樣,還待在堆疊上,所以它會是令其回響的合法目標。然後咒語糾結完成結算離開堆疊,而令其回響則孤零零地留在堆疊上,並痴痴望著一個非法的目標。最後,令其回響會在結算時被反擊,其上的效應均不會發生。

 

 

 

[q]如果我返照<顫慄再現 Dread Return>,我還要支付<磁石魔像 Lodestone Golem>產生的額外費用嗎?

 

[a]恐怕是要的。魔像上那個咒語須多支付[mana]1[/mana]才能施放的效應,對通常情況下未含有需要支付魔法力的返照費用也有效果。因此最後你要支付的總費用會變成「[mana]1[/mana],犧牲三個生物」。

 

 

NewImage

別驚醒巨龍……

 

 

 

[q]我能用<殘暴漸增>來喚醒我的<靜眠巨龍>嗎?

 

[a]當然可以。名稱相同的指示物彼此之間並無區別,所以靜眠巨龍分不清它上面的+1/+1指示物當中哪些是自己的觸發式異能帶來的,哪些是其他效應放上去的。你成功喚醒了巨龍!

 

 

 

[q]Duel Decks: Izzet vs Golgari對決禮盒中的再訪拉尼卡預覽牌能在正式比賽中使用嗎?

 

[a]他們是正式發售的魔法風雲會牌張,因此是可以在正式比賽中使用的,不過目前只能在薪傳這類永久賽制中使用。可用於標準賽和近代賽的牌池是根據核心系列及擴張系列決定的,而Duel Decks對決禮盒並不屬於這兩者,因此在這個產品中出現的牌張並不自動代表著這張牌可以在標準賽中使用。舉例來說,<葛加理巫妖領主賈雷>已可以在薪傳賽中使用,但需要等到再訪拉尼卡發售之後,才能在標準賽中使用。

 

 

 

[q]我能只犧牲一個<Bayou>就把<葛加理巫妖領主賈雷>從我的墳場移回我手上嗎?

 

[a]不行。這個費用要你犧牲一個東西和另一個東西,所以你必須要犧牲兩個東西。只犧牲一個同時滿足兩項要求的東西顯然是不夠的。

 

 

 

[q]假設我墳場裡和戰場上各有一個<回收秘耳>。如果戰場上的那個不幸陣亡了,我能把在墳場裡的那一個撿回我的手上嗎?

 

[a]當然可以,沒有問題。「另一張目標神器牌」正如字面所指,只是說明剛剛死掉的那個回收秘耳不能撿自己,而不是說那張牌的名稱得與「回收秘耳」不一樣才行。

 

 

 

[q]連擊與踐踏之間是如何作用的?我的<神明符文 Runes of the Deus>套牌想要深入了解一下。

 

[a]連擊與踐踏之間互動良好,在能第一下就把阻擋生物打飛的肌肉棒子生物身上效果尤為顯著。

 

連擊意指該生物能分發並造成兩次戰鬥傷害,一次是在先攻戰鬥傷害步驟,一次是在普通戰鬥傷害步驟。踐踏意指該生物能將過量的傷害分發給防禦玩家。兩者連在一起,就代表著該生物能夠分發兩次傷害,同時可以將過量的傷害分發給防禦玩家。

 

讓我們看一個實例吧。假設攻擊的是一個4/4具有連擊與踐踏的生物,阻擋它的是一個沒有異能的1/1。在先攻戰鬥傷害步驟,攻擊者在把1點傷害分發給阻擋者,就可以把剩下的傷害全部分發給防禦玩家。阻擋者死去,到了普通戰鬥傷害步驟的時候,已沒有阻擋者剩下來給進攻生物分發傷害,所以這步驟所有的傷害都會踐踏給防禦玩家。在此例中,防禦玩家總共會受到7點傷害。

 

 

 

[q]如果我回應<豐饉劍>的觸發異能橫置所有地來產生魔法力,我能把這些魔法力留到第二個行動階段嗎?

 

[a]在沒有幫助的情況下不行。觸發發生的時機,是在持劍生物造成戰鬥傷害的戰鬥傷害步驟。通常情況下,魔法力池會在每個步驟結束的時候清空,因此你得在這個戰鬥傷害步驟就把魔法力用光。如果你想把這些魔法力留到行動階段再用,你就得借助像是<湧昇 Upwelling>這一類的效應才行。

 

 

 

[q]<燒燃>上面寫「不能被咒語或異能反擊」,而<靈魂洞窟>只寫了「不能被反擊」。這兩種表述有什麼區別?

