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訪拉尼卡預覽:鵬洛客指南 Part 3

發表於 分類為「小品文章, 新聞消息

(本文轉自友站旅法師營地,非常感謝譯者djage的辛勤工作!)

NewImage

這是再訪拉尼卡旅法師導覽的第三部分。第一部分介紹了拉尼卡這個時空和瑟雷尼亞公會。第二部分描述了伊捷和葛加理兩個公會。今天導覽的主題是俄佐立和拉鐸司公會。

 

 

NewImage

拉鐸司宗派其實就是在強大惡魔拉鐸司領導下的一大群縱慾狂、虐待狂、罪犯和精神病人。拉鐸司宗派結合了破壞慾和享樂欲。公會成員對他人殘暴施虐僅僅為了開心一下。極度的歡愉和個人享受是他們的目標。他們希望拉尼卡屈從於他們的奇怪想法,希望他們所干的事情,或者恰巧經歷過的事情都只是一場遊戲。

 

 

污化魔王拉鐸司是公會無可爭議的首領,但是除此之外,拉鐸司缺乏嚴謹的機構。公會成員鄙視規則或者其它限制他們自由的東西,所以拉鐸司宗派沒有法律,只有一條規矩,取悅他們的惡魔主人。他們可能白天還在街上互相攻擊,晚上卻去一同去參加狂歡。表面上,公會的行動由聯繫鬆散的“幫會”組織,每個“幫會”都有自己的負責人,也都有其勢力範圍、生財之道和宗派成員。拉鐸司人行事的宗旨是利己與享樂,他們基本上從不考慮後果。這些人被讓自己舒服的慾望驅動著,他們不會介意有人在這個過程中受到損害。

 

 

NewImage

插畫Vincent Proce

 

 

污化魔王拉鐸司已經活了上千年了。我們上次見到他時,他失去意識墜入銳茲瑪第裡他自己的岩漿坑。但是現在,拉鐸司醒來了,恢復了力量。他完全掌控著拉鐸司宗派,雖然成員們漠視生命,但是公會一直發展壯大著。當公會成員譜寫出自私型享樂和破壞型邪惡的樂章時,拉鐸司負責給他們定調。他在扭曲的歡愉中具現了邪惡的破壞和毀滅。

 

 

沒有人知道拉鐸司的年齡和源起。他任性,他狂妄,他喜歡把所有事情都搞大。上一秒,他還在對信眾的表演感到滿意而咆哮。下一秒,他就可能下令把這些人投入火中,殘忍地邊笑邊看著他們活活燒死。他有不可思議的磁性吸引崇拜者,他回報這些追隨者的方式就是滿足他們扭曲的慾望。殘酷的屠殺和肉體的歡愉,這就是銳茲瑪第流行的東西。

 

 

當拉鐸司醒來,他毫無疑問是萬眾矚目的焦點。無論是致死還是致殘,信眾們不遺餘力地滿足拉鐸司的想法。拉鐸司每次休眠都會持續幾天,那時公會成員製造的謀殺和混亂將會減少。取而代之的是,銳茲瑪第的空氣中充滿了政治陰謀的氣味,因為血腥法術師們開始爭奪控制權了。然後,拉鐸司醒來後,流血和混亂的狂歡又開始了。

 

 

NewImage

 

 

拉鐸司的幫派。拉鐸司宗派由幫派組成,這些幫派聚集了那些向拉鐸司表示敬意,並以此換取保護和公會成員身份的人。在拉鐸司,會員身份沒有正式的編制,它只是提供了一種共同違法的歸屬感。目前,拉鐸司有九個主要的幫派,邪惡程度參差不齊,每個幫派都由一個宗派的小頭頭領導,他們叫做“幫主”。這些幫主最終向拉鐸司本人交差。幫派的數量可以改變,這取決於拉尼卡公眾的需要,拉鐸司本人的念頭以及幫主的個人能力。

 

幫派的領地基於他們的俱樂部所在的地理位置,如果有必要,他們會通過暴力手段擴張他們的控制區域。許多幫派經營多間俱樂部,有些可能在數週甚至數月之後就關張了,其原因也許是因為一次屠殺,一場大火,或者,有時是因為其它公會的執法行動。

 

 

NewImage

插畫Jason Felix

 

 

消遣俱樂部。目前,有五個幫派經營著直屬拉鐸司的消遣俱樂部。這些俱樂部有償提供各種飲食,扭曲的馬戲團表演,洗浴設施和恐怖的滑稽劇。這些俱樂部的拉鐸司成員包括了工人、演員和食客。公會成員比較年輕,他們的夜生活由狂歡和滋事組成。公會成員之間暴力不斷,同時也有一些隨機組成的“家庭”在整個拉尼卡的平房內過著游牧式的生活。大多數公會成員生活困苦並且早夭。

 

 

放蕩俱樂部。目前,有三個幫派經營更加邪惡的放蕩俱樂部。這些俱樂部提供各種娛樂、紋身和劃疤、決鬥以及其它常規服務。它們大多沒有顯著標識讓普通大眾輕易找到。那些想去的人要么必須付一大筆進場費,要么用特別的方式向拉鐸司表達敬意。

 

 

拷問者。只有一個幫派負責拷問,它的棲身之地就在銳茲瑪第的深處。拉鐸司讓那些血腥法術師和他們喜歡自虐的奴僕和馬屁精來實行這項痛苦引發的“娛樂”。這是最邪惡的幫派,這裡充滿了自願和非自願的犧牲型謀殺。銳茲瑪第岩漿坑中有一個洞穴塞滿了各種拷問用的器具。

 

 

NewImage

銳茲瑪第公會法師 | 插畫Karl Kopinski

 

 

銳茲瑪第地下宮殿。拉鐸司棲居於銳茲瑪第,那是一座環繞地底城的岩漿坑而建的公會廳。前往銳茲瑪第最直接的路線是一個巨大的石梯,通向地底深處一條由亞龍挖掘,靠粗大石柱支撐的古老隧道。拉鐸司成員們稱這條地下通道為惡魔通廊。隧道殘破的內壁覆滿五彩的橫幅標語和陳舊的血跡。這些古老而破裂的橫幅描繪了各種奇怪的行為,提倡消遣俱樂部和“節日”。這些東西在你到達銳茲瑪第之前就創造了一種黑暗狂歡的基調。當你下到地底,溫度開始升高。牆上和地上遍布熔岩,在它們的映照下,一切都顯得鮮紅。在拉尼卡被城市覆蓋之前,這個地方是一個火山。火山的頂峰很久以前就被夷平,並且被建築物取代,但是熔岩核心和岩漿坑依然完好。

 

 

銳茲瑪第矗立在庭院末端,用石頭砌成的華麗建築兩側是參差不齊的玄武岩柱,熔岩自石柱上汩汩溢出。破爛的布製橫幅從金屬釘子上耷拉下來,不詳的紅燈照亮了巨大的門廊。銳茲瑪第只有整個外觀看起來像是一幢建築物。在其內部,銳茲瑪第就是個穴頂高挑的天然大岩洞,一個靠著“煙囪”通風的巨大地底密室。

 

 

NewImage

拉鐸司公會門 | 插畫Eytan Zana

 

 

節慶場地。在瑞茲瑪第前面是一個廢棄的大庭院,在其中心有一個污損的噴泉。在噴泉中央,曾經很漂亮的半人馬雕像已經破碎而且被各種物質塗黑了。整個庭院看上去就好像一個雜技團沒有收拾完演出用具就匆匆撤走了。一根鋼絲繩搖搖晃晃穿過庭院。幾架鞦韆掛在生鏽的鉤子上。人型的木籠散落在地。用途可疑的尖銳工具被隨意地丟棄在地。近看之下,原來所有東西上都有血跡。這個庭院展示的就是最臭名昭著、最致命的拉鐸司節。

 

 

拉鐸司公會內部職位

暴亂法師。這些法師負責拉鐸司節慶。他們常常有著戲劇性的混亂人格和不輸給深坑鬥士的華麗名字。他們知道怎麼表演,知道怎麼煽動旁觀者加入節慶。這些慶典是拉鐸司成員的最愛,普通大眾對之深惡痛絕,因為他們必須在節慶之後打掃瓦礫埋葬死者。拉鐸司節不僅僅是對教派成員的獎勵,當居民分心之時,也是拉鐸司盜賊偷一切可偷之物的好時機。