 

[a]區別僅在於,燒燃需要選擇目標,而靈魂洞窟上面說的是生物咒語的情況~這類咒語永遠不需要指定目標。如果具有目標的咒語在施放之後指定的所有目標均非法,則該咒語會被遊戲規則反擊,因此燒燃和其他具有目標的咒語得特別注明「被咒語或異能反擊」,好留下給遊戲規則反擊的空間。而遊戲不會試著反擊不需指定目標的咒語,因此在該類咒語上不用特別注明。

 

 

 

NewImage

這是陷阱!

 

 

 

[q]我想利用<Collective Voyage>來達成<檔案陷阱 Archive Trap>透過替代式費用施放的條件。我可以這麼做嗎?

 

[a]可以的。就算沒人橫置地讓X為0,或有人不想找出任何地來,Collective Voyage也仍然會要求玩家搜尋牌庫並洗牌。檔案陷阱並不在乎搜尋牌庫時有沒有把牌找出來,它只在乎是否有對手搜尋了牌庫~而這點是毫無疑問的。

 

 

 

[q]<乙太原質怪 Aetherplasm>能與一個上面寫著「不能進行阻擋」或具有不能阻擋特定攻擊生物異能的生物交換,來讓後者阻擋乙太原質怪之前正在阻擋的生物嗎?

 

[a]可以。從你手上放置進場的另一個生物只是被你放進戰場且正阻擋該攻擊者而已。阻擋要求和限制只會在玩家宣告阻擋者的時候檢查。由於這個新的阻擋生物實際上並沒有被宣告為阻擋生物,所以它能逃過阻擋合法性的檢查。

 

 

 

[q]我施放<記憶之旅>指定了我的對手和他墳場裡的三張牌為目標。他則回應用<賽特之虎 Seht’s Tiger>給了自己反藍保護異能,因為他就是這麼酷。那麼記憶之旅該怎麼處理呢?

 

[a]當記憶之旅開始結算時,它會檢查自己是否仍具有至少一個合法目標。由於你的對手還沒有酷到能同時再下一個<大地封印>的地步,所以在他墳場裡的三張牌仍是該咒語的合法目標。記憶之旅依然能夠結算,並盡可能完成其上的敘述。然而「盡可能」在這個情況下其實就是「不可能」。由於咒語不能讓非法目標執行任何動作,因此我們也不得不略過記憶之旅上唯一的那行敘述。

 

 

 

[q]<面紗的莉蓮娜>的-6異能遇到靈氣該如何操作?

 

[a]靈氣是獨立於其所結附的永久物或玩家的永久物,因此你也得將它單獨分入任一堆中。如果你的對手有一個結附有<幽靈飛翔的<無形伏擊客>,你可以選擇將這兩張牌放在一堆或各自分開。如果你把這兩張牌分作兩堆,而且你的對手選擇犧牲伏擊客,那幽靈飛翔則會因未結附於任何永久物或玩家上之故,緊隨伏擊客進入墳場。

 

 

 

[q]我操控一個<暴戰翻騰>,一個<黃銅扈從>和一個<外殖骨骼>。如果我施放一個生物,我能夠回應暴戰翻騰的觸發,利用黃銅扈從把外殖骨骼佩帶在該生物上,進而增加此觸發結算時要造成的傷害數量,同時讓此傷害帶上侵染嗎?

 

[a]當然可以。暴戰翻騰的觸發會用到堆疊,因此你可以用黃銅扈從的異能回應。黃銅扈從的異能會進入堆疊並且在該觸發之上,所以會先結算。之後暴戰翻騰的觸發結算並且讓生物造成傷害,此時由於該生物已佩帶了外殖骨骼,所以這傷害會多加2,同時帶有侵染。

 

 

 

[q]如果我操控<克撒之鎧 Urza’s Armor>而我的對手操控<瑞斯大熔爐 Furnace of Rath>,那麼當我的對手用<放蕩烈焰術士>戳我的時候,是由誰來決定哪個效應會最後生效?跟目前是誰的回合有關係嗎?跟時間印記有關係嗎?