 

 

血腥法術師。這群住在瑞茲瑪第的強力法術師扮演了拉鐸司的(或者能夠忍受的)最接近參謀的角色。儘管埃克塞娃現在是力量最強的血腥法術師,但她仍須努力干活維持現在的地位。拉鐸司教派中大多數政治鬥爭都是血腥法術師之間的競爭,她們大多是女性。拉鐸司喜愛混亂和殘忍,所以這些血型法術師有意淡化自己對力量和權勢的慾望,培養拉鐸司喜歡的特質。

 

 

雜工。這些教派成員負責經營消遣俱樂部和放蕩俱樂部或者在節慶時協助暴亂法師。雜工可以是一間俱樂部附近的任何教派成員,他們在任務需要時幫助幫主,幹些諸如清洗血跡或將屍體轉移到其它區域的水溝裡這樣的活兒。這裡面沒有正式的經濟往來,雜工的補償通常是一些非現金的東西。

 

 

NewImage

猙獰雜工 | 插畫Steven Belledin

 

 

釘刺魔。他們就像是拉鐸司教派的肌肉。這個名字來自於一個現已不存在的組織,他們用釘刺殺死被害者,通過口耳相傳,釘刺魔因而得名。每個幫助都會僱用釘刺魔來負責暴力活動,無論是主導還是煽動。一些釘刺魔團伙有他們自己的混沌儀式。釘刺魔團伙之間的戰鬥如果配上觀眾和下注就是一次拉鐸司運動會了。所有的團伙中,名叫“屠殺少女”的那伙釘刺魔特別臭名昭著,因為他們總是隨性實施暴力行為。釘刺魔中有許多食人魔。除了有難以置信的力量外,他們還是很好的小弟,因為他們很少考慮自己,而且能進行複雜的任務。

 

 

瘋帽客。這些人是拉鐸司的藝人。這個綽號泛指所有雜技演員、歌舞演員和騎獨輪車的小丑。許多瘋帽客嗜殺,他們將可怕的殺戮偽裝成娛樂活動。瘋帽客常常是拉鐸司教派裡的小人物,他們缺乏生存能力,所以他們需要“藝術能力”作補充。善於取悅別人使他們有足夠的理由活著。

 

 

NewImage

恐懼鑽心 | 插畫Wayne Renolds

 

 

拉鐸司對其他公會的態度 

俄佐立:“怎麼讓一個俄佐立人跳舞?抽出他的脊椎,做成提線木偶。”

 

波洛斯:“天使們唯一的用處是當靶子。”

 

底密爾:“他們不怕弄髒手,但是他們應該學著更享受生活。”

 

古魯:“我們又窮又笨的親戚。生活不僅僅是碎皮爛肉。或者至少,他們可以用這些做更有趣的事情。”

 

葛加理:“所有在真菌上花太多時間的傢伙都應該早死早超生。”

 

伊捷:“太沉悶了,但製造更大更好的爆炸是一個花時間的合理理由。”

 

瑟雷尼亞:“假裝很無私的嬌弱樹靈很容易激起拉鐸司的殺戮欲。”

 

析米克:“這些頭腦發達的變態因為各種不正常的理由把大自然弄得亂七八糟。”

 

歐佐夫:“比一堆規則更糟的是一堆有權力的白痴把規則強加於他人。拉鐸司最高!”

 

 

NewImage

俄佐立參議院也被稱作法官大人,是拉尼卡表面上的政府。雖然它多到數不清的法令普遍被忽視,但此公會依然自視為所有其他公會的活動之調解者和操控者。但這並不是說俄佐立參議院沒有實權——俄佐立的掌握範圍時增時減,取決於經濟、文化走向,以及其他公會的活動。最好的情況下,高度等級化的俄佐立參議院是公平、富有遠見而且剛直不阿的。最壞的情況下,這個公會則是冰冷、僵化且官僚主義的。

 

 

NewImage

大審決者伊佩利 | 插畫Scott M. Fischer

 

 

俄佐立公會結構

大審決者伊佩利。史芬斯伊佩利是俄佐立現任公會領袖。勸服伊佩利領導公會的過程持續了數年,因為史芬斯是一群離群索居的生物,對獨處的重視高於一切。在十會盟破裂後的幾年中,隨著犯罪和混亂在拉尼卡的不斷增加,這裡的居民對於法律及執法的呼聲也與日俱增。伊佩利決定將大眾對其服務的需求置於自身的意願之上。

 

 

三議會。俄佐立參議院的三議會結構幾乎從公會成立的最開始便留存至今,但萬年以來僅僅停留在理論意義上卻並不重要。隨著十會盟的破裂以及布拉夫的重建,俄佐立又將此概念重新提出,使之更加具有實際意義並體現公會的架構和階級。

· 索瓦議會。該議會是類似於司法機構的一個分支,執行判決、仲裁、調解並研究俄佐立律法的效應等事務。

· 傑連議會。該議會是公會的立法機構——他們是法律的真正制定者,包括評估是否需要製定新的法律,以及規範法律用語。

· 徠夫議會。將法律付諸實際並執行法律是徠夫議會的職權範圍。

 

 

俄佐立公會內部職位

俄佐立對於魔法的運用基本可以分為三種功能:建立、維護和完善(或者說:建設、防衛和改進)。儘管這些功能看起來可以分別和三個議會(傑連、徠夫和索瓦)對應起來,但實際上在全部三個議會中都可以找到各自的體現。例如:

 

 

輕騎兵和步兵。俄佐立的軍事力量,大部分都隸屬於徠夫議會,大體可分為騎乘和非騎乘士兵。騎乘士兵——不管騎的是馬、獅鷲或者大型野獸——都叫輕騎兵,比如獅鷲騎兵被稱作翔空輕騎兵。所有非騎乘部隊都是步兵,俄佐立的步兵是按陣型訓練的——方陣步兵。一些方陣步兵揮的是長矛,但由法師協助的全塔盾方陣步兵則是俄佐立特別用於控制人群的特殊部隊。

 

 

NewImage

插畫Seb McKinnon

 

 

律法師和修道術士。俄佐立方法的模式轉變——從魔法維護法律到法律遵從資源——使得律法師更加稀少。但為了維護拉尼卡的日常和平,還是需要魔法的存在。律法師創造強迫或限制其他生物的魔法,並在邊遠城區擔任警察的功能。修道術士則創造淨化或保護地區或事物的魔法。他們只有在大規模事件中才會被召集,有時候也出任保護財產的任務。

 

 

構建師。俄佐立的工匠和建築是世界上最上等的,構建師則是使用魔法強化並加速建築項目的人。新布拉夫攻城的規模和構建速度使用了一支軍隊人數的構建師,如此高聳的尖塔若沒有這些人是不可能完成的。

 

 

朗誦人。俄佐立人不僅在公會內部喜歡耐心長談,對於其他公會以及城市的居民也是如此。朗誦人這個角色擔任起全部溝通的職責,從最簡單的信差——通常都是由精靈擔任——到衝突調解。維多肯朗誦人在關乎資源或財產的複雜談判中至關重要。人類朗誦人則更善於在情緒高昂的衝突中從中調解。最好的朗誦人通常都會在對話中加入少許的魔法來緩和情緒並促進配合。

 

 

逮捕人。逮捕人的專長是預防或阻止某事的發生。儘管俄佐立的觀念已經和之前相比發生了變化,但該公會依然重視維護現狀並認為所有的行動都是不明智的。 (俄佐立有句俗話叫“行動是不經思考的反應”。)逮捕人的形式很多樣,從阻止制定不必要的法律的人到逮捕罪犯的人都有。

 

 

NewImage

插畫Wayne Reynolds

 

 

俄佐立著名地點

俄佐立公會會堂新布拉夫。從前的布拉夫,也叫做秩序尖塔,被墜落的波洛斯戰艦幻日號撞毀。在僵化的官僚制度下,歲月流逝,但俄佐立依然在商議於何時何地以何種方式重建公會廳。直到依佩蕾上任公會領袖,重建的齒輪才開始轉動。布拉夫的廢墟遺址也留給了大自然,成為了一片荒野保護區。