 

[a]不論現在是誰的回合,也不管克撒之鎧與瑞斯大熔爐的時間印記順序如何,這兩個效應的最終結果都是由你來決定。原因在於,克撒之鎧和熔爐所產生的防止性/替代性效應會對同一個事件產生影響,而這即是將對你造成的傷害。對同一事件生效的多個防止性/替代性效應之間相對生效的順序,是由將受該事件影響的玩家來決定的。在此情況中,這個事件是即將對你造成的1點傷害,因此你就是這位受影響的玩家。因此你可以選擇讓熔爐的效應先生效,將傷害加倍到2,然後再讓鎧甲的效應生效,將傷害再次降到1;你也可以讓鎧甲的效應先生效好讓熔爐的效應落空,因為此時這事件裡面已沒有任何傷害了。

 

 

 

這就是今天這一期的全部內容。請下週再回來,看看在期盼再訪拉尼卡的最後一周James會為我們帶來什麼精彩內容吧!

 

 

– Carsten Haese

 

在《顱內植入:一葉知秋》中有 8 則留言

  1. 1. 放逐化身巨龍的回合中,化身巨龍回來時已經過了「結束步驟開始時」的瞬間
    (因為過了那一瞬間,凡瑟的回場異能才有辦法結算並把化身巨龍送回來)
    但是化身巨龍在每個回合結束步驟都會鎖血,所以到了對手回合結束時,你的生命還是會被改回5

    2. 施放等同把咒語放入堆疊,所以它放完第一個,第一個就會先進去,施放第二個則必定疊在第一個上方

  2. 第一個問題 我可以利用旅居師凡瑟的放逐異能躲掉化身巨龍的負面效果嗎?

    第二個問題:某一玩家在同一階段連續施放了兩個瞬間法術沒人回應 那麼它們會進堆疊嗎(後面發的先制) 還是由玩家決定??

  3. 循環成立(在鮮血畫家和蛻變妖之前,是使用暗窖門徒和塑型鋼)

    可以用很多種方法阻止,比如說回應殺掉畫家、回應移墳、康掉觸發式異能的牌去康、或者是轉向等咒語

    -K

    1. 感謝你的回答^^
      這樣明天可以安心用這副牌去跟EDH同好們玩了

      不過大部分反對意見的人都說蛻變妖所複製的韶倫進場時墳場無一物
      所以是傳奇先解~再解韶倫2進場效應?
      (或是傳奇不進堆疊~傳奇就是傳奇~跟先後無關?)
      還有讓過優先權之類的說法~

      這招是朋友建議的
      想不到竟然要花不少時間去做說服他人的動作是我始料未及
      加上我是玩不到三個月的人
      要去跟老玩家或精熟知人做說明
      有點站不住腳~也感到挫折

      最後還是感謝版主的解答~感謝^^

  4. 你好~想請教MTG規則方面的問題

    EDH賽制
    我的指揮官區是韶倫
    場上有鮮血畫家
    墳中有非瑞克西雅蛻變妖
    正叫韶倫~韶倫指定蛻變妖~蛻變妖進場指定拷貝韶倫成為韶倫
    傳期規則雙入墳~韶倫2的進場效應指定墳中的韶倫

    請問這個循環能成立嗎?

    若可以的話~有對手拆解掉的詳細時間點嗎?或康或異能去解~

    感謝~

  5. 1. 不太確定獸版牌是什麼,不過Mimic Vat上面的規則敘述已經寫的很清楚了,就是「它」要壓印什麼東西才能生出拷貝。空白的Mimic Vat不能生出拷貝品。

    2. 可以。甚至,你只要有方法可以重置Vat,和足夠的法力,你想在同一回合內重複幾次都行。

    3. 不行。Mimic Vat要生token的條件就是「它」本身有壓印到牌,而不是同名的Vat都有這個能力。

    -K

    1. 感謝回答

      即是如果我有兩張甚至更多Mimic Vat, 要各自壓印一張獸牌, 才能各自覆製了對吧?

  6. 1. 請問如果我或對手已有獸牌版被其他方法exile, 而並非由Mimic Vat所exile的, 我可以不進行Imprint直接進行覆製它成為token嗎?

    2. 同一張牌, 可以在不同回合內重覆覆製嗎?

    3. 同一回合中, 可以用兩張Mimic Vat對同一張被exile的獸牌進行兩次覆製嗎?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