 

 

新布拉夫就坐落在同一個城區的另一端,它由三個高聳的三面柱所構成,形成了圓形的庭院,是拉尼卡大地上最高的建築物。三座尖塔也代表了公會的結構:每一座尖塔都是三議會之一(索瓦、傑連和徠夫)處理事務的場所。

 

 

新布拉夫的尖塔也是公會信念的美學體現。它是一座威嚴、完美的結構,優雅卻又樸實無華。以白色大理石、雪花石膏、以及鋼鐵為主要建材。寬闊曲折的走廊直通巨大的會議廳,每個會議廳還帶有大量副廳和辦事處。由於走廊與會議廳並沒有太多顯著的特徵,前往新布拉夫的訪客不可避免地會在沒有陪同的情況下迷失方向。

 

 

NewImage

崇聖噴泉 | 插畫Jung Park

 

 

俄佐論壇。這個巨大平坦、鋪好的平地是俄佐立耐心、忍耐和包容的紀念碑。它是一個巨型的公共論壇,任何拉尼卡人都可以來到此處發表演說。為了展示自己的大度,俄佐立公會將論壇周邊的房產都贈與了其他公會,這八個公會(沒有底密爾)利用這些房產分別建立了自己的類似“招募中心”的場所。論壇包含三個獨立的講壇,構成了一個巨型的三角形,演說者可以站在講壇上對公眾發表演說。在三個講壇的中心是一個鑲嵌在地面上的俄佐立印記圖案,大約有一百英尺寬。俄佐立參議院曾經在這裡嚴格執法,導致這裡無人問津,久被遺棄。十會盟破裂幾年之後,伊佩利宣判將魔法從論壇中移除,目前這裡是一片健康、熱鬧、充滿活力的場所,各界人士紛紛聚集在這個論壇。

 

 

俄佐立對其他公會的態度

歐佐夫:“他們金融調控的說客是我們收入的一個重要來源,但當然,我們保持絕對的客觀性。他們的習俗是可怕的,他們的方法是嚴苛的,但只要他們在法律範圍內運作,我們便無需關注。”

 

底密爾:“我們的宿敵。對外來說,我們必須繼續否認他們的存在,就算其餘的拉尼卡居民都不否認。私下來說,我們必須在任何時機都阻撓他們,在他們行動初期便阻止他們。沒有任何其他的公會對我們有如此直接的威脅。”

 

伊捷:“一筆寶貴的財富。伊捷聯盟像是第二個徠夫議會,用參議院無法使用的途徑將理論付諸實踐。他們也通過有趣但無惡意的方式刺探我們法律的限度。”

 

拉鐸司:“這些可悲的靈魂已經無可救藥。我們所能做的就是防止他們過度擴張,並幫助他們的受害者。總有一天,社會公眾會意識到他們其實是多餘的。”

 

葛加理:“我們對葛加理群落的理解是所有公會當中最少的。他們的職責不可或缺,但卻和我們的理念絲毫沒有共通之處。我們的政策是持謹慎緩和態度,但我們也願意更多了解他們的自治方式。”

 

古魯:“我們最大的挑戰也是最大的機遇。當秩序紮根於古魯的土地上時,那裡的無公會民眾就會成為法治的最強力的傳道者。我們絕對不能讓古魯人掌握先機。”

 

波洛斯:“當我們獲得波洛斯軍團的重視時,他們是參議院不可也不會低估的執法力量。當波洛斯軍團成為其他公會的工具時,我們便將面對無比強大的敵人。”

 

瑟雷尼亞:“盟會大體上是遵從法律並能自律的。也許將來他們會成為威脅,但現在是無害的——如果不算盟友的話。”

 

析米克:“這個新出現的析米克聯合我們必須要密切關注。我們欣賞他們的嚴謹性,但不能讓野蠻、無法無天佔據上位。”

 

 

NewImage

在「再訪拉尼卡預覽:鵬洛客指南 Part 3」中有 3 則留言

  1. 逮捕人那个插画到底是男是女……看脸是男人,胸前那两大坨盔甲是肿么回事啊

等等!我要回應